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94节 引狼入室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94节 引狼入室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说的轻描淡写,众人回忆起当初的情形却着实是惊心动魄。

    大明王对单飞不能不另眼看待,暗想此子若非胆大心细、有着睿智的头脑,再加上无双的勇气,如何能凭借一些判断就拿性命去做赌?此人年纪轻轻能有眼下这般成就,倒非侥幸所得。

    他却不知道单飞素来考虑缜密,又敢于打破世俗的想法。单飞不得已才赌,但单飞每次做赌之前赌的绝非运气,而是极为周全的分析猜测。单飞当年就对曹洪说过,做个男人,本是没有把握的事情也要去做做,他那时没有说的是——既然决定去做,就需要全力以赴!

    吕布心想——单飞说的轻松,但巫咸那一击却是实实在在的击在单飞的身上,若非单飞有异法***,恐怕早就裂成碎片,单飞本是在冒着生命危险去行事,但这些事情、单飞并未说出。跟随单飞虽没多久,被单飞潜移默化,吕布终于发现这世上还有让人心暖的那面。

    龙树听了却是略有失望之意,“这么说来,单施主化空终究是借助了流年之力?如非流年,单施主还是无法化缘成空?”

    单飞默然片刻,终于点点头。

    龙树轻叹一声道:“本僧师法释迦,学的是大乘之道。小乘度己、大乘度世。听释迦曾言,若入大乘,必发普渡众生的普提心。”

    凝望单飞,龙树恳切道:“以本僧所见,单施主本是当世最近度世神通之人,本僧还请单施主日后……多加指点。”他心道若需流年助力,终究和释迦所言的人尽成佛很有差别。他从不放弃求索,但知道此道极为艰难,殷切的希望单飞能够更进一层,多给世人启迪。

    单飞听出龙树的期待之意,诚恳道:“我是借流年化缘起为性空,但若非有些功夫,终于不能做到这点。”

    龙树欣喜道:“这么说来,我等只要勤习安那般那之法,说不定有一日可不用流年,亦有化空之时?”

    单飞微微点头。

    龙树脸现亮光,信心又起。

    夜星沉心中却想——道理虽是这般,但这世上精通内息的人数不胜数,能做到单飞这般的人已是寥寥无几,真如释迦所言的成佛看起来实在更是飘渺如幻,这条路绝对比想象的还要艰难!

    单飞不待再说什么,孙策突然低声道:“单飞……曹棺他……”自入塔内,孙策一直照顾着曹棺,望向单飞时,孙策声音中已有惨然。

    一步就到了孙策的面前,单飞伸手接过了曹棺。

    曹棺不再像是曹棺。他身躯羸弱,再加上重伤已久,看起来软弱的已和孩子一般。

    单飞望见了曹棺脸上的死意,心中极为酸痛,嗄声道:“三爷……”他叫了声三爷,往事瞬间灌回了脑海。

    他和曹棺初见以一指结缘,他不知道曹棺早有预谋,却终究还是得到曹棺暗中的助力。除了伊始打破“单飞”脑袋的诡异举动外,曹棺所行之事虽是疯狂,但终究有情可原。

    单飞却不想曹棺会死在此间。他虽有无双妙手,可终究不是菩萨,知道有些注定的命数,哪怕华佗也是挽救不来。

    曹棺听到单飞的呼唤,微微睁开了眼睛。他羸弱的似乎张眼的力气都没有,目光迷离,曹棺喃喃道:“单飞?”

    “是我。”单飞立即道:“三爷,你……”诸多安慰的话语实在说不出口,单飞含泪道:“你想做什么?”

    曹棺嘴角咧咧,低声道:“这是哪里?”

    “龙宫天塔。”单飞不知道曹棺是否理解。

    曹棺的嘴角满是苦涩之意,低语道:“单飞,我来楼兰,本是为了助你,却不想……”

    “三爷,你已帮助我许多。”单飞急声道:“眼下你暂时……”他想让曹棺休息,可又深知曹棺再次闭眼很可能就是长眠。

    “不行了。单飞。”曹棺无力道:“我自己如何,自己清楚。我……”他伸出干枯的手向怀中摸去,单飞忙道:“三爷,你要拿什么?”

    “我怀中有些要紧的东西。”曹棺道。

    单飞一把按住了曹棺的手,轻声道:“如果和我有关,倒也没什么紧要的。”他知道曹棺是奉诗言之命前来西域,曹棺来西域更是要相助他单飞。

    众人不明单飞的心意,微有费解之际,龙树已低声道:“善哉善哉。”他心想单飞虽非教中之人,但一颗舍己之心实在和教中僧人发的菩提心没什么两样。

    曹棺目光微凝,半晌才轻声道:“和我有关。”

    “我帮你取。”单飞立即道。

    曹棺嘴角的笑容微有涩然,“多谢。”他声音暗哑,随时气息欲绝的模样。曹棺这时还坚持要做什么事情,那这件事对于曹棺来说应是极为紧要,众人明白这点,一时间倒都是静默等候。

    单飞伸手在曹棺怀中摸索下,很快掏出个青色的锦囊。那锦囊做工精致,一看似出自女子的绣工,单飞心中暗想,曹棺一生最爱的就是诗言,这个锦囊莫非是诗言给的?

    握着锦囊,单飞迟疑道:“三爷,这锦囊……”

    “这……这……是我……”曹棺的声音蓦地有些急促,“是我最重要的人给我的,你……你帮我……帮我……”

    单飞看曹棺呼吸吃紧,只怕他随时会断气,不由道:“我帮你打开这个锦囊?”

    曹棺“嗯”了声,“慢慢的打开。”

    “什么?”单飞心中费解,暗想诗言送你的不会是定时***,慢慢打开是什么意思?他虽是不解,但因和曹棺关系匪浅,这时候的他只想完成曹棺的愿望。

    看了眼那锦囊,单飞发现那锦囊之上的结扣很是繁琐,不过他双手极巧,最少懂得几百种绳结的解开之法,那绳结虽是复杂,他却是一眼就看出解开的关键,十指触碰到绳结之上,单飞才要解开时,鬼丰突然道:“小心!”

    鬼丰两字出口,人已如利箭般窜来。

    单飞凛然。

    他一时间不知道鬼丰的“小心”二字是对谁说出,但他敏锐的感觉鬼丰是向他这面窜来。单飞眼角轻跳,双手微紧之际,突然听到耳边有一个冷酷的声音传来……

    ——归藏无边,双易连山!

    单飞心中大寒,立即听出那竟是巫咸的声音。

    怎么回事?巫咸如何会蓦地传音到了龙宫天塔,单飞饶是极为冷静,但在那一刻还是有点头脑混乱。

    下一刻的功夫,鬼丰已厉声道:“他不是曹棺!”

    什么?

    单飞心中狂震,已经意识到很是不妙,他自习六甲秘祝后,本是六感敏锐、头脑清醒,但在鬼丰厉喝两声的时间内,他竟然感觉脑海有些混沌,同时他的反应也像慢了下来。

    锦囊……不是曹棺?慢慢打开?归藏无边,双易连山!

    几个字眼迅疾的在他脑海中流转,单飞心口蓦地抽紧,他已看到曹棺碧绿的一双眼!

    曹棺怎么会有碧绿的一双眼?

    不是曹棺?难道眼前的这人竟是巫咸?

    念头倏涌,单飞甩手丢了那锦囊,双手瞬间结印——震。他字诀一出,本是要抵抗身前各种无形的攻击。

    曹棺竟是巫咸?

    巫咸不是在龙宫天塔之外?

    这是怎么回事?

    单飞就感觉周身有了从未有过的麻痹之意,但在生死关头,他终究没有向曹棺痛下***——以他之能,在生死关头,还能凭野兽的本能扼死曹棺,但他如何下得去手?

    他只来得及布防、***,然后就感觉眼前青雾弥漫,瞬间红光再散。下一刻,他只感觉夜星沉到了他的身后,一把扯住他如倒飞而出。

    鬼丰出剑。

    龙宫天塔内瞬间雷声大作,混乱一团。大明王连滚***,龙树上前。吕布、孙策同时扑到单飞的身边,一时间不知道夜星沉拉飞单飞的目的时,龙宫天塔内蓦地如有炸雷响起,下一刻的功夫,鬼丰已从红光中***而出,脸色发青。

    “怎么回事?”大明王急声叫道。

    无人应答,众人均是紧张的望着红光所在的位置,那里本应躺着曹棺。等红光散尽时,众人不由心惊肉跳,因为他们发现曹棺竟奇迹般的站立起来,目光森然的看着他们。

    众人望见曹棺的双眼时,均是心中一沉。曹棺的双眼碧绿如同千古的深潭,其中不知埋葬了多少怨灵亡魂。

    曹棺如何会有这么一双奇怪的眼睛?

    他看的是单飞。

    单飞摇摇欲坠,很快就像无法站稳般盘膝坐地,额头汗下。

    众人心沉。

    鬼丰横剑,衣袂无风自动,可见内心的震颤,“巫咸,你用夺舍之法占据了曹棺的身躯?”

    一语落,众***惊,他们虽是不信,但若非这个结论,实在无法解释曹棺为何要出手暗算了单飞。

    夜星沉脸沉若水,早将东海劳擎在手上。

    大明王失声道:“这怎么可能?”

    孙策、吕布更是道:“巫咸明明远在龙宫天塔外!”

    “曹棺”蓦地笑了起来,笑容中带着无尽的冷漠,“你们这些人的确是这两千年来少见的聪明之辈,可惜的是,你们还是明白的太晚。”

    “龙宫天塔外那人已不是巫咸。”夜星沉突然道:“我们只觉得那平凡人就是巫咸,却不知道那也是巫咸借用的一个躯壳而已。他舍弃了那个躯壳,极可能让吴信代替了他的身躯迷惑我们。”

    顿了片刻,夜星沉握着东海劳的手上青筋暴起道:“他用的本是瞒天过海的诡计,他藏身山海经内,借冰龙火凤攻击单飞时,已然悄然夺了曹棺的躯体混了进来!”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