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95节 奇谋辣手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95节 奇谋辣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众人听闻夜星沉所言,只感觉事情匪夷所思的玄奇,偏偏若非如此,实在无法解释眼下的情况。

    眼前的“曹棺”绝非真正的曹棺!曹棺如何会出手对单飞加以暗算?

    “曹棺”抚掌笑道:“夜星沉,你聪明的很,倒是会很快想到了这点,但终究还是太晚了。”

    傲然的看着众人,“曹棺”昂然道:“不错,我是巫咸!”一言落地,众人寒意大冒,不由自主的聚在单飞的身前。

    夜星沉虽有预料,但持有东海劳之手还是微有颤抖。

    巫咸眼中碧绿更盛,盯着夜星沉道:“让你们上当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转望吕布和孙策,巫咸笑道:“两位在其中助力不少,我倒要多谢你们的帮手。”

    “什么?”大明王本在吕布的身侧,闻言立即闪身后退,离这二人远了很多。

    吕布、孙策相顾凛然,齐声喝道:“巫咸,你是什么意思?”

    巫咸幽幽道:“你们难道从不奇怪一点,我用夺舍之法占据了曹棺的躯体,但那只是涉及到神魂……”

    夜星沉眼皮微跳道:“不错,只凭神魂无法让曹棺这般精神,那青色的锦囊才是关键。”他受创心伤,但终究还是冥数之主,在这种险恶的情形倒是最先冷静下来。

    “看来你又想到了。”

    巫咸笑道:“若非那青色的锦囊,我哪怕占据了曹棺的身躯,不要说暗算单飞,只怕站立都是不能。”

    夜星沉冷然道:“那锦囊内有着什么?你故意假装成曹棺,用言语拖住单飞,又在锦囊上刻意结扣,再让单飞慢慢打开,是不是怕单飞打开的太快了,就会发现你下毒的***?”

    众人霍然向单飞扭头看去,神色均变。

    单飞闭目盘膝而坐,一张脸铁青的可怕。他盘膝已有一段时间,但这段时间内,他非但没有解毒的迹象,反像是中毒更深。

    孙策、吕布齐声低喝道:“巫咸,你下了什么毒?”

    巫咸微笑道:“这件事倒要慢慢道来。”

    孙策、吕布知道形势紧迫,如何等得及巫咸慢慢道来。二人纵身就要向巫咸冲去,夜星沉身躯一晃,已挡在二人身前,低喝道:“且住!”

    “不错。”巫咸淡然道:“冲动是无助事情的解决……”看着双目如同喷火的吕布、身躯关节咯咯响动的孙策,巫咸道:“夜宗主是在为了你们考虑。若你们二人也是倒下,那夜星沉真的不知如何是好了。”

    “什么?”孙策饶是足智多谋,但如今异变连连,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应对。

    夜星沉身躯微有颤抖。

    巫咸淡然道:“夜星沉一直没有说,但你们难道也始终没有看出来,如今你们能动手的人实在不多了。”

    孙策霍然向鬼丰望去。

    他知道在此间的人物,以鬼丰、夜星沉、单飞最是高明,这三人不但武功极高,最难得是有应对巫咸“邪术”之法。

    在孙策眼中,巫咸用的自然都是邪术。

    但他看到鬼丰的动静时,却是心冷如冰,因为鬼丰持剑的手也现青色,那青色一线如今已经开始蔓延到鬼丰俊美的脸庞之上,让他看起来有着难言的奇诡之意。

    “鬼丰也中了毒?”孙策感觉自己的声音异常的空洞,他隐约感觉巫咸说的不差,一切只怕真的因为他和吕布而起。

    巫咸淡笑道:“当然这样,不然夜宗主何以迟迟不敢动手?鬼丰对单飞倒是不错。他最早看出我的破绽,怕单飞被我所伤,这才急急前来拦截。单飞离我最近、和我一起的时间亦是最长,因此中毒最深,鬼丰和我斗了片刻,虽是知机退却,但我巫咸下的毒不是退却就能够避免的。我不如打个赌,眼下的鬼丰若能再和我斗上一炷香的时间,就算我输了如何?”

    众人均知巫咸的犀利,亦知道鬼丰的实力。当初鬼丰、夜星沉苦战巫咸,若非处于极端不利的地势,巫咸也不见得能让鬼丰和夜星沉败逃。可如今巫咸这般说,鬼丰却是丝毫未动,甚至声音未出……

    孙策一颗心径直沉到谷底。

    夜星沉紧握东海劳道:“巫咸,怎么说你也算是世上的顶尖人物,你用出这般卑劣的手段,未免太让人失望。”

    “夜宗主何出此言?”

    巫咸笑了起来,“以夜宗主的身份,总不至于用出这么稚幼的激将之法?以夜宗主的认识,难道还不知道这世上‘成王败寇’说的虽不中听,却本是千古名言?你看这两千年来,大禹是用阴险的手段夺位伯益,秦始皇使出霸道的手段杀戮无数,刘邦、项羽之流,亦是将功业建立在无数百姓的枯骨之上,何也?他们都是世上顶尖的人物,难道不知道什么是卑鄙和高尚?”

    微微摇头,巫咸胜券在握道:“恰恰相反,他们比谁都要知道。但他们更知道,人之道本是损有余而奉不足。一人若想成一世基业,就要以天下数代的血肉为祭奉,什么圣人的言语,不过是他们推出来汲取世人血肉的工具罢了。”

    望着众人,巫咸略有不屑道:“手段不重要,只要你成功,谁都会被你的光环吸引,世间有几人会去理会你背负的双手染了多少鲜血、用的是什么手段?”

    夜星沉面沉似水,“巫咸,你这般高谈阔论,真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了?”

    “难道不是吗?”

    巫咸反倒有些奇怪道:“单飞、鬼丰若不倒下,我还真不能这般轻松,但事到如今,你夜星沉、吕布、孙策几个在世间或许可挡百万兵,但若要对战我巫咸,还是差了许多。两千年了,足足两千年了……”

    他颇为感慨道:“我和女王一直想要进入这里看看。”四下看了眼,很快又收回了目光,巫咸微微吸气道:“可惜的是,除了单鹏,再无人能在此间来去自如。女王和我都想掌控此间,但我们又知道,如果若有人能将我们领入龙宫天塔,那一定是单飞。”

    看了单飞一眼,巫咸摇头又道:“但单飞肯定不会那么做的,这世事就是这般矛盾……”他看起来大局掌控,始终不慌不忙的样子,“单飞若是懵懂之人,倒是不难被我等欺骗利用,可一个懵懂无知的人,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开启龙宫天塔的,要开启龙宫天塔的人,必定是要有大智慧的人。”

    轻轻叹口气,巫咸道:“无论我站在何种立场,始终不能否认单飞真是个有大智慧的人。”

    龙树喃喃道:“阿弥陀佛。”

    “单飞若有大智慧,以他的性格,就一定不会任由女王摆布。”巫咸继续道:“女王很快发现,单飞不但不想听她的摆布,甚至有背叛的念头。”

    “单飞从未说要效忠女修。”孙策忍不住道。

    “孙策,你错了!”巫咸摇头道:“他是单家人,单鹏既然在当年宣誓要效忠女王,他单飞就一定要效忠,不能例外。”

    孙策一时无言。

    “女王对单飞一直大为头痛。”巫咸感叹道:“两千年,她终于选中了两个最好的人选——晨雨和单飞,这两人的进展不但符合女王的期待,甚至远超女王的预期,偏偏这两人又都是……”

    “他们都是不肯做奴隶的人。”夜星沉接道:“不肯像你巫咸一样做个永世效忠的奴隶!”

    他说的难听,本以为巫咸会勃然大怒,不想巫咸只是淡笑道:“我以为夜宗主两世为人后会有更高明的见识,想不到夜宗主只是渐渐变成那些世俗的酸儒罢了。八百年前,老子已然看破天地世俗规则,对世人明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地运用阴阳造化万物,圣人利用伦理约束众生。”

    再次摇头,巫咸又道:“有朽生认定老子不能说出这种残忍的言语,其实那不过是他们一厢情愿而已。老子未说的更冷酷的意思是——哪怕天地圣人都不过是玩弄手段达己所需,天地之下又有哪个能够免俗?强者造规,懦者追随,女王虽是女子,但是天底下独一无二的女子,巫咸能够跟随女王本是永生幸事。你们看似强大,但有哪个真正逃离了权利的驾驭?你夜星沉说我巫咸是女王的奴隶,但你夜星沉何尝不是权利的奴隶,两生被权利驱使,始终兜转在权利之中?”

    夜星沉冷然,吕布、孙策一时惘然,暗想巫咸说的其实不错,他们这一生看似辉煌荣耀,实则亦不过是在权利门中兜兜转转而已。

    大明王茫然,实在不知道中原的寻常言论如何会有这么高深的内涵。

    巫咸微微一笑,回到了正题,“单飞不听话,于是女王就让我要想出一计,既要我不杀单飞,却又让我逼单飞想办法开启龙宫天塔,以便我等能利用单飞进入龙宫天塔。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是不是?”

    夜星沉瞳孔微缩,“因此你在鬼门内故意说避开女修,要杀单飞八遍已是谎言?一切的一切,本是你和女修的计算。”

    巫咸抚掌笑道:“不错。夜宗主终于想到了这点,你们虽在西域才见到了我,却恐怕难以想象,夺取龙宫天塔、灭掉白狼秘地、缉拿叛徒单鹏的计划……在单飞接触到女修之棺时就已全盘开始!”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