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二百九十二章 痴心妄想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九十二章 痴心妄想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怎么样?屋里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大格格是因为什么昏迷的?找到原因了吗?”

听兰冲着婉兮点了点头,直接转身走到不远处花几前,一身狼狈的董鄂氏刚从外面进来就瞧见这一幕,那一瞬间她的双眼不自觉地瞪圆了。

她今天会出现在这里也是下了狠心的,即便她对大格帮的感情并不深,却也从未想过要她死。毕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她能利用却不能要她的命。这也是为什么大格格目前只是昏睡而不是死亡的原因之一。至于她自己,若不是她额娘让人准备的那碗药,她根本就不可能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众人面前,更不可能避开珍珠等人借着伊尔根觉罗氏的安排做成这些事。

只是明明不可能被发现的事情,为什么一下子就被发现了。

听兰离花几越近,董鄂氏的心跳就真快,当听兰自花瓶中抽出夹杂一枝夹竹桃时,董鄂氏差点就叫出来了。好在她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否则她这一声叫出来,怕是很难活着走出这间屋子。

听兰将夹竹桃递到婉兮面前,抬头的瞬间瞄了胤一眼,见他没有阻止,便细细讲述夹竹桃的作用和毒性,还有大格格的情。

不用意外,大格格就是中得夹竹桃得毒。

婉兮轻轻眯起眼眸,心里大致有了想法。近来,郡王府里守卫森严,药物肯定是带不进府的,而花就另当别论了。可谁能想到原是大格格最为亲近的人,现在却差点要了她的命呢!轻轻摇了摇头,婉兮目光复杂地瞄了站在门口的董鄂氏一眼,逐将手中的夹竹桃交给了胤。

“爷,想必是有人将这夹竹桃的花粉或者***有毒的部分混在什么东西里给大格格吃了,又或者闻了,这才引得大格格昏睡。不过,刚才听兰已经给大格格催吐,解了部分毒性,剩下的只能等御医来了再做打算。”婉兮深吸一口气,勉强让自己翻涌的情绪平静下来,简单地将事情说了一下。

“恩。”胤应了一声,目光却落在手中的这一枝夹竹桃上,并没有看一旁的董鄂氏。

董鄂氏看着胤那意味不明的态度,脸上的神色显得有些迟疑不定,她倒是想继续叫嚣,但是明显婉兮刚才举动恰到好处。事情解释的清楚,而且还发现了问题,甚至她的人还救了大格格。可以说她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就打散了她们布置了好几天的计划。

怎么会这样!

按她们的计划,被责怪的人不该是她,可她只不过稍稍发泄一下内心的不甘,就让胤完全站在了她那边,这算什么!

“爷,御医来了。”林初九站在门前,轻声禀报。

“让他进来。”胤沉着一张脸,除开在屋外那暴怒的一幕,此时的胤平静的让所有人胆颤心惊。

御医也算是老熟人,眼见气氛不妙,也不耽搁,行礼请安后,便直接走到床榻边给大格格把脉。原本他还担心是什么大事,现在瞧着应该是事先做过急救的,“大格格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只是有些虚弱,我这里开个方子,分两次煎给大格格喝,大概几次就没事了。”

涉及后宅阴私,御医说话也比较避讳,显然是不想知道太多,以免惹祸上身。

“老奴明白。”尹嬷嬷瞧着胤这个架势,目光隐晦地看了董鄂氏一眼,而这一眼包含了太多太多复杂的情绪,甚至还带着一丝怨恨。

御医走后,婉兮看着久久不曾出声的胤,低声道:“爷,这事……”

“这事你不用管,爷自然派人查清楚。”胤伸手打断婉兮接下来要说的话,随后看向一旁的董鄂氏道:“这事最好跟你没关系,否则爷说到做到。”

董鄂氏听他的话,面色大变,脸上露出几分惧色,踌躇了片刻才道:“爷说笑了,妾身是大格格的亲生额娘,怎么会害她,爷应该把目光放在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身上。”开口的瞬间,董鄂氏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在发抖,可即便如此,她面上却不得不装作一副镇定的模样,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

不管是婉兮也好,后院的***妾室也罢,要有能背锅的,是谁她都不在意,她要得只是一个可以将大格格带走的借口,一个能丙因为这种事影响到她,这才想着把她摘出去,却不想董鄂氏像疯狗一样,紧紧地缠着婉兮,还异想天开地想借此逃过一劫。

逃。

若是能让她逃的话,当初他又何必摆出一副大义灭亲的架势来逼她们去死。

婉兮见胤把话说到这份上,也不多做纠缠,一切都依胤所说,至于董鄂氏,她压根就不想理会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伸手摸了摸,伤口倒是不流血了,不过那凹凸不平的触感让她有些不安,可别是破相了。

“爷,妾身先回去处理一下脸上的伤,若是有什么事,爷让人通知一声。”婉兮看着胤轻声道。

胤看着婉兮脸上的伤,眉头拧成一团,可碍于事情还没有解决,他只能让她自己先行去。婉兮也不生气,冲着胤点了点头,转身就出了内室。到了门口,婉兮便招来听雨,让她去找府医全年点药,就说是脸上抓伤。

听雨看着婉兮的脸,两条抓痕不算太深,周边有些血珠已经凝固,看着稍稍有些骇人,不过好好处理的话,应该不会有大碍。

“侧福晋,不如先让奴婢给你处理一下吧!还有先前护着小阿哥时,也不知道身上有没有受伤。”听雨听说婉兮被董鄂氏打了之后,心里无比愧疚,心里更是暗恨自己当时怎么就不在场。要是有她在,董鄂氏肯定打不着她家侧福晋,毕竟……等等,董鄂氏病了这么久,怎么突然就活蹦乱跳了,“侧……侧福晋,奴婢有件事不明白?”

“什么事?”婉兮转头看了听雨一眼,不明白她怎么突然有了疑问。

“那个福晋不是病了很久了吗?怎么突然之间就这般精神奕奕地出现了,居然还同侧福晋撕打?”

婉兮听了她的话,面色一怔,她一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原来这不对劲的地方在董鄂氏身上。一个病了那么多天的人,前几天还听说吐了血,就这样一个人把自己给打了,还打得那么疼。说她是病人,婉兮宁可相信自己是病人。

“不错,你不提我还没想到,这样一想,怕是董鄂夫人给咱们的福晋寻了什么好东西。也对,能用夹竹桃这么隐晦的东西害人,她们也算是豁出去了。只是不知道面对胤的怒火,她们是否能承受的得住。”婉兮轻笑一声,突然觉得这这顿打挨得也值,能用这顿打整死她们母女,再疼她也甘愿。

带着听雨回到清漪院后,婉兮处理好脸上的伤便去看弘煦,见小家伙蹬着肉嘟嘟的小短腿在炕上跑,高嬷嬷她们守在一旁,小心地看着,就怕他摔着,结果小家伙却好似在逗别人一般,东一下,西一下,咯咯笑个不停。

婉兮看着小家伙淘气的小模样,眼里满满都是宠溺,只要她的孩子好好的,她真的什么都可以付出。

“侧福晋。”高嬷嬷注意到门口的婉兮,纷纷冲着她曲身行礼。

“额娘。”弘煦一见婉兮,立马拍着小手要抱抱。

婉兮笑着上前两步,这个小胖墩给抱到怀里。小家伙越来越了,身子也越来越沉,再过一段时间,婉兮觉得自己可能没力气再抱着他到处跑了。

“小淘气,刚才在做什么呢!”婉兮点点他的小鼻子,看着他露着米牙咯咯笑的样子,嘴角也不由地露出几分笑意来。

今天的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了,她算到了她们可能会拿大格格生事,却没有算到她们会这般丧心病狂直接拿大格格的命来算计她。好在她们发现得早,大格格到底是丙自己的孩子出事。

晚膳时分,婉兮见胤冷着一张脸回来,就猜到这事即便没有查清楚,肯定也查出了一些蛛丝马迹,而这些线索很可能都跟董鄂氏有关,毕竟她的目的太过明显,让人不怀疑她都难。

倒是在她身后指挥的伊尔根觉罗氏,行事周密,只可惜遇上董鄂氏这个自作聪明的***队友,再周密的计划也变得漏洞百出。

“爷,今天这件事……”婉兮才开口就让他打断。。

“今天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茉雅奇会中毒完全是因为完颜氏错着探望之名,将夹竹桃这花带过去且用在她身上的。其用意无非就是为了接回茉雅奇,让爷看在茉雅奇的面上饶她一命?”胤说着,冷笑一声,很显然是觉得她在痴心妄想。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