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一章 唱歌演戏的都不是好人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一章 唱歌演戏的都不是好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战争在即,云岗关高度***,片甲不得过关,什么人也不放进放出,哪怕是亲王贵族,军令当前,也不例外,偏偏司徒小书是个例外中的例外。  w-w、w、com

    当她来到云岗关前,关上的兵将警戒到了极点,拉弓搭箭,等着长官一声令下,就射杀来人,但司徒小书一亮出身分,情况就变了。

    朱家的公主,这身分司徒小书从未引以为傲,提也不提,但封刀盟司徒小书的名号一出,云岗关上便一阵骚动。

    百族大战时,司马家的家主,同为一代名侠,一生扶助他人,锄强惩奸的司马扶他,与“刀尊”司徒无视并肩作战,相交莫逆,私下更对司徒无视奉为楷模,对自己儿孙津津乐道。

    听到刀尊的孙女到来,云岗关的狼翻兵不敢怠慢,第一时间进行通报,没过几分钟,正在开军务会议的司马扶他,就率领一众兵将,浩浩荡荡地开关门,把司徒小书等人迎接进去。

    有幕僚提议,可能是奸细易容冒名,又或者有什么阴谋诡计,都被这位留着钢刷胡的老***手一挥,nbsp; w-w、w`com

    司徒小书、龙云儿都感到振奋,如此兵强马壮的阵容,交由良将武苍霓指挥,云关地理优势,这一战十拿九稳,足够有胜利的信心了。

    不过,当司徒小书说起巧遇武元帅,接受她的委托,回来报讯时,无论司马家人还是金刚僧众,表情都显得怪异,司徒小书注意到了这点,却没太多在意,跟着,司马扶他亲自出手,一指点在司徒小书额上。

    强光绽放,一缕神念释放出来,化作一幕影像,在军议室里展现出来。

    一座粗犷却充满气势的白骨祭坛,前方是一***兽族士兵,举着利爪,高声咆哮,气壮云霄。

    祭坛上,一众兽族将领,种族复杂,多种兽头都有,他们手中都执拿着兵器,一起仰天而啸。兽族与妖族近似,凭靠肉身作战,没有使兵器的习惯,会配戴兵器常常是身分的象征,都不是普通兽人,拿的更不会是普通兵器。

    坛上一名狼头人身的狼人,年轻英锐,纵声而呼,司马家的高手第一时间认出来。

    “托尔斯基!”

    “飙狼族第一王子兼席战将!”

    “果然是这家伙,就知道少不了他!但他身边的这些……”

    见到宿敌,司马家众高手都心绪难平,就连金刚寺的武僧们也有几分意动,但看站在托尔斯基身边的***兽王,气势与排场都不输给托尔斯基,显然都是地为相若的兽族领袖,不由得心下一紧,肯定了对方的兵强马壮。

    司马扶他皱了皱眉,伸手指向这些兽族领袖的旁边,祭坛大火盆边上的一角,众人这才注意到,那边有个伛偻着身体,手拿白骨杖,头戴十禽冠的老兽人,虽不起眼,却能与这些兽王共处坛上。

    军议室里瞬息静下,年轻一辈的相顾愕然,隐约有个猜测,却不敢胡乱开口,还是那名枯瘦如柴的老僧,长长叹了口气,“兽尊嘎古出世,此役难矣。?  w、w-w、-c-o-m-”

    室内一片寂静,没有人质疑双方领袖的看法,但心里都一阵凉飕飕的,兽尊是踏入天阶后才得到的称号,也是兽族中至高无上的圣者,过去兽族侵攻,常常号称有兽尊随行,却都只是虚张声势,这回没喊类似的话,没想到兽尊却真的来了。

    天阶唯有天阶能挡,兽族的天阶在阵,人族这边的天阶在哪里?

    所有人一阵惊恐,投向司徒小书的目光,都带几分感激,这个情报的份量太重,如果不知道兽尊真的出山,贸然与兽族***,可能一下被袭杀主帅与重将,甚至到全军覆没。

    现在,全军只要提前预防,就算不能坑到对方,起码全身而退的可能性大大提高,避免了一场大溃败,这已经是大功一件。

    司徒小书摇头道:“我只是负责把情报传回的人,侦知此事的武元帅才是真正大功,不知……武元帅何时回来,领导大家?”

    一路上司徒小书都觉得奇怪,堂堂一军的大元帅,节制整个西北地方军方势力的人物,在关键时刻,擅离职位,跑去侦查敌情,就算真有其必要性,这么做也未免太离经叛道了。

    但这么一问,现场又陷入一阵更尴尬的沉默,半晌,司马扶他这才开口,“小书丫头,现下云岗关与整个西北的军务,都由老夫掌管,说的那个人……已经被免职外贬,不在这里很久了。”

    “什、什么?”

    司徒小书与龙云儿都跳了起来,这个意外的告知,犹如晴天霹雳,一下把两人都打懵,但还没来得及镇定下来,一股强悍的气息,仿佛群龙舞空、百兽齐吼,来自西北方位,震惊到在场众人。

    “金刚般若,阿弥陀佛!”

    枯瘦老僧伸手一挥,空中浮现一幕影像,虽然模糊,而且一闪即逝,还是看得出来,那是飞云绿洲的远眺之景,一道道强烈光柱,笔直冲天而起,大地动摇,一道道身影的冲出,代表着一个个地阶武者的出动。

    ……飞云绿洲,到底怎么了?

    ……难道……兽族有行动了?

    ……无神铺是这片土地上,一股重要的平衡力量,如果这股力量被兽族提前摧毁,这等决心与实力,思之不寒而栗。

    飞云绿洲的状况,让军议室内的每个人都感到忧虑,而一手制造出这情势的人物,则在一个帐篷里,被无神铺的刀卫团团包围在外,近乎软禁地保护起来。

    温去病异常淡定,躺在帐篷里,无视外头满脸横肉的精悍刀卫,睡得异常舒坦,等着同伴的会合。

    “喂,约定的时间到了,你赚了多少?”

    “……可以不提这件事吗?男人的成就又不是只看钱。”

    温去病脸上微笑,口唇轻轻颤动,几乎没有出声音,但透过双方持有的道具,在香雪的脑中响起。

    香雪传音过来,却不需要什么道具,她在距离温去病十五米外的一处帐篷中,藉由太初真血的共振,直接传音入脑部,即便是天阶武者都难以察觉。

    温去病道:“我出不去,他们处理得怎么样了?”

    “虫子大军可不是好斗的,当初老尚也吃了大亏,更别说里头还有尸甲虫咧,那边仗着地利和一堆宝兵,总算稳住场面,但有几个地阶躺床上了,运气不好,搞不好还会殒落。”

    “……真不好,这笔帐该不会算我头上吧?”

    “你有记得把请款单扔回给他们吧?免责声明要一开始就说啊!”香雪道:“你是脑袋挤***里去了吗?几岁人了,和人争风吃醋,搞到玩那么大?”

    温去病道:“不觉得飞云绿洲这地方挺怪?兽族为什么能允许这地方存在?我有预感,在将生的这场战争中,飞云绿洲居于关键地位,我只是先占个好位置而已。”

    “那关我们屁事?不是集完情报以后,想办法去狼王庙的吗?”

    “当然有用,就耐心一点,多等我一晚吧,我敢打包票,这个夜晚不会浪费的,总要先兴风作浪以后,才能瞒天过海啊。”温去病道:“先不说那个,捞了多少?”

    “不多啦,五金币。”

    “五、五金币?”

    温去病一怔,这数字听来很少,却等于五百银币,五十万铜币,自己若不是卷入这么大的事,只是单纯开锁,顶多只能收入十银币,她不偷不抢,不杀人放火,是怎么卖到这数字的?

    “怎么赚的?身上有什么东西那么值钱?”

    香雪的声音中满是得色,“我买了一批低等录音石,简单写了曲子,填了词,然后卖自己的最新单曲。”

    “不是吧?这里是大西北,他们也知道香雪大家?也是的歌迷?”

    “本来不知道,现在知道了;今天以前不是,今天以后,他们可能全家老小都是了。”

    “……靠,不去搞***,简直浪费人才,但光卖录音石和单曲,是可以赚那么多喔?”

    “我再加卖演唱会门票就有了,时间是十天后。”

    “……真打算在这里开演唱会?”

    温去病不无担心,兽族不是没有术数高手,搞这么大,很有可能被识破,不料香雪想也不想便回答。

    “哪可能?当然是鬼扯的。”

    “……那不是摆明卖鸽子票?注定要放鸽子的。”

    “又如何?我们的约定是不偷不抢,没说不能用骗啊!”

    “…………唱歌演戏的都不是好人。”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