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九十三章 董鄂氏之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胤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有人逼着他做他不想做的事,伊尔根觉罗氏算计的再好,他若不想做,一样不会让她们如愿。

大格格的事情触了胤的底线,若非如此,他是不可能为了伊尔根觉罗氏和董鄂氏两个人动用大量的暗卫来调查这件事的。

事实上,伊尔根觉罗氏屡屡登门早就引起了胤的注意,为了避免她算计婉兮和几个孩子,胤事先就加强了府里的防卫,暗地里更是抽调出几个暗卫注意府里的安全。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过突然了,就连他都没有想到董鄂氏母女会用这般歹毒的手法对付茉雅奇。他本以为她们会算计婉兮和几个孩子,却不想她们竟是直接将手伸到了茉雅奇身上。今天若不是茉雅奇事先吃过点心,喝不了那么多甜汤,指不定就是另一个结局了。

若茉雅奇没了性命,照着董鄂氏她们的计划,婉兮即便什么都没做也脱不了干系。这让胤十分地恼火,他捧在手心上的人,岂是她们说算计就能算计的。

而且胤记得他曾警告过伊尔根觉罗氏,让她不要插手郡王府里的事,想来是他的手段太过温和了,以至于她总是记不住。

“那爷准备怎么做?妾身想福晋既然敢闹,就必定有后招,想必董鄂夫人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可以拖妾身下水的机会。”婉兮拧着眉,一脸担忧地看向胤道。

对于董鄂氏母女,婉兮是真的很厌恶,这母女俩就像牛皮糖一样,粘上就扯不下来了。

胤低垂着眼睑瞄了她一眼,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凝重,可能是想到什么,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片刻之后,才慢慢道:“的确,不过爷已经让人将她控制住了,以董鄂七十的性子,他肯定是不想惹祸上身的。”

胤想要伊尔根觉罗氏的命,暗地里可以有千百种方法,却不能随随便便地动手。不是怕,而是在夺嫡的关键时期,真闹出皇子杀大臣之妻,而且这个所的妻还是皇子的丈母娘,那乐子可就大了。

虽然皇家高于一切,但悠悠众口并不是那么好堵的,胤也没蠢到将这样的把柄送到***人手中。再者,伊尔根觉罗氏也不值得他花费那么多的心思,他不收拾,自有人收拾。

“那大格格那边,已经没事了吧!”婉兮轻声问道。

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有些事情多少顾忌些,再者她是真不想因为大格格而让胤心里产生疙瘩。

“不,茉雅奇什么都知道,她会中毒,那是因为那碗带毒的甜汤是董鄂氏亲自喂进她嘴里的。那孩子一直渴盼董鄂氏的疼爱,可惜这唯一一次疼爱,却是想要她的命。”胤冷着一张脸,语气听着很平和,细听却发现透着一股寒意。

“天啊!”婉兮惊呼一声,双手不自觉地捂着自己的唇。

她以为董鄂氏下毒就已经够歹毒,却没有想到她会这般歹毒,亲手喂下那碗汤,她可有想过这个孩子是她曾十月怀胎生下来的?

“那大格格怎么办?那孩子本来就很敏感,这样的话……”婉兮慢慢地走到胤面前,双手握着他略显冰凉的大掌,想来董鄂氏的所作所为并非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

“还能怎么样?经过这件事,也算是了断了她们这段母女情,以后茉雅奇就是你的女儿,同董鄂氏再无半点关系。”胤的声音有些低沉,语话里透着些许温柔,想来对于茉雅奇这个女儿,他还是十分在意的。

婉兮一脸怔愣,望着胤脸上认真的表情,竟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了。

大格格是嫡福晋之女,即便董鄂氏死了,那她也是嫡福晋之女,怎么可能记在她这个侧福晋名下,可她听胤的意思,这事已经定了。抬眼看着胤脸上的坚定,婉兮就知道这件事是不会改变了。她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毕竟大格格并没有错。

“若是爷相信妾身,妾身会努力当个好额娘的。”婉兮轻声道。

胤长叹了一口气,伸手将婉兮搂到怀里,双臂紧紧地抱着她,鼻间的馨香让他紧绷的情绪慢慢地放松,“爷一直相信你。”只要你不变,这一生爷都相信你。

“爷,不管事情到底如何,妾身都会陪着你的。”婉兮的双手紧紧地搂着他的脖颈,轻声道。

胤神情微怔,随后朗声大笑,俊脸上的带着一丝满足,“好。”

今夜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不管屋里有多温馨,可是屋外却有着太多太多的人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无法安然入睡。

伊尔根觉罗氏绝对是其中之一,她想救自己的女儿,却不想孙女却是个没有心的白眼狼。***急了,她便咬牙将孙女当成了目标,因为她知道只有她出事,她才能将完颜氏拉下水,到时她再提条件让九阿哥替女儿求情便显得顺理成章了,却不想那个小白眼狼竟没事。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胤的动作那么快,还不待她出手,他直接一招釜底抽薪断了她所有的后路。

伊尔根觉罗氏想救女儿不假,但是明知是一个必死的局,她也只能试一试,可是涉及到她自己的利益,她也不免会觉得犹豫。说到底,伊尔根觉罗氏确在乎董鄂氏这个女儿,但是她更在乎她自己。

胤直接将董鄂七十拉出来,她还能怎么样,董鄂七十的意思很明确,她若是再敢动手,他便接结果了她。

别人说的话,伊尔根觉罗氏可以不放在心上,但是董鄂七十的话她却不得不相信。当了这么多年的夫妻,她比任何人都了解董鄂七十,他是一个心里只有自己和利益的人,若她敢损害他的利益,她相信他会毫不犹豫地动手除掉对方,哪怕是她这个枕边人。

伊尔根觉罗氏被挡住了,原本就没有城府的董鄂氏面对这解不开的结自然就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乱得不行。

“怎么还没有消息,我额娘呢!她没有送消息过来吗?”董鄂氏见珍珠进来,立马上前,伸手抓住她的胳膊,急切地问道。

珍珠眉头微皱,却没有甩开董鄂氏的手,即便她被抓得有些疼也一样,“福晋,夫人那边还没有消息,而是咱们的院子已经让主子爷派来的人给围住了。从现在起只准进不准出,直到事情查清楚为止。”

“什么!你说什么!我额娘那边没有消息?怎么能没有消息呢!”董鄂氏眼眼陡然瞪大,一脸不敢置信地***两步,似受了什么重大打击一般,直接跌坐在身后的椅子上,久久不能动弹。

这一刻,董鄂氏知道她是真的完了,彻底的完了。

原本她是想借她额娘的手继续活下去的,哪怕会因此失去唯一的女儿,但是现在她额娘都败退了,她就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福晋……”珍珠看着这样的董鄂氏,不由轻唤一声,可惜却没有得到回应。

胭脂却被董鄂氏这副样子吓到了,不过她心里也清楚,董鄂氏做了这么丧心病狂的事,主子爷怎么可能再留她的命。

一如胭脂所想,翌日一早,当李德全出现在正院时,她们就知道董鄂氏这条命怕是保不住了,可意外的她们不觉得悲伤,相反地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董鄂氏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李德全,只觉得手脚发软,“李公公,你这是?”

李德全看着一脸讪笑的董鄂氏,眼里闪过一丝不屑和鄙夷,都说虎毒不食子,眼前这位九福晋还真是刷新了他对女人的认知,“九福晋,咱家是奉皇上之命,来送九福晋上路,还请九福晋不要为难奴才。”

“上路?”董鄂氏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她有想到这一切,却没有想到来得这么快。

李德全可不管她是什么表情,挥了挥手,身后的两个小太监立马上前两步,一个弯身举着托盘,一个伸手掀开托盘上的红布,瞬间露出***、白绫和毒酒,一如上一世婉兮死前的情景。

“九福晋,请吧!”李德全一脸皮笑肉不笑地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董鄂氏看着面前的东西,下意识地后退两步,此时的她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离自己是这么近,可她却无处可躲。

所有的人都冷眼看着她,没有人去同情她,可以说还有不少人巴不得她快点死。

“九福晋,请你不要让咱家为难,毕竟换成咱家动手,您可能会更痛苦。”李德全眼里闪过一丝冷光,语气淡漠地道。

对于他们这些人而言,死亡就跟家常便饭一样,也许今天是他们见证别人的死亡,也许明天是别人见证他们的死亡,没有什么可惊讶的。

董鄂氏看着李德全阴冷的表情,不自在地咽了咽口水道:“李公公,本福晋可以要求见爷最后一面吗?”

死到临头,董鄂氏依旧想要见胤,见这个从初见就占据了她全部心神的男人。

“九福晋,您还是直接做选择的好。在过来这里之前,郡王爷就吩咐了,不管您有什么要求,他都不想过问。”李德全眯着双眼,见董鄂氏死到临头还不知关心一下自己的女儿,脸上不由得露出几分不屑的神色来。

如此心肠,真真是死有余辜。

“怎么会?难道爷连这最后一面也不愿意见我吗?”神情凄然,董鄂氏拼命地摇头,就是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而李德全他们可不会管她是真痛苦还是假胡闹,皇上已经下了命令,胤一脸冷然,连多看她一眼不愿意,那还有谁会管她到底是什么想法。

这不,董鄂氏不愿意选,那自然有李德全帮着选,毒酒撒了不要紧,还有***和白绫,反正要一个人死对于生活在皇宫里的人来说,方法不要太多。

挣扎、反抗、大吵大闹,董鄂氏这个时候倒是忘了要注意她所谓的福晋形象,她以为她闹,别人就会让着她,可李德全他们是什么人,他们可不会像伊尔根觉罗氏那般事事都顺着她来。

珍珠和胭脂,以及正院里的***下人在见到董鄂氏被两个孔武有力的太监抓住时,便自觉跪在地上,送她们的主子最后一程。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