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180章 帅哥,玩么?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180章 帅哥,玩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从村里出来到现在也有几个月时间,中水县这个花花世界不敢说全领会一遍,也是十之***,酒吧里***了三六九等人流,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贩夫走卒,形形***各有不同,按理说他应该面对任何都能坦然受之。
    可现在面对亲昵称呼还能让他起鸡皮疙瘩,前十九年都在村里,叫人也都是直呼其名或者叫两个字,已经在骨子里有深深烙印,酒吧的陪酒姑娘偶尔会调侃的喊他一声“阳阳”还会让他不自在。
    此时此刻,听到邱天成管安然叫“然然”有种想吐的感觉。
    邱天成见他越走越近,见那双眸自比周遭的黑暗还要黑的多,开始用膝盖向后挪蹭,嘴里又求饶道“阳哥,阳哥…你别看我长得不招人待见,但我真是个良民啊,妥妥的良民,这些年除了在***肉上划过口子,也就刚才给人放过血,我也不想走到今天这步,这步,真的,你饶了我行么…”
    刘飞阳眉头深深皱起,看着一米远的邱天成哭的可谓是梨花带雨,还翘着兰花指用手背擦了擦眼泪,他在酒吧遇到过一对同性恋,其中一名穿粉色衬衫的受,与邱天成一模一样。
    难道这又是套路?
    这犊子不是悲观者,也不是阴谋论着,但是这中水县教会他,时刻要用怀疑的眼光看世界,没有半点迟疑,抬手把刀片架在邱天成脖子上,只需要微微一动,大动脉就会被割断。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别闹”邱天成幽怨道。
    正在这时候,身后方的房子终于走出来人,是一名中年,拿着手电筒往门口照过去,看是刘飞阳,正想打招呼,上前一步视野也发生变化,看到他手中拿着东西,下意识闭上嘴,迟疑着又上前一步,看到地上跪着邱天成,吓得一哆嗦,双腿一软坐到地上,赶紧跑回去睡觉,闭眼默念阿弥陀佛。
    邱天成见刘飞阳不动手,也不说话,眼睛向上看着,眨了眨,眼泪把他阴翳的眼睛洗的格外透彻,大有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求饶道“你放了我呗,我就是出来装的,不信你去我现在住的地方看看,枕头下面还放着一本,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写的《演员的自我修养》我天天晚上看,真的,我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想着,今天应该怎么装成爷们,后来我发现少说话不能露馅,就起高冷范儿,你相信我…”
    “说吧,还有什么遗言”
    刘飞阳懒得计较这些是真是假,如果今天最后不是震住那些汉子,后果绝对要比现在严重的多,或者说,自己有可能已经被扔到臭水沟里,敌人怎么对待自己,即使不加以砝码,也得还回去。
    “啊…”邱天成听到这话,脸色吓得煞白,把膀胱里刚刚积攒下来的几滴液体流出来,嘴唇颤颤巍巍无法说话。
    死亡?这个词不止一次在他脑中闪现过,从上幼儿园开始,因为这张看起来不像好人的脸没少挨揍,上小学一年级被同学骂成***犯推到粪池里,由于是在简洁的户外厕所,中间是坑两侧是男女厕,并且相对,他站在里面恰好看到对面的女同学撒尿,没被淹死算福大命大,可老师也给他打上***的标签,强行退学。
    小孩知道***是啥意思?
    这是他第一次产生***的念头,伴随着死亡。
    回家之后,老爹给他买了一只羊,放了两天半,爬羊身子下面裹羊奶,被老爹撞见,这才知道自己儿子有特殊癖好,而这时肯定是没有的,呆两年之后面相越来越丑,他爹在喝过酒之后都会暗暗想着:这孩子是基因突变还是老王的孩子。
    十几岁的时候去打工,好不容易找了份端盘子的工作,最后饭馆黄摊还怪他克的,非但没给工资,反而给他踹一脚,出了门流落街头,他发现自己穿的破破烂烂,别人都绕着自己走路,壮起胆子抢了个劫,还被女孩给说动,把钱包还给人家,最后女孩报警抓进去蹲了一年,这时候他想死,
    直到现在他都恨那个女孩,想不通为什么没人认为自己是好人。
    难道长得吓人,就一定是坏人?
    监狱生活更不用提,天天被人搂着睡觉,那位大哥说了,就喜欢他这样:爷们的脸,女人的心。
    邱天成想不明白,自己上辈子是作了什么孽?
    “我我…我想我妈”邱天成断断续续的说道。
    突然,刘飞阳眼中寒光一闪,架在邱天成脖子上的刀片微动,几滴血珠渗出来。
    邱天成感受到脖子一阵冰凉,以为动脉已经被划开,顿时嚎叫出来,撕心裂肺的挣扎着“我不想死,不想死”悲哀之情比丧考妣还要强烈,胡同里除了回音还有哀伤。
    “你必须得死!”刘飞阳变得很有耐性的说一声,声音向后飘扬,直达身后漆黑的胡同。
    “我还没活够…”邱天成绝望的叫道。
    “下辈子,做个好人”刘飞阳举起刀,瞄准邱天成脑门,就要劈下去。
    正在这时,就听身后的胡同传出两个字“住手!”
    这声音如鬼魅,突兀出现,言语中带有着无法抗拒的坚定,一张让人痴狂的容颜,在月光下渐渐清晰,面无表情,逐渐靠近。
    刘飞阳确实没有动手,嘴角诡异的露出一抹笑容,只是这笑容越来越冰,让人感觉越发寒冷,他并没回头迎接,而是等待这人靠近。
    “你早就知道我在,故意做给我看的对么?”她又向前走几步,到刘飞阳身边停下,目光向下瞧了眼邱天成,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没用的东西!”
    “青姐,你救我,你救救我,我要死,我真的要死了…”邱天成噘着嘴,哭泣声越来越大,可能觉得这样力度不够,跪着爬过去,抱住柳青青的小腿,脸蛋紧紧贴在,穿短裙的柳青青腿上,一副誓死不撒手的架势。
    “再碰我,我弄死你!”柳青青冰冷道,声音听得人不寒而栗。
    果然,邱天成听到这话瞬间松开。
    柳青青没再搭理他,而是扭过头看向刘飞阳,眼神也不再是那般冰冷,而是变得有几分魅惑,开口道“给我个面子,放了他可好?”
    “所以,那天堵我和二孩的人,不是他找的,而是你找的”刘飞阳转过头,迎上目光。
    “我已经提醒过你,他就是个小丑,跳梁小丑”柳青青倒很坦然,没有半点欺瞒的意思“其实这么做目的很简单,并不是针对你,而是赵志高,那小东西天生反骨,留在身边早晚是祸害,还不如早处理了好,他现在卖了你是条狗,再过个十年八年就是只狼,现在咬你不疼,十年后就会冒血,你无法割舍,我就帮你弄他喽”
    “呵呵…”刘飞阳麻木笑出来,低下头,没时间欣赏她的美,也没时间贪婪吮吸她身上的香气,不紧不慢的解开缠在手腕上的衣服,一圈两圈…
    有些女孩适合在灯光下,有些女孩适合在花丛中,而她柳青青无疑就是夜里的妲己,只有月光才能把他凸显的更为动人。
    她拿出烟,点燃,嘴里又慢慢悠悠的说道“其实吴总能找到他我也很意外,两年前酒吧生意不好影响到我的利益,恰好我想看看,是不是***站在风口上也能飞起来,我安排他和吴中有来一次偶遇…”
    “所以他只是表面上的人,之所有没人看到他动手,而那些人都倒下,是因为根本不是他动的手,而是那天堵我和赵志高的两人”刘飞阳没等她说完,直接打断,缠在手上的衣服已经都解开,随手把管刺扔到地上,晃了晃已经不过血的手腕。
    “答对..啊”
    柳青青刚说出两个字,就看刘飞阳腰部瞬间一弯,双手抓住柳青青给抱起来。
    “嘭”顶到胡同墙面,一切发生的太快,饶是淡定的青姐也被惊的叫出一声。
    她的身子已经被刘飞阳抱得悬空,两条如羊脂白玉般的腿在刘飞阳腰的两侧,两人近在咫尺,眼睛的直线距离不超过十公分,能呼吸到彼此呼吸出来的气体,四目相对着,姿势异常暧昧。
    如果这一幕放在中水大学的胡同里,说不定还会产生些多余动作。
    邱天成一瞬间忘记哭泣,惊愕的看着,想当年他名声正响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鲜花包裹到忘记自我,只是在办公室里摸了下柳青青的手而已,就被把腿打折,按照这样计算,这犊子是不是得千刀万剐?
    柳青青在一瞬间呼吸有些急促,心跳加快,甚至脸色微红,只是她很好的调整自己,让这种状态转瞬即逝。
    刘飞阳如同用看站街女般廉价眼神盯着她,***裸的亵渎和低贱,他确实怒了,邱天成这个假战士,打乱了他所有计划,而柳青青在两年前的一个随意实验,竟然在今天产生化学反应,他现在恨不得扒光柳青青。
    反观柳青青又恢复正常,对刘飞阳的眼神完全不在意,抬起手,把烟卷放在嘴角吸一口,烟雾吐到这犊子脸上,也调侃的道“所以,你永远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对***是这样,对那俩人也是这样,你是中水县,唯一一位能在他俩手下逃掉的人,也可以说是,有机会转过身的人…”
    刘飞阳突然***的往前一顶,嘴角抽搐,咬牙骂道“彪子!”
    柳青青一愣,随后肆意的笑出来,学着站街女的口气,挑眉道“帅哥,玩么?”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