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184章 怎么抗衡?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184章 怎么抗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今天早上银矿区刮过一阵风,歪风、邪风,古人用: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来形容雪景,那么把其中的“梨花”变成“菊花”就能充分概括这场风刮过的盛景,银矿区的人们目瞪口呆,街头巷尾都在议论邱天成被刘飞阳给打跪下的事,小孩还会整!
    光辉形象自然而然确立。
    安然不会认为这是阴谋诡计,自己选定的男人无论对错都是对的,这个女孩与世无争,看似娴静如水,也只是这小小的中水县没人能读懂她罢了,郭雀说了一点,不够透彻。如果被神仙看到也有幸送一句话,想必是:你能为刘飞阳烽火戏诸侯的傻,站出来化为魅惑众生的褒姒,但要记住,顶罪不如顶天下。
    一针见血,评价极高。
    “我确实不看《三国》只是父亲在世的时候,天天抱着看,久而久之不看也知道一点”安然好似想到父亲以前坐在厨房的小马扎上,,有时候火已经烧到眼前才想起来在做饭,灰头土脸的模样总能让她放声大笑。
    安然父亲最喜欢的情节是空城计,最喜欢的人物是诸葛亮,可能有些肤浅,但这个情节看了不下二十遍,得出的结论是:人的一生败一万次都可以,只要活得够长就好了,从一个落魄的文人嘴里说出如此现实的话,何其悲哀。
    “你知道曹操?”安然莫名其妙的又问道。
    “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刘飞阳顿时知道安然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这个女孩担心说的太直白,而伤到自己,可哪有这么脆弱。
    “你会么?”安然没有像以往似的适可而止,而是继续追问下。
    “会!”刘飞阳犹豫片刻,视野中已经出现幼儿园的大门这才回道,并且回答的很简洁,没有一丝累赘。
    安然闻言顿时沉默下来,裙摆与青丝随着风飘扬,她低头看着地面,不知不觉中把手抓的更紧,每个女人心中都有白马王子,而骑白马的无论是唐僧还是王子都是正面形象,两旁景物飞驰而过,羡慕眼神一如往日的多。
    “咯吱…”刘飞阳捏下刹车,停到幼儿园门口。
    沉默许久的安然突然笑出来,跳下自行车,动作极其大胆的在街上探过头,蜻蜓点水的在这犊子侧脸上蜻蜓点水的亲一下,阳光下的笑脸格外动人,眼神格外清澈。
    “我陪你”
    三个字不多不少,不轻不重。
    说完极其潇洒的转过身奔着里面走去,她深知,王子有一天会成为暴戾的君王,唐僧骨子里过于迂腐,世人皆醉,唯有安家大小姐独醒。
    这一刻,只要他刘飞阳敢杀,安然就敢埋。
    这犊子骑在自行车上,一脚支撑地面,望着安然走进去的背影,朴素的斜挎包是她唯一的装饰,身形进入幼儿园,又出现在窗前,对着外面摆摆手,他才一蹄子蹬出去,回家!
    事实上,吴中说刘飞阳算计他是对的,安然说的也是对的。短短几个月,这犊子就能在对立的两方势力之中兴风作浪,可谓是进步神速。
    然而,这还不算完整…
    回到家之后,一如往日的把上衣脱掉,豪放的光着上身,把洗衣盆里打好水,把安然昨天脱下来的衣服和自己昨天脱下来的衣服,全都放在里面,搬个小马扎,拿出搓衣板,开始洗衣服。
    坐在院里旁边没有遮挡,落得个视野开阔,偶尔有走过的胡同的娘们看到他居然在干这种活,都不禁哑然失声,在当下年代,男人洗衣服只有两种可能,妻管严、倒插门,貌似那种说法都不怎么好听。
    他在安然家住是倒插门?
    她刚刚有这种想法,赶紧甩甩脑袋清掉,先不说他三个月工资能不能买下一个小院,就是身上那股爷们的劲也不可能受气,突然之间有些伤感的抹了抹眼泪,自己家那个臭爷们,过了半辈子别说给洗袜子,就连洗脚水都没自己打过,搬一天砖赚三十块,偶尔赚四十块,回家还得多喝二两酒…
    有能力的人都是没脾气的。
    自怨自艾的叹气,为啥我还是一枝花的时候,找对象不把眼睛擦亮呢?
    “哗啦啦…”
    听到刘飞阳倒水声才想明白,原来现在流的泪,都是当初找对象时脑子里进的水。
    刘飞阳万万想不到,自己洗个衣服能让别人发出这么多人生感慨,把外衣都洗完,晾在绳子上,随后走到屋里拿出个小盆打上清水,把安然的内衣***扔进去,安然确实落落大方,两人也有肌肤之亲,不过终归是女孩子,都有害羞的点,起初为了不让刘飞阳洗还都给藏起来,最后抗争两次之后,只好红着脸默认。
    这是贴身衣物,不能在外面,就坐在屋里。
    与此同时,银矿区,胡同外,再起引起轰动。
    事情很简单,这次拆迁的当家人吴中,连带着人们口中忘恩负义的小***羔子一起出现,有些人觉得事态严重了,可能要闹大。有些人抓着瓜子看戏,想着刘飞阳给他俩都打跪下。他俩出现的目的也很明确,没带多余的人,也没在指挥办公室停留,径直奔着刘飞阳家里走去。
    吴中从来都不是一个能任人宰割的人,在他还卖袜子的时候,进货渠道坑了他,他就得坑客户,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邱天成跑了,医药费也拿了,拆迁工作变得举步维艰。自然得找罪魁祸首要个说法,即使刘飞阳做的看似都合情合理。
    两人在前方走着,后面的妇女开始指指点点,直到他们进入胡同,这才不甘心的停下脚步,吴中一边走一边深呼吸,他在调整自己的心态,现在把那个犊子碎尸万段的心思都有。
    赵志高面色也十分凝重,阳哥什么实力他心知肚明,吴中的实力他也一清二楚,并且吴中不会像邱天成那样逃跑,也不会像邱天成那样小儿科的排兵布阵,有多少实力会直接用出来,平推了刘飞阳…
    二人不在一个级别上,相差天差地别,怎么抗衡?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