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189章 跪不跪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189章 跪不跪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之后的几年里,原银矿区民众都在议论,偶尔也会发出争吵,主要有两个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在这些汉子都爬上去不敢动的一刻,就已经注定了刘飞阳辉煌的开始,另一种观点则是认为事情还没结束,差了个尾巴。
    视线回到当下。
    赵志高站在院里指挥,看到上去的汉子一动不动心里突然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硬着头皮喊道“都看你大爷呢,***啊,出了事我扛着!”
    暴躁的怒吼之声,震彻银矿区。
    房上的五名汉子闻言,几乎同一时间转过头,脸上的畏难与震惊表情不言而喻,有两位小腿已经颤抖,握着的镐把已经脱落,弯下腰,如果站的太直重心不稳,颤抖的幅度很有可能让他们从房子上摔下去。
    “操,你们,给我上…”赵志高脸色乌黑。
    已经爬上梯子的汉子由于上端被挡住,刚才都停止动作,他们不知道发生什么,听到命令,面露兴奋顺着梯子继续向上爬,一脚迈上房顶,把挡住进路的汉子推开,心里暗骂他们是***东西,几个人被一个人吓得不敢动。
    可刚刚站直腰,与最先上来的五名汉子表情如出一辙,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呼吸瞬间急促起来。
    “哎哎哎…”一名刚刚上来的汉子看到情况,脚下一抖,胳膊不断挥舞控制重心,最终还是从房子上摔下去。
    看到这慕,不仅仅是赵志高愣了,就连站在田淑芬家院里的群众也都开始整从旁人眼里得到***,再抬头看向房盖,刘飞阳的身影不至于夺去太阳的光辉,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有些妇女自怨自艾的想到,为啥君生我未生,君生我已老啊?
    “一帮***!”赵志高咬紧牙关,随后径直走向梯子,推开站在梯子旁的汉子,开始向上爬,心中已经确定事情有猫腻,但他是这次拆迁的领导者,关键时候自然得出头,寥寥几步之后,走到房盖上,恼怒的推开挡在身前的壮汉,眼前的视野顿时开朗。
    这一刹那,他的表情也如同被混凝土浇筑。
    就看,房上确实只有刘飞阳自己,但是他身后的院里,已经站了密密麻麻的壮汉。
    这些汉子整齐划一,横是横、纵是纵,***清一色的迷彩服,每人手里都拎着橡胶辊,眼睛死死的盯着房子上,煞气十足,威势震天,那一双双眼睛中貌似透露着怨恨,只要他们敢对刘飞阳有丁点不敬,会毫不犹豫的冲过来把他们砸到粉碎。
    赵志高忘记呼吸的咽了口唾沫,视线往旁边一扫。
    原来不仅仅是当初被砸玻璃的娘们院里站着队伍,就连一墙之隔的隔壁,也站着队伍,都列成方队像是在等待刘飞阳检阅一般。
    三千袍泽夸张了点,十倍于拆迁队应该有吧?
    “银矿保安队?”赵志高呆呆的说出口,心里异常凌乱,因为在之前的所有拆迁活动中,哪怕有过格举动,矿上的领导也都装聋作哑避耳不闻,背后的压力来自哪里不言而喻,怎么突然之间站出来?
    这一瞬间,气氛陡然凝固。
    “咯吱…”
    那娘们家里的房门突然被推开,从里面走出一人,悠悠青衣、扬扬青丝,迎着天边的余晖笑着,眼睛锁定到房盖上,眼神有情、有爱、有崇拜。
    她嘴里缓缓道“会当击水三千里,自信人生二百年,刘飞阳,You are my hero!”
    “呵呵…”刘飞阳和煦一笑,回头看着那个陪自己吃糠咽菜的女人,也不知为何,她在余晖下是那么的美。
    四目相对,真情流露。
    “操/你大爷,给我上,出了事算我的”赵志高心中陡然生出一股火气,已经在众目睽睽之下丢脸,如果再狼狈逃窜,那么以后会被人踩到尘土里,发了疯似的不管不顾冲上去,恶狠狠的盯着以前的阳哥。
    “嘭…”他举着拳头还没等砸上来,刘飞阳一脚直奔小腹,仅仅一下,把赵志高踹的向后倒飞出去。
    “咣当”赵志高双膝砸在地上,捂着小腹痛苦到一句话说不出来,面色苍白,看起来像是跪在距离刘飞阳两米远的前方。
    “啪嗒…啪嗒”眼泪瞬间流出眼眶,憋屈哭了,为什么自己还弄不过阳哥?
    ***的汉子见状,更为紧张,他们本就没打算冲上去,神神叨叨的望向前方,见那犊子的目光看过来,这一刻终于知道他为什么口出狂言的说要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此时此刻,他就是瘟神,躲得越远越好,也顾不得顺着梯子,转身就往房子下跳。
    旁边的围观群众看到他们如下饺子般跳下,更是震惊,都搞不懂发生什么情况,站在房上能看到后面院里,但他们的高度无法看到,甚至有人心中都在猜想,他是不是被住在半山腰的神婆带了护身符,请来了天兵天将助阵。
    眨眼之间,房盖上就剩下他们二人。
    赵志高哭泣声越来越大,身体跟着震动,刚刚成年的人都想把孩子这个标签从自己身上撕掉,但是在刘飞阳眼中,他始终是个孩子,重重的看了几眼,却没说话,任凭他痛哭流涕。
    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围观的人越聚越多,胡同里已经堆满人群,就连田淑芬家院里也变得拥挤,继续这么发展下去,真的快有三千袍泽了吧?
    就看,在这拥挤的人流中,有一道身影正奋力穿行,像是一条蚯蚓弓着身子翻开泥土,听到他声音的人都回头看一眼,随后自动把路让开。
    这人正是吴中!
    拆安然家,不容许失败,他吴中也输不起了,如果拆不掉,以后的工作没办法推行,面色看起来有些着急,可心中并不怎么急,事情闹得越大越好,反正自己都是最后的赢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挤到院子里。
    “吴哥…吴哥”那些壮汉见吴中过来,顿时有了精神支柱,眼神冒光,有两位脚崴了坐在地上的汉子,也都忍着痛苦站起来。
    “拆迁是合理合法的事,怎么能闹到这样,该看病看病,没事啊…”吴中面色浓重的安慰一句,随后走到梯子旁,也开始顺着梯子往上走,站在地上仰望刘飞阳,他没那个喜欢,也没那个爱好。
    周围的人群在这一刻,又开始抱起肩膀看戏,心里重新燃起刘飞阳给他打跪下的愿望。
    走到房子上,看到赵志高不争气的在哭,心里愤愤不已,表面上却还得装出大哥风范,先是弯腰给他扶起来。
    “吴哥,你看看后面,他玩阴的!”赵志高哭的像个孩子,泪眼婆娑,非常憋闷的说道。
    “没事没事…”吴中嘴里轻声安慰,看了后面,气的咬牙切齿,以前矿上闹不起事,是因为没有带头***的人,刘飞阳确实把自己塑造成领袖形象,但是要动用矿上的保安队,可不是一个形象就能解决,还得有权!
    他们的出现,一定是有个不顾自己前程的***家伙,要死挺刘飞阳,心里在暗暗腹诽着:过了今天,就不仅仅是下岗那么简单,还要让他墙倒屋塌。
    吴中站直身,终于看向对面的犊子。他不得不承认,这犊子确实有勇有谋,是个难得一见的人才,只是他千不该万不该与自己成为对手,心里居然生出一股兔死狐悲的同情。
    开口道“飞阳,咱们终归是一家人,你说你至于把事情闹到这步么?拆迁对你对我都好,也是有利于***进步的事,别争了,拆了吧”
    “拆一定得拆,只不过不是你,而是我!”刘飞阳不急不缓道。
    “呵呵…”吴中摇头一笑,随后有些无奈的感慨“我一开始就想到你小子没憋什么好屁,我拆不掉拖延工期,赵德汉有理由把我退掉,然后你接手?孩子,你还小,这么想太天真了点,贪心不足蛇吞象,是会被撑死滴!”
    “人不发横财不富,马不吃野草不肥”刘飞阳回道。
    “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拆不拆?”吴中表情突然变得阴冷,几百号人看着,他既然敢走上来,就一定得有足够的把握,如果也像解决王琳那样,屈辱的割地赔款,那么今天就是一败涂地。
    刘飞阳眉头不可察觉的蹙动一下,因为他感觉吴中话里有话。
    不过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对谁来说都没有后退的余地,挺起胸道“不拆!”
    “好好好…”吴中抬手摸了摸脑袋,顿了不到两秒,随后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大约在三个月以前,有一队打猎队伍进山,遇到一只怀孕的母虎,其中一位傻子怕一尸两命,就不顾生命危险的把老虎吓走,勇气可嘉啊!”
    听到这,刘飞阳鼻翼一颤,心里的预感越来越不好。
    这个细微的动作没有逃过吴中眼睛,心里泛起一阵冷笑,随后又道“老虎这个东西不多见,听说还被列为保护动物,冒着生命危险是应该的,可人命也不轻啊,对于亲人来说,一尸两命是一辈子都无法释怀的阴影,多的话我不说了,我相信你能听懂…”
    刘飞阳的脸色也渐渐黑下来,心里火气翻涌,他已经通过吴中的隐蔽手势,知道暗指的是谁。
    “当然,我的条件很简单”吴中一顿,突然高喊道“你给我跪下!”
    “哗啦啦…”下面顿时哗然一片,听不懂吴中云里雾绕的在说什么。
    只是,他们看向刘飞阳,那犊子的身影竟然不如之前那般坚定,面色忽青忽黑,好似心里在剧烈挣扎着。
    曾经为了一只毫不相干的怀孕母虎,能扫了神仙的兴致,能冒着生命危险保它安全,那么现在面对有些交情的,怀了赵志高孩子的田淑芬,该怎么抉择?
    跪还是不跪?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