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三百零六章 坑儿子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零六章 坑儿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良妃的想法很简单又很自我,她明知道自己时日不多,却执着于心中的那一点点执念,便将此事隐瞒了下来。

康熙之于良妃,是天,是感情的归宿,亦是求而不得的心魔,而良妃之康熙,倾城绝世之美貌肯定是撩动过他的心弦的,但是自负如康熙,即便迷恋于良妃的美貌,也不会任由她违背自己的意愿。毕竟作为天下之主的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即便不一定有良妃的绝美,却各有各的风情,实不必去讨一个惹了他厌憎的女人的欢心和注意。

良妃心里明明都懂,所以才会老老实实地龟缩于一角,不争不抢,安安静静,只为了等胤长大。可是现在当她得知自己命不久矣时,曾经的种种顾虑此时都犹如过眼云烟一般,瞬间消散,只是她还维持着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希望康熙能主动来见她一面。

曾经的种种,孰是孰非,她不想解释亦不想追究,她只盼着她死后也能像赫舍里氏那边在康熙心里留一个美好的印象。

拿着帕子去烧的宫女行事虽然谨慎,可到底道高一尺魔高一障,早就被盯住的她,除非不出良妃的屋子,否则一有动作,肯定是要被人探听得一清二楚的。

“你是说良妃重病,命不久矣,却隐瞒病情?”宜妃轻轻眯起双眼,目光看向一旁的齐嬷嬷,是在确定她得来的消息到底有几分真。

前不久,良妃还蹦的欢,眼下不过短短数月,便病倒在榻,命不久矣。要说这不是报应,她不相信。宜妃越想越觉得畅快,脸上的神色也不由得带着几分讥诮,想来对于良妃,众妃嫔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不关注。

也对,能力压这么多人成为妃子之一的人能有多简单。别说什么皇恩浩荡,没有心机,没有手段,再多的皇恩也降不到你头上来。

“齐嬷嬷,你说这良妃到底是真病还是假病?”宜妃倚在美人榻上,右手轻转着戴在左手上的玉镯,淡淡地问。

齐嬷嬷默默地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这良妃病重倒是真,只是病重也不忘折腾倒是出乎人的意料之外。毕竟这些年良妃是真安静,不管是从前宜妃罩着还是后来宜妃不加理会,除了八阿哥续娶之事冒了个头,还真没什么动静。可就是这样一个人,病重之时却想着借病争宠,这事闹得,让她这个局外人都觉得可怜又可笑。

人都病成这样了,玩着这一手,除了能得罪人,难不成还真以为能得到皇上的怜惜么?

“娘娘,良妃娘娘的病是真,只是目的不纯,老奴虽然能想通一二,可是却看不透良妃娘娘真正的用意,毕竟八阿哥现在的处境并不乐观,若说良妃娘娘是想为八阿哥求个情,应该不用转这么大个弯?”齐嬷嬷试探着说了几句,毕竟她能想到的宜妃肯定想得更透彻,与其话音不明引得主子不悦,还不如老老实实地将话都说个明白。

“呵!良妃这可不是心疼儿子,而是坑儿子。一如郭络罗氏一般,嘴里叫嚣着有多喜欢老八,可最终却坑得老八差点站不起来,现在良妃摆着一副慈母的样子,实际上却是想借此来争宠,证明这后宫皇上其实对她是有一份真心的。当真可笑!”宜妃一听齐嬷嬷的话,不由地嗤笑出声,只是说这些话时,她心里涌现的复杂情绪只有她自己能懂。

这后宫的女人,不管是谁,嘴上说得再云淡风轻,心里其实都还是有期盼的,期盼着自己能在那个男人的心里占据哪怕一丁点的位置。

齐嬷嬷望着宜妃脸上的那一丝怅然,心里也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这后宫的女人,无论位份有多高,心里终是孤苦的,毕竟像先帝那样被称之为情种的男人都没有一直守着孝献皇后,何况当今圣上这个只会把感情寄托在已死之人身上的人。

宜妃可能也意识到自己的情绪不对,很快便敛去了眼里那一丝复杂,一脸淡然地道:“良妃此举倒是用心良苦,只是不知道皇上是不是还有那怜香惜玉之心。”

很显然,宜妃并不看好良妃的打算,毕竟此时的良妃早已没了往日优势,相比现在的她,似乎宫里那样水葱似的秀女更讨皇上喜欢。

“娘娘的意思是……”

“本宫什么意思都没有,本宫只知道这宫里向来只有新人笑。”宜妃说罢,不由得拧着眉,似乎她也反应过来了,她这个宜妃也不是什么新人了。

齐嬷嬷轻咳一声,也不敢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打转,毕竟这新人旧人的的确很是伤人。察觉到宜妃的心情不好,她不禁自动闭紧了嘴巴,一声不吭。

宜妃似乎也没想齐嬷嬷回答她,自顾自地翻了个身,闭着双眼,似睡非睡,却让整个大殿回归了原本的平静。

而。

宫里像宜妃这样察觉或者未察觉良妃用心的妃嫔们,不屑有之,鄙夷有之,幸灾乐祸有之,冷眼旁观亦有之。别看姿态各亦,但有一点能确定,那便是这些人都不看好良妃的算计。

婉兮得到消息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全宫皆知了。当时她只觉得上一世风光无限的八阿哥,这一世似乎没有帮他背负骂名的胤和胤俄,便一直在走下坡路。这种不好不仅仅体现在夺嫡这件事上,似乎连他身边的人也一个比一个能坑她。

要说八福晋对他心怨,才会选择那般决然的手段了结自己,不顾影响,那良妃娘娘,真真是挖的一手好坑。

八阿哥就是对不起天下任何一个人,那也没对不起她这个母妃,甚至八阿哥会走到今天这一步,除去儿时的各种遭遇,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良妃本人。婉兮可不信八阿哥儿时天生就懂得什么叫宏愿,说到底,没有良妃的引导,他很难形成那样的执念。可就是这样一个女人,临死不为儿子着想,相反地还想着坑儿子一把。

如此,婉兮开始怀疑上一世良妃逝世,八阿哥大病一场的根本原因会不会不是因为良妃逝世,而是因为良妃实实在在地坑了他一把,让他觉得人生无望?

听雨瞧着婉兮明显走神的样子,不由得轻咳了一声,提高嗓音道:“侧福晋,你说这良妃娘娘是不是知道自己时日不多,所以想孤注一掷,啥也不管了。”

想起在宫里时,那些宫女太监对良妃评价可不怎么好,瞧着是那种没什么存在感的人,但是心机手段却不容小觑。以往听雨还有些不明白,现在瞧着这个女人倒是真沉得住机,所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说得就是她吧!

“你这话说得咱们良妃娘娘管过什么样!”婉兮撇撇嘴,很直接地说道。

听雨低着头,认真想了想,发现这良妃娘娘自打失宠后,还真是什么都没管过,靠着儿子倒是过得快活。良妃娘娘,靠着儿子还坑儿子,你不会觉得良心不安吗?就这样的禀性,皇上但凡靠谱一点儿,都不会顺了你的心意!

“侧福晋,奴婢突然觉得八阿哥有点可怜。”听雨皱着眉头,表情略带同情地道。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八阿哥这也算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婉兮只要一想到前世今生,她和胤都差点死在这位的授意之下,再多的同情心也用不到他身上。

“侧福晋说得对,你不说,奴婢倒是忘了这位八阿哥的手段有多狠,行事又有多果决。”听雨轻咳了一声,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显坚定。

她现在只要想到主子爷或者侧福晋出事,她们这些奴婢无处可去的情景,就不由地暗暗咬牙,鄙视自己浪费这么多的感情给不必要的人。

婉兮倒是没跟听雨较真,毕竟这丫头真论起也是个狠角色,会这样也不过就是一时的感慨,真要她为八阿哥做点什么,包管拒绝的最快的就是她自己。

“好了,别贫了。这件事多少还是盯着点,不管良妃娘娘是成功还是失败,是坑八阿哥还是坑自己,只要不影响咱们,他们做什么都无所谓。”婉兮扬了扬嘴角,细细叮嘱,明显只要敌方的事情,她都本能地保持着强烈的防备心。

“侧福晋放心吧!奴婢肯定让他们都盯好了。”听雨用力地拍拍自己的胸口,再三保证。

一旁的听竹瞧着她这傻气的模样,忙伸手拦住她将胸脯拍得震响的手,一脸忍俊不禁地打趣道:“侧福晋知道你的心意,你就别再拍了,再拍就真的什么没有。”

屋里的人听到听竹的话,纷纷笑了起来,而听雨本人也不觉得生气,一脸傻呵呵地跟着别人一起笑的样子,惹得婉兮都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好了,都别闹了。不管良妃如何,这八阿哥和十四阿哥可不会因此就歇了找茬的心思。”婉兮抿着唇,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严肃一点,可是她眼里的笑意让她的话变得没什么力度。不过,听雨她们笑归笑,却丝毫不敢马虎。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