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三百零九章 夫妻夜话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零九章 夫妻夜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弘煦要是不听你额娘的话,阿玛也不能带你玩。”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胤看着婉兮哄着弘煦喝药的这一幕,心里满是感慨。眼瞧着儿子不听话,开口说话的瞬间,眼眸轻轻地扫了屋里的***人一眼,听竹她们立马会意地放下手边的东西,冲着胤行了一礼,便轻轻退了出去。

“阿玛,抱抱。”弘煦一见胤,立马拍着小手要抱抱,看样子是想借此躲开婉兮喂到嘴边的药。

胤很疼孩子,对待孩子亦尽力做到公平,即便不是受他期待生下来的孩子,他也一样努力去满足他们的需要。可能他做到一视同仁,却尽力为他们提供最好的一切。

婉兮很少去干涉胤教儿子,胤也很少干涉婉兮教子女,除非真的不认同,否则他是不会开口的。

“阿玛,抱抱。”弘煦奶声奶气地冲着胤又喊了一遍。

胤却没有理会,只是拍拍他的小脑袋道:“弘煦得听额娘的话,快点把药喝了,阿玛陪你玩。”

弘煦可怜兮兮地瘪着小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眼见胤一动不动地坐在婉兮这边,便知道撒娇是不管用的。别看小家伙还小,实际上很有眼色,而且能准确地感觉到大人的情绪变化。瞧着他乖乖张嘴喝药的样子,就知道小家伙是明白胤不会帮他的了。

婉兮瞧着他这样子,也不哄,直接将快要凉掉的药三两下地喂进他嘴里,最后再给他喂上一颗蜜枣。

弘煦这个小人精一喝完药,就扒着的大腿要玩,胤陪着他在炕上、屋里玩,父子俩闹得一身汗,婉兮说了两句,等父子俩从净室里来,沐浴完的弘煦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

“爷真是的,闹成这样。”婉兮嗔了他一句,伸手自他怀里抱过弘煦,将他放在床中间,拿着被子替他盖上,显然是嫌天太冷,准备把小家伙留在这里过夜了。

“娇娇这是在埋怨爷只陪着弘煦,没有陪着你吗?”胤轻轻地挑了挑眉头,双眸直盯着婉兮,脸上露出几分宠溺和无奈,言语间的打趣都透着一股亲昵。

婉兮但笑不语,只拿着他的手不说话。

胤很显然就吃婉兮这一套,有娇妻小儿在侧,胤此时肯定也是相当满足的。两人相携坐在床边,一开始只是说着府里的小事,也不知道怎么就说到选秀这件事上。

说到选秀,胤还没想什么,婉兮就已经皱起了眉头。别以为她不提就表示她已经忘了刘氏这个人的存在。若说未见面前,她还存着一丝仁慈,那么在瞧见她对胤的心思之后,她最后的一丝仁慈也消失了,剩下的便是不死不休。

原本胤也就是那么一说,并没什么特别的意思,毕竟每三年一次的大选,康熙不指人,他母妃也肯定会指一个到两个进府。他无心于***人,却不能阻止他母妃对自己表示关心。

“爷这是在提醒妾身要大度吗?”婉兮说这话时,双手紧紧地搂着胤的脖颈,那霸道的样子让胤眼里的笑意不自觉地深了许多。

胤揽着她的纤腰,下巴靠在她的肩上,语带笑意地道:“爷何时让你大度了,这府里不管进多少人,都不能动摇你的地位,而且真要有那不长眼的,你直接处置了便是。”

婉兮撅着嘴,那不高兴的模样和弘煦先前的样子一般无二,“爷说得轻松,这人真进府了,妾身要是随随便便的收拾,那还不让人说是妾身对母妃不满。”

胤握着婉兮的大掌,微微顿了一下,随后抬头看向婉兮,眉头轻轻蹙起,显然是在思考着什么。

“爷说你能收拾这些人,你就能收拾这些人。既然她们自己要和死,那么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选秀这种事,并非每个女人都身不由己,更多的是使尽手段来赢得荣华富贵。不管是后宫还是这阿哥后院,每日都有阴谋诡计在上演,爷不说事事看透,却也不是谁想糊弄都可以的。若这些人老实,爷不缺她们一双筷子,她们若是不老实,那也怪不得爷心狠。”胤明显有自己的考量,他敢把话撂在这,肯定是有办法解决这些问题的。

宜妃只管添人,并不能保证这些人都老实,更管不了他进谁的院子,所以不管婉兮用什么样的借口将这些不老实的人给处置了,只要是他的意思,即便是他母妃,又能说得了什么。

婉兮闻言,虽然并不吃惊胤的任性,不过胤的说法还是值得肯定的。因为对宜妃而言,再多的女人加在一起也没胤来得对她重要,所以这人送进来是一回事,能不能活下去又是一回事,毕竟这后院的争斗,应该没人会比宜妃更有心得。

当然这些话婉兮是不可能说给胤听的,这婆媳之间,不管名头正不正,只要关系在这里,就注定不可能像亲母女一样相互体谅。她做了这多也没能得到宜妃的认可,想必再努力也就这个结果,所以她对此也算是彻底放开了。

“这话可是爷自己说的,日后要是有那不长眼的敢跟妾身抢爷,妾身就直接大嘴巴子往上抽,妾身就不信,没了那张漂亮的脸蛋,她们还有脸向爷邀宠。”婉兮见胤立挺自己,也就没了顾忌,直接就把自己里的想法说出了口。

胤侧过头,看着婉兮那得意洋洋的模样,轻笑一声,笑着抱起她往床榻上一放,然后认真注视她的双眼,轻声道:“既然有了决定,那以后绝对不要忘了。”

婉兮微微一愣,一时之间竟有些反应不过来,只能这样傻傻地看着他。

“爷,你方才说什么?”婉兮有些不确定地问了一句,似乎是怕胤后悔一样,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胳膊问。

胤瞧她这意外的模样,脸上露出几分笑意,很是认真地又重复了一遍道:“爷说让你不要忘了这些话,当然你要是心软不忍处置这些人的话,到时闹得爷不耐烦了,由爷处置也一样。不过这些事最好还是由你自己处理的好,毕竟以后你会是爷的福晋,你若处理不好这些事情,皇阿玛也好,母妃也罢,总是会有意见的。”

说到这里,胤脸上的神情也不由地变得无奈起来,显然他再本事,有些事情也是身不由己。

婉兮蹙起眉头,显然她心里很清楚,她若是不能管理好这个后院的话,宜妃绝对不会对她手软的。毕竟对她成为胤的嫡福晋,宜妃从始至终都不同意,现在点头也不过是因为不想看着胤为难罢了。可一旦她跟不上胤的节奏,即便宜妃不要求胤废了她,也会挑个身份高贵的侧福晋进府同她争锋,到时那才真叫偷鸡不着蚀把米呢!

胤见她没有立马点头,不由得挑了挑眉头,似乎对她的犹豫显得有些出乎意料,他本以为也会活力十足地表示一定会做好的。

“不要有负担,只要有爷在,不管你得是对是错,爷都会帮你担着。这后院的女人,除了娇娇,爷只信你一个。那些女人心中都有贪恋,没有底线,一味地想要得到,却没有想过爷的处境,或者说爷的难处。”胤轻声开口,言语间的情深无不透露着他对婉兮的信任。

不是胤戒心重,而是身处一个与阴谋共存的环境,他只能提高警惕,而不是轻易放下自己的戒心。即便对外,他热情义气,但是这热情义气也得看对象,不管有才无才,图得是一个顺眼。可事实上能让胤看顺眼的人并不多,至少在女人方面,胤尤为挑剔,至今只有婉兮一人走进他的心底。

因着婉兮养刁了胤的胃口,这个胃口可不仅仅只是欣赏美人的目光,就连在床上,亦一样。

“妾身就是知道爷的难处,才会害怕给爷添麻烦。现在爷自己都不怕了,那妾身定要让听雨再练练身手,不然到时这巴掌打得没力度,可震不住那些有心思的人。”婉兮嫣然一笑,双眼深情地看着胤,很明显她是打定主意要往前了。

如若没有胤的这一番表态,婉兮肯定会有些犹豫。可是胤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她还拖拖拉拉的,摆着一副小家子气的样子说害怕,那她也不值得胤倾心相护了。

“好,那就让听雨那丫头好好练练,别离了皇宫,连最基本的东西都忘了。”胤揽着婉兮,轻笑地拍了拍她的背,示意她睡。

婉兮侧头看了一眼睡在内侧的弘昀,见小家伙睡得香香的,这才回头往胤怀里钻了钻,闭上双眼,沉沉地睡去。

这几天为了照顾好弘煦,婉兮真没怎么休息好,现在儿子在身边,丈夫也在身边,有了依靠的她终于能放下一颗心,好好地休息休息了。

胤抱着婉兮,看着她安然入睡的模样,脸上的笑容越发地深了,他就喜欢她善解人意的性子和爽快干净的行事风格。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