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96节 女修的手段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96节 女修的手段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盟主“一个人的路上111”的再次飘红打赏。多谢你了。也感谢众多喜欢支持老墨作品的朋友们,谢谢。

    ~~

    单飞盘膝***,头顶汗出如雨,他只感觉自己要凝结起来!

    这实在是种奇怪的感觉。

    他自习武以来,六感益发的明锐,感觉自身的气息也是日益充沛盈满,但得魏伯阳指点后,他才算真正懂得力量运用之道,但他那时候无非算是个武学高手。直到得单鹏传授六甲秘祝后,他才开始发现武学另外的一个天地。

    武道本如天道!

    自习六甲秘祝后,他渐渐发现身体再非充盈之境,而是经常处于临虚之感。那并非是在弱化,而像是另外一种加强。他以往并不知道究竟会变成怎样,直到得到流年后、他才意识到六甲秘祝和释迦的观空法很可能是殊途同归,均是要将身体化空。

    僧人化空是为了涅解脱,但如他这般高手化空却可将自身的能力发挥到巅峰之境,巫咸当初和他们决战,蓦地和凤凰消散在半空,运用的道理说不定和化空很是类似。

    但他不想自己的气息会渐渐凝厚起来。

    若在以往,他说不定会心生欣喜,但这时的他只有心惊他中了毒,巫咸所用的青色锦囊中蕴含有一种奇怪的毒药,居然好像能克制六甲秘祝!

    他竭力要化解这种凝聚,却始终无法抵抗凝聚感蚕食般的侵袭。偏偏这种时候,他的头脑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晰,巫咸的言语字字如针般传到他的脑中。他虽已知真正将他带到这个世界的人是女修,但听巫咸提及往事,他却还是不由心中震颤,忍不住想起更要命的问题。

    “你们想必多已知道,单飞能到这里,是因为女王的选择。”巫咸若有意、若无意的看了单飞一眼,继续道:“单飞既然是被女王选择来到此间,他的一举一动,自然就会落在女王的眼中。”

    单飞脸色大变。

    巫咸不紧不慢继续道:“单飞,你是极聪明之人,想必已经想到我要说些什么?”微微一笑,巫咸道:“你猜的不错,真正让晨雨消失的不是曹棺,而是女王!”

    单飞闷哼一声,脸色青意凝寒,一颗心瞬间绞痛不堪。

    “单飞,他是在乱你心弦,你莫要被他言语所趁。”夜星沉嗄声道。

    单飞强自吸气,竭力让一颗心平复下来,但此时此刻的他却是再难抑制住心魔,由巫咸一句话、他瞬间想到了太多的可能。

    巫咸放声大笑道:“夜星沉,事到如今,我还要需要用什么手段吗?你一直不肯出手,真以为单飞、鬼丰能解开我所下之毒不成?”

    夜星沉心中凛然。

    他正是这般想法,若是以往不必顾及太多的他,自然早就出手。但如今的他却是顾虑重重,东海劳本是天下第一守器,眼下只有他才能卫护单飞和鬼丰的安全。若是舍长就短的急攻巫咸,他反极可能让巫咸伤了单飞和鬼丰。

    巫咸不急于进攻,夜星沉倒是正中心意,他只盼鬼丰、单飞能凭借深厚的内息将毒素化解,因为精熟内息,本能控制身体内在血气的流动。鬼丰、单飞若是无恙,他夜星沉才能放手一搏,但听巫咸这般说,夜星沉这才发现事情比他想的要严重太多。

    “不行的……”巫咸缓缓摇头道:“我到了此间,既然有恃无恐的只带了那个青色锦囊,就早将一切盘算完备。”

    孙策蓦地嗄声道:“是吴信?”

    巫咸目光微转,饶有兴趣的看着孙策道:“哦?”

    孙策声音中满是悔恨之意,“当初吴信重创了曹棺后随即离去,但他很快去而复返,他看似要拿住曹棺,实则是要将那青色锦囊放在曹棺的怀中!”

    巫咸微微一笑道:“你终于想到了。”

    孙策心中大恨,他确定曹棺绝对不会暗算单飞,亦不会和巫咸联手,巫咸借用曹棺的躯体进入龙宫天塔内,本只有神魂存留,那青色锦囊的出现就很是奇怪。直到如今,他才想到缘由何在,更是惊心巫咸的诡计多端。

    “你们很是谨慎,均算是世上的翘楚之辈。”巫咸赞叹道:“但你们终究还有个认知的局限,被我所乘并不出奇。孙策,你如今终于想到了?其实女王放你们进来时,这一切都已注定,我来逼单飞找到龙宫天塔,女王利用你们让单飞出手,不然女王何必让你们进入鬼门?”

    神色安详,巫咸轻声道:“曹棺一定要受伤,他若是受伤,单飞知道后,一定会不惜代价的救他进入龙宫天塔的。单飞若是不知道也不要紧,我们会想办法让他知道了。”

    孙策十指关节握的咯咯作响。

    “这是注定的结局。”巫咸淡然道:“什么样的人一定会做什么样的事情,因为他们内心有个潜在的定势。在紧要的时候,卑劣的人一定会背叛,真正道义的人才会选择道义,都说人的命、天注定,其实不然,人的命运应是由他自身的性格来决定。你只要知道对方的性格,对他会做出什么事情就能知道个七七八八了。”

    夜星沉喃喃道:“巫咸,我虽然和你势不两立,但不能不承认,若论对权术的掌控,你实在是极为高明之辈。你太明白人的弱点。”

    巫咸微微一笑。

    “但这世上本是在你们这帮人的操纵下才会倾颓导致崩溃。”夜星沉冷然又道,眼中杀机大现。

    “哦?你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杀了我?”巫咸感觉极为敏锐,立即指出这点。

    夜星沉微有凛然,他的确有这般打算。

    “但你杀不了我的。”巫咸淡淡道:“夜星沉,不可否认,以你现在的本事,要杀死刘启不过是翻掌之间,但你却是无法杀了我。任何一个擅用权术的帝王其实和凡人没什么两样,但他们知道如何树立自己的威严,刘启不过是区区帝王,那些手段对于常人很有威慑,但对于你已是毫无作用。但我和刘启不同,我拥有的是真正的实力。”

    夜星沉冷哼一声。

    “你虽想杀了我,我却不想对你如何的。”巫咸声音突转柔和,“你只是个意外,人世间总是会有太多的意外,我对意外并不会太过在意。”

    顿了片刻,巫咸一字字道:“我谋划的事情只和单鹏、白狼秘地有关。你夜星沉若不再有意外,按理说不应该死在这里。”

    大明王暗自叫苦,知道巫咸是在悄无声息的使用离间法瓦解夜星沉的斗志。

    夜星沉不语。

    “不过单飞的事情,却不能有丝毫的意外!”巫咸感慨道:“他是这个计划中最为重要的一环。”

    单飞脸上青意更显。

    巫咸看着单飞铁青的一张脸,继续道:“虽说他和晨雨要相遇因为他们是攻陷白狼秘地最重要的两枚棋子,但他能和晨雨那么快相遇,倒是出乎女王的意料。更让女王意外的是,这二人很快的陷入深爱。爱缘一事,实在是妙不可言。”

    轻轻摇头,巫咸感慨道:“但最让女王不安的是晨雨受了诗言的影响,性情和女王相差的越来越远,单飞偏偏也是个崇尚自由的人,他和晨雨在一起,迟早会发现事情的***……”

    看着单飞,巫咸缓缓道:“事到如今,我们就不必再遮遮掩掩。女王认定,你们两个在一起,绝不会听从她的命令行事!”

    “因此……”单飞额头上青筋暴起,极为吃力,却还是坚持道:“女修决定改变晨雨的命数,是她影响了曹棺做这个改变?!”

    他到如今才是真正的恍然,不止他单飞在女修的控制下,哪怕邺城的曹棺恐怕都在受着女修的影响。

    当初他在云梦重遇曹棺后,最迫切追问的事情自然是曹棺为何要无事生非,一定要还回晨雨改变事情的走向。

    曹棺看似一个不经意的改变对他单飞影响至深,石来甚至因此对他心怀愧疚,始终不敢和他单飞相见。

    那时曹棺的回答很简单我和诗言到了邺城,很快知道晨雨是来自西域,她是被一批西域人带来的。我让诗言还回晨雨的缘由其实很简单,诗言不是捡到的晨雨,而是从那些人手上偷到的晨雨!

    单飞那时候心中不知什么滋味,却只能感慨命数无常,但直到今日,他才算真正明白了过来。

    改变晨雨命数的并非曹棺!

    是女修操纵了一切。

    巫咸似看出单飞心中所想,微笑道:“你说的一点不错,女王知道你和晨雨不会听从她的命令行事,这才决定做个改变。其实无论诗言是否要还回晨雨,结局都是一样,晨雨一定要得到传承,但晨雨却绝不能再在诗言的手上养大。”

    “于是……”孙策颤声道:“女王选择了孙家?”他终究是一代雄主,对于这些心计更易了然。

    巫咸淡然一笑道:“不错,孙家是晨雨很理想的落脚之地,因为孙家尚武,孙家亦会在中原逐鹿中大展拳脚。晨雨变成铁血权术下的孙尚香,本是极佳的走向。”

    看着单飞青冷的一张脸,巫咸缓缓又道:“你单飞虽有极为睿智的头脑,奈何却没有权利争夺的***,这很可惜,因为女王知道一个人要最快的成长,权利的磨砺本是必不可少。但女王还是有办法的……”

    盯着单飞,巫咸又道:“女王本是这天底下最有办法的女人。”无视单飞一张脸痛苦的扭曲,巫咸一字一顿道:“你虽不是权术之人,但你骨子里面却是至情之人,女王就是看穿你的性格,这才决定利用这点激发出你最大的潜能。”

    轻叹一口气,巫咸冷漠道:“你没有辜负女王的期待,你能这么快进入龙宫天塔,实在已将潜能发挥到了极限,可惜的是,你潜能的极限,也是你宿命的终结点!”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