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97节 心毒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97节 心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盘坐当场,嘴角有血丝溢出,他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努力才抑制住自己要放声怒吼、冲起一战的念头。

    气息凝结、血却沸腾!

    眼中有血丝显现,单飞不用巫咸再多说什么,已然明了了一切很多人都是试过才知道结局,但女修却是不同,她称霸天下两千年之久,早了然了世间的走向。女修认定生性率真的晨雨、崇尚自由的单飞不会听从她的命令,女修并不废话,直接采用改变晨雨命运的方式,逼他单飞一步步来达成女修的愿望。

    鬼丰那面看起来亦是形势不妙,但他发现单飞的异样后,还能哑声道:“单飞,你难道准备放弃了?你难道忘记了晨雨的期待?巫咸在蛊惑你,人的潜力从没有极限,人之宿命亦不过是懦者的托辞。”

    一言落,单飞身躯一振,他背后逐渐黯淡的流年再有七彩流动。

    鬼丰见状,随即又道:“夜星沉,巫咸绝对还没有胜券在握!我知道夺舍的问题所在,巫咸利用曹棺躯体混进来的方法是巧妙,但曹棺并非夺舍的最佳人选。”

    巫咸眼中的碧绿光芒大盛,却只是嘿然冷笑。

    “曹棺的身躯本弱,再加上遭遇重创,要说面对武功高手本是力有不能。”鬼丰说话间表情很是痛苦,但双眸中却是明光不失。

    巫咸淡淡道:“不错,曹棺本不是高手,要让他击败高手实在强人所难,但他却伤得了你鬼丰这种人物!”

    众人凛然。在场之人均不是容易被恫吓之辈,鬼丰所言的道理,他们不是没有想过,可巫咸说的亦是没错巫咸实在有神通妙法,他不但让曹棺如借尸还魂般精神,还连创单飞、鬼丰两大高手,只凭这般神通,又哪个敢对巫咸轻看?

    “我不是伤在你的手下,我是中了你的毒!”

    鬼丰俊美的一张脸亦是痛楚扭曲,“巫咸,我对你本不佩服,但眼下却不能不说你下毒的手段实在高明。因为我始终想不明白,我是如何中了你的毒呢?”

    巫咸笑笑道:“让你奸诈如鬼的鬼丰上当真不是容易的事情。不过我倒不妨给你解释一下,让你死也死个明白。”

    鬼丰眼中有光芒闪烁,“哦?”

    “你鬼丰绝非笨人。”巫咸缓慢道:“当时情形虽是急迫,但你鬼丰冲来营救单飞时,想必已警惕了我的诸多手段。你鬼丰不是三岁的孩子,那时若不屏气凝神,也就不是鬼丰了。哪怕毒素稍有沾体,亦是难躲过你鬼丰的鉴别。”

    众人暗自点头,心道正应如此,可鬼丰为何还是中了巫咸的暗算?

    巫咸淡淡道:“荆楚神巫被传的神乎其神,但却少有人知道,我巫咸才是巫、毒一体的滥觞。”

    盯着鬼丰,巫咸缓缓道:“常用下毒的手法多样,食物、水源本是最为常见的手段,但那些手段毒倒凡夫俗子尚可,要对付你鬼丰和单飞这般的大高手还是太过草率。你们精神合一,对体内的变化极为敏感,毒素一入身体,早被你们排了出去。”

    夜星沉暗自皱眉,他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因此始终对单飞、鬼丰如何中毒很是困惑。

    “但更高明的下毒手法却可将毒素布在空中。”巫咸又道。

    夜星沉摇头道:“空中的异样,也绝对逃不过真正高手的觉察。”他是真正的高手,对周遭的变化可说是极为敏锐,空中若有毒素,他没道理查不出来。

    当初冥数内乱,秦奋等人在空中下毒的方法虽是巧妙,却被夜星沉悄然察觉,夜星沉以胎息封住了九窍,九窍闭塞,外邪不侵,因此秦奋的毒药虽是厉害,还是对夜星沉无可奈何。要不是遇到个万年无一的魏伯阳,他夜星沉也不会失算,但吃一堑、长一智,夜星沉因此更增警惕,亦对周遭的变化保持着极为敏锐的判断。

    巫咸笑道:“夜星沉,你说的不错,但我不妨教你们一个乖,无论在食物、水源、空中下毒其实都是下等的手段。真正用毒高手下的已不是下毒,而是要给对方种上心毒。”

    “心毒?”夜星沉瞳孔微缩。

    鬼丰亦是双眉锁紧。

    “不错。是心毒!”

    巫咸掌控大局道:“你们真以为我设计骗身毒的魔王前来,只是为了铲除兜的后人?这实则是大错特错。当年的四凶或许还有点门道,但四凶除了共工之后一直留存在白狼秘地,其余的后人实在没有了做恶人的勇气,要做恶人也是需要勇气的!这世上有人好人做不成、偏偏做恶人也是做的一塌糊涂。我花费心思将一塌糊涂的魔王引至西域,不过要借他之手取信你们罢了。”

    “取信我们?”夜星沉冷笑道:“我们从未真正的信任过你!”

    “不错。”

    巫咸点头道:“鬼丰和你都不是好骗之人,我虽煞有其事的编出伯益后人一说,甚至拿出息壤要取得你们的信任,但我看得出来,你们对我的疑虑尚有。这不止因为你们的小心,还因为你们和魔王本也不是一路之人。”

    微微一笑,巫咸又道:“但这已经无关大局,我只要和你们在一起,就足够我开展我的计划。鬼丰,你借我给予的息壤劈开鬼门是了不起的本事,但你终究还是难明远古之事,不知道我借你息壤的用意。你觉得我会那么好心的帮你?”

    鬼丰眼角微跳,“息壤有问题?”

    巫咸笑道:“息壤没有问题,可你们真的明白息壤的用途?”

    鬼丰闷哼道:“看来还要阁下教教我等。”

    巫咸始终是不急不缓的样子,“息壤本是黄帝传下的极为神奇之物,传说中息壤可以助土增长,故鲧才会用息壤治水,但***并非完全这样,息壤是一种极为神奇的助生长之物,有息壤的相助,任何事物都能超越平日百倍的速度来增长。”

    单飞虽是痛苦不堪,但还在留意局面的变化。一听巫咸这般说,他暗想息壤这种东西倒和生物酶有点相似。

    “我给你鬼丰息壤以抗女王……看似在助你,实则已在给你们下了心毒。”巫咸解释道:“你们进入鬼门才能接近龙宫天塔,我必须要等你们找到龙宫天塔才能终结你们。我那时若是下毒,会提前引发你们的戒备,亦不能达成目的。因此我一直使用山海经,一方面是因为山海经的确极具威力,另外一方面却是要让你们觉得我的本事不过如此。我以这些手段削弱你们的判断,这本是心毒最重要的环节,下心毒之人是绝不能让敌人的内心有所警惕的。”

    鬼丰、夜星沉都是闷哼一声。

    “但我给与息壤之前,早在息壤中加了根须。”巫咸见众人不解,耐心解释道:“根须不是毒,而是从自然万物中提取的一种有生命的东西。这种有生命的东西本是要有土、有水和空气才能生长茂盛,可息壤却可让根须无须这些约束而尽情生长!”

    根须是植物细胞?息壤是帮助这些细胞加速***的化学物质?黄帝等人对微观世界很有研究,做出这种化学物质并不稀奇。

    巫咸说的含糊,单飞却是立即想到这点。他内心本是绞痛,实则是以往的他还是心存侥幸他一直认为晨雨的消失是曹棺不经意引发的变化,这虽让人失望,却不至于让人绝望。可巫咸所言却让他近乎绝望,一切不是偶然,一直都是在女修铁血的操纵下!

    女修这般做,根本就是要将晨雨斩尽杀绝!

    单飞心痛于此,这才感觉自身更是凝结。但鬼丰一句话重燃他的斗志,让他终于从巫咸不断的打击中清醒过来。

    巫咸不会好意的告诉他这些,巫咸的用意是要将他单飞打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他想通这点,终于能抑制住冲动,巫咸要激发他的冲动,他更要保持冷静。他虽还不能阻止气息的凝结,却已在积极的思考应对的方法。

    能力绝不是被揍个半死才会被激发出来,那都是骗傻子的说法,能力的真正激发靠的绝对是一个人的毅力和悟性。

    他单飞能在绝境体悟到“缘起性空”之道、明白黄帝之道,更需要悟性。既然如此,眼下的他更需要积极的思考因果,这才能想办法利用流年化解因缘,如果根须如酶激发般缘起,那会向哪方面变化?

    变成苍天大树?

    他单飞的气息凝结,是因为根须在他体内不停的生长?那他如何***?

    单飞竭力思索时,就听鬼丰道:“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巫咸反倒一怔,瞳孔微缩。

    鬼丰很是艰难道:“你将根须夹杂在息壤中,在我利用息壤破鬼门的时候,已将根须遍布虚空。根须不是毒,反倒是自然中最本质的东西,我们对这些东西只有亲近,却不会去防备。”

    巫咸颔首道:“鬼丰,你实在也是少有的聪明之人。”

    “根须遇土方存,但这只是一般的自然现象。”鬼丰又道:“你鬼丰已能让根须借人而存。”

    “说的好。”巫咸抚掌赞道:“说下去!”

    “在开鬼门时,你已将根须遍布我等周身。”鬼丰又道:“这不是毒,就让人不会防备。你适才也不是下毒,而不过是故伎重演。你借吴信之手将息壤放在曹棺的身上,等一入龙宫天塔,你立即引诱单飞开启息壤。根须本在我等体内潜伏多时,一经息壤的再次激发,这才千百倍的爆发出来,瞬间凝了我和单飞的气息,才让我等看起来如中毒一样!”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