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98节 虚实难辨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98节 虚实难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大明王听得目瞪口呆,他久处西方至尊之位,对勾心斗角与下毒等事自诩也是极为了解,可他真想不到巫咸、女修的算计如此的深远,更不知道天底下竟有这般巧妙的下毒方式。

    利用息壤助长根须爆发生长,然后囚困人体的气息生长?这究竟是什么道理?大明王想不明白,却暗中再离巫咸远些,他只怕自己也如单飞一样。

    单飞反倒益发的清醒——巫咸的方式听起来匪夷所思,但其实和寄生体寻找宿主很是类似,自然界中寻找宿主的生灵其实极多,巫咸用的却是最自然的一种。若是寄生体与身体违合,他和鬼丰都是极其敏锐之人,又始终行进在刀锋之上,对于入侵身体的寄生体自然会加以防备,偏偏是这种自然之物,才能让他和鬼丰不知不觉的中招!

    不过他听巫咸、鬼丰这么说,心中随即有了个困惑,这道理若是行得通,在场诸人除了吕布、孙策、龙树外,可说是无一不会中招。难道是说夜星沉、大明王离的稍远,没被息壤波及,如今才能安然无恙?

    没有息壤的激发,根须自然而然的生长就对人体不会造成伤害?单飞心思微动,立即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

    巫咸听鬼丰解释的这般透彻,微笑道:“鬼丰,你能这快的理解倒超乎我的预期,但你还说错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鬼丰反问道。

    目露寒光,巫咸一字字道:“你们不是看起来中毒,而是真正的中毒!真正的武功高手,世间万物皆能变成他手上的利器来克敌取胜,真正的用毒高手,亦可借用天下一切可用之物阻塞人体气血的运行,中毒不一定要你们七窍流血,只要对你们造成杀伤,就已足够!”

    鬼丰赞道:“好,说的极好。巫咸,我虽不服你,但却认为你眼下说的极有道理。”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就不能放弃下学习吗?

    大明王知道鬼丰身份的奇异后,知道这人对人世间各种想法一直好奇的加以专研,可此时此刻,他只想鬼丰或单飞能突出奇谋,却不想他们再去参悟什么天机。

    就不能等安稳的时候再好好的学习吗?

    他却不知道在这世上真正的睿智之人往往是在困难中磨砺出灵感,若真等钟鸣鼎食的时候,反倒会死于安乐,不然孟子也不会举一堆例子,然后再想告诉世人这个道理——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但我却更明白了一个道理。”鬼丰又道。

    “哦?”巫咸看似不以为然道,眼中却有寒光闪动。

    “你自来此间后……”鬼丰目光明亮道:“先是先声夺人的毒倒我和单飞、再故意用言语削弱夜宗主的信心……之后你又叙说了女修改变晨雨命运的***。”

    这有什么问题?大明王不明所以。

    “然后你又耐心的和我解释根须一事……这些事情听起来都是极为吸人心神。”鬼丰缓缓道:“你说的是***,***才会吸引我等的注意。”

    巫咸微微一笑,“你如今还能细心的分辨***和谎言,实在是极为聪明之人。”

    “可你绝不是解释一番、再让人死的心安之人。”鬼丰一字一顿道:“你真正的用意不是解释,而是拖延时间!”

    巫咸放声大笑道:“拖延时间?我需要拖延时间?”

    “我本来也不能确定这点。”

    鬼丰急声道:“但我如今已经肯定你绝对是在拖延时间,你若真有能力将我等斩尽杀绝,早已下手,何必说这多废话?你为了放倒我和单飞,利用吴信放在曹棺身上的息壤想必已然用尽,你借用了曹棺的身体,我虽暂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激活他最后的潜能,可你终究无法自如的利用曹棺的身体……”

    他话语未落,有两道身影已向巫咸冲去。

    吕布和孙策!

    这二人终究亦是头脑极其活络之人,先前已隐约有鬼丰的这种感觉,但顾及到单飞的安危,他们只怕力分则弱,始终不敢上前。但听鬼丰这般判断,二人却再没有任何犹豫。

    如果真如鬼丰所言,巫咸亦有顾忌,有夜星沉断后保护单飞和鬼丰,他们可以全力和巫咸一战!

    吕布、孙策身法如电,瞬间已至巫咸身前,一挥戟、一出掌,瞬间狂风大作。

    他们异常警惕巫咸神鬼莫测的下毒手段,出手前亦考虑到鬼丰判断有误、他们也会中毒倒下……

    但二人早就置生死于度外,只想着速战速决。

    三招!

    他们或许有三招的时间制住巫咸。

    长戟电闪般划向巫咸的双腿,孙策一掌却是震向巫咸的心脉。他们虽对巫咸出手,但真正要面对的终究是曹棺。这三个不同阵营的人因单飞而结缘,自入鬼门后,更有惺惺相惜之感。

    无论曹棺已然如何,他们终究不想杀了曹棺!

    不过他们虽不是用毒高手,却有极多的手段让敌手瞬间失去抵抗之力,孙策想要震晕曹棺,吕布却想让曹棺失去行动能力……

    巫咸会有反击。

    二人早就预料这点,也从未想到过能一招制住巫咸,孙策击掌时左手暗探、吕布挥戟时却已准备松戟……

    他们想要徒手缠住巫咸!

    可他们却没想到过,他们一招击中了曹棺!

    二人心中惊痛之际时,蓦地发现他们并没有伤了曹棺、更没有缠住巫咸。

    曹棺化空!

    就在二人同时击中曹棺躯体的瞬间,化作曹棺的巫咸蓦地消散在半空,下一刹那间,巫咸已然到了鬼丰的身前。

    “归藏无边、山海经天!”

    巫咸的声音响起时同时挥手,周边景色突换,有重峦叠嶂、水声浩瀚,瞬间就要困住鬼丰,亦要将前来救援的夜星沉围在山河之间。

    夜星沉心寒!

    他在孙策、吕布进攻巫咸时,自然早就凝神戒备巫咸的手段,巫咸蓦地化空,夜星沉却是瞬间闭眼,他闭眼时横跨一步,就已到了鬼丰之前。

    龙树早立在单飞的身前,合掌!和尚看起来冲和慈祥,但那一刻却是怒容满面的守在单飞的面前。

    他由始至终并没有想办法开解,两千年的恩怨岂是他几句就能化解?他亦没有放下,这种时候,能放下的绝非佛,而是魔!

    眼见夜星沉守在鬼丰之前,龙树不知夜星沉如何这般判断,但为求周全,还是选择了保护单飞。

    夜星沉的判断极为正确。

    巫咸选择攻击的正是鬼丰!

    夜星沉不知巫咸为何要选择对鬼丰下手,他凭的是神识出离的感觉——空中有暗流涌动,巫咸能够化空,但空中却终究留有化空重组涌动的迹象。

    可巫咸居然占据曹棺的身躯后还能化空?这人如何这般了得,他如何还能使用山海经?

    夜星沉隐约感觉有些问题,但他实在无暇多想,瞬间选择将东海劳挡在自己和鬼丰之前。

    “砰”的声响,幻山正中东海劳之上,随即有大力就要碾压过来……

    夜星沉骇然,他本如鬼丰一般的判断,暗想曹棺本是羸弱不堪,巫咸无论如何神通,也难以将垂死的曹棺变得如开山力士,可事实偏偏出人意料,巫咸化作曹棺的一击竟比开山力士还要强悍。

    瞬间凝了周身的气力,夜星沉不想将力量分摊到鬼丰身上。他因厌恶刘启所为,虽用权术之法,却是自认公平。当初大伙是合力抵抗女修、巫咸的攻击,他不介意让众人分摊攻击,但如今他是要救助鬼丰,自然不想让鬼丰遭遇伤害。

    双力一冲,夜星沉本以为就要相持不下,不想在他力道全涌之际,前方力量瞬变,那磅礴的力道竟由阻力变成引力,转瞬要将东海劳吸离夜星沉之手。

    夜星沉更凛。

    这本是极为高明的借力使力的法门,他却不想巫咸亦是深明武道。若是旁人,这一招之间就会被巫咸夺去了东海劳,可夜星沉何等人物,在那刹那间,他吸气临空,瞬间分力。

    东海劳中倏然有八道光芒射出,取的正是夜星沉周边的方位。他这招临虚化空虽不如六甲秘祝,却已是人体极限,更借助东海劳之力,夜星沉瞬间转守为攻,实在亦是出乎意料的手段。

    “好手段!”

    巫咸居然还能好整以暇的喝了声彩,他呼喝声中,那八道光芒倏然转向,竟突破了东海劳的防御,就要射到鬼丰的身上。

    鬼丰未动,眼皮却跳。

    夜星沉心头狂跳,他从未想到巫咸的手段这般高明,居然能突破东海劳的防御,但他还能在生死间手腕翻转,以一面镜子般的东西挡在胸口,同时闪到鬼丰的身前。

    六壬盘。

    夜星沉手上亦有一面六壬盘。

    那白光射中六壬盘后并没有想象中的惊天动地,而是无声无息的溶解。

    鬼丰动容,一方面因为夜星沉关键时的舍身相助,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巫咸难测的手段,他嗄声道:“巫咸用的是幻术,无有力量能穿破东海劳的防御!”

    夜星沉心中微沉,却知巫咸这般奇诡的幻术之下,必定有其隐藏的用意,他连接数招,虽是层次分明,却已有些应接不暇之感,就在这时,东海劳上蓦地传来急旋之力,就要将他带得团团而转!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