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901节 近在咫尺的重逢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01节 近在咫尺的重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正如单飞所料,巫咸随即道:“我等均知龙宫天塔本和异度空间关系密切,亦知龙宫天塔就应在鬼门之内,偏偏我们始终难定龙宫天塔的方位。”

    孙策真的不解道:“龙宫天塔不是一直在那深坑之上?”他记得曾在深坑之上看过单飞,又经单飞带入龙宫天塔,虽不清楚眼下的情况,但他始终认为自己也和单飞般处在那深坑之上。

    巫咸摇头道:“不然,这只是世俗的眼界。”

    孙策知道巫咸对他的认知很是不屑,但他这时但求拖延时间化解矛盾,倒不介意道:“还请阁下详解。”

    巫咸再次摇头道:“我很难向你等详尽解释。”

    众人微怔。

    巫咸随即又道:“这时候我倒不用再向你们隐瞒什么,实际上,这世上明白这种情况的人实在少之又少……我哪怕用再多的言语,不明白的人还是不明白。”

    龙树突然道:“施主所言的莫非是释迦曾言的‘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吗?”

    单飞心中微震,立即道:“三千世界?”

    他曾和龙树讨论过释迦的世界观,知道释迦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很是另类。释迦说的煞有其事,像是见过他自身所言的各个世界。释迦无法对这些世界详尽解释,因此一言以蔽之的形容为“三千世界”。而“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无非是三千世界的另外一种认知说法,就是说世间的一花、一叶中也包含着如宇宙般的世界。

    这种说法听起来很是荒诞,现代人对其不以为然,因为从那时候的科学角度来看,这世界的确可以进行无穷***,物体由分子构成,分子之下又有原子,一直分解到夸克和胶子诸般粒子……但这些粒子很难称得上是个世界。

    但异度空间如果真正的出现,就会完全颠覆了世人的认知!

    一个异度空间不就像是一个世界?他单飞能初步开启异度空间,可单鹏已经可以利用异度空间构建楼兰神庙,黄帝、玄女等人不更是采用异度空间构造出龙宫天塔这般神奇之地?

    释迦所言的世界,应该不是真正的地理认知,而是对这种异度世界的解释?

    单飞虽知眼下情形紧迫,还是不由苦苦思索。

    巫咸若有所思的看了龙树一眼,半晌终道:“你能这般理解倒也和***有些相近。释迦曾从龙宫天塔获得学识,这才能异乎常人的对这个世界进行颠覆的认知,在俗人看来,释迦是异想天开之语,但他说的的确更近这个世界的真意。”

    幽幽一叹,巫咸亦有喟然道:“如今的世俗之人只以为这个世界以日月星辰轮转定数,但你单飞自然不是这么认为,这世上本有太多的异度空间。”

    单飞微有点头。

    “龙宫天塔看似存在那深坑之上,实则却非如此,不然何以这些年来,除了单鹏外,根本无人能自如的出入龙宫天塔?”

    巫咸一挥手,众人凛然他的用意时,就听他道:“你等看我这般挥手,定然看不到有什么在我翻掌之间?”

    众人微有茫然,夜星沉冷笑道:“也不一定的,说不定有点心毒藏在其中。”

    单飞有分苦笑,知道夜星沉是在提醒他警惕。不过他好不容易束缚住根须,方才用力的功夫,根须又是尽数的爆发出来,如今的他身形凝重如负泰山般。知道以女修和巫咸的精明,很难再给他第二次静心的时间,单飞悄然向鬼丰看了眼,心中略有奇怪。

    由始至终,鬼丰居然少有言语。单飞知道鬼丰绝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倒好奇鬼丰如今在想着什么。

    巫咸微微一笑,对夜星沉的讽刺不以为意,继续道:“事实却是,在我翻掌之间,其中可能有无尽个世界暗藏。”

    众人虽是见过诸多奇异,仍是难信巫咸所言,哪怕龙树那般人物亦是苦苦思索,暗想巫咸所言倒和释迦仿佛,但一样的让人难以理解。

    巫咸见状,倒也不过多解释,继续道:“龙宫天塔看似在深坑之上,实则又像在翻掌之间暗藏,加上玄女对黄帝后人多加***,是以我等始终无法进入。”轻叹一口气,巫咸又道:“这些年来,我一直帮女王追寻龙宫天塔所在,却是始终不得其法。如今你们应该知道我的真实用意——让单飞进入龙宫天塔,然后我尾随而至。有许愿神灯的定位,再加上女王苦思两千年的时光,进入龙宫天塔终不再是奢望。”

    众人虽多是不解巫咸所言的空间概念,却对巫咸的手段很是了然。知道巫咸说的简单,但其中不知有多少机心暗藏。

    孙策强笑道:“恭喜阁下和女王终于得偿所愿。听起来,单飞还是有点儿功劳的?”

    巫咸淡然道:∶鞯恼嬉獍 br />
    巫咸淡淡道:“阁下既然有这般心怀,哪怕有点三苗的血脉,却不在女王所杀的名单之列。”

    大明王如闻大赦,差点跪了下来。

    巫咸看着夜星沉又道:“夜宗主是个意外,我说过了,对于意外,我并不介意,阁下似乎没有必要和我们拼个你死我活?”

    夜星沉冷哼不语。

    巫咸随即望向龙树道:“至于高僧身为身毒僧人,本有济世心怀,高僧若不和女王为难,女王自然不会为难你的。”

    龙树很是意外,却还是双掌合十道:“善哉,善哉。”他见方才拼得你死我活,本以为不得善了,倒不想巫咸、女修掌控大局后反倒温和起来。但他终究牵挂单飞的安危,不由道:“那单施主呢?”

    巫咸没有立即回答,望向孙策道:“阁下虽用了异形香,但终究是无心为之,和蚩尤想法大相径庭。更何况,女王选的孙尚香本是阁下之妹,不看僧面看佛面、不念鱼情念水情,只凭这层关系,女王都不想对阁下如何。”

    孙策感觉到掌心尽是汗水,也问道:“那单飞呢?”他听巫咸这么说,暗想巫咸这般瓦解人心的方法实在犀利,已方本是穷途末路,巫咸蓦地这般宽大,虽出乎太多人的意料,可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既有生机,谁又想拼命出手?

    巫咸终望单飞道:“单飞也有机会。”

    单飞眉心微跳,却是沉默。

    “单飞,无论如何,你总是单家人。”巫咸沉声道:“但你的所为,已经偏离了对女王效忠的范畴。你不久前执意跟随鬼丰、夜星沉,已在忤逆女王之意,可女王还想给你最后一个机会。”

    “最后一个机会?”单飞喃喃道,只感觉到其中杀意无限。

    “但这也是最好的一个机会。”巫咸轻声又道:“你一直想和晨雨相见?”

    单飞瞬间脸色苍白。

    巫咸凝声又道:“女王决定让你和晨雨相见,你们甚至可以一世相守。”

    单飞身躯颤抖。

    他算准了巫咸给他机会也是给他个深坑,深坑中藏着什么,只有巫咸才知道。但听到巫咸这般说,他还是难忍心情激荡,霍然向女修望去,单飞嗓子都哑道:“真的?”

    女修眸中终有复杂之意,半晌才是轻点螓首道:“不错。”

    单飞心头剧烈一跳,那一刻只感觉周身血液都空。他知道女修这般人物虽是霸道,但终究亦有自身的底线,她既然这般当众承诺,那她就会比任何人都要遵守自己的诺言。

    “你们的条件是?”单飞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空洞。

    女修的眸光却如星辰般坚毅执着,声音有如天籁般传来,“只要你杀了鬼丰,协助我们掌控龙宫天塔,过往的一切,我绝不追究。”

    众人闻言不由向鬼丰望去,心寒中亦奇怪——为何女修看起来可以赦免此间的所有人,唯独要杀了鬼丰?

    鬼丰像死人一样,哪怕听到女修的绝杀令,也如死人般站立在那里并没有声息。

    单飞喃喃道:“杀了鬼丰?协助你们掌控龙塔?”

    言语虚弱。

    流年黯淡。

    “不错,”女修凝望着单飞,柔声道:“单飞,这不是太难的事情。你这两年来颠沛流离、出生入死,不就是等着和晨雨相见的一天?只要你应允这两件事情,我立即让你和晨雨相见!”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