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902节 单飞的答案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02节 单飞的答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底下还有这么好的事情?其中莫非有诈?!大明王本以为这次必死无疑,不想还能绝境逢生,不由暗替单飞喜欢。

    他不是博爱的人,亦不是和单飞惺惺相惜,可他却看出问题的矛盾是在鬼丰、单飞和女修之间,单飞若是有事,巫咸未见得能信守不杀他大明王的承诺。

    要谈条件多是因为有好处,没好处的事情,巫咸谈个屁?巫咸从他大明王身上得不到任何好处,在掌握绝对的优势后还能采用怀柔的策略,肯定是因为单飞。

    看来真的只有单飞才能***龙宫天塔之秘?龙宫天塔对女修等人异常重要!

    一定是这样,大明王不是傻的,早认定女修、巫咸等人这般做的最终目的。

    幸好这不是难以回答的问题,而且还有好处可赚。单飞好像还在找个叫晨雨的女子,这个女子似乎被女修所囚,单飞只要答应,立即能和相爱的人相见。

    如果他大明王可以为单飞代言的话,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点头,他早就看鬼丰不顺眼了。偏偏在场诸人,各个都是静寂若死。

    单飞脸上的期待一点点的消散,女修玉容上的寒意却是一丝丝的凝结。

    许久,单飞才道:“看来龙宫天塔对女王真的很重要。”

    女修不语。

    单飞又道:“当年黄帝和蚩尤鏖战,不是二人主动休战,而更像是龙宫天塔隔断二人的恩怨。只有掌控龙宫天塔,才能彻底的毁灭白狼秘地,女王这两千年来始终要灭了白狼秘地,为了这个目的,女王看起来真的……真的……”

    他说了两个“真的”,却没说下去,突然道:“我知道女王要掌控龙宫天塔的用意,可我却不明白女王为何一定要我杀了鬼丰?”略有停顿,单飞又道:“如今看来,女王和巫咸要杀死鬼丰并不困难?”

    “我需要向你解释吗?”女修不带情感道。

    单飞蓦地大笑起来,他头一次笑的这般肆无忌惮,笑的涕泪横流、笑的前仰后合、笑的众人心中都颤!

    许久,单飞这才艰难的站直了身躯,“女王不需要解释。”他喃喃道:“我对女王本不熟悉,被女修之棺带到此间后,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还有和女王见面的那一天。可我终究还是和女王相遇,是女王将我带到这个世界的,又如何会对我视而不见?”

    神色讽刺,单飞道:“我在邺城见过女王自封邺城的情形,那时的女王看起来实在有着悲天悯人的情怀。我一直心中感慨,有如此伟大心怀的女子,实在是世上罕见。”

    顿了片刻,单飞又道:“但这只怕是女王刻意想让我看到的情形?女王那时已决定斩断我和晨雨的一切,但女王还需要借助晨雨让我看到女王‘高尚’的一面?”

    女修冷然。

    单飞却不放弃道:“当初我和晨雨谈及女修传人宿命的时候,只以为命运反复、无间难测,我却始终不曾想过,女修传人的宿命意思很简单——那就是女修的传人,就应是女王的傀儡,一定要按照女王的意思去做女王想做的一切!”

    抬头向眼前的冰山望去,无惧那冰山散发出刺骨寒意,单飞双眸都红道:“我虽感觉所知不差,还是一直被自己的双眼所欺骗,无论世事如何丑陋,人总是期望美好现实的……可如今的我已然明白,如天上仙子般的女王其实和这世上的权术者没有什么两样,为了达成目的,真的可以……真的可以不择手段!”

    一言落,龙宫天塔尽是冰寒。

    单飞却是没有僵凝,他终于不再含糊,对视女修双眸冰刀般的寒光,单飞清晰道:“为了达成目的,女王可以用权术之法轻易瓦解对手的阵营;为了达成目的,女王可以冷血的将一切叛逆斩尽杀绝;为了达成目的,女王可以毫不犹豫改变晨雨的人生;为了达成目的,女王就如一切权术者般肆无忌惮的用手段操纵旁人的人生,因此贵霜的阿九才有了那么一个奇怪的梦、韦苏提婆才会按照女王的吩咐引我入宫……”

    “够了!”巫咸突然道:“单飞,我们只需要……”

    “让他说下去。”女修冷冷道。

    单飞喃喃道:“你们只需要一个***?这很正常,你们只需要一个***!”哂然的笑,单飞眼中却有泪光道:“我却绝不能只满足一个***!”

    盯着女修,单飞神色痛楚道:“我一直奇怪女王为何会让阿九拥有那么个奇怪的记忆,我一直奇怪女王为何要将我和阿九囚禁在异度空间中,哪怕看着阿九奄奄一息,也是不肯放我们出来?在贵霜王庙、那个像玄女的女子,其实就是女王的,是不是?”

    得不到女修的回答,单飞却是坚持道:“直到今日我才明白,女王决定斩断我和晨雨的一切时,就已安排了这个计划——赋予同样是你传人的阿九一个虚幻却极为真实的记忆,让她认定和我的姻缘,让我认为她就是我一直要找的晨雨,以阿九代替晨雨,然后你再控制阿九,让她劝说我为女王卖命。女王故意在贵霜王庙装作是玄女,所言极具悔意。一个悔恨往事的玄女,劝阿九、单飞转投女王对付白狼秘地,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阿九不是一直很听玄女的话?如果单飞也相信了此事,听从玄女的吩咐,为女王取得龙宫天塔的掌控那不应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那时候女王得偿所愿,单飞也终于和晨雨相见,看起来不是皆大欢喜?”

    目光少有的锐利,单飞尖刻道:“女王真是个天底下最有办法的女人!武力、胁迫、***、憧憬和感情……这世上一切的一切,在女王的眼中,不过都是权术手上的玩物罢了。”

    女修冷漠的看着单飞道:“单飞,我眼下可以容忍你的放肆,但不意味着我会一直忍下去!”

    言语落,四周冰寒。

    大明王倏然发现自己吐气悄然凝霜,骇然想到当初众人对战女修时,女修就曾用此术抽取四周的热量要将众人冻僵。

    眼下四周这般寒冷,并非只因为女修的言语冰寒,而是女修已悄然出手!

    当初众人还可以逃入鬼门、遁入龙宫天塔躲避的女修追杀,可如今……他们又能逃到哪里?

    他们虽知女修已经出手,偏偏没有丝毫办法。

    单飞周身冷,胸口却是血热,“女王,我不喜欢动手。玄女说的不错,天涯流年逝水***,逝水方出人早伤,逝水用出后或许看似解决了问题,却永远不能弥补划出的伤痕。我一直期待你的改变,但这不意味着我会一直期待下去!”

    一言落地,众人惊诧,哪怕巫咸神色间都有些异样,讽刺道:“单飞,你不觉得有点不自量力?”

    这两千年来,本来从未有人敢这般对女王不敬!

    单飞竟像要对女修挑战?

    女修也似怔住,随即眸光如同冰山寒芒般刺来,“单飞,你真决定要意气用事?你难道……不知道拒绝的后果?”

    单飞心中抽痛,“我知道!”

    “因此你要舍弃晨雨?”女修言语悠然,却字字如钉子般钉在单飞的胸口。

    “我不会放弃晨雨。”

    单飞嗓子都哑道:“当初晨雨在生死关头选择和我同生共死,我从那时起,就再也没有想过和她分开。”

    女修玉容微有冰融,语气中少有的轻柔道:“我没有让你做天大的难事,杀了鬼丰……协助我掌控龙宫天塔……之后的事情……”

    “我为什么要杀了鬼丰?”单飞质问道。

    女修反倒一怔。

    单飞随即道:“我只要协助女王掌控龙宫天塔,之后的事情,我就可以当作和我无关?”

    女修想说的正是这点,可望见单飞几欲喷火的眼眸,她终究默然。

    “我为何要杀鬼丰?因为我要借此向女王效忠不能反悔?”

    单飞怆然反问道:“还是因为我要和晨雨相见?这些理由已经足够?不够的!”单飞毅然摇头。

    鬼丰的一张脸本如死人般,那一刻终有了一丝动容。

    “我就算真依女王所言见到了晨雨,那时候我应该说些什么?”单飞声音更是响亮,“我无话可说,我甚至无法再面对晨雨!晨雨不喜欢那些变异的老鼠,可她却能和那些异形的老鼠相安无事,她只认为它们可怜,她不想伤害到任何人,甚至不想伤害到别的生灵。可她若知道我为了见她先是染了别人的鲜血,再是帮女王用龙宫天塔屠戮白狼秘地的众多异形人,她只怕希望不要和我重逢!因为晨雨还是以往的晨雨,但单飞已然不是她爱的单飞!”

    单飞目光明亮,流年亦是明亮,明亮中带着千古的沧桑。明亮的流年拥抱着单飞,给他绝境的冰寒中最后一丝温暖。

    “这世上极为可悲的事情是——很多人能够说出太多情不得已的缘由,然后就认为伤害别人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没有谁可以想当然的伤害别人、攫取别人的性命、操纵别人的人生。人世苦短,我们本做不了太多,但是、我们终究还是可以掌控自己的人生!”

    弹指繁华,尽随逝水;沧桑流年,千古永恒。

    坚持理想的死,还是自欺欺人的生?

    单飞脑海中闪过晨雨的明眸浅笑,抽痛的心中却带着前所未有的坚定——他从没有舍弃晨雨,如果一定要舍弃一人的话,他舍弃的只有是自己!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