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903节 爱人的选择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03节 爱人的选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就是你的***?”女修握着许愿神灯的纤手白皙的可怕,看起来已如透明的冰一样。

    空中凝寒。

    众人呼吸都停,他们均知道单飞的***改变的不但是晨雨和单飞的命运,还会更改在场所有人的命数。

    单飞虽感觉如常人般的无力,但仍旧毅然面对那两千年来近乎神一样的女王,“不错,这就是我的***!”

    大明王立退。

    除了他之外,众人身躯均绷。

    女修凝望单飞良久,终于道:“很好!”

    众人真不明白她说的“很好”的意思,可均明白如今生死已到一线。女修突然望向了夜星沉,“刘武,巫咸说的没错,你是个意外,可以不用参与此间的事情。在你的心中,无论龙宫天塔、还是白狼秘地应和你都没什么关系的?”

    孙策暗自凛然,他很有谋略,知道如今最后的抵抗之力只剩下夜星沉,女修要是瓦解了夜星沉的斗志,众人可说是一败涂地。

    “不错。”夜星沉淡淡道:“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伟大的人物,什么龙宫天塔和白狼秘地的毁灭或存在和我无关。”女修玉容微暖间,夜星沉又道:“可事到如今,难道我能说……单飞和鬼丰也和我无关吗?”

    鬼丰的眼中有丝光芒闪过。

    单飞倏然觉得这冰冷刺骨的世界上,让人温暖的已不只是流年。

    夜星沉无惧女修的冷然,持东海劳未退,反倒上前一步,将单飞亦笼在东海劳的保护中,“这些年来,其实我一直失望的紧。”

    本是空洞的双眼终有光辉闪现,夜星沉道:“这些年来,我见过太多说的好听、却蛊惑别人去送死的人物,也见多了权术者迷惑世人的方式。”

    吕布始终少言,听到夜星沉这般言语,脑海中不由闪过王允那些朝臣的一帮嘴脸,心中微有厌恶。

    董卓让他痛恨,但那些虚伪的朝臣却让他厌恶,虽然他明白蛆虫的人生就是如此,他吕布以前就是蛆虫,可他还是不由自主的厌倦。

    厌倦的事物,为何还要纠缠?

    夜星沉哂笑道:“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傻,为何以前要那么真诚的待人?因为等我不再被虚伪的言语障目,放眼望去,才发现这天底下尽是披着风雅的外衣、不如禽兽的人物,黑夜本已让人绝望,更让人绝望的就是那些闪耀的星星也将沉沦。既然如此,盛世也好、乱世也罢、哪怕是灭世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吕布闻言意兴阑珊。他和夜星沉本没有什么言语,却不想夜星沉如今所言竟让他心有戚戚然——是啊,尔虞我诈下的这个世界,让人麻木、让人厌倦,再华丽的口号都难以振奋那空洞、伤痕累累的躯壳。

    王允的那些激荡人心的言语只能增添他的厌恶。你不做,凭什么要求***做到?

    他吕布就是在那种麻木的绝望下自甘沉沦,甚至在白门楼被勒死前居然有丝解脱之感。

    “我已不知道自己活下去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或许只因为一个仇恨?!”

    夜星沉缓缓道:“我本想做个好人,做个让世人敬仰的人物,做个母慈子孝、做个兄弟情深的人物,但一切的一切,在权术算计下都已烟消云散,我失去了做个好人的机会。连我最爱的人,都被我的亲大哥害死,我的亲大哥害死了我最爱的人,还希望我永世不得翻身的恨下去?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世界极力的鼓吹让人向善,但想做个好人却是那么的艰难?”

    吕布惘然。

    “我不再想做个好人。”

    夜星沉淡然又道:“于是我很快发现,勾心斗角的事情、学起来并不是那么困难,最困难的反倒是——你必须要先学会欺骗自己的良心,你也根本不需要那奢侈的情感,你要适应将伤害别人的事情当作理所当然,并能毫无愧疚。单飞适才说的不错,这世上极可悲的事情是——很多人为了自身的***伤害别人后,总能找出太多情不得已的缘由。慢慢的,他们在自我欺骗下,就会认为伤害别人是人间‘正道’,他们会喊着‘高尚’的口号去伤害别人,而且还让人觉得他们极为的伟大,这让他们很是自鸣得意。他们甚至只因为一个念头,都会认为别人碍眼,然后想方设法的除去那些碍眼之人。渐渐的,世人就在各种自欺欺人的理由下***下去,一直到死的那一天。”

    笑容讽刺,夜星沉又道:“我只是泯灭了良心,不再付出情感,再无视那些惨痛的哀嚎,很快就得到于阗王之位、掌控了冥数,可我仍旧很是厌倦,因为我不知道为何遇到的尽是口是心非之人。哪怕云梦的楚威,我都很是鄙视,他逼死了自己的亲儿子,却想当然认为是别人害死了他的儿子。他武功再高能如何,在我眼中,他不过是个自欺欺人的可怜虫罢了。”

    顿了片刻,缓缓向鬼丰和单飞望去,夜星沉道:“鬼丰和单飞是两个不同的人,但他们都不是口是心非、自欺欺人的人。”

    目光终暖,夜星沉一字字道:“我不知道他们如何看我,但我却觉得单飞很傻,他真的很傻,比当年的那个刘武还要傻!他太真诚,他对世上一切的不平都不肯苟且,他不肯将世人视为‘情非得已’的伤害当作理所当然。他明明知道苟且可以活得更轻松,可他不肯麻木无知的活下去,而是选择了艰难的路数。”

    单飞目光亦暖。

    “偏偏那么傻的人却让我不再厌倦。”夜星沉凝望着冷然的女修、萧杀的巫咸,“人一生下来就是走在死路上的,不过麻木的死和清醒的死还是大有区别。我知道女王一言千金,我也明白苟且可以活下去,可惜的是,我也厌倦了苟且!既然厌倦,选择另外一条道路不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不再说下去,但他的行动已说明了一切。

    手持东海劳挡在众人最前!

    吕布心中激荡,毫不犹豫的立在夜星沉身后、单飞之旁。由始至终,他没有和夜星沉说上一句话,但夜星沉的每句话偏偏能震撼他的心间——他亦厌倦,直到楼兰一战时,面对那些手下尊敬、而非畏惧的目光时,他才不再厌倦。原来在他心底,那个意气风发、没有手刃丁原的少年,才是他的期待。

    既然厌倦,选择另外的道路不就是理所当然?!

    他不知道未来何在,但他不再茫然,因为他终于知道如何面对貂蝉的期待——朝着正确的道路走下去,哪怕荆棘遍布。

    女修眸光更冷,无视龙树无声无息的守在单飞的身旁,忽略了极为期待的看着她的大明王,最后看向了孙策。

    “孙策……”

    “女王。”孙策犹豫道:“我一直不想让你和单飞交手……”

    女修眸光冰冷,她阅人无数,自然听得出孙策的言下之意,她已知道孙策要说什么。

    “你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女王,但在我眼中,你也是我的亲妹子孙尚香。”孙策轻叹道:“孙策一生纵横杀戮,难言对错,直到近来才明白亲情的可贵。可惜的是,我仍然和亲人聚少离多,尚香在云梦泽和我告别的时候,曾对我说过,无论世事如何变迁,她和我一直都是亲人、至亲的人。她亦早当单飞是她的亲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单飞目光晶莹。

    别人看不到孙策的神情,却听得出他言语的唏嘘,“离开云梦泽时,她对我说,她恐怕陷入了宿命的轮转,却还是希望去做些对单飞有帮助的事情。”

    转向单飞的方向,孙策道:“她说不想再成为你的拖累。”

    “我从来……”单飞声有凝滞。

    “你从来不觉得这是拖累,但你应该知道她是个好强的人……”孙策感喟道:“她也是坚强的女子,从不肯当着人前流泪,但她离别前却流泪对我说……至亲的人,本不应该互相伤害。可如果有一天,真的情非得已,她真的要和你单飞对决的时候,她请我……请我……”

    他说话间缓缓转向女修,声音微有暗哑道:“她请我站在单飞的那一边。”

    单飞鼻梁酸涩,他一直难解孙尚香的真正情意,直到此刻才领悟那若有情、若有意的眼波中蕴藏着怎样的似海关爱。

    孙策脚步横移,已立在单飞身旁不远,“我虽不想这种事情发生,但我希望能完成尚香的心愿。”他亦不用多言,因为他的选择已经证明了一切。

    龙树双掌合十,神色间唏嘘不已。

    女修冷酷的玉容上却满是萧杀之意,“很好,很好。你们既然想死在一起,我就成全你们!”

    话语落,女修出手!

    等等,你们怎么都不问问我的选择?大明王暗自叫苦,却已凝力准备挨打,他知道所有人的希望都在夜星沉手中的东海劳上,亦知道众人要合力承担起女修的一击。

    不止女修的一击,而是女修和巫咸的合击!

    女修手一挥,手中的许愿神灯有光华射出,蓦地和巫咸的另一盏神灯连成一线,随即那一线合出、正中东海劳之上。

    夜星沉只觉得有如泰山压顶的巨力袭来,他才要抵抗,那力道瞬间变压为引,夜星沉***,手中的东海劳却已飞到了半空中。

    众***惊失色,他们虽知双灯合并必定威力无穷,却做梦也没想到过,只用一招,东海劳就被女修和巫咸联手夺去!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