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197章 难道要旁听一辈子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197章 难道要旁听一辈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闻香识女人,喝茶品男人,这是张曼口中的名言。
    她说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如绿茶,刚刚摘下叶子就倒入热锅里翻炒,喜欢喝这种茶的看上去清新淡雅,其实骨子里都有股倔强。三十几岁的青年如乌龙茶,属于半发酵产品,除去了绿茶的青涩多了股回味绵长,五十岁以下的男人如红茶,是全发酵产品,马上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心中还有些不灭的幻想,汤红汁弄,是另一翻韵味。
    至于五十岁以上的男人,她没兴趣去品,过了知天命生活已经不能起太***澜,也不是她欣赏的类型,哪怕偶尔蹦出一位绿茶里的尖茶,太平猴魁,也只会让她眼前一亮而已,除此之外别无***。
    当然,这位深通六大茶类,品遍十种名茶的女人之所以被人津津乐道,甚至在惠北市小有名气并不是因为对茶艺的精通、对茶水的研究。喝茶品男人,突出的是个品字,茶需要在喝到肚子里品,男人需要在床上展现风度。
    如果单纯的认为一战到天亮在张曼心中就会留下痕迹,那就大错特错,她是个女人,并不是位人尽可夫的***,这是她对自己的定位,虽说这些年爬上她床头的人不少,上至大集团掌门人下至小公司代表,可没有一人在过后说过她半点坏话,甚至在过后谈起来都是对她的亵渎,让人讳莫如深。哪怕是阅尽女人妩媚的情场老手与她风流一夜过后,也会念念不忘朝思暮想,这是能力、也是魔力。
    即使三年前那位与她快活过的、现在已经腰缠万贯的大老板,也是垂眉在茫茫红尘中寻找张曼的影子,不惜花重金请一位明星快活、在小巷里找最廉价的小姐,用钱砸晕最高贵的主妇、体会优雅的社交名媛,可在看尽这些之后,还是仰望天空感慨道:食其髓、知其味,生平最恨不能夜夜与之欢好。
    也有人问过他:为什么不再去找张曼?
    他会苦笑着摇摇头:他不找我品茶,我何德何能去找她?
    越是被人压在身下,在人心中的形象越是神圣不可侵犯,这是什么样的女人?
    刘飞阳强行把目光挪开,迈步往桌子旁走,按照顺序推算,赵***应该在十五六位左右,他深知这里不是在电视上表演,靠着一股蛮干劲就能闯出名堂,现实中有条条框框,并且很复杂,随便僭越是容易挨揍的,他没有傻到去坐那白胡子老头旁边空座,也没有站到柳青青旁边停下,那样就成了马前泼水的小男人。
    另辟蹊径的越过会议桌,身形越发挺直,不卑不亢的向那关公走去,财神,生意人都得拜。
    张曼闭着眼睛还在虔诚的祈祷,在心中默念也没人能知道她说什么,听见身后有脚步声走来,也没睁开眼睛。
    刘飞阳从旁边的案板上请下香,拿出三支在蜡烛上点燃,只是匆匆一瞥,就感觉到异样,这是他之前从未感觉过的气息,犹如村里玉米栅栏里冲出来的土耗子,看到一只迈着轻盈步子跳舞的波斯猫,很惊奇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奇怪的猫咪。
    张曼的身上充满了城市女性的知性,又有都市女性应有的优雅。
    可能那些男人心中最想表达的是: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柳青青靠在椅子上,盯着那背影,心想这犊子逆境商还可以,故意没人搭理他,他却能急中生智的找到另一种办法,人再大肯定大不过关二爷,先拜关二爷没有任何瑕疵,如此一来,这些人开头的第一***就被轻而易举的化解。
    正对面的白胡子老头叫马汉,与包青天手下的那个马汉同音同字。
    看他座位就知道,当属这里的佼佼者,看年纪应当六十岁以上,身着一身***都喜欢的青纱短袖衬衫,少了些官气,倒多了些匪气。
    对于他过去的那段历史他本人从不愿意提及,四十年前干的那些勾当也都是传言,不过在改革开放之初,这家伙已经是中水县的名人,人人都在忙于生计的时代,他家的柜子里就藏着两件貂皮大衣,万元户的时代,他媳妇已经坐在炕上数钱数到手软。
    相传在十年前,钱书德还不是首富,所做的钢铁产业恰好赶上遇冷期,险些申请破产,最后是求着马汉借他一笔钱才起死回生,不过最后不知怎么,可能是因为利息纠纷,两人闹到不欢而散,其中细节也没有外人知道。
    “刘飞阳?”
    虔诚上香之后的张曼转过头疑问道,她不是赵如玉那种饥渴少女,也断然不会用看猎物的眼神看向刘飞阳。
    那里有个尤物叫张曼,这是赵如玉对他说的,如果不出意外眼前这人应该就是。
    “曼姐你好,我是刘飞阳…”
    这犊子确实不是不知应该怎么称呼,反正看她年龄比自己大,就放低姿态的叫出来,他这几天恶补了商务礼仪,生怕出洋相,所以看张曼没有伸手的姿势,也没抬手。
    “曼姐?呵呵,不错…”
    她一笑,不知何意的回道,这笑容与安然的不同,让人感觉的也不是如沐春风,而是一场从都市刮向村里的、带有香气的微风。
    她身穿藏蓝色白点的裙子,原本比较随意,可偏偏腰间扎了一条黑色布制腰带,看起来就要严谨的多、也成熟的多,好似腰带以下都是腿,这裙子刘飞阳见过,是在钱书德那个商场的某个橱窗里,要价不菲,抵得上他在酒吧的一个月工资,她头发不长,淡红色,拉直了或许会到肩膀,可在末梢都烫起来,露出白皙的脖子。
    又重重的看了眼刘飞阳,转过头说道“既然你叫我一声姐,那我就提醒你一下,这张桌你还坐不上来,所以刚才你进来之后,除了拜关公之外***的任何做法都会令你陷入尴尬,现在呢,拖是拖不过去了,最好的办法是搬个凳子,坐在桌子第二排”
    张曼声音不高冷,倒有几分姐姐般亲昵。
    刘飞阳听到这话心里暗骂柳青青那个臭娘们,从门外到门内不过二十秒时间,活生生的给自己演了一出“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谢谢…”他也转过头,恰好看向柳青青,后者倒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没什么谢的,你是走进我们这个圈子,年纪最轻的,现在虽然说只能旁听,可还有以后,加油,看好你”她说完,奔着会议桌走去,居然在排名第十位的凳子坐下去。
    刘飞阳别无选择,只能按照她说的办法做。
    从一旁搬了个凳子,想了想,放在柳青青身后坐下。
    心里没有不平衡那是假的,他没指望有个万众瞩目的开场,也做好了有点考验的准备,可你柳青青一直吊着我,最后连桌都不让上,确实有些过分了。
    “我跟你们提过,刘飞阳,三拳放倒张腾,张腾除了乱叫几声之外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又弄垮吴中抢了拆迁的活,够狠、有勇、有谋,以后他就是咱们这个圈子里的人!”柳青青一如既往的霸道,说话也用一锤定音的口气“你们可以反对,但反对无效”
    “呵呵,我这个老头子还没那闲心管这些,这里的***多数都是你推荐进来,你和大先生的关系…”
    °跟我说过要把市里的链条厂拿下来,要不然我也入一股?”
    “随便,入股的人越多越好,风险一起摊着”张曼没有拒绝。
    “一股五十万?”旁边坐着的汉子问道。
    “那也算我一个好了,银矿区开发你占百分之十,我也想在你公司插一脚…”赵***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回道。
    突然之间,办公桌上七嘴八舌的开始说起来,谈笑风生,话里话外都是生意经、去哪里赚钱,如果需要多少资金。
    刘飞阳还稳稳的坐在板凳上,没办法插话,实则心里有股悲哀,以前听柳青青说过,赵***只是靠后的座次,听在耳中,终归是没有发生在眼前来的震撼,自己费尽心机找到赵***弄了个拆迁的活,对于一个小农民来说八十万自己足以震破天际,但是现在看来,远远不够,谈论的动辄几十万上百万,让自己插一脚,兜里也没充足***。
    柳青青倒没有和他们交谈,点起万宝路,没回头的问道“心里不舒服是吧?”
    “确实差的多,人外有人”刘飞阳看着她的后脑,随后点点头。
    “那你有没有想过,没人重视你,该怎么办,要旁听一辈子?”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