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康熙出手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一十二章 康熙出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胤,母妃这一生就这一个心愿,就算母妃求你!”悲怆难当,此刻的良妃双手紧握,手心传来的丝丝痛楚,让她不自觉地清醒了些。

“母妃可有想过你这个心愿可能要用儿子性命去换?”胤面色阴冷,语气冷寒,似内心深处残留的一丝***情谊在这一刻都烟消云散。

良妃看着面色阴冷的胤,猛然一惊,下意识地抬头看向胤,眼见他好似越离越远的感觉,不由地伸出手,谁知动作太猛,整个人差点就从床榻之上扑了下来。一旁侍立的几个宫女顿时一脸惊慌地冲了过去,好在速度够快,否则就这摔,良妃怕是指不定连今晚都熬不过。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良妃侧头看向坐在对面的胤,发现从前事事都关心自己的胤,此刻看着自己摔倒竟稳稳地坐在原地,不由地悲从中来。

“胤,母妃知道你恨母妃,可是这人到这世上走上一遭,总得有点念想。母妃这一生,说不清到底是个什么样,但是这人总有那么一丝执念。你就当是可怜可怜母妃,帮着母妃圆了这个梦吧!”良妃这话说得如泣如诉,可以说为了让胤改变主意帮她,她也算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她知道自己这样的举动只会把这个儿子推得更远,可她没有办法。这一生,她都活在别的阴影当中,临死她就想证明一番,自己才是康熙心中独一无二的存在。即便康熙一直到这样都不肯踏进这钟粹宫一步,不,不是不踏进这钟粹宫一步,而是不肯踏进她这侧殿一步。

每每她只要想到康熙从头至尾都未将她放在心上,只是把她当成打发时间的玩物,她便觉得浑身发寒。若真是这样,她现在做得一切都只是一人笑话,可若不是这样呢,她是不是就错过了知道***的机会。

忍了这么多年,她实在不愿意糊里糊涂地闭上眼,否则,她又是为了什么才忍了这么多年呢!

良妃的话并没有打动胤,他四平八稳地坐在原地,轻呷着手里的茶,即便不是上好茶叶,依着良妃的妃位,那也差不到哪里去。可是就凭着这几句话让他着一大家子陪着她一起疯一起死,即便是他亲生母妃他也做不到。

他微微偏过头,瞧着良妃面无人色的样子,竟一丝难过的情绪没有。也许他对良妃所有的感情都被她这些日子的举动给耗得一干二净吧!是矣,良妃说了这么多,胤连眼皮子都没动一下,显然是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

一直注视着胤的良妃显然没有想到自己把话说到这份上,她唯一的儿子也不肯再答应。怎么,他这是想上演一出忤逆不孝么,还是他认为自己狠不下这个心?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良妃心里可谓是百转千回。

胤看着良妃眼巴巴的样子,干干地笑了两声,伸手对着几个宫女挥了挥,示意她们先下去。

“这些话母妃还是不要再说得好,儿子无能,办不到。再者皇阿玛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儿子不想自讨没趣,也没个心思着整个八阿哥同母妃一起共赴黄泉。有些话儿子不愿意说得太过,母妃心里也明白,自打母妃不顾儿子一家死活的时候,母妃就不该再盼着儿子顾念什么***之情,至于母妃嘴里的牺牲,真正的原因到底为何,母妃心里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当室内只剩下他们***俩时,胤再无顾忌,直接扯下了最后一层遮羞布。

仿佛是要将内心的郁气全部发泄出来一般,胤再没给良妃留任何的余地。

良妃被气得眼前发黑,她冷冷地看着胤,心头憋着一口气,似想翻脸,却发现自己似乎早就没了翻脸的筹码。

“母妃,别再给自己找没脸,您倒是把自己当回事,皇阿玛却未必,否则就儿子那一通痛哭流涕的表演,早该把人给请来了,可惜皇阿玛连眼皮没撩一下。”胤似乎还觉得不够,说出来的话更加直接,说是直接羞辱良妃也不为过。

单单从这些话里就能听出胤对良妃的愤慨,也许一如胤所说,爱之深责之切,胤之前越是看重良妃,那么现在就越是恨良妃的无情和背叛。

“胤,本宫是你的母妃,你这般猖狂,难道就不怕皇上说你不孝吗?”良妃是真被气急了,她原本惨白一片的面容因着生气反而多了几分红晕,看着比方才精神了几分,只是语气带着几分阴和气急败坏。

“母妃怕是忘了一件事,儿子不仅仅只是你的儿子,还是皇阿玛的儿子,你要毁了儿子,皇阿玛会同意吗?还是你以为这样闹上一场,皇阿玛就会见你最后一面?”胤冷笑一声,对她的威胁丝毫不以为忤。

也可能,他被威胁的多了,根本就不想再妥协了。

良妃被他这么一说,顿时有些哑口无言。当年她躲在儿子身后,不就是因为康熙看重儿子么?她以为只要有儿子就能丙在个儿子身上。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最终她也未能得偿所愿,相反地还把自己多年经营的慈母形象给搭了去。

“你”

“母妃若是身子不舒服就多休息,指不定活得长了还能盼到皇阿玛那天心软过来看你一眼。”胤冷笑数声,随后拱了拱手,起身走了。

良妃看着他的背影,张嘴想说点什么,却‘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吓得进来宫女们一阵兵荒马乱。

胤听到动静,脚步微顿,随后还是直接走了,因为他心里清楚,一旦他心软,他就得带着整个八阿哥府的人起陪葬。

他赌不起,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已经弃他于不顾的良妃搭上妻儿老小。

离开钟粹宫,看着映照在晚霞之中的皇城,胤突然转头看了看身边,发现除了林成再无一人,不由地有些怅然。曾几何时,陪着他一起九弟十弟都已远走,只剩他自己一人独自奋斗。这一切的一切,也说不出是后悔还是不后悔。

“八爷……”

“走吧!爷累了,该回府了。”胤没得林成说完,直接打断他的话道。

“。”林成瞧着满脸疲倦的胤,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和良妃说了什么,不过从他的表情来看,怕是相处得并不愉快。

有些事情,他们做奴才的就算心里再急,也不能露出分毫来,毕竟这是人家***之间的事情,双方就是再怎么不合,也轮不到他一个奴才来指手划脚。

乾清宫里,康熙听闻胤去而复返的消息时,眉头皱得死紧。原本他还是想给良妃留一份体面,就当是为了老八这个儿子。现在看来良妃是执迷不悟,完全忘了自己是谁?

“李德全,良妃现在的身体如何了?”康熙问这句话时,眼里不自觉地闪过一丝冷意,想来对于良妃,他亦忍耐到了极限。

“回皇上,据御医的意思,怕是拖不过这个月了。”李德全声音微低,似怕触怒康熙一般,说得小心翼翼的。

康熙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案,脑子里却想着良妃的从前的种种,若不是良妃做得太过,他也不至于想置她于死地。说来,康熙这一生这么多的妃嫔,还真没有那个妃嫔是死在他手上的,他亦不想良妃成为第一个。

“既然只有这几日,那就安安静静地让她过完这几日,别再生事。”康熙转变心思,想着良妃只这几日好活,那便随她去吧!

李德全看着眉头紧皱的康熙,脸上也带着一丝无奈,他总不能跟一个命不久矣的人较劲吧!只是想归想,心里难免还是有些不舒服,毕竟这良妃还真闹出了不少事。

“皇上的意思是……”

“让御医在良妃的药里加点助眠的,免得一点到晚不消停,尽折腾人。”康熙皱着眉头,嘴上骂着胤不晓事,心里头到底还是心疼儿子的。

再者,良妃那点手段他真心看不上,要说这后宫能让他放在心上的女人,要么够善解人意,要么够大方动人,要么懂得进退,反正各有各的优点,各有各的特色,而良妃除了年轻时那张让人惊艳的脸,她再无让康熙印象深刻的方面。

这样的人,能凭着一个儿子坐上妃位,已属不易,还想同有情或者有救驾之功的***妃嫔相比,显然让人觉得有些好笑。

“老奴明白。”李德全应声,转身的瞬间,立马前去传令。

这种事情,涉及康熙的名声,一向都是李德全亲自去办的,毕竟真因为一个良妃而毁了康熙的名声,那可真正叫不值得。

有了康熙的暗示,良妃余下的日子多处于昏睡当中,整个人半梦半醒的,根本分不清现实和梦境,这反而让良妃少了思量,也让每天过来请安的胤彻头彻尾地松了一口气。

他真的怕良妃再逼他,他会忍不住对这个生他养他的女人下手!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就这样静静地呆着,他们之间的矛盾不会再恶化,恨意亦不会再加深,若是平平静静地走完这一段,也许未来他还能平平静静地回忆往昔,至少不会落到连一丝美好的记忆都不留下的地步。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