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不留余地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不留余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婉兮既然放了狠话,就不可能是说说,之前她求稳,一心想给康熙和宜妃留下好印象,却忘了想要打理这偌大一个郡王府,一味求稳是不可取的,恩威并施才是最有效的手段。

她的确自己的大度,但是在这威严上,她怕是得花点心思,毕竟从管理后院这一点上,她不得不说上一世董鄂氏的狠其实很能震得住场子,至少后院的那些女人谁也不敢像慧茹这样当着她的面放肆。

回清漪院的路上,听雨一脸愤愤地直抱怨,若不是听竹扯着她的袖子,指不定婉兮打那一巴掌的时候,一声令下,她就直接扑上去打慧茹第二巴掌、第三巴掌了。

婉兮在回清漪院的路上,一句话都没说。回到内室,婉兮便吩咐听琴她们准备热水给几个孩子擦洗手脸,然后又让人送上热乎乎的姜汤给他们驱寒。虽然如此,但是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婉兮的心情并不好。

“额娘,茉雅奇相信你。”茉雅奇看着对自己关怀备至的婉兮,良久才说了这么一句。

婉兮看着怯怯不安的茉雅奇,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轻声道:“茉雅奇,额娘虽然不是你的亲生额娘,但是你阿玛将你记在额娘名下,那你就是额娘的亲生女儿,额娘不要求你忘了自己的额娘,但是额娘希望你有什么话不要都放在心里,而是说出来。额娘回答不了,还有你阿玛,懂吗?”

婉兮话音刚落,茉雅奇便重重地点点头。

大家都以为她不懂,其实她心里很清楚,什么人是真正对她好,什么人又是在挑拨她们的关系。

当夜幕降临,婉兮将几个孩子送回自己的院子之后,原本是想等胤回来,跟他打个招呼的,却没有想到胤一直没有回来,婉兮没法,只得招听竹她们一起核对近来的一些信息。既然是要算账,那就不必手下留情,而且后院那些女人早就恨她恨到了骨子里,她即便留情,她们也不一定记她的好,何必呢!

“啧啧,侧福晋,你瞧,这位郭络罗姑娘瞧着没脑子,煽风点火还是很有手段的。”听雨将有用的信息整理出来才现这位郭络罗姑娘真心做了不少事呢!她难道以为董鄂氏没了,她仅凭她耍手段生的一个女儿就能挑战侧福晋的地位,脑子没坏吧!

婉兮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发现这慧茹还真是够能折腾的,后院那些动静,不说是她,可十之八|九她都掺和了,可见她为了翻身还真下了不少苦功呢!

婉兮挑了一部分,别看后院的女人看着不多,实际上能折腾的也不少。朱氏、周氏这些老人,魏氏、刘佳氏、慧茹以及那些没有名分的女人都上蹿下跳的凑热闹,不管是被人撺唆的,还是自己另有算计,婉兮都不可能再放任她们。

几人将这段时间收集的消息统统整理了一遍,忙到三更半夜,列出一排密密麻麻的罪证,还真是让人看得叹为观止。

过来帮忙的听兰上来瞥了一眼,一瞧上头写得那些事,即便没有都看清,可就看清的那几条就已经够让她咋舌的了。

这些女人也真能折腾,真以为侧福晋不跟她们计较就是怕了她们,明天算账,有她们哭的时候。

“侧福晋,这些人平日里不是挺老实的吗?瞧着也不像那掐尖冒头之人,怎么突然之间就都跳出来了?”听雪看着手里字条,脸上难得地露出几分叹惋来。

婉兮轻笑两声,对于听雪的感慨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只是淡淡地道:“看着不是掐尖冒头的,谁又能知道她们不是蛰伏起来在等待机会,若是真没那个争强斗狠的心,也不可能被人随意撺掇几句,就急着表现自己。真说起来,这些人心里头明显是没把侧福晋放在眼里,既然她们都不客气,本侧福晋又何必给她们留余地。”

她的语气着几分森冷,显然是想到了上一世。那个时候她可是够客气够大度,忍着心痛分享原本属于她的宠爱,可这些人呢?她们是怎么对她的,她们是人心不足就直接要了她的命。

听雪等人瞧着婉兮不愉的表情,互相之间使了个眼色,老老实实地做事,不再发表。。

“侧福晋,主爷回来了。”突地,门外传来小丫鬟轻禀声,婉兮直接将手中的字条递给一旁的听雨,起身迎了出去。

胤一脸疲惫地走了进来,抬眼见着迎出来的婉兮,不由地加快脚步来到她面前,伸手握着她的柔荑道:“怎么不先休息?”

“又不是故意不睡的,妾身手里也有不少事要处理,一边处理事情一边等爷回来,不是很好吗?”婉兮拉着他的大掌一边往屋里走,一边示意听琴她们将准备好的热水送到净房去。

洗漱过后,婉兮看着一脸疲惫的胤,到嘴的话又咽了去,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第二天,婉兮醒来的时候,胤已经上朝去了,身边的被窝都凉了,想来走了好一会儿了。婉兮直接让听雨通知后院的女人到清漪院来,反正没有福晋,整个后院就她这个侧福晋最大,还怕使唤不动她们。

等这些人都过来了,婉兮反而不急了,慢斯条理地用过早膳,又重新妆扮了一番,才起身去见那些人。

“侧福晋,奴婢派人盯着那些人,一有动静,奴婢立马配合您动手。”听雨边走边说,脸上还带着几跃跃欲试,看来对于打脸,她是万分期待。

婉兮满是风情的双眼微微眯起,脸上带着几分阴沉。她没有说话,只是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

还没进花厅,就已经听莺声燕语以及女子的娇笑声,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是在园中聚会呢!这般自在。婉兮微微收敛一下脸上的表情,举步走了进去,花厅里的人一见她进来,一个个立马止住笑意,装作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

婉兮微微挑了挑眉头,暗自想这帮人还是会装腔作势。刚才还一副谈笑风声的模样,现在却作这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真是可笑。顺手理了理发髻,婉兮扶着听雨的手直接就往里走去。

坐到主位上才发现这慧茹倒是好心机,知道她今天要找她们这些人算账,她便将三格格给带了过来。她这是以为有三格格在,她就能万事大吉了么?

“婢妾等给侧福晋请安,侧福晋吉祥。”朱氏等人一见婉兮坐定,倒也乖觉,不待听雨她们开口,她们这些人便自动起身行礼,那姿态之标准,都让婉兮以为她们晚上偷练过的。

当然,婉兮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拿这种小事给她们下马威,这未免有些上不了台面,再者她手里有大把大把的把柄,实在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自降身份。

“都起来吧!”婉兮轻轻扬高了声音,语气之平静,让在场的妾侍心里都颇有些不安。

她们昨天就听慧茹说了,婉兮有心跟她们算总账,她们心里虽然忐忑,但大多数的人都自信自己的扫尾工作做得很到位。可是眼下一见婉兮肃着一张脸,阴测测地望着她们,她们就没由来地惊出一身冷汗。单就这架势,今天怕是不能善了了。

“谢侧福晋,婢妾……”朱氏作为老人,自觉得有几分体面,抬头的瞬间,对上婉兮似笑非笑的眼眸,余下的话便再也说不出来了。

婉兮目光清冷看着她,眸光里带着几分胁迫的意味,语气也有些不善,明显有几分来势汹汹的架势,“朱妹妹的话似乎还没有说完,那就先说完吧!本侧福晋虽然不是嫡福晋,但是幸得爷的看重,暂且管着后院,可有些人眼瞧着本侧福晋不计较就得瑟起来了,暗地里传些不明不白的话,听着好似比本侧福晋这个当事人还自己的想法呢!”

说穿了,婉兮就是在她们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朱氏方才也就是想表现一下自己,借此抬高自己的地位,毕竟就算之前再怎么丢人,谁也不能轻易抹杀她从的一切。这一次后院里传流言、使绊子,也有她的挑拨和怂恿,虽然婉兮不一定能抓到她的把柄,可细细清算的话,也不是没有打压她的机会。

“侧福晋说笑了,婢妾哪有什么话可说的。而且这里是侧福晋的地盘,侧福晋才是那个说了算的人。”朱氏语气微软,脸上带着几分讨好的笑意,暗自思索着要怎样才能让婉兮把目光转到别人身上去。

哪知婉兮冷笑数声,脸上一扫刚才的平静,满脸的嘲讽,恨声道:“朱妹妹有句话说得很实在,那就是在这后院,这清漪院,除了爷,就只有本侧福晋说得算。至于你们,本侧福晋可不管你们有什么后台又有什么资历,但凡是在后院兴风作浪的,就只不怪本侧福晋不容她。”

婉兮既然打定主意要跟这些人算总账,就不可能给她们留余地。

“听雨,还愣着做什么,今日本侧福晋既然打定主意要理理这后院的风气,那就绝不是嘴上说说而已。”婉兮猛地扬高了声音,整个人一扫往日清丽绝伦的柔美模样,气质凌厉的让人心惊胆战。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