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一十九章 德嫔栽跟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哦,既然如此,德嫔你倒是说说,你嘴里这人尽皆知的事,哀家不知道,这在座的妃嫔都不知道,偏偏就只有德嫔你知道。”太后捧着茶盏,一脸不满地看着她道。

太后语气浅淡,脸上却实实在在地透着一丝不满。她护着婉兮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德嫔平日虽然喜欢不阴不阳地刺上两句,总得来说倒也算分寸,但是今天她却明目张胆地压着婉兮打,那架势只差没直接打到婉兮脸上去了。

那是在怼婉兮吗?不,这是在打她这个老婆子的脸!

“这……”德嫔脸色微白,心里虽然暗骂太后多管闲事,可更多的却是担心康熙会因太后而再次迁怒于她。

原本她只是想引得众人谈及此事,借此打压一下风光无限的九侧福晋,顺便再让宜妃出点丑,便将此事揭过,毕竟这种事真论起来是人家的家事,她这身份说上几句没事,真要管还真没什么资格。没成想,她才开口,不等婉兮和宜妃开口,太后就已经自行缠了上来,这下子,她反而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继续还是就此打住好了。

婉兮脸上依然带着几分浅笑,只是眼波流转间,目光扫向德嫔时都会不自觉地带上几分讥诮。她看着太后气得有些发白在面容,心里微微有些愧疚,但还是想自行把事情揽在身上,以免真的让太后气坏了身子。

“德嫔娘娘,不管此事妾身做得是对还是错,都自有太后和母妃教导,就不劳烦德嫔娘娘费心了。”婉兮眯着双眼,努力压抑内心的怒气道。

宜妃虽然对婉兮心有不满,却也同意婉兮说的话,这事是对是错自有太后和她这个当婆婆的教导,还真不用她德嫔多管闲事。

“德嫔妹妹,当日皇上降你的位就是想提醒你,别人家的事自有别人的母妃帮着掌眼,实在不需要那不相干的人打着‘关心’的名头来落井下石。”宜妃可没有婉兮的顾虑,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她可不认为自己要低德嫔一头。

德嫔直接被怼,而且还不只一个人,太后、宜妃和这完颜氏当着众人的面,轮番打她的脸,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本宫会关注也是关心老九他们,毕竟这老九后院似乎大多的子嗣都是出自老九侧福晋,这可不利于雨露均沾啊!”德嫔被这么多的人针对,心里如何能没有火气,自然这说出的话也都带着火气。

婉兮淡淡地看了德嫔一眼,若说之前她只是讨厌她的胡搅蛮缠的话,那么现在的婉兮是真被搅和出火气来了。

“德嫔娘娘这话妾身可不同意,这后宫也好,后院也罢,看得都是爷们的心意,咱们这些女人自然得顺着爷们的意思走。德嫔娘娘刚才那话说得大气,可听在别人耳朵里却像是在抱怨,抱怨这爷们不该依着自己的心意行事,而是该依着某个人的心意行事。”婉兮的声音透着一丝漫不经心,脸上的表情还带着丝丝浅笑,但是说出来的话却犹如尖刀一般,刺得德嫔差点跳起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德嫔伸手指着婉兮,尖声道。

婉兮轻笑一声,对上德嫔伸着自己的手,淡淡地道:“妾身这话没什么意思,只是实话实说罢了。毕竟不管是宫里还是府里,向来都是自家人做自人的主,德嫔娘娘总是这样越过当事人主宰别人的生与死,德嫔娘娘难道还怕人说吗?”

德嫔心思毒,点着胤独宠婉兮的事说事,就是想搅乱胤的后院,让他忙于应付,好给十四阿哥制造会,可婉兮也不是吃素的,她不会允许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这一切被别人破坏掉的。别以为她没有看到德嫔说那些事的时候,宜妃眼里闪过一丝冷意和不满。但是这又能怎么样,她会轻易让人破坏掉这一切吗?

德嫔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那她又何必对她客气。

“德嫔,往日里不管你是无理取闹还是私下算计,没闹到哀家面前,哀家也不想扫了你的颜面。但是今天,你这可不只是嘴上花花,你这是以下放上。德嫔,你放肆!”太后没有注意到德嫔话里的意思,却听明白了婉兮话里包含的意思,此时的她脸上透着几分阴冷,此时此刻,她对德嫔的不满意,连一丝掩饰都没有。

太后的话音刚落,在座的娘娘们统统站起身来,齐声行礼道:“太后娘娘请息恕。”

“息怒!你们让哀家如何息怒!”太后面色难看地看着德嫔,脸上的怒气无比明显。

她这一辈子其实都没什么主见,从草原嫁进皇宫她没有选择,不被皇上宠爱只能战战兢兢地坐着皇后的位子,担心自己那天就被废了,她也不敢去怨恨,只能老老实实地依附着太皇太后生存。虽然经历了种种苦难,可到底上天还是待她不薄的,她最终还是有个安详的晚年。

可她一个德嫔,一个包衣出身的妃子又算什么东西?她一个太后都不敢做皇帝的主,她个妃嫔竟然敢做爷们的主,真是岂有此理!若只是管她自己儿子的事也就罢了,现在瞧着,怕是想把所有的事情都管了,她以为她是谁,皇后吗?

“德嫔,你给哀家说,你当自己是谁,皇后吗?一个老十四还不够你管,还得管上老九,以后是不是还得管上皇帝,让他们都依你的意思行事。”太后越想越气,说出来的话自然也越来越重。

太后这话一出口,别说德嫔,就是佟贵妃等人,纷纷跪了下来。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丝慌乱,显然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她们原本以为就是幸灾乐祸的小事,闹过了,笑过了,也就结束了。毕竟这妃嫔之间,你争我斗,一较高低的事情天天都有,着实不算什么。但是现在看来,事情却越闹越大,甚至她们有一瞬间想不透,等反应过来,看向婉兮的目光不由地少了几分不屑,多了几分忌惮。

一个晚辈,仅仅只凭几句话就将德嫔给斗翻了,由此能看出此女心机之重,手段之狠。

宜妃倒是不一样,她对婉兮此时的表现很是满意,若胤心意不变,一定要扶她上位的话,那么只有婉兮自己立起来,才能让胤安枕无忧。

婉兮收敛起脸上的笑意,同众人一起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目光看向太后气得发抖的样子,她就知道自己这是好心办坏事,没安抚好太后的心情,反而让太后气得更重了,嘴角微张了张,婉兮才道:“太后,此事不管谁对谁错,妾身认为有一事应该值得关注,那便是这宫里的规矩应该立起来而不是挂在嘴边。德嫔娘娘不懂规矩,您也不该为了这些小事气坏身子。到底有些人能看到的永远只有的利益,不会管他人死活。妾身本来不该把这种事说出来的,但是妾身性子直,受不得别人的污蔑,这才……太后,还请您不要为了妾身的一时冲动,气坏了身子。”

太后看着婉兮脸上的担心和眼里的愧疚,轻舒了一口气,最后将心头的火气强行压了下去,冷冷地扫了众人一眼,道:“罢了,佟贵妃,将宫规整理出来给德嫔送去,再挑两个规矩最好的嬷嬷好好教教她,让她学学什么是规矩,免得她总是这样没上没下,丢了皇帝的面子。”

“臣妾遵命。”佟贵妃看着太后脸上露出的几分疲惫神色,心里稍稍有些痛快,却一点没表现在脸上。

原本那些等着看好戏的妃嫔见德嫔栽了跟头,心里痛快,面上却不敢表现太过,毕竟太后的怒气未消,谁也不敢放肆。再者,她们也不敢确定德嫔之祸,到底有没结束?

“行了,哀家也累了,都退下吧!”太后伸手挥了挥,殿内除了宜妃和婉兮,***人在佟贵妃的带领下整齐有序地离开了寿宁宫。

今日这事,太后没有怪到婉兮身上来,但该问的还是得问上几句。婉兮也没想隐瞒,再加上宜妃那里也需要解释,所以趁着这个机会,婉兮便把事情全头到尾说了一遍。至于孩子,她的态度一直未变。

她从未想要抢别人的孩子,她只是想给慧茹一个教训,毕竟不管她是侧福晋还是将来能当嫡福晋,她都得震住这后院的牛鬼蛇神,否则就胤现在所做之事,迟早会惹来祸患。

宜妃坐在一旁,双手捧着茶盏,掌心冰凉,似感觉不到茶盏来的热度,只有满满的羞恼。她以为婉兮霸道无理,谁知从头到尾被愚弄的人竟是她自己。

方才她还想着出了宁寿宫就找婉兮说这事,好在太后将她们留下了,否则她不分青红皂白地将婉兮骂了一顿,日后真的有什么事,她如何还有这个颜面去管。

后院侍妾犯错被罚,理所当然,而婉兮借由孩子敲打慧茹也在情理之中,可慧茹扭曲事实,就显得有些挑拨离间、颠倒黑白了。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