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三百二十章 良妃之死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二十章 良妃之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从宁寿宫离开之后,宜妃心里就一直窝着一团火,一团熊熊燃烧的火。

    想她郭络罗氏自进宫到现在,斗了多少人,即便失败那也是光明正大的,哪里像现在这般被一个小辈愚弄。若慧茹不是出自本家,就宜妃的脾气,肯定是要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的。

    至于婉兮,宜妃倒不认为她有心骗自己,所以对她的话便没有怀疑。

    事实上婉兮根本没有必要骗太后和宜妃,她这个人虽然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却再不像上一世那般烂好心,虽然对于孩子她还残存着一丝怜悯之心,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会毫无原则地为了别人的孩子付出一切。

    “这件事做得不错,日后这府里不管是谁,只要不守规矩,给老九添麻烦,你尽管处置便是。”宜妃一句话直接断了慧茹再来求助的可能。

    对于慧茹,宜妃虽气,可更多的是恨铁不成钢。当初她会将慧茹送到儿子的后院,也是想要一个郭络罗家族的血脉,却不想慧茹用了那样的手段也未能如愿,甚至引来了胤的厌恶。一个远房侄女,还是个不争气的侄女,她不好为了这样一个不争气的侄女和儿子对着干,所以等到慧茹生下三格格后,她便再没关注过她了,只是私下让人照顾两分,却不想她却利用她的关心来对付婉兮。

    虽然对于婉兮,她并非什么地方都满意,但是这也不代表她愿意被慧茹当***使。

    “谢母妃体谅。”婉兮冲着宜妃了一礼,语气礼貌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疏离。

    婉兮低着头,心里却无比明白,今天这事她怕是不只被德嫔一人算计了,否则就宜妃的性子不该有这么多表情变化。

    看来她到底是高看了慧茹,以为她最起码还剩下一丝自知之明,现在瞧着她怕是连自己的身份没弄清楚。

    “不,本宫对你依旧还有不满意的地方,但本宫不会轻易否决你的一切。”宜妃压下内心的那一抹怒色,对上婉兮的双眼道。

    婉兮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并不因宜妃的话而生气,相反地她觉得这是宜妃接受她的前兆。

    宜妃这人,历来骄傲的紧,能让她看上的人本就不多,得她认可的人更是数得出来,能得她一句模棱两可的赞许,婉兮心里清楚已属不易,再做计较,不过是自寻烦恼。

    “谢母妃。”

    “好了,德嫔之事,本宫定会为你讨个公道的,至于府里的事,只要留她一命便是。”宜妃说罢,扶着齐嬷嬷的手上了轿辇。

    婉兮跟在轿辇后,面上没有异色,心里却清楚慧茹的命运就此定了。若她安分,她也好,她的女儿也罢,在这后院必有一席之地,若她不安分,再行处治,就是宜妃也没法再说一句不是。

    等到婉兮出宫的时候,宁寿宫那边刚好传出太后请御的消息,婉兮听到这个消息后,原本还算不错的情绪突地变得焦躁起来。若不是她清楚地知道太后的身体尚好,此时她怕是要转身回宁寿宫一趟了。

    就凭德嫔今日在宁寿宫一闹,不管她有心还是无意,太后称病,那就显得事态重大。别说康熙对太后还有两分真感情,纵使他对太后一分真感情都没有,就凭着他那种以孝治国的理论,他就不可能不管。

    原本德嫔都从妃位降到嫔位,康熙念及胤和胤祯两兄弟,多少还是想给德嫔留些脸面的,即便他对德嫔的旧情早已不剩多少,却也不是一丝都不能容忍她。实际上,后宫的女人只要不触及康熙的底线,妃嫔之间的争斗他一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而现在,德嫔能将太后气得招御医,这一手着实让人忽略不了。

    那天之后,婉兮便老老实实地呆在院子里的抄写经书,不是谁的要求,只是她的一番心意。而宫里,即便没有婉兮,单单一个宜妃就够德嫔应付了,何况这次还有一个突然冒出来的慧妃和不罢休的太后本人。

    德嫔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一番辛苦不仅没有达到目的,反而惹怒了太后,至于宜妃和慧妃,前者德嫔还知道是怎么回事,至于慧妃,她是半点头绪都没有。

    自打大阿哥被圈禁,慧妃就直接沉寂下去了。平日里万事不理的人,突然帮起了从前还是对头的宜妃,还是这般没由来的举动,不说她一头雾水,就是得了帮忙的宜妃也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但是德嫔的结局注定不会太好,若说太后只是拿规矩说事的话,那康熙就直接拿利益算账,让人心疼肉也疼。

    都说爱新觉罗家的男人都有一种特性,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从前康熙宠着德嫔,便无视众人的心意,单独将只是宫女出身的德嫔一路从贵人升到德妃,而现在,德嫔再三忤逆于他,他念旧情一再选择放过德嫔,甚至明知儿子媳妇心里委屈亦依然故我,谁知,德嫔竟丝毫不以为忤,冒犯到了太后的头上。

    真是岂有此理。

    如此康熙的年纪越来越大,长辈一个一个地都去了,宫里仅只太后一人。这促使康熙对于太后原本不太真心的两分感情慢慢地变得越来越真了,甚至有的时候还会跟太后说上几句心理话。太后也是知情识趣的,所以***俩的关系越来越好。

    这越来越差对上越来越好,别说这错还在德嫔这里,就是不在,康熙也不见得会为了德嫔去打太后的脸。

    是矣,康熙不仅没有为德嫔说话,还在太后处罚的基础上直接加了一条,禁足半年。

    禁足半年?

    眼瞧着就到年底了,这宫宴在即,不管康熙有没有大封后宫的意思,单单参加宫宴这一点就足矣让每个嫔妃趋之若鹜。谁让这是证明她们地位的和宠爱的最好办法呢!而康熙直接断了德嫔参加的可能,这无疑是直接否决了德嫔的同时,也打了原本沾沾自喜的胤祯一巴掌。

    太子被关,康熙借此处治了不少人,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其举无非是在说明一件事,太子的位置不稳了,有可能会再次被废。

    胤接到这个消息时,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变得冰冷,就是自以为立起来的胤祯都不由地打从心里对他忌惮起来。原本胤是想借题发挥的,却不想还不待他出手,拖了良久的良妃似乎是真的拖不下去了,在无的绝望之下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良妃的死来得太过突然,几首所有的人都以为她还会拖下去的时候,她突然之间就去了。

    婉兮感慨的同时也难免探问一番,得知良妃当天回光返照,再次求见康熙未果,便要求见见胤,谁知这对父子谁也没来,最终,她只得在这场无望的等待下,不甘地咽下最后一口气。

    这说不清到底是谁的错,不过良妃的死却实实在在地打乱了不少人的布局。

    天气越来越冷,天空阴阴的,好似随时会下雨一般,风刮得厉害,让出了屋子的人都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哈出一口白气来。

    康熙并没有为良妃举行什么隆重的葬礼,得到消息时,也仅仅只是吩咐一句‘按规矩办’便事了。想来对于良妃,康熙所有的惊艳和还没有酝酿好的感情早在良妃的算计之下,消磨得干干净净了。反观八阿哥本人,相较之前的冷漠,此时的他表现得还真是伤心,那感觉好似之前的***相争都是众人的错觉一般,隐隐透着一丝让人心酸和可笑。

    人活着的时候,不珍惜,等到人死了,再来装什么孝子,不管是悲痛欲绝,还是重病一场,做得越多越让人觉得可笑。

    但一向聪明的八阿哥好似糊涂了一样,向着另外一个极端可笑的方向一去不回头了。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