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907节 孙尚香的约定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07节 孙尚香的约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女修有诈!

    夜星沉一见女修这般,立即意识到女修和巫咸二人竟似奈何不了单飞,二人这才分兵而战——巫咸来收拾众人,女修却要对付单飞,他们不见得要杀了单飞,因为女修从未放弃控制龙宫天塔的念头。可女修已知无法顺利拿下单飞,这才用自伤之法要乱单飞的心神!

    女修伤的是孙尚香的身体!

    单飞如何肯让?

    但单飞能独战女修和巫咸的联手已是少有的奇迹,他如今又要救下孙尚香,那简直是绝无可能之事。

    夜星沉一眼就看穿了女修的算计,奈何却根本没有***之法,他也无暇去管单飞,因为在巫咸冲来之际,有山岳已然浮现在半空之上,他再也看不到单飞,看到的只是日月当空下的山重水复!

    真正的山海经!

    巫咸已从女修手上取回了山海经。

    单飞心中抽紧。

    他不想自己竟能独抗女修和巫咸的进攻,女修、巫咸隐,他周围的境况立转,苍茫的大海中,有星辰璀璨。

    海幻星亦幻。

    若是以往的他,那一刻必定迷失其中,但他自到这个世界后多经心志的磨砺、再经龙宫天塔的幻境考验、又得马未来和龙树的指点,最重要的他有了自身对这个世界独特的悟性,立即意识到自己瞬间坠入女修和巫咸联手布下的幻境中。

    这种幻境已不止是心魔作祟,而是女修和巫咸以无双的手段让他造成了一种错觉。当初和鬼丰、夜星沉对战巫咸时,他全然不知如何应对,但此时此刻,他已有应对之法。

    法无我执无别,人无我执无幻!

    这本是他逆境中悟出的道理,如今已深刻的印在他的脑海。

    女修、巫咸所用不离黄帝传下的神通,星海终幻,他单飞若不执着幻相,如何会被幻境所迷?

    海起星闪,有流星呼啸着经天落海,掀起无边的风浪,置身其中的人不免心生惊怖。但单飞不再颠倒幻想,心离恐怖,对这般景象的威胁全无畏惧,他只是空灵的感受其中真正的危险。

    危险还是出自女修和巫咸,这二人哪怕有诸多法门,但要伤他单飞,终究还要近得身来。他利用精湛的武功加上六甲秘祝,瞬间抗下了女修和巫咸隐藏在星海内数十次的进攻,心中却是奇怪——女修和巫咸的攻击似乎没有他想的那么可怕。

    他以无执破幻境,周身空灵,亦对鬼丰、大明王等人所言听的清楚。

    听了鬼丰对夺舍的解释,单飞霍然醒悟,他终于明白女修和巫咸为何没有他想的那么可怕——女修、巫咸的确是神通广大,但他们如今都是借旁人的身体而来。这二人精熟黄帝流传下来的神通,可他单飞因有流年,譬如许愿神灯的攻击对他已是难造成实质的威胁,这两人要拿下他来,还是要靠武功的!

    曹棺的武功寻常,巫咸哪怕有诸多的法门、知晓天下绝顶的武功,但却不能立即将曹棺变成个绝顶的高手,没有了幻术和许愿神灯的影响,巫咸对单飞的威胁已是大减。

    巫咸最强的就是幻术,女修所用的幻术和巫咸应是相差不大,可这两人无论如何都难以再用幻术影响心志坚如金刚的单飞。

    这时候反倒要靠武功决出胜负。

    单飞一念及此,反倒更不紧张。如今能对他造成威胁的因素只有孙尚香,但那是说没到楼兰之前!

    那时候孙尚香武功精湛,退却檀石冲的一刀实在深不可测,但如今的单飞武功早就突飞猛进,再加上单鹏所传通天道的六甲秘祝,就算孙尚香对他单飞全力出手都不见得伤得了他。

    他想通这点,出手更是挥洒自如,就在此时,周边幻境突逝,他看得到巫咸向夜星沉等人冲去,亦看到女修闪身到了他的近前、新月刀锋所向。

    单飞神色大变。

    他不想女修竟会使出这种招数,伸手急探,单飞急抓向女修的手腕,他虽不如夜星沉般立即明了女修的诈术,却知道女修接下来会有更毒辣的后招,自己如此这般实在是舍命不顾。

    可眼见孙尚香会死,他如何能视而不见?

    手一探,如流星电闪般的触及到女修的皓腕,单飞但觉得手心一痛,已发现手掌鲜血淋漓,他知道中了女修的算计,可见新月刀锋去势不减,眼看就要戳穿孙尚香的胸口……

    心中剧痛,单飞怒喝声中手臂暴涨,竟在那刀尖要刺在伊人身躯前抓住了新月的刀刃。

    新月朦胧。

    鲜血点滴不停的落向迷离的地下。

    时空那一刻似在凝结,单飞紧握新月刀刃,厉喝道:“女修,你!”他心中痛楚,不等说完时,就听女修道:“我不是女修。”

    “什么?”单飞心中微震间,就见到眼前的伊人玉容倏转,再不是那般如新月的哀愁,而是如晨曦清光、花树堆雪般的明冷。

    冷然中还带分苍白无助!

    伊人无助的望着他,就如他当初在晨雨最无助时所见的那幕。

    “晨雨?!”单飞心中狂震,那一刻虽觉得不对,但却忍不住道:“你……”

    一字出,有狂风及体。

    单飞心中惊醒,他虽能以无执破幻境,但伊人现前,他却终难以立即意识到这本是幻境。女修用他心中最刻骨铭心的事情让他再坠入了幻境,随即就要杀了他?!

    他饶是明了女修的算计,但此刻变化瞬间,他却再也无法抵挡住女修的杀招。

    女修一掌重重的印在单飞的胸口!

    单飞呕血***,手掌无力的松开了刀刃,有鲜血在空中划出道凄然的红线。

    新月起,千里无碍,照得到两处相思绵绵,亦照得出冷酷杀机无限!

    单飞眼睁睁的看着新月就要落在他身上,却是头脑一阵昏迷,他知道自己中了毒,毒是来自女修的手腕。

    女修不愧是女修,她或许早就算到今日之事,她虽有多种谋划,但命运却是无可避免的将单飞推到她的对面。

    单鹏不亦是如此?

    女修预料到这个结局,她亦知道如何来对付这种叛变。她早在手腕上下了毒,就是算准了单飞会来救,她用下毒阻碍单飞的举动,再用新月杀了他!毒或许不如根须,但只要能拖住单飞一刹。

    一刹足矣。

    新月照千里,或许都不用一刹!

    单飞知道自己生命就要终结那刹那时,就听到有人喝道:“住手!”

    呼喝竟是出自女修之口!

    单飞一怔,却发现那如新月的光芒就要近了他脖颈时,突然偏了三分。虽只三分,可对单飞而言已是救命的机会。

    他头一偏,左掌破空击出,有流年微亮间,他的身躯竟在半空横挪了出去。

    这不像是人类能在空中做出的举动,偏偏单飞能用的出来。这一系列的动作让他看起来如牵线木偶般,却让他终于避开了那致命的一刀。

    一离新月刀锋,单飞身形急滚。他知道自己中毒兼受创,灵动大不如前,但他还要防范女修接下来的连环杀招。

    可直到他翻身站起之际,女修居然仍旧没有追斩过来。

    单飞怔住,他发现女修冰冷的脸上竟似多了几丝让他熟悉的情感。

    女修蓦地开口道。“女修,你答应了我什么?”

    这本是极为奇异的情形,单飞心中一动,失声道:“尚香?”他一看眼前伊人的神色,再听到伊人那焦急的声音,立即意识到是孙尚香在说话。

    女修不语。

    可下一刻的功夫,“女修”再次开口道:“你答应过我,你无论如何都不会伤害单飞,我才全心全意的助你,这是我唯一的条件,可你如今在做什么?”

    单飞豁然醒悟。

    他听鬼丰提及过夺舍一法,明白夺舍必须要夺舍人和被夺的躯体间有着默契,才能发挥出夺舍人最大的威力。

    女修自然也明白这点,因此她才和孙尚香有了约定——孙尚香要无保留的听从她女修的吩咐,而孙尚香只有一个条件,让女修莫要伤害单飞。

    孙尚香在女修的掌控下虽是无力,但她本是个睿智的女子,她或许早看出问题是在女修的身上,亦明白女修的冷酷,这才提出这个条件。

    她唯一的条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单飞!

    有孙尚香的影响,单飞这才能避开了女修的致命一击。

    鲜血点滴垂落,女修手持新月,玉容阴晴不定,突然道:“孙尚香,单飞他中了毒。”

    “你有解药!”孙尚香急道:“你要救他。”

    女修淡然道:“我自然会救他,这就是解药。”她手一挥,向单飞抛出个红色的锦囊。

    单飞脸色微变。

    他信得过孙尚香,却信不过女修,此时此刻,女修会给他解药?或者这还是毒药,亦或是根须?

    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是人自保的本性,单飞才中过巫咸的算计,如何会不提防女修的用意?

    红色的锦囊半空划出道优美的弧线,堪堪就要到了单飞近前时……

    有光芒大作!

    女修左手一挥,手中的许愿神灯倏然再和巫咸手持的神灯连成一线,再次击在东海劳之上。

    众人本在苦苦的支撑着巫咸的进攻,不想女修蓦地加力十倍,不由连连退后。

    夜星沉色变。

    因为他发现东海劳之上竟似有裂痕闪现!

    那本是单鹏所制的天下第一守器,可毕竟是单鹏未创出六甲秘祝之前所成,哪怕东海劳再是坚硬,在许愿神灯的连番轰击下,终于显得脆弱起来?

    东海劳裂,巫咸突到了众人的近前。

    非幻影,而是真实的来到。

    众***骇间,巫咸已然出手,手中有光芒一道就要射到鬼丰的胸前!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