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910节 外援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10节 外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鬼丰一言落,龙宫天塔内静寂若死。

    众人难以置信的看着鬼丰,一时不知鬼丰是不是不但换了身躯,还换了个脑壳——他竟然敢说要灭了女修和巫咸?

    这两千年来,谁敢有这般口气?

    哪怕鬼丰真的出自白狼秘地,但这些年来,白狼秘地始终被女修和巫咸联手打的没有还手之力,鬼丰如何会有这般勇气和胆量?

    单飞心思急转,却在想着另外的问题——黄帝、单鹏等人不是用结界封住了白狼秘地,鬼丰又是如何出得了白狼秘地?如果鬼丰能出自白狼秘地,那按理说鬼丰进入白狼秘地也不是太大的难题,可他为何会随众人这般逃命?

    巫咸笑了起来,“我在这两千年来实在听过太多不自量力的言语,你鬼丰说的是最让我感觉好笑的一个。”顿了片刻,巫咸看似不屑的看着鬼丰,字字凝着嘲讽道:“你也配?!”

    其实不但巫咸这般想,孙策、吕布亦是这般念头。

    夜星沉一旁突然道:“人这一生有太多做不到的事情,但就因为做不到,就连想都不敢去想的话,未免过于可悲!”

     br />
    鬼丰缓缓道:“他们的弱点在于夺舍,夺舍的缺陷就是权术的弱点,当年黄帝、蚩尤交战,武力虽是难敌权利,可凭权利捏合的势力终究亦是难免分崩离析,当年随黄帝到了这世上的人物,大多选择离开了黄帝。”

    “然后呢?”夜星沉皱眉道。

    “女修、巫咸的夺舍之法看似神奇霸道,实则是将两个不同的人捏合在一起。”鬼丰解释道:“女修重视孙尚香的本事,就不能忽略孙尚香的意志,因此在关键的时候,她会被孙尚香的意念反制。巫咸虽能操纵曹棺,但他只是强行抹杀掉曹棺的意志,权术者虽能操纵傀儡,但傀儡终究是傀儡,难以堪比真正睿智人的力量。”

    “说的好。”夜星沉冷笑道:“这就是你辛苦一场的收获吗?”

    鬼丰听出夜星沉的讽刺之意,摇头道:“我知道夜宗主定然在想——女修虽被孙尚香所制,可她要不了单飞的性命,却还能要了我们的性命。巫咸哪怕控制个傀儡,我等亦是无能抵抗。”

    夜星沉叹息道:“看来你虽换了大明王的躯体,脑子却还没有因此坏掉。”

    鬼丰微笑道:“但夜宗主既然知道我是出自白狼秘地,难道从未想到我进入白狼秘地应也不是天大的难事,那我为何要跟随你们出生入死的来到这里?”

    夜星沉默然。

    单飞心中早有这个困惑,径直问道:“你有什么目的?”

    鬼丰笑道:“女修和巫咸都是绝顶聪明之人,想必已发现了什么不对,因此这才不急于发动攻击,他们这种人,素来不打无把握之仗的。”

    “或许我们不过是想看看你究竟还有什么可笑的手法。”巫咸故作淡然道。

    “我希望我这个‘可笑的手法’不会让阁下失望。”

    鬼丰并不介意巫咸的冷嘲,继续道:“很早以前,我已猜到女王的目的——女王这两千年来始终不能灭掉白狼秘地,不仅因为白狼秘地的防御,还因为玄女。玄女所造的龙宫天塔,本是均衡双方实力的一步棋子,谁能利用这步棋子,谁才能抢占先机。”

    “你……”女修眸光更冷,却只说了一个字。

    “我如何猜到这点的,是不是?”鬼丰笑道:“女王不用急,我一定会仔细的向你解释。”

    单飞见鬼丰这般自信的模样,暗想到——鬼丰不像是在虚言拖延时间,但他为何还是这般唠叨?他好像是在等待什么?女修、巫咸不是会等鬼丰详细解释的人,他们这般静默,是不是也发现了什么问题?

    他到龙宫天塔后,难得有这般喘息的余地,倒不全然被鬼丰所言吸引,却开始再放空自己去感知龙宫天塔的玄奥。他深明求人不如求己的真谛,在这种诡谲无常的环境,他只有更深刻的了解龙宫天塔,才有不被人牵制的希望,不过鬼丰接下来的话语还是让他内心震颤。

    “女王要利用单飞寻找龙宫天塔,却不知道我亦是一般的念头!”

    凝视巫咸,鬼丰缓缓道:“巫咸,不能不说,你是我在这世上遇到的最可怕的对手。”

    巫咸瞳孔又凝,这本是胜券在握之人才习惯说的话,鬼丰有什么胜券?

    “你能利用各种手段达成你的目的,你借用曹棺的身躯进入了龙宫天塔,再以虚化实,抢走我的许愿神灯引女修前来……”鬼丰道。

    “那不是你的许愿神灯。”巫咸冷冷道:“黄帝所遗之物,唯有有能者用之。”

    鬼丰笑了起来,“说的好,说的很好。你没用‘有德者居之’的话语,说明你虽不是好人,但终究比那些满口仁义道德,却做着卑鄙***之事的人要可爱许多。”

    巫咸看起来没什么可爱,只有可怖,“你如果觉得用个好听的故事可以延续性命的话,未免过于可笑。”

    “可阁下和女王一直没有出手的?是不是?”鬼丰淡淡道:“你们没有出手,是不是发现有了什么问题?”

    女修、巫咸仍旧无动于衷的神情,但众人竟感觉鬼丰说的不错,女修和巫咸绝不是听鬼丰废话的人,他们还能不出手,只能有一种解释——他们如那些准备猎杀的猛兽般,不立即亮出锐利的爪牙,因为它们嗅到了更大的危险!

    “你巫咸在准备将女王引进龙宫天塔的时候,却不知道我也在做着一件类似的事情。”鬼丰的眼中闪着狡黠的光芒,“我们进入了一座宝山,要取得龙宫天塔的宝藏,不止要有能力,还需要有机缘。单鹏早在两千年前就能进入龙宫天塔,但你巫咸和女修这些年来,始终不得进入龙宫天塔的门径,这说明一件事情,玄女厌恶权术者!她不希望龙宫天塔被权术者掌控!在龙宫天塔内,你们不占先机!”

    巫咸眼皮终有微微的跳动,“看来你很有机缘?”

    “权利、武力、理想和流年中,龙宫天塔最抗拒的是权利,其余三种……流年最被龙宫天塔喜欢,只有被沧桑流年验证过的人物,才更有机会进入龙宫天塔。”

    单飞心中微动,他立即想到了马未来、释迦一般人等。

    马未来用了数十载的光阴才得以进入龙宫天塔,而释迦更不用说,别人看到的都是释迦的神通佛法,却少有人去留意他在证悟之前经历了怎样艰难的历练。

    他听着鬼丰的言语,也在试图和龙宫天塔进行交流。蓦地心颤,他忽然感觉龙宫天塔并非看起来那么风平浪静,其中最少有两股力量动荡其中,可他放眼望去,却看不到周边有什么异样。

    “看起来你是被流年验证之人?”巫咸冷笑道。

    “非也。”鬼丰摇头道:“我不是个自谦的人,但说实话,我绝对不能如单飞、龙树那般。”

    龙树一旁道:“施主过谦了。施主实在是本僧少见的异人,若施主能将恒心转化为菩提之愿,应是功德无量。”

    鬼丰摇头道:“龙树高僧,我知道你是好意,你认为我要灭掉这个冷酷的世界,只怕生灵无辜死难,这才用言语开导。”

    龙树合掌道:“善哉,善哉。”他绝非迂腐劝人向善的僧人,却不放弃任何一个和平交流的机会。

    “但如今局面已非***转化菩提心就能解决。”鬼丰缓缓道:“巫咸和女修的目的很明确——巫咸进入龙宫天塔、引女修前来、二人再借用龙宫天塔的力量,立即毁掉白狼秘地!眼下的他们看似耐心听我的‘废话’,实则是在抽取龙宫天塔的力量,准备一举灭掉白狼秘地!”

    众人心颤。

    逃亡的众人疲于奔命只求活下去,可女修、巫咸何等人物,他们的目的绝非简单的杀了龙宫天塔的众人,这些人对女修和巫咸而言只是些阻碍的力量,他们还有真正的目的!

    单飞立即知道龙宫天塔内有股动荡的力量来自何处!

    是女修、巫咸在悄无声息的汲取龙宫天塔的能量!他们用许愿神灯做到的这点?单飞凝目望去,就发现女修和巫咸手持的许愿神灯看似光芒不现,可灯座却已变得晶莹闪亮。

    那另外的一股动荡的力量来自何处?

    单飞立即注目鬼丰手中的雷霆剑,发现那本是黝黑的长剑已是红的如血。

    “你觉得雷神的雷霆剑就可以和许愿神灯抗衡?”巫咸微微的吸气间,手掌已在抽紧。

    “雷霆剑自是不能。”鬼丰淡然道:“可是破天鼓呢?”

    话音落地,众人倏然听到鼓声激昂的从龙宫天塔外传来,龙宫天塔大亮,转瞬间,四周白茫茫尽去,远方有白光腾空,空中凝聚成战鼓的模样。

    破天鼓!竟是破天鼓重现众人的眼前!

    众人为之凛然。

    当初破天鼓一出,就毁了半边楼兰,破天鼓的威力可见一斑。

    可一直不都是鬼丰和夜星沉在操纵着破天鼓?如今二人均在龙宫天塔,又有哪个会能入此奇地,和鬼丰遥相呼应?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