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911节 故技重施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11节 故技重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战鼓声声,虽不急迫,但如响在众人的心间般。有光华从战鼓声中射出,看似缓慢却是极为执着的穿透了龙宫天塔,凝聚在鬼丰手持的雷霆剑尖之上。

    众人见状都是大为惊异,他们知道要进入龙宫天塔并不容易,必须要是有缘之人。单飞因算是玄女的传人,再是极具悟性,这才能勉强进入龙宫天塔。而女修、巫咸哪怕用尽心机,终还需借用许愿神灯合并之力进入龙宫天塔,龙空天塔本是个奇异的异度空间,它看似存在于鬼门内的黑洞之上,但实际上,它又是可能存在一花、一叶之内,这个空间究竟如何运作,这世上恐怕只有三人能够解释——黄帝、玄女和单鹏。

    如今除了女修、巫咸能使用许愿神灯互为牵引进入龙宫天塔外,居然还有人能以另外的方式和鬼丰联结?

    女修眸光更寒。

    “你还有帮手?”巫咸皱眉道:“可你若是以为这样就可以抗衡我们,未免……太过可笑!”巫咸话未说完,人已到了鬼丰的面前。

    他右手一扬一收间,山海经外扩再拢,已向鬼丰当头击到。

    有座大山倏然向鬼丰压了下来!

    在场诸人虽不满巫咸的为人,但却不能不叹服巫咸的幻术实则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众人明明知道那大山虚实夹杂,可在泰山压顶时,有哪个能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鬼丰神色不改。

    挥剑!

    雷霆剑本红的如同烘炉中的烙铁,在鬼丰挥剑那一刻,更有炽热之力冲到众人的面前!

    众人退。

    他们明知那一剑不是向他们斩来,却是难抗那股炙热,暗想鬼丰出招这般犀利,巫咸又该如何***?

    山岳突分。

    有山海经正搭在了雷霆剑之上。

    众人意想中的天雷地火交击的场面并未出现,雷霆剑的红热似尽数贯注在山海经之上时,巫咸立散!

    有条极为刺眼的红线顺着巫咸右手的山海经迅疾的注入到他左手的许愿神灯内!

    女修一声冷哼中,另外一盏神灯和巫咸的神灯呼应而亮,双灯光芒合拢,蓦地穿透了龙宫天塔,径直射向破天鼓所在的地方。

    轰的声响!

    龙宫天塔外空所现的破天鼓倏然破散。

    众人不想巫咸使用的是声东击西之法,他竟能利用鬼丰的反击,再合女修之力,刹那间就毁了鬼丰的外援!

    这并不出奇,要知道破天鼓、自鸣琴本是黄帝所传之物,天地间最熟悉这两件神器的正是黄帝最优秀的传人女修。鬼丰虽有破天鼓,但若论对破天鼓的熟稔,显然远远不及女修。

    单飞、夜星沉色变,暗想外援一去,鬼丰还有什么咒念?

    巫咸怪笑一声,毁去破天鼓后并不稍歇,左手击出的力量倏然回转,再转注山海经之上……

    单飞见状倒是极有收获,巫咸之法看似怪异,但单飞的眼界已是极为开阔,能将天地自然观融一体,知道巫咸的这种能量转换其实和内息调动仿佛。

    后世之人将自身和自然完全切离,把自古就传下来的天人合一的理念完全摒弃,黄帝等人却是早悟天道,知道人之渺小,亦知道只有借助天地之力,世人才能具有神一样的力量。

    巫咸所用的能量转换方式和他单飞沟通流年的手段很是仿佛,不过巫咸毕竟有两千年的经验,若论对能量运用的纯熟,自然远在单飞之上。

    山海经倏扩再缩,如铁桶般已将鬼丰困在其中。

    女修身形蹁跹,不过眨眼间就到了鬼丰的面前。

    出刀!

    刀一出,新月看似黯淡,可其中却是杀机凛然。

    眼看新月光华就要将困在山海经中的鬼丰劈成两半……

    鬼丰微微一笑。

    女修、巫咸蓦地左右纵开。

    众人看的目不暇给,怎么也想不到在这关键的时候,女修和巫咸居然选择了收手,可他们随即明白女修和巫咸为何这般!

    有光华两道再从龙宫天塔外射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向了女修和巫咸!

    女修、巫咸虽是想将鬼丰力斩当场,可无论如何都不会用性命交换,感觉到背后那光芒带着凛然的杀机,二人心中错愕避让间,鬼丰却似早有预料的挥剑。

    那两道光芒击在雷霆剑上,倏然凝结。

    鬼丰爆喝声中,竟挟那光芒的助力反斩向巫咸。

    巫咸色变,不想鬼丰居然有这般出奇的手段,他的身躯倏然幻化,许愿神灯同时再亮,双双连线横拦在雷霆剑之前。

    轰!

    有震耳欲聋的声响从交击的光芒上扩出,要上前的众人屏息后退,可仍旧抗不住那磅礴无俦的力量。

    孙策硬挨那一击后几欲呕血。吕布饶是身躯如铁,仍是难抗巨力,远远的飞了出去。空中火光乱溅,如烟花般从半空散射而落,溅到众人衣裳上时,瞬间烧出几个窟窿。

    哪怕单飞都是脸色改变,暗想鬼丰和女修、巫咸的这次交手,几乎都和炮弹轰炸一样,这三人如何能运用出这般强悍的力量?

    火花乱射,耀得龙宫天塔梦幻又明亮。

    巫咸的衣袖已破,干枯的手臂上现出道红赤的烙痕。

    众人见状,立即意识到鬼丰的一剑虽没有杀了巫咸,却还是伤了巫咸。

    巫咸却根本没有留意手臂的伤痕,他和女修倏然扭头向白光射来的方向望去,脸色蓦地变的极为怪异,因为在龙宫天塔之外,破天鼓再次现在半空,只比适才还要恢宏凝重。

    “不……”

    女修、巫咸齐声出口,却是蓦地收声,但他们脸上均有不信之意。

    “不可能的,是不是?”鬼丰淡笑道。

    女修、巫咸神色凛然。

    鬼丰缓缓的垂落雷霆剑,居然好整以暇的望向了夜星沉,问道:“夜宗主,你猜他们为何认为不可能?”

    夜星沉难掩诧异之意,半晌才道:“我猜不出,倒要请你解释一下?”他再望鬼丰的眼神很有些异样。他虽没有低估鬼丰,但鬼丰所作所为实在也出乎他的意料。

    “当年黄帝、蚩尤交战,几乎颠覆了这个世界。”鬼丰缓声道:“若非玄女苦苦相求,这个世界已然毁灭,也轮不到我等在此相争的。蚩尤有感玄女所求,又因对玄女始终心怀爱意,终决定放弃颠覆世间的计划,又将世上的僵尸和魑魅魍魉尽数收归地心,他那时准备画地为牢,立誓终其一生在地心实现自己的计划。”

    他蓦地再提当年的往事,单飞不知他的身份也就罢了,但自知鬼丰是来自白狼秘地后,他就感觉鬼丰说的每句话都有着别样的味道——这已不像是众口纷纭的传说,而可能近于坟墓中的***。

    红尘轻歌曼舞、繁华遮目,有谁会去关心坟墓中的***?

    “黄帝并不认为蚩尤会就此收手。”

    鬼丰紧握手中的雷霆剑道:“这世上岂非一直如此,在权术者眼中,积怨不论对错,始终都是要鲜血尸体来洗刷掩埋?!”

    夜星沉默然,心中难免想起刘启一事。

    鬼丰又道:“黄帝认为这件事要想解决,蚩尤一定要死,不然蚩尤迟早有反扑的那一刻。黄帝是这天底下最为聪明的人,他很快和玄女商议除了天眼外,要再造天涯。云梦的天眼可将世事尽落眼内,天涯却可以让世人相隔天涯的距离变得近在咫尺。这本是一个很好的计划……”

    笑容不但嘲讽,甚至还有些悲怆,鬼丰那一刻的神情竟和单飞悲愤时很有些相像,“但我们也知道,在权术者眼中,这世上任何事情都可以变成他实现***可利用的棋子。玄女被黄帝说动去找蚩尤,希望得到蚩尤的助力,为表诚意,她带去黄帝交给她、向蚩尤表明诚意的破天鼓。”

    众人不由向龙宫天塔外的破天鼓望去。

    “破天鼓、自鸣琴本是黄帝等人到了这个世界上、开天辟地的两大利器。玄女见黄帝这般作为,自然欢喜。可诸位都不是蠢笨之辈,想必已猜到破天鼓大有问题。”

    单飞想到在贵霜王庙时、女修言及的破天鼓一事,不由暗叹——双方各有说辞,可他为何更信鬼丰所言?

    鬼丰慢慢趋于冷静道:“就是这个破天鼓,让黄帝终于追踪到蚩尤的最终所在,当年黄帝做的事情本和女修如今做的没什么两样,黄帝终究还是要将蚩尤和一般异形人斩尽杀绝。”

    众人听的心惊肉跳之际,就听鬼丰道:“玄女眼见蚩尤和诸多异形人将因她而死,不由大为悲恸。她不是傻,她只是太过真诚——她一直真诚的希望,当年情谊深厚的朋友,终究能重归于好,可惜的是——这终究不过是个理想,理想亦难逃权术的摆布!但在最紧要的时候,玄女终于改变了中立的立场,她封存了龙宫天塔,帮蚩尤抵抗黄帝对白狼秘地的斩尽杀绝。就因此事,她对黄帝所为再无任何期望,因此哪怕你女修是黄帝之下最优秀的继承者,亦是始终无能进入龙宫天塔一步!”

    嘲讽的笑,鬼丰望着凝若寒霜的女修道:“我虽不服你女修的为人,却不能不佩服你的手段。你在云梦秘地留下一面假的破天鼓,本是算准若被旁人窃取,正可成为你入侵白狼秘地的关键棋子,可你只怕从未想到,我们是去偷了那假的破天鼓,但那不过是要迷惑你,而真正的破天鼓,早落在了我们手上!”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