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913节 不染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13节 不染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一直奇怪着一件事情——莲花如何会和鬼丰一路?

    轮回中的每个人,若没有根本的改变,基本就会困顿于一个路数直到死亡。单飞能到此间,因为他是好探索的人,但换个一直以为地心就是宇宙中心、全然不知天外有天的人,哪怕有诸多事实摆在他的面前,他也不会选择相信,而宁愿野蛮的烧死别人,或在蒙昧中死去。

    人之可悲莫过于此。

    单飞从不轻视莲花的身份,但知道以莲花的眼界,很难跳出她自身的局限,但白莲花不但另创一番天空,如今在此间甚至能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

    这简直就是个奇迹。

    原来奇迹是由于鬼丰的一手创造!

    白莲花曾经的言语电闪般划过他的脑海——姜叔叔叫做姜岐,他当年最早帮我的,我就是得他传授,才习到养蜂的技艺……姜叔叔就是鬼丰。

    单飞那时候听到这些话时只惊诧姜岐就是鬼丰的事实,但如今他的直觉告诉他,那时候的姜岐、鬼丰都死了,找到白莲花、传授给白莲花养蜂技艺的人恐怕就是那个来自白狼秘地的第三种人。

    鬼丰不会无故的去找莲花。是鬼丰将莲花带到了邺城、然后将莲花留在了许都,为什么?

    似看出单飞的困惑,鬼丰微笑道:“单飞,以你的头脑,想必知道我带莲花去邺城的目的,但你肯定不知道我为何要将莲花留在许都,任由她卑贱的过活?”

    单飞缓缓道:“我的确不知你为何要这么对待莲花。但你带莲花去邺城,只怕是因为你想让莲花得到女修的传承……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需要了解女修的想法。”

    女修冷然。

    鬼丰抚掌笑道:“正是如此。女修一直是这世上最奇特的女子,但不要说有人见过她,就算对她的事迹知晓的人也是少之又少,我要击败女修,自然先要了解她。”

    巫咸欲言又止,转望了女修一眼,他很有困惑之意。

    “阁下定是奇怪……”鬼丰笑对巫咸道:“如果莲花传承了女修的意志,女修没有道理不知道的。”

    巫咸冷哼一声,他正是困惑这点。

    事实上,哪怕阿九到了贵霜、晨雨被诗言收留……后来变作孙尚香到了江东,一直都是在女修的掌控之中!

    女修如何会对传人不加留意和掌控?但他巫咸到现在为止,的确没有听过女修提及到第三个传人,这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当年我在择选传人的时候,的确发现了第三个极为适合的女婴。”女修缓缓道:“但自那夜后,我就再也无法感知她的去向。我一直以为她死了。只有死人……”

    女修微有停顿,凝声道:“你如何做到的这点?”她这么一说,无疑承认鬼丰所言不差。

    众人惊诧,不想在女修传人一事上,鬼丰居然连女修都能瞒过。

    “这世上的确只有死人才能逃离女王的掌控。”鬼丰讽刺道:“但这只是对世上而言。”他说的奇怪,众人一时困惑,女修却是立即道:“这么说来,白莲花也是出自白狼秘地?”

    众人凛然。

    白莲花竟是来自白狼秘地?

    单飞只觉得心头剧烈的一跳,他信女修对鬼丰、白莲花来历的判断,可他却真的不知女修这么判断的缘由。

    鬼丰轻叹道:“女王这般的头脑,我实在也是不能不服。幸好你是到如今才想到这点,你如果早想到这件事情,如今的我恐怕连摊牌的资格都没有。”

    女修一字字道:“白狼秘地一直在策划着***世上的念头,因此派出了你和白莲花?你和白莲花的目的就是灭绝所有的世人?”

    众人心中大寒。

    白莲花的声音急急传来,“单大哥,不是这样的。”

    鬼丰大笑起来,“莲花,你手握破天鼓,如今若论实力,你不见得弱于此间的任何一人。但若论权术者蛊惑世人的能力,你实在差女王太远。”

    “姜叔叔……”白莲花回了声,却没有了下文。

    “女王不愧是女王。将臆断……或者说将欺瞒的判断夹杂在真实中,实在让世人真假难辨。”

    鬼丰淡笑道:“但女王的这些方法只能哄骗那些意志不坚的人,如何能改变单飞的决定?”

    女修冷哼一声。

    鬼丰又道:“事到如今,倒不必隐瞒什么。女王后来之言有些不堪,前面的猜测却是不错,莲花的确是来自白狼秘地。她和我类似,都算是这世上的第三种人。”

    生而知之、生而不知,或如鬼丰这样如白布般?

    单飞琢磨之际,鬼丰望向龙树道:“释迦传法时常用莲花譬喻,大和尚可说是这世上少见的高僧,自然知晓释迦本意?”

    龙树微怔,不过提及佛法,他倒是从不懈怠,“释迦认为世事无常皆苦,亦认为人身不净,总被贪嗔痴诸毒侵蚀……莲花因出淤泥而不染,因此释迦让***多以莲花观念,以求去除心中的贪嗔痴诸毒,净化自身。”

    略有停顿,龙树猜测道:“那控有破天鼓的女施主叫做莲花,莫非就和鬼丰施主所言的白布般,都是少被世俗侵染之人?”

    鬼丰点头道:“高僧说的不错,莲花之名,本是因此而来。世如染缸,世人自降临世上后,就难免被世俗侵染,这绝非孟母搬家就能解决的事情。哪怕晨雨、孙尚香那样的女子,亦是不能例外,就因这般,她们才会被女修所趁。可莲花却是不同,我带她前往邺城传承女修的意志后,立即将她放空,因此莲花虽传承了女修的意志,却能不被女修感知,亦不被女修左右!”

    放空?

    众人一时间实在难以接受这种概念。

    “其实此事就和根须寄生仿佛。”鬼丰认真解释道:“根须必须在***上才能存留,女修的意志亦必须在***上才能萌发。”

    说话间,他看了姜岐的尸体一眼,倒很有留恋之意,“姜岐的身躯死了,根须自是灭亡。”

    “但莲花施主应不是死了?”释迦曾言及过生命的玄奥,龙树对此始终困惑不解,如今有机会再闻生命的玄奇,他一时间倒忘记境况的危机。

    吕布、孙策二人却是手心冒汗,他们本以为输的一败涂地,不想鬼丰突出奇招。但接下来如何变化,二人饶是多经风波,亦是无从推测。

    “她自然不是死了,只是如莲花一样的放空。”鬼丰微笑道:“莲花的种子哪怕在池塘内遭遇淤泥的污染,却不会变成污泥的颜色。”

    单飞一颗心急剧的跳动,鬼丰是用譬喻解释了这种现象,他却想到了他那个年代电脑的重置程序。

    莲花的现象不是和电脑重置很是类似?白狼秘地居然能对人体进行这般玄奇的转变?那白狼秘地的医术岂非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妙哉,妙哉。”龙树欢喜道:“若世人皆尽如此,倒是一个天大的好事。”

    巫咸冷哼一声。

    龙树认真道:“施主难道不这么认为?”

    “他当然不这么认为。若是所有人都能这般放空、不被世俗侵染的话,权术者还有什么用武之地?”鬼丰讽刺道。

    夜星沉突然道:“莲花就因为能具有世人不具备的放空能力,这才能在武学上突飞猛进?”

    “夜宗主不愧是武学高手,很快就想到这个道理。”鬼丰点头道:“老子曾说过——洼则盈,少则得,一个抱残守缺的人就如装满水的杯子,再加一滴水都会漫出来,因此这种人哪怕看起来再是高明,终究难以更进一步。莲花却是因空而盈,因少才得……”

    他的言语听起来浅显,实则却蕴含极为高明的武学道理,吕布、孙策听了都是若有所悟。

    单飞却是不由再向破天鼓的方向望去,他看不到白莲花的所在,亦不知道白莲花此刻正在默默的凝望着他。

    哪怕红尘如同纷纷落花般迷人眼目,少女的双眸却只是凝望着单飞。鬼丰的话语清晰的传到她的耳畔,往昔的一幕再现眼前。

    ——莲花,我记得你曾对我说过……你不再是懵懵懂懂的女孩,很多事情,你再想想,发现很是奇怪。冥数的人都是狂傲无边,却对你的进展很是惊诧。当你还是孩童的时候,我就找到了你,之后我再带给你机缘,你不觉得这是偶然,你甚至已感觉到……我在接受硬饼之前,就认识你的。

    她那时“嗯”了声,不知为何,她的心中竟是极为忐忑。

    ——如今我可以告诉你,你在荆州的表现虽是惊艳,但那远不是你的极限。只要你肯真正的放空,放空一切!你甚至可以变成前无古人的人物,因为你本是白狼秘地集太多年的光阴才塑造出的奇特人物!

    她那时倒没有留意什么白狼秘地,亦不想成为什么前无古人的人物,她只是问道——放空?放空一切?姜叔叔,我不想……

    她回话的时候一颗心是颤的,也是寂寞的。

    岁月留痕。

    红尘清浅。

    那卑微的少女如今已如白莲怒放般的芳华绝代,可所有的光彩不过是因为一个落泪的心愿。她竭尽所能的绽放出所有的光彩,不为世人的瞩目,始终只是为了博得单大哥的注目留恋。

    若是放空了一切,她这般盛开又是为了什么?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