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915节 错算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15节 错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鬼丰声音郎朗,激荡在龙宫天塔内,让本是迷离的龙宫天塔更是明亮的如琉璃宝塔般。

    夜星沉知道鬼丰如巫咸般,叙说吸引人的***时,暗中多半会有什么动作。

    反派死于话多,因为他总是忘记主角在绝境中还拥有释放小宇宙的大招,如今正邪难分,可女修、巫咸虽是失算,却远没有败!

    谁敢说定能击败女修、巫咸的联手?

    鬼丰也不敢!

    女修、巫咸看似无动于衷,实则应是在酝酿反杀之法,鬼丰不是傻的,他绝不是自鸣得意的说出这些,他也在等待着什么?听鬼丰言语激昂,龙宫天塔似因鬼丰的话语而明亮、就如活物一样,夜星沉暗自诧异——他蓦地感觉鬼丰不是在向众人说明***,而像是在向龙宫天塔叙说着一切?

    单飞心中着实感动,到这个世上后,马未来可说是最让他敬重的人物,虽然他和马未来并未见过几面——伊始的他只觉得马未来的神农教舍财轻利,完全就是活雷锋的表现,可直到此刻,他才真正意识到马未来的良苦用心。

    马未来不但在等他单飞放下逃避的幻想,不想他单飞成为第二个马未来,还给他单飞一个真正自由的选择!

    这世上最可贵的就是自由,不然后人怎么会作诗讴歌说生命、爱情都挺值钱的,但为了寻找自由,性命老婆都可以不要呢。

    “你女修招来单飞,其实和寻找传人般,就要对单飞进行绝对的掌控!”鬼丰扬声道:“单飞虽是茫然不知,我伊始也是不知,可马未来身为玄女传人,如何不知道你女修的手段?马未来清清楚楚的明白你女修的目的,不过他始终秉承玄女传人的特点,不想搅入这乱局中,但他还是悲悯单飞的命运,这才给单飞改变命运的机会。”

    轻叹一口气,鬼丰感慨道:“不过机会也是要有准备的人才能把握,马未来给予的机会,也只有单飞这种人才能把握!他在长街对抗曹丕时,已展现了对抗强权的勇气;在邺城一战时,也只有他这种人才能既得罪了于禁,又痛斥了审配两不讨好……”

    单飞苦笑,倒不想鬼丰对他的了解居然这么细致。

    “于禁、审配的所为就和单飞适才说的那样——他们因为所谓‘情不得已’的缘由,然后就认为伤害别人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鬼丰昂声道:“可单飞说的没错,这本是世人可悲的劣根!这世上其实没有谁能想当然的伤害别人、攫取别人的性命、操纵别人的人生,你女修哪怕是女王,也是不能!”

    一言落,单飞血热,孙策、吕布更是热血沸腾。

    巫咸却是冷漠,女修更是如冰山般寒冷——寒冷的可以冻凝那哪怕开始沸腾的热血!

    鬼丰却是毫不示弱,“可单飞展现的越多,对他来说越是要命,因为他那时始终不知道有一双无情的眼始终盯着他的举动,女王要绝对的掌控,单飞和晨雨却要真正的自由,崇尚自由、认为世人平等的单飞绝不会充当女王攻打白狼秘地的马前卒。女王为求对单飞的操纵,这才改变了晨雨的人生!”

    单飞虽已知此事,可听鬼丰这般说,还是心中刺痛。

    鬼丰大笑了起来,“可女王从未想到过,我以前只是怀疑你在暗中操纵着单飞的人生,但你对晨雨的改变,却真正印证了我的想法。我和马未来曾有个赌约,马未来答应只要我能说服单飞自愿求马未来实施我的计划,马未来就会助我。”

    女修冷哼一声。

    “不能不说马未来是考虑极为周到的人。”

    鬼丰叹道:“他看得出单飞是个聪明人,也知道单飞绝不是受人胁迫去做事的人。马未来不能确定我的计划,却要借单飞来明确此事。我的计划若是灭世,单飞就会变成我的对手,但我的计划若是对抗女修呢,或许不用单飞求什么,马未来也会暗中相助。”

    他说话时望着流离的龙宫天塔,眼中闪过丝期待。

    单飞心中暗叹,他感觉马未来和鬼丰做赌恐怕还有个不得已的苦衷——马未来似乎不能久在他这个世界,这才始终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听起来你倒是很有把握单飞会站在你的一边?”女修淡淡道。

    “我知道女王在提醒我什么。”鬼丰叹道:“你本拥有单飞无法***的死结,你借用孙尚香的身躯前来,本是算准单飞不能对你如何!可惜的是,女王虽是计划周密,还是算错了几件事情。”

    女修眸光微凝,“哦?”

    “你算错的第一件事就是……你小看了晨雨。”鬼丰凝声道:“受诗言影响的晨雨,一直没有放弃和你的抗衡,哪怕无间进行缘起有的重组,但晨雨肯定还竭力留存了和单飞的因缘!就如根须般,一待有适当的时机就会破土萌发。”

    龙树轻声道:“妙哉妙哉。”

    他是个会倾听的和尚,旁人都关注此战的结果,唯独他不停的从众人言论中汲取学识养分,“朝闻道、夕死可矣”,这句话他绝不是说说而已的。听闻鬼丰这般解释因缘,龙树很受启发,感觉这比起什么万世累劫倒是更容易理解一些,也更值得他认真的思索。

    单飞心中触动,蓦地想起和晨雨曾经的对答。

    ——或许在你***心中,相爱的人隔的再远,也一定会再次相见。

    ——不错,我***是信的,不然她不会等下去。可是……你呢?你信不信这点?

    黄河渡船上,伊人的明眸如璀璨的星光,给人以指引,也蕴含着期待。

    他那时很是心慌,他虽是个聪明人,但在心爱人的身边,还是木讷不知所言。他只勉强回道——我也信的。

    他是信的,可他始终忘记去反问晨雨——你呢?你信不信这点?

    其实不用问,如今的他已知道了***,晨雨也是信的,虽然没有喜鹊相助,但晨雨一直没有放弃心中的期待和执着的努力!

    “女王算错的第二点是……”鬼丰继续道:“你小瞧了单飞的毅力,你改变晨雨的命运前,想必早对如何控制单飞有了计划。”

    轻声叹息,鬼丰道:“女王身为权术巅峰者,应该知道要掌控世人,高明的手段是用情感道义左右,最下等的手段才是图穷匕见的威胁。这也是让我多少失望的地方,我本以为女王不会运用这种策略。你这种策略对旁人来说或许极为致命,可用在单飞身上,只能逼他做出最后的抉择!单飞不会妥协!他若是妥协,他根本没有任何取胜的希望!”

    女修默然。

    单飞暗自苦笑,心道女修的备用计划本是贵霜的阿九,是因为阿九的计划失败,女修这才采用这般胁迫的方法。

    “一之谓甚、岂可在乎?”鬼丰摇头道:“女王的计划看似天衣无缝,但就如强权者的掌控难免落个分崩离析的下场般,你的计划在单飞、晨雨的反抗下已出现了裂痕,但你这时候又算错了第三点。”

    巫咸神色怒然,才待开口,女修已经摆手道:“让他说下去。”

    鬼丰有丝讽刺道:“多谢女王的恩准,但你还能等我说下去,是不是准备抽取龙宫天塔的力量对我等进行毁灭的进攻?”

    众人凛然。

    巫咸脸色微变。

    鬼丰随即笑道:“可女王难道从未想到过……我说了这些也是为了得到龙宫天塔的助力?龙宫天塔本是玄女的心血结晶,近乎生灵的存在……”

    众人愕然。

    单飞却是立即想到了人工智能,暗想鬼丰难道是当龙宫天塔是有思想的生灵,如今在向龙宫天塔寻求帮手?

    “这种时候,哪怕女王再是汲取力量,但我和莲花能汲取的力量只有更多。玄女当年选择相助蚩尤,却放弃了黄帝已证明了这点。”鬼丰更有把握道:“拖延……对你们不是有利的事情。”

    “你错了。”女修突然道。

    众人一怔。

    鬼丰扬眉道:“不知道女王有何指教?”他始终没有张扬,仍满怀戒备之意。

    “我虽没有以往的那般把握,但知道你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因此你一直用攻心之术来瓦解我的信心。”女修冷然道:“我也知道你在我蓄力的时候,亦竭力要得到龙宫天塔的助力。”

    鬼丰眼皮微跳。

    女修淡漠道:“我如今并不是拖延,我问你,因为我希望听听我究竟算错了什么?”

    众人凛然,不想女修这般时候还有如此冷静的表现。

    鬼丰双眉陡扬,放声长笑道:“你算错的第三点就是巫咸!”

    众人一怔,巫咸眉头紧皱,一时间倒不解鬼丰之意,女修亦是纤眉扬起,却是霍然向身后望去。

    破天鼓响。

    明亮的龙宫天塔半空中倏然有涟漪闪现,有白光一道霍然破空而至,将众人笼在其中。

    巫咸本是提防着鬼丰的出手,却不想蓦地光芒遍布,让他根本无所遁形,但正因为这般,他反倒并不紧张。

    天塌大伙死,这种光芒笼罩众人,本不应有什么危险,可他随即色变,因为他听到鬼丰清晰的说道:“巫咸借用曹棺的身躯前来,的确是奇巧的手段,但这也是他最致命的缺陷,他实在不该小瞧曹棺!”

    巫咸呕血!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