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916节 清醒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16节 清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眼睁睁看着巫咸呕血,不要说众人惊错,哪怕女修都是耸然动容!身形微闪,女修倏然挡在了巫咸的面前,防止鬼丰的进攻!

    女修那一刻讶异非常。两千年来的攻伐,让她早就精熟世人的尔虞我诈。她知道鬼丰借交谈的时候和白莲花联手汲取龙宫天塔的助力,但她并未急于进攻。

    一鼓作气却拿不下的事情,她不会轻易去做。在倾听之际,女修亦在竭尽所能的***龙宫天塔的关键。

    她不信凭自己的才能,始终对龙宫天塔无可奈何,她本已找到丝关键——龙宫天塔座落在黑洞之上,旁人只觉得龙宫天塔的玄奥,她却感觉其中必有深意,她甚至开始察觉到龙宫天塔和黑洞之间并非简单的位置关系,而是有所关联!

    就在这时,巫咸蓦地***。

    鬼丰甚至没有出手,巫咸却忽然***,这是怎么回事?

    心中困惑时,突然见到巫咸的一张脸似在扭曲,女修醒悟道:“曹棺?”她说的本有些莫名其妙,不想面前的“巫咸”幽然叹了口气道:“不错,是我!”

    众人惊骇。

    他们只以为巫咸占据曹棺的身躯后,就如鬼丰借用大明王的身体一样,被夺舍者已然死亡,可他们却不想曹棺居然还能活了过来!

    女修亦是没有想到,但她反应极快,在那片刻倏然按住了曹棺的肩头,曹棺闷哼一声,顿时盘坐下来,额头上汗水滚滚而下。

    怎么回事?

    哪怕夜星沉、单飞都是不解,女修却是立在曹棺身旁神色冷然的看着鬼丰,“鬼丰,我们倒低估了你的手段,但你若以为凭这些伎俩就可生离此地,未免还是不够!”

    “是吗?”

    鬼丰淡淡道:“女王不用这种强势的口气警告,我暂时也不会出手的。”

    女修纤眉微扬。

    “旁人或许不明白眼下的情况,但女王多半了然在心,不过女王定然不会将一切说出来?”

    鬼丰慢悠悠道:“女王不说,我倒是可以说说。”

    “究竟怎么回事?”夜星沉皱眉道:“曹棺为何会活了过来?”他隐约看出曹棺倏然清醒,而巫咸似乎竟制不住曹棺!

    这实在是极难想象的事情,要知道像巫咸这样老辣之人,既然敢用夺舍之法,就应有十足的把握。虽说是曹操的膀臂,位高权重,但要说对抗几乎和神一样巫咸,曹棺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但眼下……

    众人困惑之际,鬼丰已道:“曹棺的确要活了过来,如今这道光芒笼罩你我,看似和阳光无异,不过其中却蕴含着一种奇特的力量,对人体可说是有益无害。”

    夜星沉转动内息,发现伤势竟有好转的迹象,不由惊奇道:“世上居然有这般神奇之力?”

    鬼丰笑道:“这听起来神奇,但说穿了却是寻常。草木需要阳光才能生长,就说明草木是在借用太阳的力量……其实不止草木,世人被这个世界孕育,亦能对自然的能量加以运用,不过常人碌碌,只有真正的宗师才能证悟到天人合一的力量。”

    单飞暗自点头。鬼丰说的听起来玄奇,但如果用他那个时代简单的说法来描述——植物需要阳光进行光合作用,不接触阳光的孩子,易得佝偻病,如此看来,动植物都需要阳光才能生长。

    “莲花用破天鼓传来的这股力量,本是太阳力量的转变,有助正常人恢复伤势。”鬼丰又道:“这是白狼秘地的不传之秘。”

    单飞听了倒是心生向往。他那个时代其实也有红外治疗,但和白莲花传来的这股力量比拟,实在逊色太多。

    他感觉白光的能量倒和流年的力量极为仿佛,连番交手后,他本是精疲力尽,但得那股力量的补充,他很快振作了精神,亦知道鬼丰所言不虚。

    夜星沉却是皱眉道:“有助于正常人恢复伤势?”他说话时看的是孙策和吕布。

    鬼丰明白他的意思,“孙策、吕布也是正常人。”

    “什么?”孙策、吕布齐声道。这多年来,他们倒从未听有人这么评价过他们。

    鬼丰淡笑道:“你们虽用了三香,但在白狼秘地的眼中,你们其实和正常人一样。”

    孙策、吕布心下触动。

    鬼丰转望巫咸、女修道:“不正常的反倒是那些看似正常的人!比如说……躯体无恙,心思扭曲之辈。”

    夜星沉立即道:“你说那些夺舍之人?”

    女修身躯微颤。

    鬼丰点头道:“正是如此。夺舍人和被夺人本是不同的个体,强行合一必有偏离,巫咸夺舍素来不管被夺人的意志,只靠强行抹去被夺人的精神占据对方的躯体,这本和权术者一样,只管驱使,不去理会被驱使之人的意志。”

    众人若有所悟。

    “因此权术者的弱点亦是夺舍人的弱点。”鬼丰又道:“冷酷的权术者必须要有极为强悍的力量才能纠正这种偏差,但若是那些被驱使之人有了自省、亦有了力量,权术者就会有危机出现。”

    夜星沉醒悟道:“曹棺虽是体弱,但他有自省,你又给了他力量,因此正常的曹棺就会复苏过来和巫咸对抗?”

    鬼丰颔首道:“正是这样。”

    夜星沉随即道:“光芒虽是笼罩所有人,但无偏离的人,就不会有恙。这也是你一定要征求被夺人同意的缘由?”

    鬼丰笑笑,“正是如此。”

    女修眸光凛然,蓦地一挥手,有许愿神灯落下光罩将她和巫咸笼在其中。

    白光再不能穿过许愿神灯的阻拦。

    众人如何不明白女修的用意?女修是在保护自身和巫咸。莲花传来的这股光芒对正常人会有助力,但对偏离者会有影响——女修、巫咸都是强借旁人身躯而来,当然最受影响。

    “女王定然觉得我这不过是雕虫小技。”鬼丰微笑道。

    女修冷然不语时,夜星沉已道:“虽不能说是雕虫小技,可作用不见得有很大。曹棺他……似乎又有点不正常了。”

    众人向曹棺望去,就见他本是扭曲的一张脸渐渐平和下来,均意识到形势不妙——曹棺虽能清醒片刻,但看起来转瞬就要被巫咸***下去。

    平和的那人绝不再会是曹棺!

    鬼丰仍旧从容道:“女王和巫咸的手段着实高明,你们借用孙尚香、曹棺的身躯而来,算准了单飞就算不帮你等,亦难以和你们为难。”

    单飞皱眉不语,心中蓦地有丝寒颤!

    他不想鬼丰竟有这般深远的谋划,不但能够抗衡女修和巫咸,甚至开始进行反击。但靠人不如靠己,这种局面下,单飞始终未放弃参悟龙宫天塔的念头。

    静听鬼丰、女修彼此攻心间,单飞数次将内息外扩广袤的龙宫天塔、内注神女灵符,希望得到更多的启迪。他虽没有进一步的收获,但感觉已和龙宫天塔渐渐融合起来。

    那是种奇妙的感觉,就像他开始和虚幻的龙宫天塔般,渐渐虚无……就在此时,他却感觉虚无的自己又开始凝聚起来。

    为何会变成这样?

    单飞不解,却只怕根须没有清除干净,不由默凝气息内观经络,不过始终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可女王和巫咸束缚住旁人的双手时,亦是被自缚双手。”鬼丰凝声又道:“我们不能为难孙尚香和曹棺,可你们亦是不能!”

    众人一怔,随即醒悟鬼丰的意思。

    “这正如权术者的力量是来自奴役的奴隶般,奴隶一去,权术者自亡。你巫咸若是毁去曹棺的身体,当下无所寄托,定会死在这里!”鬼丰目露异彩道:“曹棺若死,在场之人,谁会再让你夺舍?”

    盘坐的曹棺身躯震颤。

    众人见状,均知正在***曹棺意志的巫咸受到了鬼丰的影响。

    女修冷冷道:“我们是不会毁去曹棺的身体,可你们难道会毁去曹棺?你们都是自称仁义之辈,曹棺和你们关系非比寻常,你们为了自身的目的杀了曹棺,无论如何辩解,和你们不齿的权术者又有什么两样?”

    龙树不由念道:“阿弥陀佛。女修施主好辩才。”

    鬼丰笑了起来,“女王说的不错,我们的确不应该毁去曹棺,可我们何必毁去曹棺?一个清醒的曹棺,比死的曹棺更有用的!”

    女修冷哼一声,众人都明白她的言下之意——巫咸一时不备才被曹棺反击,但谁认为曹棺会真正清醒过来?

    “女王是天底下最聪明的女人,不过女王被习惯驱使,亦是如巫咸般,很有些轻视世人的力量,因此才有了第四个误算。”

    女修眸光凛然,蓦地想到一件事情,衣袂无风自动。

    众人不由凝神倾听,就见鬼丰一字字道:“你们不该小瞧曹棺,可你们更不应该小瞧诗言!女王,你真的以为诗言在邺城偷走晨雨是无意为之吗?”

    单飞身躯震颤,霍然想到曹棺在云梦泽曾经说过的言语。

    ——西域那些人不想晨雨会落在诗言的手上。

    ——我发现这点后,立即劝诗言将晨雨还回去。

    ——我这么做的缘由其实很简单,诗言不是捡到的晨雨,而是从那些人手上偷到的晨雨!

    那时他单飞根本没有深想诗言的用意,曹棺也没有解释缘由,可如今听鬼丰这般说,他却是立即想到诗言更深的用意。

    ——曹棺。

    有声音像从天籁传来。

    那给予世人温暖的白光虽是到不了曹棺的近前,但那声音却轻易穿透了许愿神灯的阻隔,轻柔的落在了曹棺的耳畔。

    曹棺霍然睁眼,眼中虽有泪花朦胧,却是前所未有的清醒。冷酷的权利虽可***他的躯体,却再也无法束缚他心中的意愿!

    喃喃念出那让他魂牵梦绕的名字,曹棺眼中泪水滑落。

    ——诗言,你来了?!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