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917节 第一次反攻!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17节 第一次反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曹棺目光中充满了期待,他自知前往楼兰必死,可他还是来了,因为这是诗言的心意。他自知亏欠诗言太多,若能一死弥补心中的遗憾,死有何惧?

    人一出生不就是走在死路上的?

    可他终究还有期盼——期盼死前能见诗言一面,他有太多话要说,但他真见到诗言偏偏又不知道要说什么。

    或许只要看上一眼。

    一眼如同万年!

    他就那么痴痴的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有蓝光闪现,一如精灵般的女子已经现身在龙宫天塔内。

    是诗言!

    单飞倒没想到过诗言会突然到了这里,她不是一直在云梦泽的黄金祭台上?她如何会知道曹棺的呼唤?

    ——或许在你***心中,相爱的人隔的再远,也一定会再次相见!

    当初黄河渡船上的单飞如此揣摩诗言的用意,但他这般多情的推测,更是因为看出晨雨的期待。这世上的冷酷无情已让近在咫尺的世人如天涯般的遥远,存在是为了追逐那如泡影般的繁华,还是维系野蛮者冷酷坚硬的强权?

    若是真心相爱的人也是不能相见,那这个冷漠的世界为何要存在?

    诗言本如晨雨般,虽屡经世上的丑恶,但还是相信世上的真爱!

    曹棺落泪。

    诗言亦是泪盈眼眶,她蓦地到了此间,像已了解此间的一切,面对萧肃的女修,她视而不见。

    曹棺的眼中只有她诗言,她的眸中何尝不是只有曹棺?

    嫣然一笑,诗言的声音却带着哽咽道:“曹棺,我……我又偷跑了出来,就和当初见你时那样!”

    曹棺泪中带笑道:“对不住,我……我……真的对不住……”他心中千言万语,但在见到诗言那一刻却是尽数哽咽在喉间。

    蓦地痛苦的闷哼,曹棺五官溢血。

    诗言一惊,叱道:“巫咸,事到如今,你还是不知悔改?!”

    众人都知道曹棺体内的意志虽因念及诗言暂时胜过了巫咸,可巫咸何等人物,怎么会束手待毙?

    “不知悔改的是你……诗言!”女修缓缓吸气,手中的许愿神灯扩出的光罩凝结的如同冰堡般,“诗言,你真要我将你打得万劫不复才知悔改?”

    诗言望见曹棺痛苦不堪的模样,神色极为激动,“女修,你错了,不知悔改的是你!”

    一言落,龙宫天塔冰凝。

    女修冷冷道:“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你能否再说一遍?”她说话间,有一物倏然升空,虽无所依,却悬空盘踞在众人的头顶。

    自鸣琴!

    众人一见那物怒张如弩,如何认不住那正是与破天鼓齐名的自鸣琴?事实证明,宇宙无垠,所谓的***开天辟地不过是个神话,但黄帝等人却是真实的用另外一种手段改造着天地。

    自鸣琴本是当年黄帝等人用来改造天地的利器!

    有冰箭凝结自鸣琴上,弓开满月般……锋锐指向,正是诗言!

    冰箭寒锐,诗言却对其视而不见,她的神色少有的激荡,“我说这些年来不知悔改的是你女修!”

    单飞身形闪动,就要到了诗言的身边。

    诗言突然摆手道:“单飞,多谢你的好意,但我不用你来帮手。你记得……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去救回晨雨。”

    单飞微怔,一时间倒不解诗言的言下之意。

    顶着无边的寒意,诗言毫不示弱道:“女修,我在云梦泽时,一直奇怪着一件事情,为何我们明明知道那多的丑恶,却是始终不能避免?为何当初向往正义的世人,终究会自甘泥沙的污染?”

    凝望着冷酷无情的女修,诗言道:“我在祭台求天时,遇到了身在贵霜王庙的你……”

    单飞微怔,他并不知道这段事情,可见诗言这般顶撞女修,他不由替诗言担忧。不过他更奇怪一件事情,诗言硬抗女修时,众人都有担忧之意,反倒是鬼丰不算紧张。

    鬼丰绝非看热闹的人。

    “得到你冷酷无情的扼杀后,我终于彻底明白。”诗言凝声道:“这是黄帝规则下的一个权术世界,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

    “住口!”女修怒喝道。她声一出,冰箭已出,声音落,冰箭正击在诗言的身上!

    “诗言!”曹棺嘶声惨叫道。

    众人虽知女修的霸道,但不想女修会一言不合就要杀了诗言,眼睁睁看着女修一箭击在诗言的身上,竟无一人能够阻拦。

    不想那一箭虽看似射中了诗言,却没有击穿她。诗言在冰箭射来时霍然而退,她的步伐竟如精灵轻舞般曼妙,周身更是有花火齐扬,更增身法的绚丽多姿。

    兜着那花火、冰箭踏出三十六步后,花火不见、冰箭亦是消逝,而诗言却是奇迹般的站回到原位。

    众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场诸人都是武功高明之士,知道借力化力之法,他们看出诗言以舞破箭,用的正是借力化力的法门。

    可这只是对武学而言,诗言居然能用此法***自鸣琴的攻击?谁都想不到这如精灵般的女子不但极具灵性,而且身怀神通。

    哪怕曹棺都已看呆,显然不知道诗言还有这般本事,鬼丰却是目光闪动,微有激动之意。

    女修瞳孔爆缩,紧握许愿神灯的纤手白皙若冰,众人甚至听得到她指骨咯咯错动的声音。

    单飞那一刻就觉得体内倏然再凝,不由讶然。他本不知道自己的气息为何会凝滞,但忽然发现竟似和女修手中的许愿神灯有关。

    女修究竟要做什么?单飞心思急转。

    诗言避开女修的必杀一击后并无任何自得之意,反倒神情凝重道:“黄帝以权术掌控天下,本证明有极大的问题。若非如此,当年在黄帝身边的人也不会纷纷离开。可你女修不知悔改,反倒变本加厉的试图将一切掌控在手中。我本来对你还有期望,但我在贵霜神庙已经见识了你的狠辣,如何会对你不加以提防?如今你想杀我,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女修冷笑道:“我错了。”

    众人一怔,哪怕鬼丰都是愕然,他虽指出了女修的错算,但从未想到过女修居然会主动认错。

    诗言眸光微凝,反问道:“你错了?”

    “是啊,我大错特错。”女修一字字道:“我还是不该心软的念及些……往事……”

    众人一听,倒是感觉女修并非要这般说,而似在隐瞒什么。

    女修凝声又道:“我早就应该杀了你,而不是留着不知醒悟的你,到今日继续和我做对!诗言,我虽不看好你,但我倒未想到你居然会卑劣的去勾结白狼秘地的人。”

    孙策、吕布倒是不以为然,他们暗想女修这种混淆黑白、泼脏水的手段实在太过明显,众人均是心知肚明之辈,如何会被女修左右?

    女修随即又道:“你若不是早就勾结了鬼丰和白莲花,得到他们的助力,哪怕你在云梦泽再是参透玄机,也不可能顺利的到了此间!”

    众人愕然,倒不能不说女修的推测很有道理。要知道如女修、单飞、龙树这般人物,也是要诸多机缘才能进入龙宫天塔,诗言蓦地现身此间实在有些出乎众人的意料。

    可诗言居然和鬼丰有瓜葛?

    单飞倒是立即想到在邺城外的山谷曾听晨雨说过——鬼丰在多年前,曾想说服诗言参与他的计划,但诗言拒绝了鬼丰!

    当初他对晨雨要消逝一事心急如焚,后来又是诸多奔波,对晨雨说的这些话并没有过多去想,可如今知道鬼丰的真实身份,单飞已感觉到,在鬼丰对抗女修的计划中,诗言是极为关键的环节。

    “我顺利到了此间的确是因为鬼丰的相助。”诗言并不讳言道:“但我和鬼丰,并没有什么瓜葛。”

    女修冷笑道:“如今你自然可以睁眼说瞎话了,你若不是被鬼丰蛊惑,当年如何会偷走晨雨?”

    “那你大错特错!”

    诗言否认道:“我偷走晨雨,绝非受到任何人的蛊惑,而是我自己要这么做!当年鬼丰找到我,对我言及这世上的轮回是因为权利当道,我不了解鬼丰、认为他未见得怀有好意,因此拒绝了和他的联手,但我已感觉那些被你掌控的传人极为可怜。”

    神情激动,诗言无视自鸣琴的冷厉,居然上前一步道:“她们本有自己的意志,可被你女修掌控后,却变成了你女修的傀儡,如同死了一般。女修,你实在是个冷酷无情的女人,你这般作为、难道从没有丝毫的内疚?”

    自鸣琴如弩怒张,其上的冰箭晶莹剔透,看起来粗壮的竟如苍天古树般。

    众人凛然,暗想没有了夜星沉的东海劳,如今的众人要如何做才能抵挡女修的攻击?

    诗言仍不畏惧,昂首道:“我一直还希望你能有所愧疚,进而醒悟改过,可我终于发现,你不会愧疚的,因为这是你熟悉的方法,也是你熟悉的世界,哪怕这个世界充满了尔虞我诈的攫取、弱肉强食的争夺、痛苦凄惨的哀嚎,但你却绝不介意,你是至高无上的女王,早将这些视为理所当然的存在!而你的后人,无不或了然、或默然的跟随着你的脚步,从大禹到嬴政,一直到了今日,仍旧没有丝毫改变。”

    女修脸色已青。

    诗言咬牙道:“但单飞、鬼丰说的没有错,我们……不会再将这些事情视为理所当然的存在,我偷走晨雨就是在向你挑战!无论你有多么强悍,我们都不会奴颜婢膝的去跪拜,而应是选择直面!”

    话音落,诗言飞天,竟向女修冲去。

    众人讶然,不想面对强大的女修,诗言居然会选择了***,这是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不成功的结局本是以生命为代价。

    诗言却是决然!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