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918节 复苏的记忆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18节 复苏的记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众人错愕,女修讶然。众人没想到女修一言不合就要毙了诗言,女修却没想到诗言竟敢对她开战!

    诗言的身形或许不如单飞飘逸、不如巫咸的奇诡,但其中却有着不尽的曼妙之意,她几乎可说是飞舞着到了女修的近前。

    “你找死!”女修神色转为冷漠,站在原地没有丝毫的举动,但她头顶的自鸣琴却是倏然变幻成排弩之状,那一刻尽见密密麻麻的冰箭布满半空,所有的锋锐尽指诗言!

    众人虽知自鸣琴这般变化或和巫咸的幻术般,都是蕴实于虚,以虚幻增强敌人的惊怖,以实力重挫对手,可自忖若是自身面对这种情况,实在不敢正撄其锋。

    诗言虽是决绝,不过并不鲁莽。

    半空的她脚步轻巧,蓦地转到排弩之侧避其锋锐……

    就在此时,破天鼓响,鼓声一起,许愿神灯扩散的光罩竟如震裂的鳞甲般层层脱落,鬼丰倏然而动。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动则已,一动冲天!

    鬼丰终于开始***。

    他筹划这多年,本就是为了这一刻的挑战,诗言虽是撇清和他的瓜葛,他却知道绝不能任由诗言一人面对女修。

    一飞冲天的鬼丰竟到了自鸣琴上方的高空……

    雷霆剑遍体红炽,鬼丰亦是身泛虹光,一时间,众人已分不出雷霆和鬼丰,只见两股红热瞬间融合,然后如闪电般的向女修劈来!

    人剑合一!

    夜星沉眼皮微跳,但一步就已到了女修的正前,孙策、吕布亦是闪身而动。这几人无不是世上顶尖的高手,巫咸正被曹棺的意志左右,因此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女修!

    只要拿下女修,一切皆休。

    女修冷然,亦是傲然!

    面对众人的合击,她居然仍旧神色不改,空中的自鸣琴倏然滚旋,有无数的冰箭瞬间向四面八方闪射而出。

    夜星沉、吕布和孙策齐声闷哼,竭力的凭直觉闪躲,但在落地时,夜星沉衣襟断裂,孙策骨痛欲折,吕布硬挨三箭,冰箭虽只是在他如铁的身躯射出三个白点,却也让他疼痛不堪。

    几人相顾骇然。没有东海劳的他们,只凭武功实在无力和黄帝所传的神器相抗。

    不受冰箭所困的只有鬼丰和诗言。

    鬼丰人剑合一,浑身火燃般,那些犀利的冰箭遇到他时,竟是纷纷弹开。一剑突破女修的防御,下一刻的功夫,鬼丰爆喝声中,一剑向女修当头斩落。

    剑若雷霆红光似火。

    众人就感觉天空如有火烧云融化了天地间的寒意,然后炽热尽数化作燃烧的流星肆无忌惮的向女修轰击过来。

    明月起,弯弯如眉的只是一蹙,竟泯灭了漫天的火花光亮,天地间转瞬间晴晴郎朗、寒意萧结。

    众人暗道不好,知道鬼丰一鼓作气、二鼓而衰,女修先用冰箭消磨鬼丰的锐气,如今全力一斩,正是以逸待劳的将鬼丰当场斩杀。

    破天鼓再响。

    光芒一束倏然冲入那漫天的月光。

    白莲花出手,她知道鬼丰瞬间陷入绝境,立即以破天鼓助力鬼丰。她早非当初那懵懵懂懂的卑微少女,而是深切的了然女修的新月一出就能溶了鬼丰的遮天战意,靠的并非全是刀法,借助的更是自鸣琴和许愿神灯的助力。

    一般人能调动的只有筋骨肌肉,武学高手却能用内息助力,而如女修、鬼丰、单飞这般人物,调动的已不止内息,更有天地之力。

    哪怕他们再是忿然女修的所为,但不能否认的是——对于黄帝所传神器的运用,女修当属世间第一!

    白莲花破天鼓助力的同时,鬼丰大喝声中,圈剑全力回防,众人只见空中一边冷气凝寒、一边热气蒸腾间……诗言早已利用脚步的奇巧化解了冰箭的来袭,她不退反进,趁女修全力对付鬼丰的时候,一把抓住了曹棺。

    诗言出手就是为了曹棺。

    她固然敢于挑战女修,但如此不由分说的出手,还是因为知道曹棺的生死已在一线。曹棺虽用坚强的意志和巫咸僵持,可巫咸如何会始终被曹棺反制?

    巫咸正以抽离曹棺精气神之法削弱曹棺的意志。

    如今曹棺五官溢血、六腑齐伤,再是这么硬熬下去的结果,诗言不敢去想。一把抓住曹棺后,诗言立退,因为她的目的已然达到,只要拆散女修和巫咸的联手,女修的实力本来就是折损过半。

    “曹棺,你再……”

    诗言看到曹棺奄奄一息的模样,心中绞痛,“坚持”二字不等出口时,脸色遽变——她看到曹棺看着她的双眼中有幽绿的光华闪现。

    曹棺眼下已不是曹棺!

    巫咸有诈!

    诗言只转过这个念头时,两盏许愿神灯同时大亮,“曹棺”出手,他手持许愿神灯有光华如剑般刺在了诗言的胸口。

    众人骇然。

    诗言呕血!

    哪怕她是炎帝之女,有遁甲护体、能用奇门化解女修的攻击,但她全力以赴的吸引女修的注意,已然耗尽了大半的气力。

    她要救曹棺,却忘记了巫咸何等人物?巫咸故作抗衡曹棺,实则就是布下陷阱,在等着给她致命的一击。

    而且这已不止是巫咸的一击,巫咸连接许愿神灯之力后,这本是女修、巫咸的合力一击。她诗言对女修早有提防,但女修知晓她诗言有遁甲护体,亦早准备了杀她之法!

    诗言呕血***,手中却仍拎着曹棺。

    众人齐声叫道:“丢掉曹棺!”他们亦是霍然明了巫咸的阴险,暗想这种时候,你诗言还带着曹棺,那不是死的更快?

    诗言不舍。

    她的眸中还带着依恋,她知道带着被巫咸控制的曹棺,她必定要死在巫咸的手上,可她全力施为,艰难的救出曹棺若是放手的话,那可能就意味着永别不见。

    相见时难。

    别亦难!

    女修蓦地冷哼一声,在鬼丰全力回防的时候,倏然撇开了鬼丰,一步就到了诗言的面前。

    许愿神灯大亮。

    双灯合并的光华倏然传至新月刀上,新月大亮,亮的如同满月般。

    三五夜中新月色,咫尺天涯相思心。

    千古明月本是多情的照尽世间不尽的相思之意,如今却要无情如刀般割断那最后的牵连。

    “这样也好……”诗言看着那月光及体,喃喃念了句后只是看着面前的曹棺,曹棺的神色痛苦不堪。

    “住手!”

    声起人已至,单飞终于出手。诗言、鬼丰忽然出手合击女修,他立即感觉凝结的气息为之一松。

    他气息的凝散竟似和女修的意志有关?

    女修究竟要做什么?她不动声色的外表下究竟打着什么算盘?

    单飞没来由的心惊,他深知女修绝不是甘于认输之人,女修虽有误算,可她必定会有惊天的反击计划。稍有迟疑间,见诗言抢回了曹棺,单飞已知道不妙,女修如何会让诗言轻易的夺走曹棺?

    眼睁睁的看着诗言呕血,单飞几乎和女修同时赶到,他双手一合间,就已湮灭了那漫天的月光。

    流年大亮。

    女修双眸中杀机凛然,怒叱道:“单飞,你不知死活!”她话音才起,新月倏然破出单飞的手掌。

    单飞那一刻就感觉女修的功夫暴涨百倍以上。

    这怎么可能?

    可他随即明白过来,女修是将适才从龙宫天塔抽取的力道尽数爆发了出来,与此同时,巫咸手一紧,双灯合照,已将四人同时笼罩其中。

    女修挥刀!

    鬼丰凛然大叫,“退!”

    他来不及多说,但已看出单飞、诗言的不妙。女修自入龙宫天塔后,就一直在汲取塔内的力道,如今再加上许愿神灯的助力,这股力道虽不能说是毁天灭地,但绝非人力能敌。

    狂风怒号。

    白莲花急叫道:“单大哥小心!”她一直留意单飞的举动,眼见单飞瞬入绝地,早用破天鼓击出两股力量——一道如光板般挡在单飞的身前,另外一道却是急击女修的后背。

    “轰”的声响。

    女修这次显然将一切计算在内,空中的自鸣琴转瞬拦截住白莲花围魏救赵的一击,而新月非月,那一刻就如毁灭天地的流星般轻易的击溃白莲花的另外一股防御,转瞬就要横扫世间的一切。

    兜!

    单飞双手结印,瞬间就要将女修的攻击尽数接下来。他本有数种方法逃离这绝地,但他不能逃,他一逃,身后的诗言、曹棺就会粉身碎骨。

    曹棺虽和巫咸合体,但谁知道女修会不会为了杀诗言不惜牺牲掉巫咸?

    这是女修的全力一击,绝非他单飞能够抗下,单飞知晓这点,全力一兜后瞬间再散以图卸掉那无可匹敌的杀伤。

    流年大亮!

    单飞瞬间和流年合二为一,融入虚空中,狂风顿弱,但还是有无情月意穿透了单飞、刺破了流年,就要硬斩到诗言的身上。

    比那月意更快的却是一道白光!

    这世上有什么能快得过光芒?

    似不堪重负的流年中蓦地有光芒一道闪出正笼在曹棺的身上。巫咸闷哼,女修讶然,眸中蓦地有了极为凛然之意。

    单飞错愕,他真不知道在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会让女修这般惊心警惕?

    他没有回头,但已看到不止女修讶异,鬼丰亦是露出极为震惊的神色。为什么?困惑闪念间,他就听到背后有啸声传出。

    竟似是曹棺在长啸?

    啸声前所未有的慷慨激昂,可在明丽流年的辉映下,又是难掩千古凝结的黯然神伤!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