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919节 盖世英雄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19节 盖世英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曹棺长啸声中出手!

    他本是羸弱不堪、随时倒毙的模样,但啸声中的他却满是悲愤不平、壮怀激烈之意。那冷月劲斩看似就要将诗言劈成两半时,曹棺手中的许愿神灯一横,竟硬生生的挡在冷月之前。

    砰!

    有震耳巨响传了开来,无情月意重斩在许愿神灯之上,许愿神灯巨震却未折断,其上的月意光芒倏然一折冲天,远远的不知所踪。

    曹棺一把挽住了就要摔落尘埃的诗言,立在狂风中怒然的望着惊诧的女修,竟是毫无惧色,亦无退意。

    他不再像是曹棺,而更像是敢于面对世间一切挑战的男子。

    众人错愕,一时间不明白眼前这人究竟是巫咸还是曹棺?

    若是巫咸,如何会帮诗言反击女修?可若是曹棺,曹棺如何能挡住女修那般强悍的攻击?

    世人多是强调信心的重要,却有意无意的忽略一件事情,没有实力的信心总是羸弱的不堪一击。

    曹棺绝对不可能挡住女修的一击,那他如何会突然有了这种实力?

    众人心中困惑。

    女修的眼角竟然轻微的抽搐下,“你……你是……”她看似要脱口说出一个名字,却是硬生生的忍住。

    曹棺对女修视而不见般,他扭头缓缓的望向诗言,眼中带泪道:“诗言……我……我是?你……你是?”

    他说的极为奇怪,旁人一时间绝不明了曹棺的用意,甚至以为曹棺脑袋坏掉了,诗言却是眸中含泪道:“你……你是……曹棺!为了我,不惜舍命前来楼兰的曹棺!”她说的亦是奇怪,这本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她为何还要再说一遍?

    曹棺一笑,笑容中满是涩然,无视不远处萧肃凝立的女修,他的眼中只有诗言。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极为漫长的梦。”他说话间,为诗言轻轻的擦去嘴角的鲜血,举止从未有过的温柔。

    “什么梦?”诗言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在梦中,感觉我像是一个可与黄帝争锋的英雄人物。”曹棺说话间一直凝望着诗言,他不是要从诗言神色中看出什么端倪,而只是不舍。

    一眼如千年。

    千年再见,却终究还是别离神伤。

    诗言娇躯微颤,轻声道:“在我心中,你本来就是个天下无双的盖世英雄,不然我怎么找到了你?”

    “可那个英雄却被红尘迷了眼。”曹棺眼中的泪水一滴滴的垂落,打湿了诗言的轻衫,“梦中的我不但能和黄帝争锋,还和一个叫做精卫的女子相遇。”曹棺柔声道:“她是我见过最美丽、最温柔、最善良的女子。为了挽救那些无辜的异形人,她甚至敢和黄帝作对。不是她的鼓励,我也没有勇气和她并肩与黄帝作对!”

    单飞心中一震!

    他乍见女修对曹棺这般凝重,一时间不明所以。因为在女修、巫咸眼中,曹棺本是无足轻重的人物。他单飞也以为曹棺所言的“黄帝”是皇帝,正奇怪曹棺为何会与当今的汉天子刘协作对的时候,却突然听到曹棺提及了精卫。

    脑海中有如闪电划过,单飞蓦地想起在贵霜王庙听到的那件远古往事……

    阿九说过——据《山海经》记载,发鸠山有禽鸟叫做精卫,精卫是神农的小女儿,在东海游玩时却被溺死东海,精卫化身为鸟后因为心中忿忿不平,常衔着山上的石头去填海。

    单飞当时亦知道这段典故,也一直将这件事当作神话来看,可如今的他如何还能这般看待山海经?

    山海经虽被大禹进行了篡改,可其中的记录反倒更近当年的***。

    贵霜王庙的“玄女”、也就是女修曾经说过——精卫又叫女娃,当年黄帝擒下蚩尤后,却是精卫放了蚩尤,精卫放了蚩尤是因为爱着炎帝的手下刑天、受到刑天的蛊惑而不知轻重。刑天和精卫的结局是,精卫引开黄帝的追兵,却溺死在东海上,而刑天接掌蚩尤反抗黄帝的大旗,继续和黄帝作战,却被黄帝枭首后再是挫骨扬灰!

    当初阿九曾说——刑天是为精卫而战!是黄帝害死了精卫,刑天爱着精卫,这才为精卫坚持打下去。

    “玄女”呵斥了阿九!

    阿九是个天真的女子,天真的人总怀有向往美好的憧憬,虽然这种憧憬不切实际,可单飞心中却有点倾向阿九的设定,因为他也是个天真的人,他还相信爱。

    往事如烟,历历眼前。

    单飞当初听过这些事情并没有过多去想,但经曹棺这么一说,心中却是莫名的震撼。

    ——精卫的确是和黄帝做对过,而得到精卫鼓励、并肩精卫对抗黄帝的人,不正是刑天?!

    曹棺说自己做梦变成了刑天?

    这听起来极为荒诞。

    无论少年或者***心中其实都住过英雄,也曾幻想自己是个英雄,但经历过风吹雨打后,英雄往往走远。曹棺这时候突然有了这种幻想是件荒诞的事情……

    可是“荒诞”的曹棺竟能硬抗女修的一击,这就绝非荒诞,而是有原因可以追寻?!

    单飞的眼皮也是不由自主的跳动。

    众人默然。

    他们亦是心中困惑,但他们却不想打断曹棺,他们看得到——曹棺不但嘴角在流血,五官也在溢血。

    诗言纤手颤抖,就要为曹棺擦去脸上的鲜血,却被曹棺一把握住。

    “在我梦中,那个迷失的英雄一直很后悔。”曹棺柔声道。

    诗言眸中有泪,“他不用后悔,有些事情,本是心甘情愿!”

    单飞心中讶异,他听得出诗言对曹棺的梦境很是了然,可诗言为何会这般了然?

    曹棺眼中满是痛苦之意,“精卫心甘情愿的为他引开追兵,却因此被黄帝斩杀于东海,他后悔为何不是由他来引开黄帝?”

    “他有着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他也做到了。”诗言颤声道:“若非是他……”

    “若非是他,如今也不会留下白狼秘地这个千古大患!”女修冷望着曹棺,无情的打断道:“刑天,你的梦不但应该醒了,而且很快就要化作灰了!”

    曹棺终于转望女修,许久才道:“你在和我说话?我是刑天?”他那一刻居然没有什么激动,反倒带了丝冷静。

    女修一字字道:“不错,如今的你更像是刑天。”

    众***震。

    他们虽或多或少的猜到曹棺的身份,可听到女修这般确定,还是忍不住的震撼。

    龙树显然也知道中原神话,闻言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实在是一场奇特的因缘。释迦所言的累劫实在真实不虚。”

    “累劫只会出现在这种不自量力的人身上。”女修冷漠道:“当年刑天不自量力的和黄帝做对,却被黄帝枭首后、再毁了不死之身。如今他还能留下意志,想必是些宵小在为他效力。”

    女修没有太过明说,单飞却是心下颤动,这些日子他对远古之事所知越多,就越是容易对以往的奇异之事进行关联。

    女修的意思是——有人帮刑天留下了记忆?是谁?当初卜邑用七星坟试图召回刘武,难道亦有人对刑天这般做?此事或许和关羽的祖上有关?

    关羽的言语瞬间涌入单飞的脑海——刑天被杀后第一次被葬在常羊山,但他随即复活。刑天再被黄帝所毁后,这才葬在河东龙门。而我关家祖上,一直得以卫护刑天的墓地为荣,却对此事秘而不宣。

    关家为何要卫护刑天的墓地?难道关家就是女修口中的宵小?单飞倒觉得此事大有可能。

    女修却不在意那些宵小,继续道:“可你不过是借助许愿神灯激发才能忆起曾经的往事,你终究不是刑天!”玉容满是冷漠,女修一字字道:“当年那个拥有不死之身的刑天早被黄帝毁去,你适才记忆复苏,为救……精卫……妄自运用神农所传的遁甲奇门秘术接我一击……”

    众人惊诧,望向诗言时均是在想——女修竟说诗言是精卫?

    单飞却想——诗言没什么诧异,她早知道这个事实?

    女修冷漠又道:“可你不自量力的性格哪怕过了两千多年,仍旧没有丝毫改变,你如今五脏尽碎、六腑全毁,只是强撑着站在我的面前!适才你强自出手,我一时间还不清楚你的底细,但如今说了这久,你真以为我看不出来这点?”

    众人惊凛。

    诗言泪水滑落,握着曹棺的纤手满是颤抖,可无言。

    曹棺蓦地一笑,口中的鲜血再是无法抑制的流淌,“女王不愧是女王!”幽幽一叹,任由鲜血垂落在地,曹棺扭头看向诗言道:“诗言早知道自己的身份,亦知道我和她的因缘,女王可知道她适才为何还认定我是曹棺——那个为了诗言不惜舍命前来楼兰的曹棺?”

    女修不语。

    曹棺喃喃道:“女修,你不知道的,你哪怕是高高在上的女王,可你终究不信这世上还有真爱。强权能让世人畏你、怕你,俯首膜拜的说爱你,但你也知道那不过是一场天大的笑话。”

    虽对女修发话,曹棺却始终一霎不霎的看着诗言,“女修不懂,可我懂得的。”

    眼中的泪水再次滑落,曹棺伤感道:“诗言,你无论是谁,但你永远是我见过的最善良的女子……你这般说,只是不想再让我觉得,我负你什么。可我如何不知道负你太多,哪怕……”

    “曹棺!”诗言失声惊叫,突然伸手去抓曹棺的手腕。

    曹棺推开了诗言。

    眼中不舍,可举止却是决然。

    有寒光一闪,曹棺已将一把锐利的弯刀,插入了自己的胸膛!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