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921节 爱一个人好难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21节 爱一个人好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女修算的面面俱到。这世上本是行有余力之人才能这般,若是忙得脚打脑后勺的救火,拆东墙补西墙还忙不过来,如何还会考虑隔夜是否还有余粮?

    一语让龙树的信念将要崩塌、竭力让单飞束手,女修还能用眼角余光查看着破天鼓的方向。

    她知道白莲花一定会出手。

    破天鼓终响,却少了当初的决绝激昂。

    女修立即道:“白莲花,我知道你想出手帮单飞和鬼丰,但你心中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把握。”

    白莲花纤手微颤。

    眼前的局面出乎她的意料,鬼丰只是在一个空间游走,她饶是诸多呼唤,竟始终无法联系到鬼丰。

    她一直是按照鬼丰的指示来行事,没有了鬼丰,眼睁睁的看着单飞和女修缠斗,她却无能相助。二人的身法飘忽迷离,彼此间难以分割,她只怕出手反倒伤了单飞。

    “你虽是出自白狼秘地,侥幸得到我的传承,鬼丰也将你隐瞒的很好。可惜的是……万事有利有弊,你的阅历还是太浅太浅。”女修轻叹中似有惋惜之意。

    白莲花虽是不服,可却无从反驳,比起女修来,她岂止是阅历差了很多?

    “我知道你一直试图联系鬼丰。”女修连出数刀,瞬间飘移数丈,还能如常道:“可你始终联系不上他的,对不对?”

    白莲花醒悟,“你封住了姜叔叔的回应?”

    女修淡然道:“若非如此,你如何到如今还是听不到他的半点声息?我知道你和鬼丰之间有独特的联系手法,可惜的是,我的手法亦是独特。”

    略有凝顿,女修又道:“没有鬼丰的指点,你不过还是无知的女子。”

    白莲花满脸通红,握着破天鼓的手瑟瑟发抖。

    “你不敢出手的,因为你非但怕误伤了单飞,还怕伤了孙尚香。”女修言语如针般,“你自然心知肚明,你若伤了孙尚香,单飞一辈子对你都是不可原谅!”

    白莲花只觉得双手冰冷,她知道女修说的没错,当初她哪怕要挑战孙尚香,也要在单大哥不在的时候,若她真的伤了孙尚香,她如何还能站在单飞的身前?

    “但你还有希望。”

    女修的声音突转轻柔,“你很聪明,以你的头脑,只要耐心等待的话,说不定能找出我的破绽。”

    说不定真是这样?白莲花心中更是犹豫。

    女修瞥见空中破天鼓的颤抖,知道白莲花的手也是颤抖的,嘴角多少露出丝微笑。就在此时,单飞突道:“女修,你真以为自己胜券在握?”

    他说话间左冲右突,接连避开女修的数刀。

    女修眸光微凝,随即笑道:“难道胜券在握的是你吗?”她语带嘲弄道:“单飞,不能不说,你的悟性还超过我的想象,你如今还能和我抗衡,更可引以为傲,但你应该知道……我终究还是不想杀你罢了?这本是我答应过孙尚香的事情。”

    “真是这样?”

    单飞远没有女修那般悠闲,却还是坚持道:“你没有杀我,或许只是因为你的能力也到了极限!”

    女修眸光微寒,随即轻声道:“哦?”她只是轻吐一个字,其中的轻蔑看来就能全盘否定单飞的判断。

    单飞却不气馁,“我本不知道你真正的实力,可你对白莲花进行言语利诱,就开始暴露你声厉内荏的弱点,你若根本不在意她,何必和她这般废话?”

    白莲花芳心巨震。

    “你难道从未听过不战屈人之兵的手段?”女修淡淡道:“她毕竟也算是我的传人。”

    “你说谎!”

    单飞质问间连躲数刀道:“孙尚香、晨雨都是你的传人,可你对她们如何?”瞪着玉容凝寒的女修,单飞急声道:“你不是不战,而是力量也用到了极限!因此你如今只能困住鬼丰却不能杀了他;因此你只能用幻境挡住夜星沉诸人,言语克制龙树;因此曹棺、巫咸僵持不下,你却始终不能出手再助。”

    “你真的要我对曹棺出手吗?”女修淡然道。她言语轻淡,可其中的压力却是不可言喻。

    “你不敢出手的,是不是?”单飞并不示弱道:“你不敢攻击曹棺,因为你知道还有诗言!诗言不忍曹棺死,因此一直没有出手,可你若出手对付曹棺,诗言如何会不拦截?这样的话,你反倒会暴露自己的弱点,因此你故意表现出行有余力的样子,一直在等巫咸胜过曹棺后再和你联手,可是……”

    单飞放声断喝:“诗言,你还在等什么?”他知道此间诸人中,唯独诗言没有受到女修的控制。

    诗言娇躯颤抖,握住刀柄的双手亦是无力的颤。

    女修冷笑道:“单飞,我看错了你。”

    “哦?”单飞不由接了句。

    “我一直以为你和我们很是不同。”女修讽刺道:“可如今看来,你和我们并没有什么两样。我知道,在这里真正能杀曹棺的还有你单飞。”

    单飞眉头紧缩。

    “但你却始终不肯出手。”女修字字如针道:“因为曹棺是为你们自愿赴死,可你若出手杀了他,此生就无法再为自己狡辩。因此你希望诗言动手,可你不出手杀人,却蛊惑别人去做,那和权术者又有什么两样?”

    龙树茫然念道:“阿弥陀佛。”

    单飞额头冒汗,却是摇头道:“不一样,并不一样。我知道曹棺如何在想,我若是他,也希望……”

    女修冷笑截断道:“你知道曹棺如何在想?你真的知道他如何想的?你莫要自欺欺人了,这世上不知道多少人谎称知道别人如何去想,然后为了满足自身***,代替旁人去行使自身的意志。单飞,你竟然说出这种话来,实在……”

    “让我失望”四个字不等吐出,单飞已喝道:“女修,你错了,我知道曹棺在想什么!”

    话语落,流年光耀。

    本是困顿在萧萧月色下的流年蓦地绽放出明亮的七彩光芒,光芒绚丽亦是沧桑的笼在曹棺和诗言的身上。

    ——十二因缘,起!

    单飞五字出,周遭景色陡转,有波涛浩瀚,众人倏然如置身在苍茫的大海之上。海上孤舟中,有一男一女正无语相望。

    女子如同精灵般的钟天地之灵秀,那男子却是堪比山岳的雄壮。

    女修眼角微跳,出手稍缓,她发现自己是故作行有余力,可单飞竟是没有倾尽全力!倾尽全力的单飞,在新月刀锋下,如何会这快用流年重组两千年前的因缘?

    单飞始终没有放弃!

    旁人不知道那男女是谁,可她女修却是一眼就认得——孤舟上的男女正是刑天和精卫!

    沧海极远,刑天的目光始终多情的系在精卫的身上。

    ——精卫,我们一别,可能会再也不见。

    ——我知道。

    ——精卫……我们还有别的选择,或许应该由我引开黄帝。黄帝绝不会容忍我们做的事情。

    刑天的指甲看起来已要陷入掌心内,他有犹豫、更有不舍。犹豫是因为担忧,不舍是因为爱。

    ——你可以去引开黄帝,我却不能帮蚩尤逃离黄帝的追杀。

    那如精灵般的女子言语轻柔,但其中的坚决却是斩钉截铁——刑天,黄帝的确绝不会容忍我们做的事情……可是,我们没做错什么吧?

    一言落,单飞泪盈双眼。他记得晨雨也曾这么说过,那时伊人尚有茫然,她不明白没有做错的人,为何却得不到想要的结果?

    刑天凝望着精卫,一字一顿道——我们没有做错!

    顿了片刻,刑天补充道——异形人的出现虽是个错误,可让异形人出现本是所有人的决定。异形人也有生存的权利,黄帝却想将他们全部掩杀,这本是错上加错,黄帝没有道理这么做!

    精卫笑容灿烂——我们既然没错,那我们怕什么?

    单飞泪眼朦胧,宛若又听到晨雨坚决的说——你没有做错什么,我也没做错什么。单飞,你要信我!

    伊人有了坚定之意,那时她已知道要和单飞分别、不忍和单飞分别,但她终知道要如何去做——遵循本心去做,追求自己信仰的结果!

    刑天眼中盈泪——可我真的怕。

    ——你怕我死了?精卫直言不讳道。

    刑天默默点头。

    精卫轻轻上前,吻在刑天的唇边。一吻虽不过蜻蜓点水般,可这世上的很多心意本不能用分量来衡量。

    ——我若死了……

    ——我替你复仇!刑天嗄声道——无论如何,我都会向黄帝挑战,然后……随你到地下。

    ——我若死了……精卫眼中隐藏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我只希望你还能好好的活下去!

    诗言落泪。

    曹棺亦是泪流满面,他就那么痴痴的凝望着诗言,艰难道——诗言,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杀了……我!他不过是说了几个字,却像是用尽了全身的气力。

    他看似已克制不住体内的巫咸。

    “女修……”

    诗言握着刀柄的手蓦地不再颤抖。

    女修霍然色变,后退间已经离开单飞的纠缠,单飞微怔,他只是要阻挡女修的上前,不想女修会主动退后。

    “在你的眼中,这世上的一切都是你可利用的工具。”诗言落泪道:“因此你永远也不能体会,爱一个人很难很难,可哪怕艰难的让人粉身碎骨,却还是会让人无悔无怨。”

    泪水凄然的垂落,尖刀毅然的前刺。

    流年苍凉。

    诗言悲伤。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