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922节 双灯分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22节 双灯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诗言终于出手。

    刀柄前送,就要刺穿最爱之人的胸膛……

    女修脸色终于改变,她的确是如单飞猜想的那样——故作行有余力,却在等着巫咸的绝地反击。

    恢复刑天记忆的曹棺不用多说什么,已明白众人境况的险恶。但他不是两千年前的刑天。两千年前的刑天甚至敢向黄帝挑战,可如今的刑天非但无法力挽狂澜,甚至可能被巫咸利用。

    他当机立断的决定和巫咸同归于尽以图砍去女修的膀臂。

    鬼丰、夜星沉这帮人非正非邪,知道曹棺的用意就会助曹棺去死,女修深明这点,这才用各种手法控制住众人。失去巫咸的助力后,女修独对一帮高手已然捉襟见肘,可她最忌惮的反是诗言!

    在女修的眼中,这世上的一切都是可利用的工具,可诗言是此间唯一不受她牵制的人。

    单飞说的不错,诗言不忍杀掉曹棺,可她女修要助巫咸,必定会引发诗言激烈的反击。她不想激怒诗言,更希望诗言就这么痴迷下去,那时候巫咸就会有机会!

    女修却不想单飞竟会突出奇招,重组两千年前的因缘。

    重温当年情形的曹棺和诗言更坚定了彼此的信念——爱一个人很难,可你真爱一个人,哪怕会粉身碎骨,还是会如往昔般无悔无怨!

    诗言信念一坚,了然曹棺的爱意,就绝不会让曹棺平白的送死。她本是天下少见的奇女子,在这种时候虽难免有情人之间的不舍,却终于知道要做什么。

    痴迷的诗言不可怕,清醒的诗言才有可怕的力量。女修就是深知这点,才知道局势不妙。

    尖刀倏然深陷,从曹棺背心蓦地穿出……

    曹棺放声长啸。

    他啸声中有着说不出的凄厉诡异和痛苦煎熬,但啸声才出倏停,曹棺蓦地落泪道:“诗言……”

    诗言微怔,双手力道稍缓。

    曹棺哽咽道:“我不想……死。你不要杀……我。”

    他这时蓦地说出这种话来,任凭哪个都是费解,可他接下来的举动更是让人惊愕,他手中的许愿神灯一摆,其中光芒如刀,就要割断诗言的颈嗓。

    单飞心中抽紧之际,诗言轻舒皓腕,已然抓住了许愿神灯。

    曹棺双眼中绿芒再也无法遮挡,厉声喝道:“你……”

    “巫咸,我被你骗了一次,如何还会再次上当?”诗言一字字道。

    “你这个贱女人……你敢毁了我,我让你……”巫咸不等说完时,诗言眸光坚毅,蓦地一口血喷在了许愿神灯之上。

    许愿神灯瞬间红炽若炭,其上的红光将诗言、曹棺笼在一起。

    巫咸蓦地脸现惊骇,急声叫道:“女王……”他话未说完就已转为极为凄惨的尖叫,下一刻,曹棺身上的黑雾尽涌。

    黑雾张牙舞爪,其中像有无数的怨灵要冲了出来。

    单飞一看,感觉眼前的情形和鬼丰借尸还魂时很是相像,他知道巫咸不肯束手待毙,就要冲出曹棺的躯体寻求生机……

    女修为何并未稍动?

    单飞那一刻就在提防着女修的援手,出奇的是……女修就那么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似全然不将巫咸的生死放在心上。

    女修究竟有什么打算?

    单飞心中警惕时,就见曹棺身上的黑雾要向诗言侵去,可诗言手掌许愿神灯,身上有红光外扩。

    黑雾一沾诗言的娇躯,就如炭入烘炉,转瞬毁灭消散。黑雾似知不妙,左冲右突,但始终不能冲破许愿神灯的束缚。

    龙树看得目瞪口呆,暗想这种场面倒和传说中的超度亡灵很是相像,但这种超度却是百年难得一见。

    眼看黑雾嘶叫声益发的凄厉,可也渐渐衰竭时……女修突然长吸了一口气。

    吸气声清晰异常!

    鬼丰倏然一声长啸,居然破了那幻境,转瞬就要落到诗言的身侧……而夜星沉、吕布和孙策三人亦是同时而醒,望见眼前的情形时,一时惘然。

    单飞见状心中更紧,他知道这四人蓦地脱离了女修的束缚,不像是证悟破除了幻境,而是女修不再对四人加以阻拦。

    女修是收敛力量以做集中神气的一击?!

    那女修的目标是?

    早就闪身挡在曹棺、诗言的面前,单飞缓缓道:“女王,正所谓得道多助……”

    “你以为站在你身边的人多,你就赢了?”女修淡漠道。

    单飞微怔,“我始终认为,输赢并没有太大意义。我们赢得什么的时候,一定会输去什么……”

    女修漠然一笑,“你这句话并没有说错,你们赢得什么的时候,一定会输掉一些东西了。”

    如是旁人这般说,在场的众人多经风雨磨砺,只当是放屁,可听女修这么说,众人却是不寒而栗。

    女修挽弓。

    她纤手一招,自鸣琴已化长弓落了她的手上,其上有冰箭凝聚,寒光森然。

    众人不约而同的挡在了曹棺和诗言的身前。

    黑雾激荡的益发急剧,却是始终冲不破许愿神灯的束裹,眼看势道渐渐衰竭。众人知道女修虽是冷酷,但对巫咸这种极为忠心的手下很难见死不救。

    他们一定要为曹棺、诗言挡住这一击!

    曹棺蓦地伸手,一把抓住了诗言的皓腕。

    “诗言……”凄厉的嚎叫声中,曹棺的声音虽是衰弱,却是清晰非常,清晰的就和他的双眼一样。

    诗言凝望着曹棺的双眼,嫣然一笑中泪光黯然。

    “曹棺……”

    “你还记得……我们很久以前曾经说过的话?”曹棺的目光虽是执着,声音却是益发的微弱。

    “我记得。”诗言凝望着曹棺,声音又有了丝哽咽,“你和我说的每句话,我都记得!”

    “可我却忘记了许多。”曹棺虚弱道:“我甚至忘记了自己初心想要做的是什么。”

    握着许愿神灯的纤手上青意丝丝,如白玉有暇的脉络。诗言含泪道:“你忘记不要紧,我会提醒你。就像如果我忘记了,你也一定会提醒我一样。”

    曹棺灰败的双眼中再次有泪水盈满,他就那么痴痴的看着诗言,良久终道:“同心既无异,逝去终无悔……”

    诗言反手抓住了曹棺瘦弱不堪的手腕,低声道:“两心不忘初,良辰尚可期。”她喃喃声中泪水再落。

    她记得这是精卫在离别前,曾经对刑天说过的话。那时的精卫知道要死的,可她还是期望着能和最爱之人有相见的时候。而此刻呢?

    曹棺轻轻的舒了口气,低语道:“两心不忘初,良辰尚可期?”他泪眼中蓦地有如夕阳的光华闪现,最后说了几个字,“好好活下去!”

    长吸一口气中,曹棺身躯微涨,双手握在许愿神灯之上。

    啸声和嚎声齐起,经久方衰。

    黑雾急缩,缩到烟消云散,一直等许愿神灯红光终逝的时候,曹棺注目着诗言,缓缓的仰天倒了下去。

    诗言早就泣不成声,松开了许愿神灯,伸手就要去挽住曹棺……

    众人鼻梁酸涩,可心中却是诧异,他们一直以为女修要出手的,不想直到巫咸与曹棺同逝时,女修居然……

    他们思绪才转到这里,女修吸气,蓦地出手!

    谁都以为她要出手的时候,她一直沉默无言,可谁都以为她要放弃的时候,她却终于出手。

    不过弹指间,冰箭已到了众人的面前。

    冰箭本一,但在射出时,倏然化为六杆,分射单飞、鬼丰六人。

    众人惊诧,不想在巫咸被灭后,女修仍旧要以一斗六,可她不等巫咸还在时出手,此刻出手又是为了什么?

    单飞等人早就凝神以聚,那六箭非但没有击崩众人,反倒让众人齐齐的向诗言的方向汇聚。

    他们均感觉伤心欲绝的诗言不见得再会闪避,那一刻宁可自身有事,无论如何都要护住诗言。

    不想那六箭空中倏合,居然瞬间化六为一,所取之人,正是诗言!

    众人不想女修会有这般奇幻的变化,却是毫不犹豫的齐齐出手击向那冰箭。单飞震字诀出,鬼丰雷霆如火……哪怕龙树都是五指一屈,就要硬生生的拉住那箭尾。

    冰箭裂。

    众人反怔,他们集六人之力合拦那冰箭,可击碎那冰箭后却感觉其中的力道虽是强悍,但远未及女修适才一刀要斩诗言的强悍。

    女修留了手?

    单飞心思微转间,气息已扩散而出,准备迎接女修接下来的攻击,不想女修左手执琴,以许愿神灯轻轻的拨动了琴弦。

    铮铮!

    自鸣琴不过两响,那从诗言手中跌落的许愿神灯蓦地从地上激出,一飞冲天。

    众人一怔间,鬼丰脸色微变,就要伸手去抓回那神灯。可女修以琴为弓,以灯为箭,箭指苍天!

    那亦是鬼丰要跃起的方向。

    女修实力可怖,黄帝所传的两大神器合二为一,哪怕鬼丰面对亦是不敢纵身跃起正撄其锋。那冲天的许愿神灯转瞬间高可及天,女修长弓斗转,倏然指向众人,一箭射出。

    众人凛然间却没有后退,因为他们发现女修一箭射向的是众人的脚下。

    第二盏许愿神灯激箭般飞出,钻入众人脚下时转瞬不知去向。

    众人惊愕,根本不知道女修要做什么。

    单飞气息凝,心头沉,他数次气息沉凝都和女修的举动有关,这一次更是前所未有的强烈……

    诗言本是伤心欲绝,但察觉到周边的异样时眼中倏然露出惊骇,失声叫道:“女修要毁了龙宫天塔!”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