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又到年底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二十一章 又到年底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良妃的死虽然突然,却也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相比之前他们***之争引起的动静,她的死显得不值一提。

    八阿哥的病犹如良妃的死,来得太过突然,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么?康熙不会因为他这个表现觉得他孝顺,胤他们也不会为他所谓幡然悔悟的病重就原谅过往的种种,甚至是胤祯,更不会因此而放弃争夺八阿哥手中的势力。

    综上所述,八阿哥似乎走进一个误区。有别于上一世的蛰伏和隐忍,这一世的八阿哥失去了胤和胤俄这对左膀右臂,又失去一心一意为他打算的八福晋,这偌大的局面看着依旧稳定,实际上却早已出现裂纹,只差一记重拳,就会令一切分崩离析。

    这一点也许八阿哥心里清楚却不愿意面对,又或许他不清楚,只是走入了一个困境,让他失去了往日的冷静自持。反正良妃之事犹如一记重拳,打了他,也给***人提供了翻盘或者重新布局的机会。

    日子一天天过去,雪下了一场又一场,宫里宫外都渐渐地都忙了起来。男人也好,女人也罢,手头上的事情渐渐的都多了起来,往年有董鄂氏,即便被分权,可明面上有个做主的,有什么事都找不到她这个侧福晋头上来。而现在,没了董鄂氏,即便有四个管事嬷嬷帮着婉兮,她依旧忙得团团转,这种感觉让她有些难受。

    之前在宫里被德嫔为难,虽然她并未吃亏,甚至还狠狠地打了德嫔的脸。可这又如何,若没让太后生气,也许婉兮会高兴自己力挫了德嫔的锐气。之后因着良妃的死,太后避而不出,不管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婉兮觉得这里面她都有一定的责任。

    在此期间,婉兮每次进宫,都会给太后送上一些她特意抄写的佛经和听雪研究出来的点心、药膳。一方面是她心里确实愧疚,一方面她也是真心关心太后的身体。依着她的记忆,太后似乎活不了几年了,而她虽然希望太后能长命百岁,却不能确定自己能不能改变这一切。

    太后倒是没有责怪婉兮,在她看来这事根本就是德嫔打从心里没把她放在眼里,屡次放肆也不过就是仗着自己生了两个阿哥。之前没到她手上来,她也不愿意为这种事跟一个妃子计较,但是现在太后心里有意拿德嫔立威,不难就想到胤曾说得,德嫔仗着两个儿子,若这儿子不记在她名下,她又能如何?

    而德嫔并不知道她无意间的一个举动竟让她成为了太后的目标,没有想到仅仅只是此举就将她这半生的努力慢慢变为空谈。

    良妃的葬礼过后,时间一转就到了年底,四九城的年味慢慢地变得越来越浓了。在极度的忙碌之下,整个四九城的空气里似乎都弥漫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年味。

    婉兮嫁人之前最喜欢的就是过年,因为过年意味着有新衣、有礼物等等好东西不说,她还能随着额娘去外面走走,不用像平日里那样总是被拘在屋子里,好不容易出去一趟,还得打着烧香拜佛的名头。而现在,婉兮最不喜欢的也是过年,因为过年意味着她会有很多的事情要忙,全家还得一起进宫,挨冷受冻是不至于,但是宫宴上的东西多半是凉透的,做得再精致也不好入口,去掉众人在意的的荣宠,其实半点好处都得不到。

    当然,这种事她再傻也不会宣之于口,最多也就是在心里念叨一番。

    “娇娇,娇娇!”胤的声音从院外传来,语调着丝丝担忧。

    婉兮原本倚在美人榻上小憩,听到胤的声音不由地坐起身来,刚想起身,便见胤匆匆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一丝紧张和担忧。

    “爷,这是怎么了?”婉兮看着胤这副模样,脸上不由地浮现出一丝担忧来。

    胤见婉兮脸上稍稍有些苍白,发髻因着小憩的关系显得有些凌乱,握着她的手,扶着她到榻上。

    “爷,你到底怎么了?可是有什么话不能说?还是说妾身什么地方做错了?”婉兮他不开口,不由地轻轻挑起眉头来。

    “爷听说你晕倒了,可有叫御医?”胤握着她的手,目光落在她精致的小脸上,见她脸色不如往日红润不说,就连眼底也带着一丝青色,心里不由地有些愧疚。

    近来发了不少事情,胤的突然掉链子给他们提供了不少机会,虽然此举有坐山观虎斗的嫌弃,但是比起送上门的利益,这种时常会出现的争斗着实不算什么。

    这不,当他们真的对上的时候,双方之间只要不伤及对方,底下的人如何?又失去了多少?康熙即便知道也不会吱声,何况生意这种事,有赚有赔才正经。

    “让爷担心了。不过就是这些日子有些累了,没事的。”婉兮避重就轻,想来她自己并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重的。

    她的身子一向康健,虽然因着别人的算计遭了不少罪,可是她的身体一向保养的不错,特别是有了弘他们之后,高嬷嬷她们对她的身体就格外上心,保养方面更是百般注意。可以说婉兮的身子就算不像牛一样壮,可也十分不错,没有半分毛病,就是御医来请脉,那也是夸婉兮身体好的。可今婉兮居然突然就晕了,胤要是不担心就怪了。

    “这事得听爷的,先让府医来请脉,府医若是诊不出来就让御医来。”胤握着婉兮的手,语气里透着一丝不容置喙。

    婉兮瞧着他一脸严肃的样子,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任他安排。她这天突然犯晕,大概是因为这些天手头上的事情太多,再加上胤想再要一个孩子,时不时地还缠着她胡闹,这才累着了。她本人其实没什么大碍,不过她心里隐隐有个猜测,原是想再等几天,到了小日子再算的,却没有想到胤直接就找过来了。

    “爷既然决定了,那便让府医来看看。”婉兮往胤怀里靠了靠,然后扬高了声音对着门口的喊道:“听雨,让去请府医,再送两杯爷喜欢的君山银针。”

    婉兮记得胤的所有喜好,每每她都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到胤的需要,然后给他安排好最适合他的一切。

    她对胤的感情有多深就会花多少心思。每一次她告诉自己该克制的时候,胤对她的好总打破这些壁垒,让她无处可逃,只能一步一步地走向他,倾其所有对他好。

    胤看着时时不忘自己的婉兮,心里暖洋洋的,脸上的表情努力镇静,可是眼角眉梢间透出的一丝喜气却是无论如何都让人忽视不了的。

    待府医到时,胤身上的寒意早已褪去,一脸惬意地坐在婉兮面前,语气平淡却透着一丝急切。

    “奴才给主子爷请安,给侧福晋请安。”府医是胤亲自点明请进府的,手上的医术不说比御医更高,却也不差多少,否则也不会让胤看上。

    胤点了点头,低声道:“起身吧!”

    “谢主子爷。”府医瞧着胤一脸严肃的模样,眉心微跳,心里莫名地浮现一丝忐忑来。

    他可没听说府里最近有出什么事,不过先前倒是有听说侧福晋昏倒的事,他本以为侧福晋没让人来请他,肯定是没事,现在瞧着主子爷这副紧张的模样,他原本还算平静的心情瞬间变得紧张起来了。

    “过来给侧福晋把把脉,看看侧福晋的身子到底是什么地方不适。”胤对着府医挥了挥手,半点没有犹豫,直接吩咐道。

    “是。”府医听只是诊脉,心里猛地松了一口气。

    相较那些怕事的御医,府医在行医用药上虽然更为大胆一些,却也不是毫无顾虑。事实上某些时候他也怕大祸临头。好在忠勇郡王府看似糟心,主子爷却大方义气,对他这个府医也算不错,但凡是医药研究,那真是好不吝啬。唯一让他觉得有点不好的,大概就是这后院很是不消停。

    不过自打嫡福晋去逝之后,管事的侧福晋倒是挺会做人的,所以得了恩惠的他难免会更用心一些。

    婉兮可不知道这些,她管事无非就是求个问心无愧,只要是对胤有利的她都支持,这样的确是让胤招幕的人得了不少的实惠。这样虽然只是提高了这些人对她的好感,可是能保证他们对胤的忠心,往后胤的危险肯定会少很多。

    婉兮配合地伸出手,一旁的听雨适时地将手中的丝帕垫在婉兮的手腕上。府医伸出手指细细把脉,他原本还担心侧福晋有个什么,他跟着倒霉来着,却不想一把脉才发现是好事。

    “如何?”胤见府医再三确定的模样,眉头不由地皱了起来。

    “回主子爷,侧福晋这是有喜了。只是这段时间多有操劳,这才会出现晕倒之事,以后多注意一些便是。”府医也不敢耽搁直接就给了***。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