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诸天之深渊降临 > 107.花衣魔笛手

诸天之深渊降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07.花衣魔笛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独角兽之后,白发白袍、浑身散发着淡淡白光的甘多夫缓步走来,宛如传说的人物。

    他身后的黑袍伯格,则像仆从。

    “甘多夫大人。”

    贝拉和爱德华急忙迎去,她们都是一型,甘多夫要是不来,她俩都要死。

    “这是所谓的王室秘宝?”甘多夫淡淡地扫了地的绿宝石鹦鹉一眼。

    伯格前一步将其拾起,眼带着一丝热切,回道:“应该是了,下派任务时路易斯大人曾经跟我提过一句,这是一件具有预言能力的秘宝..”

    “你要死了,你们都要死了..”伯格手的鹦鹉忽然开口大叫起来,声音噪哑如鸦,实在是难听之极。

    伯格的手忍不住抖了一下,有点想将其丢出去的冲动。

    从目前来看,这所谓的秘宝实在不是一件吉利的东西,经过手的人,哈金斯和黑魔神教的刀疤男人全都死了,而且死相极为凄惨。

    “哼..”甘多夫冷冷的哼了一声,“想通过一只普普通通的绿毛鹦鹉来预知未来,未免有些可笑..怪不得蒙托亚那老家伙没有出现,怕是见到这秘宝之后也没了兴趣..”

    “也只有王室那群***才会相信了..”

    伯格的脸色有些尴尬,讪讪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任务,算是完成了吗?”贝拉忍不住开口,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之前得到消息,圣光旋律、火焰纹章、黑魔神教和王室四方势力纠结,本以为会是一场无凶险的战斗,结果却虎头蛇尾,草草收场。

    果然在甘多夫大人三型的绝对实力面前,一切看似复杂的局势都被轻易破除。

    贝拉下意识朝卡洛的方向看去,在贝拉眼里,一脸“茫然”呆呆地站在那里的卡洛意外地有些可爱。

    贝拉觉得自己是对这个单纯而善良的男人产生好感了,如果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

    贝拉没有再往下想,在心里暗暗地叹了口气。

    场还有一个人,心也满是震惊和疑惑,艾伦西亚。

    艾伦西亚也不敢相信抢夺秘宝的事情这样结束了,记忆名特堡事件可是轰动一时,据说死掉的平民都不知凡几。

    可是照现在的情况来看,黑魔神教仅存的几个一二型图腾师在圣光旋律的三型图腾师面前根本翻不出什么花样来。

    秘宝绿宝石鹦鹉也实在有些名不副实,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是因为自己的出现,改变了历史吗?

    艾伦西亚心情很乱,他下意识朝身边的安迪尔看去,这个胆小怯懦的面包店学徒,半点未来天烈王的样子都没有。

    火焰纹章的图腾师根本没有出现,更谈不重伤垂死了,那么安迪尔也不可能会接受传承,天烈王...

    艾伦西亚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他浪费了宝贵的一个多月重生时间来主动结交一个面包店的学徒。

    艾伦西亚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表情有些狰狞。

    “甘多夫大人。”伯格拿着绿宝石鹦鹉,看向场仅存的黑魔神教众,开口询问:“这些人该如何处置?”

    甘多夫淡淡地瞥了一眼,回道:“全部清除了吧,黑魔神教和圣光旋律是永远的死敌。”

    “是。”伯格点头,眼睛望向贝拉和爱德华,接下来的苦差事得让他们来了,不然他们在这个任务所做出的贡献实在是有些少。

    伯格是二型,三人收拾一群黑魔神教众有些勉强,不过有三型的甘多夫在一旁,必要时刻他也会出手。

    收拾残局的过程并没有伯格三人想像的顺利,残存的黑魔神教众聚拢在一起,缓缓往后退去,其一名二型图腾师死死地盯着他们,然后从怀掏出一个圆筒状的东西。

    圆筒喷射出一抹光,在落日昏沉的天空勾勒出一个暗紫色的狰狞鬼头图案,是只有图腾师才能看见的图腾之光。

    伯格三人蓦然一惊,这是黑魔神教呼叫增援了吗?

    三人下意识望向甘多夫,发现他也微微皱起了眉头。

    事情,似乎并没有结束。

    当黑魔神教众的求援信号发出去之后,整片天地忽然渐渐安静下来,似乎连风也停止了。

    然后,名特堡的城门口,逐渐响起平民的哭号、惨叫声,渐渐变大又衰弱下去,像海潮一般,起伏不定。

    伯格三人脸露出惊疑不定的神情,紧接着,一阵飘渺而诡异的短笛声远远地飘来,带给人一种莫名的压抑悲凉的感觉。

    短笛声响起的时候,场的黑魔神教众兼露出狂热崇拜之色,口高呼:“恭迎派普罗大人!”

    短笛声越来越近,携带着惨叫、哭号,还有一阵不知从哪传来,却又繁密的声音。

    忽高忽低的语调,让伯格三人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掐住,难受得头晕作呕。

    “甘多夫大人..”伯格忍不住回望,却震惊地发现,甘多夫的脸色难看之极,只听他口冷冷地挤出几个字:“花衣,魔笛手。”

    “花衣魔笛手?!”艾伦西亚的表情跟吃了只苍蝇一样,他终于知道前世为什么名特堡会有平民死伤无数了。

    花衣魔笛手派普罗,原来是这位黑魔神教的刽子手出手了。

    艾伦西亚听闻过无数有关花衣魔笛手的血腥传闻,这个诡异怪诞的图腾师,名字的每一个音节都浸满了鲜血,缠绕着无数冤魂。

    艾伦西亚没有亲眼见过派普罗,因为见过他的人基本都死了,而且,在他前世巅峰的三型时期,派普罗早已经晋升入四型。

    不行,必须走,必须马想办法逃走。

    艾伦西亚的脑子疯狂地运转起来,他可不想这么死在这里,而且是死在..一群散发着肮脏恶臭的老鼠嘴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短笛声已经清晰到像是有人在你的耳边吹奏。

    那忽高忽低的声调,诡异而飘渺的曲子,让每个人的心底情不自禁地蔓延出死亡、绝望等念头。

    终于,一个手握着短笛的人影出现在街口。

    他穿了一件红黄相间的长袍,面还打着用各种碎布缝制的补丁,花花绿绿,色彩斑斓。他的身材又高又瘦,像麻杆一样,头顶偏偏还戴了一顶极为尖长的草帽。

    他吹着短笛,细长的双腿踩着怪诞的脚步,像跳舞一样一步步向众人走来。

    所有人的瞳孔忍不住收缩,因为,在他的身后,是一片由无数只老鼠汇聚成的海洋,密密麻麻,汹涌而来。

    绝望,是由此而生的。

    

    注:花衣魔笛手的原型来自于欧洲民间传说,大家有兴趣可以去查查。嗯,卡洛很快要***了,我连他在这个位面的外号都想好了,绝对炫酷.
诸天之深渊降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