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三百四十章 再见胤?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四十章 再见胤?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从翊坤宫里出来,胤本想着回去的路上给婉兮买点什么的,却没有想到临到宫门口却遇见了许久不见的胤。

    胤见到胤也吃了一惊,自打尔雅,气质斐然,说话行事让人如沐春风。

    “八哥这是要去何处?”胤轻轻颔首,不答反问。

    “这段时间手头上的事情有些多,已经许久未曾给慧母妃请安了。如今大哥不方便,我自然是要多过来看看,毕竟当年慧母妃对我的确不错。”胤这话说得倒是真心,神色间也没有一丝勉强。

    胤思及宜妃说得那些话,心里对于胤的说法还是相信的。不过他并不认为慧妃会接受,这一点从慧妃亲近宜妃这一点上不难看出,慧妃是在为大哥打算。不管慧妃是眼光卓越还是抱着一丝庆幸出得手,胤不得不说慧妃眼光不错,对大局的把握可比宫中不少妃嫔来得强。

    “八哥有心了。”胤客气两句,心里却暗忖是否该让人跟大哥接触一下,毕竟当时他可是真真正正被三阿哥和八阿哥们一起联手坑了一把。

    胤看着胤这般客套的模样,长叹了一口气,才道:“九弟一定要跟我这般客套吗?”

    胤轻笑两声,不说是也不说不是,有些东西即便不说,大家心里也明白,毕竟他们之间隔了太多太多的东西。也许从胤下定决心舍弃他时,他们之间就已经再无可能了。

    “也罢,终究是我强求了。”胤说罢,对着胤拱拱手,转身一脸落寞地走了。

    胤站在原地,看着胤离去的身影,良久才笑了笑,转身往宫外走去。若是从前他肯定会觉得心有愧疚,肯定会想要做点什么来安他的心,但是现在胤做什么都无法让他动容,心中一点波澜没有,平静的让他自己都感觉惊讶。

    也是,在经历了真心和假意之后,他不珍惜真心,难不成还惦记着假意不成。

    回到府里,胤一如平常直接去了清漪院,他身后的林初九看着这一幕,一点不意外,只是看向花园的方向,默默地为那些想办法想引起主子爷注意的侍妾们点根蜡。

    四月的天气微有些热,婉兮的肚子大了,根本就不耐热,所以并没有在屋里呆着,而是让人在院子里的大树下铺了毛毡和毯子,她带着弘煦和三格宁楚克在上面玩。

    说到宁楚克,慧茹的伤好得差不多她就该把人给送回去,或者慧茹本人来接,她顺势把孩子交给她,可奇怪的是慧茹一直没有出现,就好似忘了曾有过这样一个女儿一般。婉兮让听雨去打听,得到的消息却是她正忙着如何引起胤注意,那一瞬间婉兮心里颇有一种日了个狗的感觉。

    这都是些什么人?

    先别是说胤领不领她这份情,就说领她就确定自己会再有孕,会顺利生下儿子?难道比起已有的,未知的希望显得更重要?

    “在想什么?爷来了都没能引起你的注意。”胤撩起长袍坐到婉兮身边,目光扫了一眼闹成一团的小儿子和小女儿,伸手将她揽进怀里。

    婉兮回过神看着坐在身边的胤,很是自然地将身体的重量倚在他身上,原本微蹙的眉头也因为他的关系微微松了些。

    “妾身只是在想郭罗络氏的事情?”婉兮也不瞒他,直接将心里想得事情直接告诉了他。

    “郭罗络氏?她又闹什么夭蛾子?”胤声音微高,语气里带着几分不满地问道。

    婉兮看着他这样子,就知道慧茹给她的印象之差,怕是这后院侍妾之最。不过就算是为了宁楚克,有些事情她还是得说清楚,否则因为她的疏忽让宁楚克莫名地受到伤害,她不说原不原谅自己,但是一定会愧疚的。

    “不是这个问题。”婉兮轻声道。

    “那是什么问题?”胤的双眼直直地看向婉兮,脸上带着一丝疑惑。他这段时间可是一直在庄子上,跟别的女人连多说一句话都不曾,他可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地方会惹得婉兮不愉。

    婉兮一瞧他这表情就知道他误会了,伸手拉着他的大掌,轻笑地道:“爷可还记得妾身曾说过待郭络罗氏的伤好了,便让她把宁楚克接回去?这段时间妾身和爷将孩子们带到了庄子上,现在回来了,本想着郭络罗氏会直接过来接宁楚克的,却不想一直到现在也没个动静。”

    胤闻言,面色显得十分地阴沉,他对于婉兮的确宠爱,对于后院的女人也很冷淡,但是对于子女他却是真的个个都尽到了一份心。

    “既然她不看重宁楚克,那你就养着宁楚克。她郭络罗氏不看重爷的女儿,那爷的女儿也不缺她这个不知所谓的额娘。”胤的声音压得有些低沉,眼眸轻轻眯起,目光里包含着丝丝怒气。

    婉兮清楚胤的脾气,也知道他对孩子有多看重,所以她只是挑了挑眉头,并没有打算安抚他的怒气,毕竟他们才回来,慧茹就忙个不停地想拉人,不管成不成功,最起码这个举动不是她想看到的。

    后院的女人不死心,这一点婉兮一直很清楚,也表示理解,但是理解不代表认同。上一世临死前她就说过,若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定要一枝独秀,让整个后院的女人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世她的确做到了,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过退让。若这些人真要怪,那就怪她们上一世造孽太深,这一世又不怎么长眼,才被送到了胤府上。

    “妾身倒是无所谓,但是宁楚克愿意吗?母妃又是什么想法?”婉兮声音里带着几分明显的犹豫,说出来的话也句句属实,但是听在胤耳朵里却不断地挑起他的火气。

    胤不怪婉兮,毕竟宁楚克之前暂时留在清漪院的事情都能惹出不少麻烦来,现在要彻底留在清漪院怕是真要惹出不少闲言碎语来。想到婉兮会因此而被人诟病,胤的眉头不由地紧紧蹙了起来,脸上也走路出几分深思来。

    “这事你先不要管,爷会想办法把一切都安排好的。”胤握着她的手,声音里透着几分安抚和几分决然,想来他对于慧茹忽视宁楚克的行为很是恼怒,甚至于想要彻底剥夺她抚养宁楚克的机会和权力。

    婉兮心里清楚的很,胤的这个决定对她而言意味着什么,可是她内心深处却是矛盾的。孩子虽然是无辜的,在适合的时机,婉兮是不介意照顾一下孩子,但是这并不表示她就愿意将别人的孩子个个都养在身边。

    人心太过复杂,而他们这些人身边又围绕了太多太多的人,即便她再小心,也不能保证这些孩子身边的人都没有外心,不会挑拨。与其因为一时的心软惹来无穷的麻烦,婉兮反而是想尽可能地让他们待在自己母亲身边。大格格那是没法,毕竟董鄂氏已经不在了,但是三格格,但凡只要慧茹活着一天,宜妃娘娘就算再看重她,也不会因为她而忽略自己的侄女,这一点从之前的种种事情上便能看出一二。

    婉兮心情复杂,听见胤这近乎于下了决断的语气,她心里也不由得闪过几分焦躁。手指意识地绞在一起,再开口时,语气里明显带了几分不情愿。

    “爷说得好听,这事真要让爷办成了,别人还不以为是妾身在背后撺唆的。”婉兮的口气显得有些抗拒,眉头更是紧紧地蹙成了一团。

    胤目光深沉,似没有想到婉兮会这么抗拒这件事。气氛的一时间显得有些僵持,一旁候着的听雨和听琴不由地缩了缩脖子,暗自想着主子爷可千万不要跟侧福晋发火。近来侧福晋有孕,那真真就是脾气多变,喜好异常。她们这群下人被折腾的人仰马翻是小事,伤了两位主子的感情可就不好了。

    好在主子爷到底还是宠着侧福晋的,瞧着那拳头上的青筋乍起,也不忍直接甩脸子给婉兮看。

    “母妃那边,爷自有分寸,至于外面人如何想,爷虽然管不住,却不会因此而怪罪你。宁楚克是个好孩子,爷不忍她像***兄弟的女儿一样被养废。”胤说这些话时,便不由自主地想到***兄弟的女儿,虽然他不喜,却不会插手去管。

    前面就提过,皇家的女儿生来不易,未出嫁时,母妃若是受宠,日子还算好点,母妃若是不受宠,跟隐形人一般,有时还要看奴才的眼色;出嫁之后,因着是联姻的关系,远嫁塞外,气候生活都是次要,关键是她嫁得人和她身边的人却不一定都是真心对她的,是矣,皇家的女儿少有活过三十的,大多出嫁没几年就去了。

    胤因着婉兮的关系,对于孩子颇为看重,无关儿子女儿,都给予一定关心,甚至在了解到女儿的不易后,对于几个女儿都颇为用心。若非如此,他不会花这么多的心思把几个孩子都往婉兮身边送。

    他能不知道孩子都放在婉兮身边养意味着什么吗?

    他清楚,而且比所有人都明白,可是谁让他这后院的女人并非个个都脑子清楚。

    婉兮看着胤这苦恼的样子,心里一阵心软,可能真的是有孕的人都情绪反复,原本打定主意将宁楚克送回慧茹身边的婉兮,最终还是为了胤选择了妥协。“既然爷这样说了,那妾身也不能拖爷的后腿,只是母妃那边还得爷多废些心思。”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