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不甘还是悔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日子一天天过去,等到康熙带着大队伍出巡之后,京城里一下子安静了不少。相比婉兮的自在,董鄂府里却乱成一片,管事的姚姨娘看着来一波走一波的大夫,一个头两个大。

    自打大格格(这里泛指董鄂氏)过世之后,夫人就变得越来越古怪了,老爷那边不肯管,只是让人盯着不出错就行。她虽然接手管家,可在这方面完全是个新手,即便有女儿派来的人在一旁帮忙,也仅仅只能做到不出错,要想像伊尔根觉罗氏那样借着府中的权力捞好处,或者打压别人,姚姨娘怕是还得再学学。

    好在姚姨娘没这么多的心思,府里那些姨娘大多都跟她有相同的经历,如今年纪大了也不想折腾了,反而是那些刚进府或者刚被董鄂·七十从通房提成姨娘的几个年轻姨娘就折腾多了。不过因着她们底蕴不深,一时倒也没有闹出什么事,毕竟伊尔根觉罗氏这个夫人还在,她们再闹也就是嘴头争锋,真要往大了闹,她们也不敢,毕竟伊尔根觉罗氏的威名可不是谁都敢冒犯的。

    现在伊尔根觉罗氏突地毫无预兆地病倒了,开始还没什么影响,随着府里大夫来大夫去的,病情不仅没有好转,相反地越来越重了。这让后院不少有心思的姨娘都动了起来,瞧着也是想为自己多打算一下。

    毕竟伊尔根觉罗氏的病情看着很重,谁也不能保证她就能挺过这一关,到时董鄂·七十肯定是要续娶的,这继夫人进门,谁知道又是怎样的光景,她们自然要为自己多打算打算了。

    “姨娘,咱们还是赶紧回吧,这正院的事情再如何也轮不到姨娘做主,若姨娘有什么不放心的话,可以先给姑娘送个信,让姑娘帮着姨娘拿个主意。”一旁的丫鬟声音压得有些低,凑在姚姨娘身旁,轻声劝道。

    府里看似平静,实则暗涌不断,姚姨娘没看出来,玉惠给姚姨娘精心挑选的丫鬟却看出一丝不对来。正院的女主子病了,桂嬷嬷等人会着急不奇怪,可是那种害怕、恐惧以及焦躁的情绪就来得有些太奇怪了,那感觉不像是担忧这么简单,反而像是在害怕或者说防备什么人一般。

    难道夫人的病并非表面这么简单,而是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才会落得这般下场。想到这里,她立马劝着姚姨娘离开,为得就是不想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沾上不必要的麻烦。

    姚姨娘不是什么聪明人,但她听劝。这不,丫鬟一提她女儿,她立马就将手头上的事情交给了正院的桂嬷嬷,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玉惠得到消息时,也是一惊,随后想到忠勇郡王突然整顿烟花柳巷的事,原本的疑惑一下子都解开了。她本以为这件事跟政局挂钩,还怕她家老爷受牵连,现在看来倒霉的人怕是她那位还活在往日辉煌中的嫡母。

    她怕是到现在都还没看清局势,一心以为董鄂家会为她撑腰,会为她挡去一切的灾祸。可事实是忠勇郡王可不是那怕事的主,并且现在的董鄂家也没什么可让他忌惮的了。

    她一直以为伊尔根觉罗氏的下场就这样了,现在瞧着有些人一旦走进死胡同,即便她不花心思去对付,她自己会也会把自己给死,显然董鄂氏也好,伊尔根觉罗氏也罢,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手指轻敲着桌面,脑子里的思绪转了好几圈,玉惠考虑到伊尔根觉罗氏可能的下场,再想想她阿玛那自私的性格,轻唤一声,让人准备纸笔,给姚姨娘回了一封信。大概的意思是让她短时间内把这管家权给交了去,不管接手的是谁,另外在他阿玛娶继夫人之前,多安插几个人手在暗处,如此这继夫人有什么风吹草动的,她也好有个应对。

    总之,玉惠这一系列的安排,确确实实是一片爱母之心,毕竟身在后院才更了解这后院的残酷。

    姚姨娘看了信,久久不语,眼前的视线模糊一片,想来她嘴上不说,心里对于那个男人还是有着一丝期盼的,但是现在她知道,一切都该结束了。她的女儿好不容易才有了如今的一切,之前二废太子,索绰罗大人被牵连,虽然最终顺利解决了,可是她却不想因为自己而影响到女儿,所以即便那一丝失落缭绕心间,挥之不去,但是接下来她所做的一切决定却是真真正正没有一丝犹豫的。

    一旁的丫鬟看着姚姨娘的举动,心里莫名地松了一口气,她就怕自家主子想不通,糊里糊涂地丢了自己的优势。

    正院那边,桂嬷嬷这段时间真可谓是提心吊胆,没一日安稳。伊尔根觉罗氏究竟为什么病重,别人不知道,她们还不明白吗?

    说起伊尔根觉罗氏的身体,一开始着实没什么问题,仅仅就只是因为之前董鄂氏的死受得打击颇大,病了一场,却未伤及根本,只要好好调养,再活几十年没问题。可偏偏就是这样的身体突然之间就病倒了,而且病得越来越重,就连大夫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要说这里面没有猫腻,谁信?

    桂嬷嬷原本就预感到了什么,只可惜有些事并不是她这个奴婢能做主的,最终看得还是主子自己的意愿。而伊尔根觉罗氏恰巧就不是那种凡事都听别人意见的人,她向来有主见,特别是这会子还钻进了死胡同里,就更不可能听别人的话了。可正是因为这样,她才错过可能躲过一劫的机会,所以说,有些事情都是上天注定的。

    对于这种事,别说伊尔根觉罗氏本人,就是桂嬷嬷心里也十分不安。从伊尔根觉罗氏病倒的那天起,她们就千方百计地防着那些躲在暗处的人再动手。可事实是所有的办法她们都想了,所有可能的一切因素她们也排除了,但是结果却是么作用都没有,她们就只能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伊尔根觉罗氏的病越来越重。

    屋里,伊尔根觉罗氏躺在床上,如今的她已经少有清醒的时候,不,应该说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短到她害怕。此刻她好不容易清醒几分,听到外头有人说话,立马出声唤人进来。眼见桂嬷嬷进来,她比谁都激动。

    桂嬷嬷瞧见伊尔根觉罗氏这模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可是一切都晚了,这请来的大夫,不说京城有名的,就是宫里的御医也来了一趟,个个都说伊尔根觉罗氏郁结于心。

    郁结于心么?

    也许大格格的死确对夫人造成了一定的伤害,可要说郁结于心,那还不如说她比谁都想得开,否则伊尔根觉罗氏如何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安排那么多事情,并且一而再再而三地算计完颜侧福晋。上前两步,桂嬷嬷冲着伊尔根觉罗氏行了礼,然后伸手拿了个引枕放在她身后,扶着她了起来。

    “夫人,可是好些了?”桂嬷嬷看着仅仅只是坐身便喘个不停的伊尔根觉罗氏,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不过面上却做出一副事事关心的表情。

    “本……咳……我还真没有想到他们出手会这么快。也对,九阿哥是什么人,那是有着财神爷之称的人。前有八阿哥全心依靠,后有皇上信任宠爱,即便未来不会走上那个位置,这朝堂之上也必定会有他的一席之地。而这样的男人,我一开始小瞧他了,之前,不,就是现在我依旧小瞧他了,我以为自己算得够准,却低估了他对完颜氏的感情。”说完这一段话,伊尔根觉罗氏重重地喘了几口气,新鲜的空气让她有些混沌的脑袋迅速清醒不少,原本高高在上的语调在这一刻也变得平静而低调起来。

    桂嬷嬷看着这样的伊尔根觉罗氏,心里莫名地有一丝心酸,但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这种事是明摆着的,可是之前她们说破了嘴皮子她也不放在心上,现在吃亏了,绝望了,看清了,可是一切都挽不回了。

    “夫人……”轻唤一声,桂嬷嬷看着伊尔根觉罗氏眼角的泪水,不由地拿起一旁的帕子轻轻帮她擦拭。

    伊尔根觉罗看着细细她的桂嬷嬷,长叹了一口气道:“真是时也,命也。若当初我能拘着她一些,不,应该是不那么纵着她,也约束一下自己,也许我不会白发人送黑发人,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真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才想起曾经的自己错在哪里,这种迟到的悔悟只能说让人明白自己到底错在哪里,而非对现在的处境产生任何的帮助。

    桂嬷嬷候在一旁,并不说话,对于主子的这种感慨,她附和也好,不附和也罢,其实都是错。与其多说多错,不如就这样静静地听着,至少不会多说多错。

    伊尔根觉罗氏似乎也没想要她回应什么,此时的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似悔似恨又似不甘,此时的她想了太多太多,多到她眼角的泪水犹如小河一般,不停地往下流,怎么也止不住。

    桂嬷嬷看着哭得无声无息的伊尔根觉罗氏,心中不忍,却也只能选择垂首敛目,当一切没有发生过,因为她比谁都清楚伊尔根觉罗氏的报复心。若她不能翻身也就罢了,倘若有一天她翻身了,她这个见证了她最狼狈时刻的奴才,怕是难保住这条命。

    这处境,真真可谓是进退两难。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