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诸天之深渊降临 > 124.门徒(上)

诸天之深渊降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24.门徒(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暗红色的魔虫在虚空中组成一只大手,克鲁索像蚂蚁一样被攥在手心。

    这位年仅四十就晋升四型,圣光旋律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长老,如今正忍受着被无数魔虫慢慢啃噬的痛苦,奄奄一息。

    卡洛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克鲁索挣扎的表情,偏头看向卡米拉:“卡米拉,你觉得我该放过这位伟大的父亲吗?..只要你开口,我会放过他的..你知道的,我一向说话算话,而且,这样的机会并不多哦..”

    卡洛看着卡米拉,似乎很期待她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卡米拉静默许久,冰冷得就像一具木偶,终于,她开口道:“敢于向主人递***的人,都应该在无尽的折磨和痛苦中死去..卡米拉没有父亲,只有主人..”

    卡洛脸上露出满意欣慰之色。

    “只能跟你说抱歉了,克鲁索先生..”

    随着卡洛的话,魔虫大手中心显露出一张狰狞大口,慢慢将绝望的克鲁索吞噬进去。

    “哦对了。”卡洛像忽然想起什么,“有一件事情忘了跟你说了,克鲁索先生..”

    “卡米拉以前确实还有一个名字,就叫做贝拉..”

    卡洛冲克鲁索展颜一笑,露出满口森然的牙齿。

    为寻找自己的亲生女儿而来,却死在亲生女儿手下,这其中该是有多么的痛苦和绝望。

    “呃..”

    克鲁索猛地睁大了眼睛,身子剧烈颤抖起来,但依旧无可避免地一点一点被吞下,直至完全被吞没。

    魔虫大手慢慢攥紧,团成一团,里面传出细碎的咀嚼声。

    片刻之后,虫群散开,强大的圣光旋律四型图腾师连渣都没剩下来。

    “好了,小宝贝们..”卡洛从王座上站起来,俯瞰着脚下的城市,低声道:“四型图腾师做开胃菜..大餐还在下面呢..”

    所有的魔虫都疯狂地振动起来,潮水般倾泻下去。

    在半空中看去,这一幕宛如有个看不见的巨人在向底下的城市倒一盆黑水,裹挟着死亡和杀戮的黑水。

    整座特威特堡很快被魔虫们舔舐干净,卡洛正准备离开,忽然,脚下破败的街道上出现一个小小的人影,一边大叫一边向他冲来。

    卡洛眯起眼睛,那是个三十多岁的金发男子,穿着一身破旧肮脏的长袍,胸口还戴有图腾师公会的徽章。

    他的神色很激动,有夹杂着恐惧、紧张,短短一小段路,就跌倒了好几次。

    他一边挥手一边在大喊着什么,从他的口型可以辨别出几个字:“血色天灾..”

    魔虫们发现了他,围聚过去想要将其吃掉,却被卡洛制止。

    卡洛的王座缓缓下落,他想听听,这个人到底想对他说点什么。

    金发图腾师脸色苍白,瘫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面前的魔虫,似乎惧怕到了极点。

    但是预料之中的死亡并没有来临,反倒是天空中那个高高在上的身影落了下来,他受到了极大的鼓舞,连滚带爬地站起来。

    卡洛悬停在金发图腾师面前,身子微微前凑,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金发图腾师似乎极为紧张,甚至到了短暂失声的程度。

    看着紧张、惊恐、绝望的神色在他脸上来回闪动,卡洛被逗得轻轻笑起来。

    金发图腾师终于勉强稳住了自己的情绪,结结巴巴地道:“血色天灾大人..请、请您,接受我们的效忠..”

    效忠?卡洛眼睛微亮,兴致提起。

    “我们?”

    “对。”金发图腾师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肯定地点头:“我们。”

    他转头向身后看去,大喊一声:“出来吧..既然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死亡并不可怕..”

    卡洛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欣赏面前这个金发图腾师了。

    他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金发图腾师脸上闪过一丝激动,颤抖着回道:“回禀大人,我叫维克洛尔..二型图腾师,特威特堡的原住民..”

    金发图腾师似乎恨不得把他的家底都掏出来给卡洛看,以此换取那一点微不足道的信任。

    这时,在维克洛尔的身后,房子里、地下水沟..各种角落陆陆续续走出一部分人来。

    他们肮脏、紧张、惶恐,就像一群彷徨而落魄的豺狗。

    他们每一个都是图腾师。

    这群人小心翼翼地来到卡洛面前,恭敬地跪下。

    维克洛尔扫了这些人一眼,眼神稍稍放松,然后咬牙重复了一遍他刚才所说的话:“请血色天灾大人接受我们的效忠,我们将永远追随你的脚步。”

    卡洛静静地看了他们良久,然后像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起来。

    “听到没有,卡米拉,他们说要追随我,向我效忠..”

    卡米拉面无表情,静默无言,图腾师们也战战兢兢,不知怎么就触怒了卡洛。

    空旷的街道上,只有魔虫的振翅声和卡洛的笑声在回荡,气氛诡异而绝望。

    终于,卡洛止住了笑声,他轻咳两声,微笑着向维克洛尔询问道:“我能问一下原因是什么吗?..嗯,我的意思是,我可不是什么好人,我杀过的人..”

    卡洛停顿了一下,抬起头似乎在考虑用什么比喻比较好。

    “嗯,我杀过的人比你见过的人还要多..”

    卡洛的眉眼间全是笑意,维克洛尔却感觉从内到外没有一处是冰凉的,但他还是鼓起勇气开口:“因为您刚刚在我们面前,杀死了一个四型图腾师..因为您杀死的怪物,也比我见到过的还要多..”

    维克洛尔仿佛找到了豁出命的勇气,声音越来越大。

    “因为在现在这个世界,只有强大的力量,才能活下去..而我们..”

    维克洛尔扫了一眼身后所有的图腾师们,转过头来直直地看着卡洛,眼中是强烈无比的渴求。

    “而我们,都渴望能得到能庇护自身活下去的力量..”

    维克洛尔说完,将头深深地低下去,伸出双手,似乎在等待卡洛的最终决断。

    卡洛静静地看着维克洛尔,沉闷的空气凝结成石,压得所有人喘不过气来。

    维克洛尔的心一点一点沉下去,他有些后悔,又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他是一名图腾师,而不是一只老鼠,需要躲在肮脏恶臭的下水沟里苟且。

    终于,一个淡漠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可以,我选择接受你们的效忠。”
诸天之深渊降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