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六十章 最好的和多余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天之后,别说婉兮和胤本人,就说那些旁观的人都能明显地感觉到两人之间的变化。他们都以为胤和婉兮已经够恩爱了,这四九城再无人能比得上他们,可是胤和婉兮却用事实证明恩爱什么的是没有***的,至少对他们而言,是没有的。

    而这种恩爱也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自然有祝福的就有看不惯的。不过依着胤这种狂傲的性子,是不可能把这些看不惯他们的人放在眼里的,甚至这些人真敢在他面前叫嚣的话,他一定会直接伸手将他们拍死的。

    可是有的时候,有些事情是不会给你准备的时间的,一如那些无时无刻不想着算计别人或者打着种种名号想要夺取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的人,他们就像是蛰伏在草丛里的毒蛇,冷冷地注视着你,一旦你有一丝松懈,他们就会窜出来狠狠地咬你一口。德嫔如此,刘氏亦如此,不管她们心里有什么样的打算,只要目的一致,她们中间就算隔得再多,也能突破重重困难搅和到一起。

    这不,选秀期间,不管是刘氏有运气,还是背后有人,总之明明该在前面就被撂牌子的人,硬是一步步走到了最后,甚至还因为德嫔的‘故意’为难入了宜妃的眼。

    别看宜妃对于婉兮成为胤的福晋已经不再排斥,甚至很多时候还会出言点拨一二,但是这并不表示宜妃能接受胤由始至终都只有婉兮一个女人。

    女人在面对丈夫和儿子的要求是不一样的,面对丈夫,不管是嫡妻还是妾侍,谁都希望自己是最特别的一个,甚至希望丈夫只有自己一个;可面对儿子,不管处于什么样的地位,都会认为自己的儿子就是最好的,任何女人都配不上,有条件的话,巴不得有无数的女人侍候自己的儿子,打得名头是子嗣繁茂,其真正的用意到底为何,其实并没有深究的必要。

    婉兮对于宜妃从来不抱任何的希望,正因为她心里清楚这一点,才会细细琢磨宜妃的举止和言语。这段时间宜妃频频招她入宫,她本就觉得有蹊跷,现在看来宜妃不是为了让她安心,而是为了让她主动提及新人进府的事。

    让新人进府这种事,的确有着不可抗拒的原因,不管是守在这里的还是即将进来的,其实都有无奈,毕竟她们的命运都不在自己手上,可是让婉兮觉得急躁的是宜妃偏偏就了刘氏。

    有人说当局者迷,婉兮虽然是当局者却也算是局外人,因为没有对宜妃抱有太大的希望,所以一直都带着一丝防备,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一向有谋算的宜妃,居然也会被这种小把戏摆上一道。

    遇上这种事,婉兮只能说刘氏比她想象的难对付。不过思及胤对刘氏的印象,婉兮想虽然她进府有一定的风险,但是比起***女人来说,她相对地更加了解对方,甚至因着上一世的恩怨,对她并没有任何的怜悯之心,所以当婉兮确定宜妃接见的人选里有刘氏之后,稍加思索后,索性也不管了。不管宜妃只是顺势而为还是被人误导,只要她不松手,谁也别想她这里夺走胤的宠爱。

    婉兮的打算可不仅仅仅只是冷眼旁观,在宫廷和后院里辗转这么的时间,很多东西即便再单纯也变得不再单纯,就好比宜妃看中刘氏,两个毫不相干 的人,甚至可以说一个绝对入不了宜妃眼的人偏偏就入了宜妃的眼,即便有德嫔出手,也不可能这般简单地就达成,所以这里面肯定还有什么婉兮没有注意到的因素。

    “听雨,让宫里的人盯着永和宫和刘氏,本福晋是真的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有心,能让刘氏这样的名声在瞬间洗白。”婉兮冷笑一声,纤细修长的指尖轻点桌面,说出的话看似简单却蕴含着一丝冷意。

    听雨一直负责给婉兮打探各种消息,自然婉兮的事情她心里一清二楚,只是她不明白婉兮为什么会这般重视刘氏。

    刘氏此人,听雨之前就评价过,不要脸,没底线,全凭一厢情愿,不仅惹人笑话还让胤跟着丢了一回脸。为此,听雨为了帮婉兮分忧也算是算计过她一回,结果虽然差强人意,却也是实实在在地坑了她一把。

    “福晋,刘氏此人根本不足为惧,为何您要这般关注于她?”说到这个,听雨是真心不懂,在她看来,不管是已经被婉兮打败的或者说尚未被婉兮打败的,可只要是站在婉兮对立面的,不管是自身实力还是背后势力,那都是实实在在的,一个实力一般,家世一般,全凭一股不要脸的劲头往前冲的刘氏真的不怎么让人看得上眼。

    婉兮看着满脸疑惑的听雨,心里也是一阵无奈,她总不能说刘氏是上一世逼死她的人之一,而且她还是上一世第一个给胤生下儿子的人。虽然这一世,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但是谁也不能保证没有意外发生,一如当年的慧茹,她没把她看在眼里,可她却实实在在地算了胤一把,不仅因此成功入府,还生下了宁楚克。

    婉兮不会允许这种事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越是在乎她的态度就越是慎重,毕竟对她而言,现在拥有的一切来之不易且不能失去。

    “听雨,不要因为她看起来不堪一击就不去重视。你瞧瞧,之前刘氏被关,很多人都想着以她这种名声肯定第一轮就被刷下来,可事实呢?她不仅走到了最后,还入了宜妃娘娘的眼,若是不出错的话,这次入府的两人里定有一人是她。”婉兮眯着双眼,目光专注地盯着面前的剪刀和开得艳丽的花儿,说着,她突地伸手剪掉了高枝上的一朵花儿,冷冷地道:“占据高枝的有一个就够了,剩下那些想抢占高枝的,不管是从什么方向过来,本福晋都不会在给别人机会。”

    听雨看着独立在枝头的花儿,开得是那般的艳丽,那般的耀眼。只不过一朵比起两朵来说,的确更引人注目。想到这里,她脸上也不由地露出几分慎重来。

    这一路走来,婉兮一步一步的看似顺利,实际上却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困难,甚至有好几次都差点把自己的命搭上,唯一让人觉得庆幸的大概就是她每次都能化险为夷。这种事情经历的多了,听雨的心态难免会变得有些浮躁,毕竟一而再再而三的,难免会让人产生一种理所当然的想法,觉得无论是多大的困难,最终婉兮都会成为胜利的一方。

    之前听琴有提醒,婉兮也有侧目的敲打,但是听雨虽然有注意,却没有真正放在心上。而现在直面婉兮的郑重和谨慎,她才发现自己不仅仅只是浮躁,还有一些得意忘形。

    若今天她的这种心态影响了婉兮,以至于最终让刘氏爬上位,她不敢想象自己的结局。想到这里,听雨立马端正心态,再不敢像先前那般,因为胜利并去轻视那些看似没有没有危险实则野心勃勃的敌人。

    “福晋,奴婢知错。”听雨恭恭敬敬地冲着婉兮了一礼,此时的她抛去浮躁,显得十分地干练,一如婉兮初见她时的情景。

    这才是她该倚重的左膀右臂,不管她们未来会走什么样的路,至少在她们待在她身边的这些日子里,她能相信她们,重用她们,而她们亦能帮着她一起对抗外界那些纷纷扰扰。

    从前她只是侧福晋,有个嫡福晋挡在前面,万事虽然不能全部避免,却也能躲开不少,而今,她既然已经成为福晋,那么有些场合她是无论如何都躲不开的,而她的曾今也必是别人嘴里的谈资,她不惧别人的谈论,却不允许身边的人因为轻视别人而被利用。

    后宫也好,后院也罢,原本就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在这里看不到刀***剑雨,却也是血肉堆积起来的风光无限。

    “听雨,这人站得越高,责任就越重,昔日我不过是一个格格,便引来无数的算计和陷害,成为侧福晋之后,更是数次陷入危险之中,险些丢了性命,现在成了福晋,看着风光无限,实则危机四伏。那些蛰伏在黑暗中的人,不会因为本福晋的身份变化就收手,相反地她们只会要得更多,所以本福晋要做得不再只是防范,而是积聚力量,在适当时候主动出击。”丢开手上的剪刀,婉兮站起身,已然恢复良好的身姿看着略显纤细,却直挺挺的让谁也无法忽视她的存在。

    听雨看着锋芒必露的婉兮,乖乖地点了点头,很显然她是认可婉兮的决定的,甚至她隐隐有一种感觉,婉兮看似毫无根据的一些吩咐,合在起似乎总能出其制胜。

    “是,奴婢这就是去传信。”听雨冲着婉兮行了一礼,转身后连忙往外跑去。

    婉兮站在炕前,目光专注地盯着桌上花瓶里的花,那一朵大红色的花儿立在枝头,显得尤为娇艳,一如现在的她,而旁边那些半开半合的花儿,明明都是为了衬托这红色的花儿,可是看在婉兮眼里却格外地碍眼,等到她回过神来,花瓶里的花草除了那朵大红色的花儿,***的一朵不剩,可婉兮却觉得异常顺眼。

    果然,只有一对一才是最好的,再多都是多余的。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