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六十五章 针对和防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只要爷不嫌弃妾身,妾身就不会多想,即便母妃不认同身也没关系,毕竟陪着妾身一起白头的不是母妃,而是爷。”

    胤脸上露出几分惊诧,他原本以为依着婉兮的性子定是要跟他闹上一番才罢休,却没有想到此刻的婉兮如此善解人意。

    她的脸上着一丝浅笑,面色并无半点愤怒,整个人平静的让他有些怀疑今天给她难堪的不是他的母妃,而是不相干的人。这样的念头让他的眉头微皱,很显然他是希望宜妃和婉兮是能和平共处的,毕竟一个是他亲生母亲,一个又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胤低头,目光直视婉兮,似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谁知她竟恰好在这个时候抬起头来与他对视。婉兮不只是脸上的表情平静,就是在她的眼底也很难看出一丝愤怒来,见她盈盈浅笑地看着他,他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也罢,都说婆媳关系难处理,他之前不以为然,觉得婉兮和宜妃相处甚好。可是现在他才明白,要相处的好,那必定有一方得一直退让,若是如此,他宁愿她们像现在这样保持适当的距离。

    胤的目光落在她嫣红的嘴唇上,虽然上面的胭脂已经落得差不多了,却无损她的精致,反而增一丝柔美。缓缓地点下头,轻啄她的唇瓣,低声道:“母妃那边,表面顺着就是,***的不必委屈自己,至于新进府的刘氏等人,先找个院子塞进去,至于她能活多久,又或者说活得多精彩,就看她身后的人怎么做了。”

    婉兮闻言,眉头微挑,脸上露出几分诧异的神色,似没有想到胤会说这些话,不由地轻声问道:“爷难道不会觉得妾身无礼吗,要知道那可是爷的母妃,妾身若是懂事,就该哄着应着,不管是什么委屈都得受着。”

    婉兮在意的由始至终都是宜妃的身份,至于刘氏等人,明知胤没有意思,还硬往他身上套,她就是个傻。

    “爷不需要你的懂事,爷说过这世上能欺负你的人唯有爷自己,就算是母妃也不能越过爷去欺负你,所以你今天的表现不错,爷很满意。”胤低下头,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脸上的神色不变,言语间透露的霸道却让人倍感窝心。

    婉兮轻笑两声,原本还有一丝僵硬的身子彻底放松,整个人倚在他怀里,跟没骨头一样,说话的声音却变得软糯起来,“爷这话让人听了就觉得感动,可是妾身这次所受的委屈却是因为爷,所以说到底这次的委屈还是爷给的,这跟爷欺负人有什么区别。”

    “这次是的失误,不过母妃的想法却不是爷的想法,爷有你有弘他们就够了,即便还想要孩子,那也只能是你生的,真以为是个母的就能生爷的孩子。”她的话音刚落,胤的眉头就紧紧地蹙了起来,眼底的眸光渐渐地变得幽深起来,不过说话的语调却意外地不蕴含怒气,是说到孩子的事,声音微微有些冷疑。

    胤只要想到宜妃要把他和刘氏这种女人绑在一起,就觉得恶心,他的品味什么时候这么低了。不说婉兮,就说这后院的女人,这一个个的,容貌身段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刘氏的确长得不错,可比起胤后院的女人来说,别说前三,就是前五都排不上,何谈***。

    越想胤的脸色就越阴沉,那架势颇有几分山雨欲来的模样,怒极反笑,不待婉兮开口,他便语带讥诮地道:“母妃那边不用去管,毕竟你才是这郡王府的女主人,至于那些促成其事的人,爷一个都不会放过!”

    婉兮扭扭身子,在他怀里找了一个更为舒适的姿势。宜妃再不好,胤这个儿子说得,她这个当儿媳妇的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得。即便真的要说,她也不会傻不拉叽地当着胤的面说。再说宜妃的这种心理过于普遍,很多女人都有,只是轻与重的关系。只是她个人更希望宜妃更关注五阿哥后院一点,别总是跟她过不去。

    “既然如此,那爷下手的时候,千万不要留情,毕竟打得太轻了,对方不长记性,若是打得太重了,直接灭了还省后事。”婉兮轻笑一声,不仅不阻止,相反地还在胤的怒火上泼了一盆油。

    这世上谁不无辜,谁不委屈,不敢反抗只一味承受的,那就只能被人踩到泥地里,一如上一世的她。当然这一世的她不同于上一世,她让自己的懦弱和无能随着上一世的自己彻底死去,所以这一世她张扬,她跋扈,她阴狠,更敢于同任何敢于算计她的人亮刀子。

    “的确,有些人就是活得太久了。爷倒是想要他们的命,但是偏偏这几个人都不能轻易弄死,这让爷心里莫名地有些伤感。”胤嗤笑一声,显然对于这所谓的骨肉亲情,他是真的觉得腻味了。

    越是往后,他们之间的争斗就越是激烈,往日的情份在一次又一次的争斗中早就消失殆尽,剩下的可能因为争斗留下怨恨。

    “爷,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最后的最后,至多就是看在这骨肉亲情的份上保住他们一条命。”婉兮轻声说着,但是她心里更清楚,与其那样憋屈地活着,依这些阿哥们高傲的性子,那还不真如死了。

    可是婉兮不愿意啊!

    她不愿意这些总是理所当然站在高处的人在算计了自己和别人后,再理所当然地享受所谓的成功果实,她也想让这些人跌落神坛,想让他们感受一下命运的无奈。

    生不能自主,死亦不能自主,那样的感觉一定很痛苦,就好似紧紧束缚在身上的枷锁,越是挣扎,勒得就越紧,这人也就越痛苦,一如上一世她。即便这一世她走出来了,可是这并不表示有送上门的机会,她还不懂得把握和还击。

    “一条命啊!”轻叹一声,想来夺嫡的残酷胤心里也清楚。

    别看他们一副人中龙凤的样子,可真要失败,那真真就是落地的凤凰不如鸡。看看大阿哥,再看看废太子,昔日的他们谁不风光,谁不厉害,可现在呢,都盘踞在一座小院里,混吃等死。这对于他们这些心中有万丈豪情的人而言,无遗是最大的伤害。

    慧妃一直示好于宜妃,这一点胤很清楚,却不轻易接腔,但是私下里对于大阿哥还是颇为照顾的,至于废太子,只要他们的皇阿玛还在,就没人能在物质上苛扣他。

    “这件事你先不要管了,想必再过几天刘氏她们就要进府了。母妃的用意爷并不了解,但是爷不会让你再受委屈。”胤语气森冷,但是搂着婉兮的双臂却很温柔。

    婉兮并没有附和他,而是将话题转到了几个孩子身上,自打宜妃因着她的关系牵连几个孩子后,她就不准备再放任宜妃去接触她的孩子们了。以前纵容是因为宜妃是长辈且对他们抱以善意和疼爱,而现在,一旦其中的意味变了,那她也不想让她的孩子因为这种纵容而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爷,若是妾身减少让弘他们去见母妃的次数,你会不会生气?”婉兮偏头看着他问。

    “为什么?就因为母妃今天在宫里说得那些话么?”胤的声音依旧平和,语调更是波澜不惊,只是后一句话里包含的疑惑证明他并非一点都不在意。

    婉兮微微歪了歪脑袋,手揽着他的脖颈,小脸在他脸上蹭了两下,然后才道:“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更多的是一种防范。母妃心里如何想妾身其实并不重要,但是她对弘他们的态度却很重要。妾身不想深究是谁影响了母妃,但是这个时候母妃的心诚很危险,她若只是针对妾身,其实并不算什么,但是一旦母妃想透过孩子来打击的话,那将是一场不可言喻的灾难。”她的声音越扬越高,态度更是鲜明,立场亦足够坚定,更是在向胤表明自己的决心。

    胤闻言,久久没有说话,不过下一瞬间却将脸埋进婉兮的脖颈里轻轻蹭了蹭,这是一种无言的安慰,就好似彼此都觉得受伤的人靠在一起取暖。

    “放心吧!你能正大光明地说出自己的想法,爷就必定不会勉强你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母妃今天的举动爷也看在眼里,瞧着只是一时的口误,但是谁也不能保证母妃身边的人会不会因为她的态度而改变做法,爷也不能让这些人毁了爷的儿女。” 胤坚定的声音就在她的耳畔响起,说话时喷出的热气,喷在她的耳廓上,带着几分酥麻的感觉。

    婉兮脸上露出几分浅笑,身子不由自主地往他怀里钻了钻,眼睛微微有些发酸。她以为他会想要平衡她和宜妃之间的关系,可最终她还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他选择了自己和孩子。

    “不过,此事不能操之过急,等几天爷找个由头,咱们一定去庄子上住一段时间。”胤见她不说话,以为她在为难,不由地提议道。

    婉兮点点头,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真的吗?妾身心里其实还是有一丝惶恐的,毕竟身要防范是爷的母妃,而且要防范的事情也是还未发生的,换作***人,肯定会觉得妾身是在小提大作,但是妾身真的不想等到孩子们受到伤害再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多注意一些。”

    婉兮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相当地严肃,再没有人比她能体会失去孩子的痛苦,她真的不想为一时的疏忽,让她和宜妃成为真正的敌人。即便动手的人不是宜妃,她的本意也并非如此,但是,真的失去孩子,谁又会在意她是有意还是无意。

    而最为难过的人不是别人,定然是她身边的这个男人,一边是亲生母亲,一边是妻儿,如何抉择对他而言都是伤害,她不想走到这一步。

    伴随着她的话音落下,胤脸上的神色也变得越发地难看,他搂着婉兮的双手也不自觉地收紧了一些。

    “相信爷,爷不会让这种最坏的情况发生的,母妃那边爷总会有法子说服她的。”胤的声音尽量温柔,带着一丝安抚的意味,却也带着一丝挥之不去的阴霾。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