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关心则乱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六十八章 关心则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从御书房里出来,胤便和胤分开了,去翊坤宫的路上,胤特意让林初九派人去通知各位小阿哥的母妃出发时间。他可以带着弟弟们去,却不会像老妈子一样哄着一群小家伙,毕竟他可是除了婉兮,连自个儿女都少哄的人。

    若真要用一句话来概括胤,那便是怎一个任性了得。

    不过任性归任性,但是胤这人历来会打理关系,且讲义气,除了敌对的关系,还真少有不喜欢他的。

    后宫那些小阿哥的母妃们接到消息,对胤都心生感激,她们这些人出身一般,地位薄弱,再加上康熙年纪大了,心思少有在她们身上,平常赏点东西啥的并不能让她们的生活有保障,也不能保证她们的孩子未来能有一个好前途。现在好不容易搭上胤的线,她们都想把儿子叫回来好好夸上两句。

    谁说小妃嫔就没有大志向,好吧,她们的志向虽然不大,但是依旧希望自己的儿子能过得更子,毕竟这宗室皇亲的并不是个个富裕,也有那没落的,最终被踢出圈子的人,而她们都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成为其中之一。

    胤可不知道他怕麻烦随口的一个吩咐赚得这么多的好感,更不知道这份好感在关键时候还帮了他一把,让他们帮胤拟定的过继到佟皇后的计划顺利完成。当然,这都已经是后话了。

    宜妃见胤过来,故意板着脸,想来胤直接带婉兮离开的事情还是激怒了宜妃。只是宜妃再气也没想把气撒在他身上,否则现在就不只是板着脸,而是直接开怼了。

    胤大步走到宜妃面前,行了一礼,也不等她叫起,便直接起身坐到宜妃身旁,单手掀开面前茶盏的盖子,目光盯着淡绿的茶水,鼻间轻嗅着淡淡的茶香,是他喜欢的雨后龙井。

    “儿子不知道母妃为什么会一直排斥婉兮,但是有些话儿子还是得说,这对于母妃也好,对儿子也罢,都是最好的选择。”胤的声音轻轻淡淡的,不带任何的负面情绪,只是简单地陈述一个事实。

    宜妃闻言,捧着茶盏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脸上的表情也瞬间变了,语气里更是带着一丝不敢置信,似没有想到最让她引以为傲的儿子会对她说出这些话。

    “你的意思,你为了她连本宫这个母妃都不想要了。”茶盏被宜妃重重地磕在桌上,因着用力过猛,茶水都溅了出来,甚至打湿了她的衣袖。

    偏偏胤却不为所动,甚至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语气淡漠地道:“那母妃想要儿子怎么办?废了婉兮,冷落弘他们,再跟***女人生一些儿子?”

    宜妃面色微怔,对上强行拆台的胤,语气不由地变得有些讪讪的,“本宫没有这个意思,本宫只是希望你能雨露均沾,绵延子嗣。”说罢,宜妃轻咳两声,似乎连她自己都觉得这个理由太过单薄。

    胤嗤笑一声,脸上的表情略显不耐,想来他对于宜如其来的执拗行为显得万分的无奈。他不是那种愚孝的人,但也不是那种不孝的人,但是他是一个坚守自己原则的人,毕竟婉兮和孩子是他的软肋,他不可能为宜妃是自己的母妃,因为她莫名其妙的情绪就置婉兮他们于不顾。若非如此,他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听宜妃狡辩。

    “母妃可曾对皇阿玛说过这句话,儿子可是记得母妃从来不曾对皇阿玛说过这些。”胤看着宜妃气愤的样子,淡淡地道。

    “你”宜妃也同有想到胤会有这样的反应,她本以为自己才是儿子最重要的人,但是事实告诉她,她儿子似乎更在意完颜氏,“本宫不是正宫,有何资格说这些话,反而是完颜氏,既然成为福晋,就应该有一个福晋的样子,不行就向老四福晋学学,人家自选秀就亲自到德嫔宫里求德嫔指人,完颜氏倒好,自己不开口,本宫刚把人定下,她就找茬,这是在打本宫脸还是她天生擅妒容不得人。”

    喘着气,宜妃本不想把话说得这般难听,但是在意识到自己不再是儿子最重要的人时,她突然有些心酸,更有些克制不住内心的愤怒,所以等到她反应过来的候,话已经说完了。

    胤怒极反笑,修长的手指轻敲桌面,狭长的眼角里闪过一丝寒意,他倒是没有想这里面还有四福晋什么事。但是从宜妃的话里可以轻易听出,会提到她并非一时兴起,而是接触之后产生的感想。

    “那母妃可曾想过一个可能,不是婉兮天生擅妒容不得人,而是儿子对那些女人无感觉,连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母妃想让儿子怎么下手?”胤冷笑一声,说出的话却满是讽刺。

    “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儿子只能不是婉兮不能失去儿子,而是儿子不能没有她。另外,儿子说得只有她能生也不是一句空话,那些女人不管有多少,都不配。”胤推开面前的茶盏,茶盏歪倒在桌面上,茶水顺着桌面一直往下,滴滴嗒嗒的好似滴落在人的心上。

    而胤却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必要,因为此时的宜妃已经走进了死胡同,除非她自己想通,否则这事别人说再多也是浪费口水。

    宜妃看着径自起身离去的小儿子,心里满满都是懊恼,所谓关心则乱,她若不是太在意胤的话,根本不可能被四福晋和德嫔的的言语煽动。可惜这个时候的宜妃不只是太过在乎胤,她内心还有一种失去儿子的恐慌感和酸楚,种种情绪交杂在一起,这才使得她格外针对婉兮,甚至巴不得胤像从前一样,游走在女人之间。

    守在门外的齐嬷嬷将一切都尽收眼底,她不能说宜妃错了,但是宜妃的举动的确出乎她的预料之外。稍稍迟疑,便听到屋里传来摔东西的声音,齐嬷嬷不敢再有迟疑,快速地走了进去,拦住宜妃继续砸东西的举动。

    “娘娘,娘娘……您这是何苦呢!到时气坏了身子,郡王又该担心了。”齐嬷嬷扶着宜妃到一旁的椅子上坐好,抬眼望去,看着满地的狼籍,就能看出宜妃的怒气不小。只是还不待齐嬷嬷开口劝慰,就听宜妃一声冷哼,语带怒气地道:“担心?老九都已经让完颜氏给迷了心了,他现在只怪本宫为难完颜氏,却没有想本宫的苦心。”

    苦心?什么苦心?不过就是想不通儿子长大了为什么会属于别的女人?当然这话齐嬷嬷是不是会在宜妃面前说的。

    “娘娘,有些话奴婢也不知当讲还是不当讲。”齐嬷嬷抬头看了她一眼,语带犹豫地道。

    “有什么话直说便是,吞吞吐吐的干什么!”宜妃看着齐嬷嬷这犹豫不决的模样,神情略显不耐地道。

    齐嬷嬷在犹豫什么她是不知道,不过她心里清楚齐嬷嬷跟了她这么多年,即便说得话不好听,但是肯定不会有害她之心,所以在她面前,她往往表现出来的就是最真实的自己。

    在宫里,不只是宜妃,其实很多人表现在人前的都不一定是最真实的自己,她们表现出来只可能是康熙所喜欢的,而不是最真实的自己。这样的她们会觉得累,而私下里能让她们展现真性情的人有,可是绝对不多。

    毕竟面具什么的,有的时候戴久了,是真还是假,他们自己都分不清了。

    齐嬷嬷见宜妃冷静下来,不由地低声劝道:“娘娘,依老奴看您完全没有必要同九福晋置气,九福晋好,郡王爷也好,若是他们真的有矛盾,才给了别人趁虚而入的机会。”

    宜妃脸上的愤怒一下子僵在脸上,能成为四妃之一的人,绝不可能是一个***。宜妃当然不蠢,相反地她十分精明,若非如此,她也不可能在四妃大部分都黯然退场的情况依旧保持着受宠的姿态。

    “趁虚而入?”反复咀嚼着这一句,良久之后,宜妃突地一掌拍在桌面上,冷声道:“的确不该在这个时候跟老九闹不愉快。不管本宫再不满完颜氏,那也只是本宫和老九之间的问题,不该被别人利用。”

    “嬷嬷说得有理。”话是这样说,但是宜妃心里却不例外地记了德嫔和四福晋一笔。若说她和德嫔之间的矛盾是解不开的结,那么原本还得宜妃几分看重的四福晋就彻底被她拉到了黑名单,甚至后续在宫中的宴会上,宜妃更是不避讳地让四福晋在宴会之上变得灰头土脸的。

    齐嬷嬷看着努力平复自己心情的宜妃,心里也不由地暗自了一口气,她就怕宜妃转不过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德嫔和四福晋会说那些话明显就是针对九福晋,至于其中有用意,她即便不清楚,却也能猜出几分。毕竟这后宫和后院的女人,除了那些真老实本分的,会主动***的,必定是有所图的,德嫔和四福晋明显就是有所图。

    “娘娘能这么想就好,毕竟这时局,外面争得厉害,郡王爷身上的担子也重,前几天老奴还听说十二阿哥被卷进八阿哥和十四阿哥的争斗中去了。这个时候德嫔娘娘和四福晋突然挑九福晋 的刺,这其中怕是有什么咱们不知道的原由。”齐嬷嬷低声说道。

    “嬷嬷说得不错,本宫差点就忘了这在后宫呆过的女人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德嫔也好,四福晋也罢,这次倒是真把本宫当***使了。”缓过神来的宜妃冷笑两声,起身的瞬间,褪去一身的愤怒的宜妃更显精明,稍稍活动一下脑子,便明白这事情的前因后果了。

    “娘娘的意思是……”

    “本宫没什么意思,本宫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等到适当的机会再狠狠地还回去,让她们明白本宫可不是她们想利用就能利用的。”满眸冰寒,此时的宜妃周身都缭绕着一丝戾气,想来明白过来的她暂时放下了心中复杂的情绪,改全力对外了。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