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三百七十三章 生路尽断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七十三章 生路尽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行了,让她进来,爷倒是要看看福晋有何事这般重要,非得见上爷一面。”胤眼神阴鸷,面色冰冷地看了苏培盛一眼,示意他把人带进来。

    苏培盛一见胤这个表情,啥话也不敢说了,转身出去直接将人带进来就躲门口去了。

    乌拉那拉氏却没有注意这些,她只道胤肯在书房见她就意味着她比院的***女人而言都来得重要。

    今日的乌拉那拉氏一改往日沉闷的装扮,挑了一件浅蓝色旗装,戴着小把子头,戴着不多的几样首饰,却显得端庄清丽,让人颇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就容貌而言,乌拉那拉氏只算清秀,连漂亮都算不上。是矣,她从嫁给胤开始就急于树立贤惠端庄的形象,不过就目前而言,这一点她做得成功却也失败。若非如此,现在也看不到她妥协,要知道当初为了这所谓贤惠端庄的形象,她可是连胤本人都踩了。

    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论起这端庄贤惠的名声,乌拉那拉氏做得再好也有一个太子妃压着,没瞧见直到现在康熙都未下旨剥了太子妃的名头吗?

    “妾身给爷请安。”乌拉那拉氏一改往日那种木头似的语气,盈盈一拜。

    胤双眸阴翳,目光冷凝地扫了一眼站在桌案前的乌拉那拉氏,瞧见她的打扮,虽然有一瞬间的怔愣,但是他很快就回过神了,而且脸上的表情都未变,一脸的冷漠,就连语气都不带任何的温度。

    “福晋有什么事非得见爷一面?”胤的语气好似含着冰碴,让人不自觉地会打个寒颤。

    “妾身……”抬起头的瞬间,乌拉那拉氏对上胤冰冷的双眼,那一瞬间她想要说得话统统卡在喉咙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胤静静地望着她,等了又等,还不见她开口,不由得眯起双眼道:“福晋过来难道只是为了见爷一面不成。”

    胤的脸上的表情始终都是冷冷的,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身上的气场越来越强烈,让人不自觉地感到压抑,包括站在他面前的乌拉那拉氏。

    乌拉那拉氏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在嘴边,目光有些呆呆地望着胤,而胤的表情和冷淡无一不***着她的神经,特别是胤眼底的那一丝不耐。

    此刻,乌拉那拉氏的心是煎熬的,她想丙。

    乌拉那拉氏的双手都不自觉地抖动起来,此时的她面色苍白如纸,即便有完美的妆容也不能遮挡她由内而外散发的绝望。可以说,此时的她被的强硬和冷酷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她真的一丝心理准备都没有,还想着通过改变来拉回胤的心,再虚趁此机会,拿回大权。哪知才一个照面,他就出言激碎了她所有的希望。

    乌拉那拉氏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来,她连嘴唇都在发抖。面对如此大的冲击,任她在后院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也依旧架不住内心的恐慌。

    门外守着的苏培盛和双儿等人,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着书房里的动静,虽然有些话听不太清,但是他们能感觉到屋里的气氛并不和谐,甚至还有些剑拔弩张。

    双儿她们倒是有心想帮忙,可苏培盛也不是吃素的,没有胤的吩咐,这书房又岂是谁都能进的。不过双儿和苏培盛推拒时不小心撞到门框的声音却让乌拉那拉氏稍稍回了神,虽然心底的恐慌依旧缭绕在心头,但是发抖的手和嘴唇却在她的控制下,慢慢地趋于平静。

    “爷为了完颜氏他们竟然想要妾身的性命?”双眼直视胤冷漠而又平静的面容,乌拉那拉氏低声呢喃道。

    “有些事情爷不想一再地重复,明眼人都应该看得出来。从前你看重名声,爷也不拦你,要你做好一个四福晋的样子便可,之后爷不用你周旋,但是你不该糊里糊涂便拖爷的后腿。别说什么你做这些都是为了爷或者弘晖着想,爷也好,弘晖也罢都不需要你做这些,甚至爷一再强调只要你老实实的,未来不管爷走到哪一步,这正室之位都是你的。可惜你似乎不懂爷的用意,一再地犯蠢,好在九弟和九弟妹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这些事情才得以顺利压下。”胤只要想到老八和老十四那讽刺的表情和笑声,内心压抑的愤怒就不自觉地往上涨。

    胤冷笑地端起面前的茶盏,茶水依旧滚热,透过青花瓷制的茶盏,源源不断地热源烫得他手心发痒,他却迟迟不肯松手,而是借由这种近乎于自虐的方式提醒自己去忍耐。

    康熙想要看到的绝对不是一个暴戾冷酷的继承人,能力是一部分,心性又是一部分,胤知道自己睚眦必报肯定是得不到认可的,所以一直以来,他都压抑内心的暴戾之气,努力平静地去面对一切。

    对德嫔如此,对三哥如此,对老八和老十四亦如此,可以说,若不是胤他们的中途加入,胤的性子一如上一世那般孤傲且不留余地。

    “爷既然已经打定主意,想必妾身的后路早已被切断了。”乌拉那拉氏踉跄后退几步,直到抵到身后的椅子,不由地瘫坐在上面。

    胤眉头一挑,眼中闪过几丝不耐的神色,却用力控制自己的表情,冷冷地道:“你的后路到底是爷斩断的还是你自己亲手斩断的,你心知肚明。”

    胤的话音刚落,乌拉那拉氏整个人就不由地抖了一下,此时的她简直就要崩溃了。她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难道他不明白么?她蠕动了一下嘴唇,似想借此一诉自己的委屈,但是话到嘴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说到底,她依旧想不通自己错在何处,而胤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耐性去开导她。这就好像一个人走进了死胡同,要么回头,要么将死路打通变生路,很显然乌拉那拉氏既不想回头又没有能力打通挡在面前的死路,所以其结果就是她要么被人舍弃,要么被别人炮灰。

    话说到这份上,胤的用意就已经很明显了,乌拉那拉氏这一回去,有生之年她怕是再难踏出正院一步了,谁让她明知德嫔是胤的逆鳞,还硬是要凑上去摸一把呢!

    “行了,该说的爷早就说完了,该给的机会爷也给了,你既然不珍惜,那就不要怪爷心狠,退下吧!”胤轻轻一挥手,直接开口撵人,一副不想再多看她一眼的样子。

    胤冲着外面叫了一声,苏培盛立马躬着身子走了进来,待胤吩咐完,他立马唤来屋外的双儿和珠儿,让她们搀着失神的乌拉那拉氏离开。

    乌拉那拉氏进书房的消息本就引得后院众妾氏心慌,眼瞧着她被搀回正院,众人议论纷纷猜测不断,却无一人敢冒大不违去打听那天乌拉那拉氏在书房里的事情。

    回到正院的乌拉那拉氏很快就病倒了,无论她是真病还是装病,都不可能让胤心软。甚至相较于上次的那些只是让人身体虚弱的药,这一次胤让人送来的却是真真正正要人命的药。

    乌拉那拉氏不是不想反抗,而是没有办法去反抗,娘家靠不住,手边得用的人也不多,就连她一直视之为保命符的弘晖联系不上,这如何让她不绝望。而暗地里,王府后院中的人都能感觉到正院的势力一下子缩小了不少,李氏等人顺势瓜分了后院的势力,不管投诚还是迫于形势,这后院的势力都不再归属于乌拉那拉氏了,那些还在观望的人也迅速做出了判断。

    正院的众人心里也不平静,虽说上一次也是这般,但是这次的情形似乎更为严峻一些,再加上没有春嬷嬷坐阵,正院可谓是人心涣散,生路尽断。

    乌拉那拉氏躺在床上,听着双儿她们汇报来的消息,气得吐出一口鲜血来。看来这一次她是真的难逃一劫了,而她这下子不仅是病了,还病重了。

    双儿和珠儿没法,她们倒是想联系春嬷嬷,无奈现在的王府已经非昔日那个掌握在福晋手上的的王府了,她们连送个消息都困难,又有什么办法扭转局面。没办法,即便知道乌拉那拉氏病重,她们还是将事情都报给了她。

    “真没想到,真没想到最终占尽便宜的是李氏她们这几个***,也罢,本福晋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全拜完颜氏所赐,即便本福晋死了,本福晋也不会让她安宁。”乌拉那拉氏恨不能咬碎一口银牙,可依着她现在的状况,不管是自救还是报复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双儿和珠儿虽然是大丫鬟的身份,可真遇上事,没有乌拉那拉氏这个主子撑腰,她们也不过是个连自己命运都不能把握的奴才,如何争得过李氏她们这些主子。

    “福晋,身子要紧,万事都等春嬷嬷把大阿哥带回来再说,只要有大阿哥在,一切都是可以重来的。”双儿往前走了几步,轻声劝道。

    乌拉那拉氏的脑子一片混沌,但是对于婉兮的恼恨却是越发地深厚,就好似扎在心头的一根刺,拔掉鲜血直流,不拔又疼痛难忍。

    “再想办法,用尽一切手段也要让春嬷嬷把弘晖带回来,本福晋就不相信本福晋这个亲生额娘还比不过完颜氏那个妖妇!”乌拉那拉氏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就容不得她想出什么对策来,最终只能顺着双儿的话往下吩咐。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