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三百七十六章 死不悔改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七十六章 死不悔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若是弘晖因为本福晋对完颜氏那个***来个出其不易,那个贱的下场肯定比董鄂来得更惨。到时废了她的福晋之位,将她打回原形。哼!她一个旁枝出身的丫头凭什么同本福晋平起平坐,凭什么!”乌拉那拉氏就这样躺在床上,整个人形销骨立,已然脱了人形,可此时她的神情却是兴奋的,瞳孔更是随着她不断高扬的声音不断扩散。

    她脸上的笑容显得十分的狰狞,再加上一脸的病容,一眼望去,犹如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让人凭添几分恐惧。

    婉兮可不知道已经被判定必死的乌拉那拉氏临死之前还闹了这么多的夭蛾子。此时的她真的过得无比的轻松惬意,即便府里还有不少账册要处理,但是大部分的时间她还是自由的。若说从前是她不会享受,现在的她享受起来可不胤来得差。

    胤若是无事,他们会避着孩子们一起出行,也许是上山打猎,也许是去附近观景,若是有兴趣还可以一起骑马去离得不算太远的温泉庄子泡个温泉;胤若是有事回四九城,婉兮便像过去一样带着孩子们去林子里野餐,上山下河的,自给自足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跟在弘晖身边的春嬷嬷明显可以感觉到婉兮在郡王府的地位,有宠有权,她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没有见过一个女人能活到她这份上,说是人生赢家也不为过。

    在庄子上的日子的确不错,好吃好喝的还没什么麻烦,春嬷嬷觉得若是自己荣养时能有这样的生活,那真是死而无遗。但是她还没到荣养的时候,还得为福晋办事,但是府里却一直没有送来消息,甚至她送去的消息也好似石沉大海,难寻踪迹。

    春嬷嬷的心情是焦虑的,她倒是想让弘晖同她一起回府瞧瞧府里的情况,但是每每对上弘晖脸上明亮而又快乐的神情时,她又一个字说不出口了。

    她一直以为大阿哥是沉稳的,内敛的,有别于一般的孩子,一如王爷那般,可是在这里她清楚地意识到她以为长大了的大阿哥其实还只是一个孩子,而她却不想破坏大阿哥脸上那快乐的笑容。

    雍亲王府里,乌拉那拉氏还没有意识到正院里的人已经被李氏她们以各式各样的借口调开了,但凡是从她这里出去的人,都被派到那些脏活累活的地方,唯有双儿和珠儿这两个得用的大丫鬟还守在身边。但是她们的忠心都快要被这苦逼的境遇给逼疯了,里里外外都不是她们的人,乌拉那拉氏天挂在嘴边的话,指不定还没成就已经传到***人的耳朵里去了。

    要说福晋看不上九福晋,可这府里想要交好人家九福晋的人除了她,那是一个都不少。

    “对了,本福晋梳妆盒的底下还有一些银票和庄子的地契,到时你们将这些东西全部交给弘晖,至于你们的身契,本福晋也统统交给弘晖,断看他以后如何安排。”乌拉那拉氏近来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了,思绪也显得越来越混乱了,除开每日对婉兮的诅咒,今天这句话算是最正常的了。

    双儿和珠儿对看一眼,家生子不同于***下人,他们的家族是紧连在一起的,所以很少有逃跑或者赎身这种事,大多都是主子开恩,可即便是这样,也不过是从府内到庄子,少有人愿意离开。双儿和珠儿即便觉得绝望,也知道她们不能退,否则连累的就是她们的家人。不过此时听乌拉那拉氏说将她们的身契交给大阿哥,两人心里都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有别于乌拉那拉氏的严苛,弘晖显然更为仁慈一些,对她们这些奴婢也颇为照顾,即便到时得不到重用,最起码也能丙自己的孩子得到胤喜欢的,毕竟皇室的女儿家婚姻没有自***,即便未来她们不能留在京城,她也希望她们能到好一点的地方,最起码不至于让她这个额娘在她们嫁人之后一次也见不上。

    胤看着怀里白白胖胖且软绵绵的小团子,看了一眼婉兮,心里虽然觉得讶意可更多的是一种被信任的窝心。

    “四哥,用手环着圆圆的背和小肚子就好。”婉兮其实是想说让胤的一只手垫在自家孩子的小屁屁下的,不过这话怎么说都有点不对,最后就直接换成小肚子了。反正只要坐着,孩子应该不会觉得不适,而且她记得自家女儿可不是个安静的。

    胤僵着身子点点头,低头的瞬间对上小团子圆溜溜的大眼,还不待他张嘴,小家伙就咧嘴一笑,双手扒拉着他的衣服往上爬。胤有些狼狈地伸出双手护着怀里的小肉团子,并不阻止她的举动,反而是对她的亲近很是受用,脸上的表情也因此而变得柔和起来。

    一旁的苏培盛看着心情好转的胤,心里不自觉地给一旁坐着的九福晋点个赞。若是他家福晋也有这份眼力,想来也不至于落得病逝这个下场。

    婉兮可不知道苏培盛的想法,此时她看着胤略显狼狈的样子,嘴角含笑,却没有说什么话,等转头看向奶嬷嬷时,却发现一儿一女都伸着小肉胳膊要她抱,苦笑一声,她坐直身子,让奶嬷嬷她们将两个孩子一左一右地放到自己怀里。

    胤见状,不由地出声道:“弟妹,两个孩子你能抱住吗?要不,把另一个孩子给爷抱着?”不是胤不相信婉兮,而是婉兮纤瘦的模样很难让人觉得她有大力气。

    “四哥放心吧!这三个小家伙平日里没少淘气,争起宠来也厉害,所以妾身和爷都习惯一次抱两个孩子了。”婉兮轻轻笑了笑,手脚却很是熟练地将两个孩子护在怀里。

    胤见婉兮这样,略显冷硬的心好似被什么击中一般,随后看向婉兮的眼神比起之前也柔和不少。当然,胤会有这样的想法并非起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心思,而是一种被伤害过后对于情感的认知和归宿。

    德嫔毁了他对母亲的渴望和认知,最终只能将一腔托付在已逝的佟皇后身上,但是由于但是年岁太小,他的这种认知有些缺憾,他会压抑,也会不自觉地在女人身上搜寻。只是少有人表现出这样温馨的一面,毕竟这个时候的女人生了孩子都是给奶嬷嬷带的,她们要做的仅仅只是不让对手和底下的人亏待他们。

    是矣,胤一直心中的缺憾一直留在心底,直到今点,婉兮对孩子尽心尽力的举动让他想到了佟皇后,续而将两人融为一体。然后,佟皇后在他心中的形象慢慢地便变得丰满起来。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