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八十二章 请安?敬茶?(一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当乌拉那拉氏的死讯传到庄子上时已经是晚上了,婉兮当时正和胤在河边散步。两人正讲着下次塞外之行要不要一起去,胤一脸无所谓,觉得只要婉兮愿意就行,而婉兮心里琢磨着是不是把几个孩子都带走,正犹豫着。

    若是从前,把三胞胎放在翊坤宫她也放心,但是现在她再不相信宜妃,自然也就无从谈起要不要把孩子交给宜妃照顾了。

    “没想到四哥这动作还挺快的,妾身本以为还得能在这庄子上待上个十天半个月的,却没想到仅仅几天就给解决了。”婉兮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情大好,能这般轻松地铲除一个心头大患,即便出去玩那也能得安心些。

    胤瞧着她高兴的样子,搂着她的腰,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而婉兮整个人笑得直打颤,那种好似熬出头的感觉真的是太好的了。

    “爷,爷,以后妾身就再也不怕有人在背后捅刀子了,不,说错了,是少了一个人捅刀子。”婉兮双手攥着胤胸前的衣襟,整个人又叫又跳的,像个得到新玩具的孩子。

    胤只是伸出双臂护着她,任她笑,任她闹,因为他心里知道因着乌拉那拉氏这些人她已经吃了太多太多的苦了,会这样也是被她们一点一点逼出来的。

    胤虽然义气,虽然大方,但是更为护短。有些事情他委屈了自己的女人,但不表示会一直委屈她。这人的耐心呐,终究是有限的。

    除了婉兮抱着胤一起庆祝这个好消息。雍亲王后院里,李氏也好,***人也罢,不管有仇的没仇的,都为少一个对手而感到高兴,再加上之前有婉兮这个成功上位的例子在,这些女人只要想到那空出的福晋之位,也不由得蠢蠢欲动起。

    弘晖跪在临时搭建起来的灵堂上,哭得十分伤心,也许这整个雍亲王府里也就他一个是真的在难过乌拉那拉氏的逝去,至于***人,各怀心思,计较利益都来不及,怎么会为乌拉那拉氏的死而感到伤心。

    本来病逝什么的在皇室或者各大家族里不要太常见,不管是真的病逝还是假的病逝,要有问题,安上一个病逝的名头,那总没错。而乌拉那拉氏病倒这期间御医出出进进的,倒也没人怀疑什么,就连春嬷嬷和双儿她们也不敢轻易张嘴,毕竟她样再忠心,也不可能为一个已经死掉的人忠心。只是侥是她们在小心,在未来的一年里,她们三个知情人依旧先后被‘病逝了,甚至弘晖根本就不知道。

    乌拉那拉氏的死对于宫里的人来说,最多也不过就是一声叹息。反而是德嫔心里有些发慌,她让人传懿旨让乌拉那拉氏进宫,谁知等来的竟是乌拉那拉氏的死讯,这到底是巧合还是下马威,想必就只有胤知道了。

    “嬷嬷,你说老四这是打着什么主意?有没有可能乌拉那拉氏说得信已经落到了他手里?”德嫔无意识地拧着手中的帕子问身旁的安嬷嬷。

    安嬷嬷心里也有些拿不准,虽说雍亲王孝顺,但是她们这些人都感觉同来,如今的雍亲王已经不同以往了,对德嫔也就是一个面子情,否则一向孝顺的雍亲王,怎么可能三番五次地拒绝德嫔的要求,甚至连请安都只是在永和宫外做做样子,真真是能不见面就不见面。而皇上似乎默许了雍亲王的举动,这对娘娘而言,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但是娘娘却固执己见。

    “这事老奴也说不准,娘娘若是觉得不放心,不如等四阿哥过来请安时,探探底?”安嬷嬷说这话其实也是有让他们***关系缓和的机会。

    “也好。有些东西不毁掉,本宫心里也不安。”沉吟片刻,德嫔终究还是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却没有一丝一毫想要亲近胤的想法,满腹心思都在那些把柄上。

    而胤并不知道这些,即便知道他也不会让德嫔轻易安心。感情这东西,经不起消耗,何况德嫔从未在意过这份感情,更别说投入了。现在胤心中的印记已经被她彻底给抹杀了,再提所谓的感情,那就只能是惹人发笑。

    再者胤现在的确有不少事要做,一是祭陵,二是乌拉那拉氏才刚刚病逝,即便他不大操大办的,这府里出出进进来来往往的人也不少。事实上康熙对胤的看重引得不少中立的人都动了心思,毕竟三阿哥也好,八阿哥和十四阿哥也罢,显然都不怎么可靠,再加上康熙的态度,胤即便做事强硬又板正,可至少讲理又规矩。是矣,只要不越线,有能力有抱负,还是可以一展宏图的。

    另外,弘晖也让他颇为担心,他没让什么闲言碎语有机会传到他耳朵里,却挡不住弘晖对生母的感情和孝顺。为免他熬坏身子,便示意胤他们将他带回府去。

    弘晖因着乌拉那拉氏的死,瘦了不少,整个人的精神状况也不太好,婉兮原本不想过来的,听了胤的转述,最终还是过来了。

    “弘晖,同九婶一起去府里住几天好不好,团团他们现在可调皮了,九婶一个人可管不过来。”婉兮没提乌拉那拉氏的事,也没说什么节不节哀,而是一脸认真地请他帮忙。

    悲伤这种东西虽然自己来调节,别人的安慰听在当事人耳朵里也就是几句不相干的话,能听却不一定会有用。所以婉兮不提这方面的事,而是找***可能打动他的事情说。

    “弘弟弟他们呢?”弘晖下意识地问道。

    “弘晖不会以为九婶家就只有团团圆圆他们几个吧!一起去庄子的伙伴可都没有回去,在九婶家住着呢,他们都很担心你。”婉兮伸手将弘晖揽到怀里,轻声道。

    一直跪在灵堂的弘晖乍然被婉兮揽到怀里,那温暖的怀抱让他僵硬的身子慢慢软了下来,一直哭不出来的他此刻也哭了出来。

    “九婶,我额娘走了,额娘走了。”弘晖抹着泪,哽咽地道。

    “还有九婶在。”婉兮搂着他,任他哭,任他说,她想只要他能将心中的委屈都发泄出来,这关说不定就过了。

    胤和胤一直呆在门外,听着弘晖犹如孩子一般的哭声,胤心里也酸,但他知道这样就好。

    “九弟,接下来的日子又要麻烦你了。”胤略带歉意地看向胤,说实话他自己也觉得欠这个弟弟的太多了。

    “四哥若是这么说,那咱们兄弟岂不成外人了。弘晖也是爷的侄子,爷也是希望他好的。”胤故作不高兴地瞪了胤一眼道。

    胤知道他是何意,也不再多说,只是将他的目前的打算简单地提了提,显然在解决了乌拉那拉氏之后,他是下定决心要向德嫔出手了。毕竟依着他目前的情况来说,只能向前不能退后,德嫔若老实还罢,偏偏她是用生命在作死,一心想帮着老十四取代他。他不想死,亦不想辜负这些支持他的人,那么他就只能断了这份根本没有可能的***之情。

    胤看着胤脸上的那一抹决绝的神色,脸上闪过一丝讶意,随后似想白了一样,低声道:“四哥能想明白就好,有些人真的不值得你付出。他们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你若有一丝退缩,便认为你不讲情义,所以对付这种人,最好的方法就是甩开他。”

    就在这个时候,婉兮牵着弘晖的手从屋里走了出来,瞧见站在屋外的两个男人,婉兮微微点点头,表示事情已经办妥。胤上前嘱咐几句,胤便带着婉兮和弘晖走了,毕竟他们呆太久的话,容易惹来不必的麻烦,比如八阿哥等人多余的关注。

    “九弟,你说的四哥都明白,所以不必担心。”胤说罢,侧侧身,唤来苏培盛,让他代自己送胤他们离开。

    之后的日子很平静,婉兮没有刻意去关注外面的动静,却也知道雍亲王代皇上祭陵的事,似乎这种情况同上一世一样,越是往后,皇上便越是倚仗雍亲王。只是相比上一世,这一世拥有胤他们支持的他,不再那般势单力薄,也不再事事束手束脚,不敢前行。

    婉兮以为这样惬意的日子会一直持续到胤他们合力对付德嫔来着,谁知几天之后,她刚从被窝里爬出来,就听说新进府的刘氏和佟氏过来给她请安敬茶。

    请安?敬茶?说得到是那么一回事,不过婉兮想依着刘氏的性子更多的怕是想来她这里找找存在感吧!

    之前因着两人的关系便使得婉兮和宜妃直接闹掰,婉兮不管就只能是胤管,只是胤并不想在两人身上浪费太多的心思,就直接将此事交给了王安。

    王安也是人精,心知这府里不管是新人还是旧人,肯定不会再有人重复婉兮的辉煌,所以也不多此一举在她们面前刷什么好感,直接找了个偏僻的院子把人塞进去就算完事。

    刘氏和佟氏怀着美好的心情进府,迎接她们的却是最残酷的事实。

    别看郡王府里看着好似势力复杂,实际上能做主的只有两股势力,那就是胤和婉兮的势力,***人小打小闹可以,真想做什么,怕是难了。正是因为如此,刘氏和佟氏两人才会在婉兮他们回府一个多月之后才得到消息。

    不管她们心中有什么野望,她们心里清楚,融入这里才是最迫切的事,而第一步不是别的,就是先行给婉兮敬茶获得认可,因为只有婉兮这个福晋喝了她们的茶,她们才算是真真正正地成了后院的一员。

    这不,得到消息的第二天,即便两人心知婉兮早就免了后院众人的晨昏定审,每月只有十五那日才去请安,但是她们等不了,早早地梳洗过后就直接来了。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