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八十四章 心大的胤俄(一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康熙近来的心情是越来越焦躁,是因为太后的病,也是因为老八他们最近频繁的动作。下了朝,坐着龙辇往宁寿宫这边过来。康熙坐在龙辇上,身上披着一件不算太厚的披风,脸上的神色有些凝重,想来对于太后的身体他是真很担心。

    他来的时候,天色尚早,宁寿宫里除了侍候的宫人,并没有见到过来侍疾的妃嫔,这让康熙的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皱。

    进了内殿,看着准备行礼的宫人,康熙挥了挥手,随后自行解开身上的披风交给一旁的李德全。进了内室,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打着瞌睡的平嬷嬷等人,随后才是小心拧着帕子给太后擦脸的婉兮,她的动作很轻,表情更是专注,好似没有什么事比这个更重要。

    康熙心念微微一动,对于婉兮的孝顺心里还是颇为受用的。当然,婉兮不比***人,她在康熙这里还是排了名号的,毕竟救驾之功不可小觑,再加上太后和胤频频为她说话,康熙本人对婉兮的印象还是不错的。经过今天,想必婉兮在康熙心里也能点据一个好儿媳的位置。

    婉兮倒是不知道这阴差阳错之下,她还在康熙这里狠狠地刷了一把好感。但是她转过头来看到站在内室门口的康熙时,是真的吓了一大跳。

    “儿媳给皇阿玛,皇阿玛吉祥。”婉兮有些慌张地冲着康熙行了一礼,神情却显得有些窘迫。

    她现在的样子着实不算好看,一夜未睡,头发也不如进宫时的齐整,衣服也显得皱皱巴巴的,若不是她进宫时没有上妆,指不定她此时的妆容都能达到惊扰圣驾的地步了。

    当然,婉兮不可能知道,素着一张脸的她并非她想得那样不入人眼,相反地有别于宫里千篇一律的厚妆容,这样的她更显清丽。

    康熙看着躺在榻上的太后,见她的脸色相较昨天好了少,心里对于婉兮的表现不由得又满意了几分。目光看向一旁清醒后都跪在地上请安的平嬷嬷等人,康熙挥了挥手道:“都起来吧!”

    “谢皇阿玛(谢皇上)。”婉兮等人得令,立马起身候到一旁。

    康熙没有问今天是那位妃嫔侍疾,即便他心中不满,也不可能当面发作。按例问了太后的情况,虽然暂时没有太大的变化,不过听说能喝药了,心里也稍稍安心了。而此时睡醒之后过来看情况的宜妃见着康熙,面上一阵尴尬,不过向来知道如何哄康熙开心的她,三言两语的就把婉兮的功劳分得差不多了。

    婉兮垂着眼睑,并没有出声为自己讨什么公道,反而显得什么地沉默,而这种沉默间接地也影响了平嬷嬷她们,以至于宜妃说得起劲,却无一人附和她的话,甚至平嬷嬷还很是不给面子地直接送来的汤药直接给了婉兮,示意她喂。如此几次,康熙要是什么都看不出来,他也不配称之为帝王了。

    宜妃恨得咬牙切齿,面上却依旧扬着笑脸陪着康熙说话,只是言辞之间比起前来说了几分小心翼翼。毕竟她心里也清楚她这种不算尽心的态度从某一方面来说惹恼了平嬷嬷等人,但是这也怪不得她,她养尊处优这么多年,哪里还知道侍候人,而且她不是把完颜氏给拉过来了么,只是完颜氏表现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原本以为自己能借机捞点好处,在康熙面前出出风头,却不想康熙来得这么不是时候。

    康熙脸上平静无波的,看不出喜怒,亦没有追究事情原尾的意思,可偏偏他这种不追究的举动让宜妃的一颗心吊得高高的,怎么也放下不下。

    侍候了康熙这么多年,宜妃对于康熙的脾气还是有些了解的,有些事情康熙越是不追究表示他越是记在心头,若此次太后无事还罢,若太后有事,她怕是半点好处都得不到,而且还要落得一身的埋怨。

    婉兮却不管这些,事实上她心里明白,宜妃能将她的付出当成理所当然,也未必不会将太后的好当成理所当然,毕竟在太后这里她着实付出了不少,甚至这其中还包括一个五阿哥。

    婉兮小心地喂着药,看着太后的脸色相比昨天好了许多,她就知道太后这一次应该是能挺过这一关的,只是依着上一世的记忆,她心里清楚太后的时日其实不多了,想到这里,她的鼻子不禁有些微微发酸,眼眶也微微有些发红。

    平嬷嬷看着婉兮难过的样子,轻叹一声,想要安慰,却不知道是碍于康熙还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嘴张了张,最后还是无奈地闭上了。

    康熙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却什么都没说,临走之前只是嘱咐平嬷嬷她们,有什么消息立马通知他,然后便带着李德全走了。毕竟作为一国之君,康熙每天都有无数的事情要做,光是批阅奏折就得花上大半时间。

    宜妃送康熙离开之后,再回来,虽然没有动手,但是那张嘴真的一刻都没有停下,整个一个乱指挥。婉兮不管,默默地侍候完太后之后,同平嬷嬷打个招呼,然后转身出去找了个地方梳洗换了套衣服。她想她若一直这样放任自己邋遢下去,到时怕是要引起一些不好的猜测来了。

    郡王府里,胤听说婉兮进宫侍疾之后,便知道这一时半会的她怕是不能回来了,所以回府的第一件事便是保证几个孩子的安全,不让他们被人算计。

    当然,这后院见状也是蠢蠢欲动,不过因为往昔婉兮的手段太过凑厉,但凡是跟她争胤的都没好下场,所以她们现在就算心中有千万种想法,也不得不咬牙忍着,让那不怕死的先去探探路。

    后院这些侍妾所说的不怕死的自然是刚入府,还搞不清状况的刘氏和佟氏。而相比刘氏的任性张扬和自以为是,佟氏显然还懂得何为收敛。刘氏却不知道这些,想着之前她能不顾家族所有女眷的名声,固执地追着胤走,那么现在她觉得是机会,自然也不会等着胤去发现她的优点,而是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前凑。

    “奴婢刘氏给爷请安。”压着嗓子,打扮得艳光四射的刘氏一身妖娆地冲着胤了一礼,满心期盼地等着胤出手扶她起来。

    胤冷着脸,看着做作的刘氏一肚子迷迷糊糊,再看一脸偷笑的胤俄和胤祥,警告地瞪了他们一眼,这才冲着一旁的林初九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这丢人现眼的东西给爷拖下去。”

    “是。”林初九看着盛怒的胤,再不敢看笑话,立马招手让两个粗使婆子将刘氏堵着嘴拖了下去。

    刘氏挣扎着想要开口,但是粗使婆子手里那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堵着她的嘴,张嘴只能让她们塞得更深,可不张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最终只能‘咽呜’地用眼神向胤求救,可惜无论她怎么示意,胤都不曾多看她一眼。

    其实,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感觉到胤对她的排斥和厌恶,可她倒好,不仅没有感觉到,还千方百计地往前凑,这迷之自信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

    胤俄和胤祥对看一眼,都觉得自己长了见识,这女人胡搅蛮缠他们见过,温柔如水他们也见过,可像现在这样自以为是的他们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啧,九哥,你府里还有这种?是你不行,还是她太有需要啊?”胤俄本身就是那种混不吝的性子,对胤向来是有话就说,向来不会藏着掖着,现在也一样,这一想到也不管这话合不合适,冲口就直接说了。

    一旁的胤祥伸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一间真想说一句他不认识他。真是,男人之间最不应该提的一个话题大概就是‘不行’,他十哥倒好,生怕九哥不能理解,还以另外一句方式强调一遍。

    “咳,咳咳,十哥,九哥心里只有九嫂,刚才那个达不到九哥的标准,九哥不喜也正常。”胤祥语气委婉地边说边用手肘撞了他一下,算是提醒他。

    胤俄被撞了一下,扭头一脸奇怪地着胤祥,大声嚷嚷道:“老十三,你撞爷干嘛!”

    胤祥原本想要拉他的手一下子停在半空中,他转头看了一眼脸黑得快要滴出墨来的胤,默默后退,他觉得像十哥这样的人,一定得疼才能记得住教训。

    ‘咔嚓咔嚓’几声,等胤俄反应过来不对,胤已经先下手为强,直接按着他开打了,那一下一下,真真是拳拳到肉,说不是亲兄弟,肯定没人信。看,打得多实在,真的是一点水都没放。

    胤祥站在一旁,眼见胤动手的那一瞬间,他直接调头,当自己啥也没看到,毕竟都是他兄长,一个帮,一个不帮,好像有点不好,如此这般,还不如直接来个眼不见为净。

    两人你来我往地闹了一阵,从胤俄的伤势上不难看出胤这回是真的一点没留手,这青一块紫一块的就是最好的证明。

    胤俄捂着脸,很是不高兴地嚷嚷着,觉得胤不讲理,一直嘀咕自己吃亏了。跟在他们身后的那些人听了胤俄的话,都觉得十爷这心不是一般的大,都被揍成这样了,还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揍,这让***人怎么说?

    “行了,都跟爷到书房,还有事交代你们做。”胤气得暗自咬了咬牙,再看胤俄那一块紫一块的脸,就是想下手,见着他这样也下不去了。

    他的话音刚落,便率先往书房的方向走去,胤俄和胤祥一见他真的发火了,两人啥话也不说了,老老实实地跟在他身后,再不敢拿刚才的事情开玩笑了。毕竟熟悉胤的人都知道,他这个人不轻易发火,若是发火把人揍一顿,那证明他还没多火,若是他不揍你,而是想着法准备算计你,若你没有足够的实力对抗他,那就简单一点准备去死吧!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