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八十八章 人呐!贵在折腾(一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接下来的几天,胤除了上朝和处理手头上的一些事务,那真真是一步不离婉兮身边。白天里陪着她带孩子,晚上两人抵死缠绵,总之,那甜蜜恩爱的劲头就连一般的新婚夫妻都比不上,说两人是蜜里调油那也不差。

    婉兮似在宫里累狠了,也可能是在宫里的日子她的神经绷得太紧了,身体也好,内心也罢,可谓从里到外都透着一丝疲惫。回来之后胤和孩子们都黏着她,她亦太过想念他们,是矣处处都依着他们,以至于以往起床时间还算不错的婉兮现在每每都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肯睁开眼睛。

    胤每每出门都会嘱咐听雨她们不要吵着婉兮,她要睡多久就让她睡多久,至于后院那些蠢蠢欲动的侍妾,胤也没放过,直接让人警告,顿时整个后院都淹没在一片醋海之中。

    婉兮可不管这些,她巴不得后院的那些女人们不来烦她,不过她心里也清楚,这所谓的宁静都只是暂时的,毕竟那新人入府这么长时间,虽说这期间发了太多的事情,以至于没能敬茶,但是现在一切都稳定下来,她却拖着不办,难免会传出一些难听的闲言碎语。她可以不在乎这些废话,却不允许这些闲言碎语影响到她的孩子。

    算算日子,似乎还有几天正好就是十五了,到时她可不能错过这难得的打击后院那些女人的信心的机会。有些事情,得用实际行动去证明,毕竟没有什么能比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自己仇人的痛苦之上这种事更让人觉得美妙的了。

    “听雨,去吩咐一下,十五那天正常请安。”婉兮坐在桌前,慢斯条理地用着早膳,一脸漫不经心地道。

    “啊!福晋,主子爷说您身子尚虚,要多加休息。”听雨可不耐烦面对那些醋意翻滚的后院女眷,一个一个就像是醋缸里出来的一般,每句话每个字都透着一丝酸意,好似这一辈子要吃的醋这一次全吃光了。

    她是真不懂,没男人就没法生活了吗?她一个小丫鬟也没人啊!她还不是好好地活着,甚至活得越来越风光?

    说穿了那些女人不过是妄想那些自己得不到的,她们都认为婉兮只是一时好运才能让胤另眼相待,却忘了,这事本身就是以胤的意志为基础的,只要他愿意,的确那个女人都能被捧上天。可是她们忘了,胤从一开始就选定了婉兮,并非婉兮耍手段得到了一切。

    婉兮轻笑两声,眼角的余光扫了听雨一眼,淡淡地道:“休息自然休息,但是该办的事也得办好了。毕竟有些人早就忍不住想要跳来表现表现了,若本福晋不给她们机会,又哪来得收拾她们的理由。”

    说穿了,婉兮对这后院的女人,不说个个有恨,却也是打从心里有怨的。结合上一世的恩怨,她虽然不至于把她们团灭,却也不会让她们过得*逸。

    人呐!贵在折腾,她不想折腾自己,那就只能选择作死别人。

    终于到了晨昏定省的日子,满怀希望的侍妾们,一个比一个打扮得漂亮,一个比一个来得娇媚,就想着今天要让胤惊艳一把。毕竟婉兮进宫是侍疾,那种熬精力的事情,肯定对容貌有损,所以她们也想着碾压婉兮一回,谁让每每婉兮一出现就艳夺群芳呢!

    不过她们这心思到底是白费了,等到她们进了屋,看到端坐在主位上的婉兮时,个个都由一脸期盼变得形色枯槁起来。她们打扮再美,胭脂抹得再好,也比不过婉兮面色红润精神百倍的样子,瞧人家那清亮的双眼,不点而朱的唇,怎么看都她们才是黄脸婆好不好。

    人生无望!

    这一瞬间,别说刘氏和佟氏,就是魏氏她们也颇有一种了无生趣的感觉。

    婉兮嘴角微扬,目光看着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侍妾一眼,心里不由得冷哼,她就知道这些女人不会老实,打扮成这样不就是想趁着她精神不好表现一把吗?可惜她最大的乐趣就是在她们以为还有机会的时候,狠狠地给她们一棒子,让她们认清事实。

    魏氏等人心里跟刀绞似的,满肚子不痛快,可她们心里都清楚,跟婉兮闹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这一点从她处理兆佳氏和董鄂氏她们的手段上就能看出她睚眦必报,心眼比针尖大不了多少,敢在她面前造次,就必须先做好去死的准备。

    婉兮看着脸色都显得有些难看的妾侍们,心里痛快了,她虽然不耐烦天天对着这帮子怨妇的嘴脸,不过偶尔看看还是不错的,至少心里痛快!

    “虽然有些迟了,不过今儿个本福晋还是得给你们介绍两位妹妹。”婉兮的话音刚落,渴望得到认可的刘氏和佟氏就立马站起来了。

    原本这是个很正常的举动,只是婉兮这种郑重其事的语气让她们觉得她是要抬举这两人,一时间原本还想着拉两人入伙的几个小团体立马绝了这种想法,甚至因为心中的酸意对两人产生了厌恶和排斥。以至于之后引起误会的时候,这些人很是团结地让刘氏她们狠狠吃了一番苦头。

    正在这个时候,在内室的胤走了出来,他的出现让在场的女人们眼前一亮,原本被打压下去的执着,这一个又如野火一般重新燃烧了起来,而且越烧越烈。

    婉兮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嘴上没说,心里却无比清醒地认定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但凡入了这个后院的就没有一个是无辜的,包括她自己。因为真正无辜的都会被那些活的人给磋磨死,一如上一世的她。这一世她不无辜了,手头上或多或少沾了别人的血,但是她却保住了自己,亦保住了她在乎的人。

    “奴婢给爷请安。”魏氏等人见胤坐到婉兮身边,一个个起身行礼时,那娇媚的模样还真是优美动人。

    可惜胤压根没看她们,淡淡地说了一句‘起身’,扭头看着婉兮道:“不说取消晨昏定审了吗?怎么突然之间又恢复了。”言下之意是怎么又把这些麻烦给招来了?

    “之前佟氏和刘氏过来请安,妾身才发现这新人入府是要敬茶的。妾身之前不是跟着爷去庄子上,就是进宫侍疾没时间,现下这些事情都解决了,自然也该新人引见一下后院里的诸位妹妹了。”婉兮说这话时不由得瞪了胤一眼,很显然是在告诉他这所谓的麻烦就是他自己引来的。

    胤语噎,他倒是忘了之前为了对付德嫔等人时应下的事情了,抬头的间看着矫揉造作的刘氏,心里一阵厌恶。不管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像刘氏这样连最基本的脸面都不顾,一心只想着倒贴的,他肯定不喜欢。

    “行了,既然敬茶,那就快点开始吧!”胤不耐地扫了刘氏等一眼,直接道。

    听雨早就候在一旁了,听胤如此说,立马挥手让两个小丫鬟将茶送了上来。看样子不欢迎这些女人的不只是婉兮,清漪院里的***人也不欢迎。

    婉兮本人不太喜欢在屋里薰香,即便用那也只挑那种味道清淡的,清漪院里的人都习惯了。可是别人不一样啊,依着时下女子的喜好,那真是就怕不够香,哪有什么清香的。这不,每月一次的请安对于婉兮也好,清漪院的***人也罢,那都是煎熬。

    婉兮抬手扶了扶发鬓上的发钗,目光淡淡地看着跪成一排的佟氏和刘氏,等着她们敬茶。

    相比横冲直撞的刘氏,佟氏明显识实务些,所以敬茶时,老老实实的,也没闹什么夭蛾子,而婉兮也没想在这种小事上为难她们,可惜她大方,有人却不领情。

    “哎呀!”一声惊呼,刘氏原本举起的茶盏瞬间掉在了地上。

    婉兮眉头微挑,眼里闪过一丝笑意,看刘氏的目光跟看傻子的没什么两样!别说这茶盏是她亲自接的,人家手都没伸过去,她就敢松手,这是打量别人的眼睛都跟她一样瞎了么?

    坐在下方的魏氏等人,脸上均无意外地露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想来她们心里都是态婉兮倒霉或者说失宠的,即便刘氏的办法真的很烂,不过这也不妨碍她们看一出好戏。

    “福晋,就算您对奴婢不满,也不能这样糟蹋奴婢的一片心意啊!”刘氏眩然欲泣地看了一眼胤,那柔柔弱弱的模样,瞧着还真有几分惹人怜惜的样子。

    婉兮挑着眉看了一眼胤,突地转头看向刘氏冷声道:“你的心意重要吗?知道本福晋对你不满就该反思一下自己到底有什么地方做错了,而不是在本福晋的面前哭哭涕涕的好似死了全家。”

    婉兮的话音刚落,不只刘氏抬起准备擦泪的手顿了一下,就是魏氏等人也不由地都愣了一下,因为这场面跟她们设想的差太远了。

    不是应该绵里藏针话中有话地互怼么?怎么一上来就砸场子,过程不对啊!

    “没听见福晋的话么?知道福晋对你不满,还一个劲地哭丧,你家人死多了,一天到晚哭成习惯了,晦气!”胤眼皮微翻,那一副‘福晋说得都对’的表情看得周遭的女人都觉得眼酸鼻酸加心酸。

    “爷……”刘氏这下是假哭变真哭了,之前在花园被拖走,她还当自己行为不当,给爷丢了面子才招了祸,可是现在这算什么!

    真心不喜还是万般嫌弃!

    胤看着哭得越发伤心的刘氏,只觉得无比地厌烦,而对刘氏的印象除了先前的倒贴又多了一个喜欢哭丧!

    总之,是不喜,无论如何都是不喜,不会因为装得可怜就变成了喜欢。

    “叫什么叫!叫魂啊!林初九,把人给爷拖出去,再找两个规矩好的嬷嬷好好教一教,就这德性,爷那点脸面还不够她丢的。”胤是彻底厌烦了刘氏的存在,若不是她才入府,指不定他直接就让她病逝了。

    “!”林初九见状,哪里还敢看戏,立马召人将刘氏拖了出去,什么敬茶正名?呵呵!主子认可,咱都行,主子不认可,这名就算给了,又有多少人会认!

    等刘氏被拖出去,胤也不耐烦再看这些女人争风吃醋的场面,直接挥手示意她们散了。好不容易再见着胤一面的众侍妾,看着胤脸上的不耐,都依依不舍地往外走,那场面真真是一步三回头。不过更重要的是她们心里都狠狠地记了刘氏一笔,觉得是她太作,才闹得她们没有机会表现。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