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四百零六章 审视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零六章 审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对,弟弟今日过来要得就是四哥一句话,这一局赌还是不赌?”胤对上胤的双眼,一字一句,丝毫没有退让。

    “九弟,你这是早就将爷给看穿了?”胤看着毫不退让的胤,一阵苦笑,他以为自己早就把一切放下了,现在想想,若他真的早就放下了,之前不会一直小打小闹,现在亦不会觉得犹豫。

    胤坐在胤对面,从之前到现在,稳稳当当的,看似平静却又丝毫不让,可以说他不似以往,真的半点退路都不给。他不管胤沉默多久,反正就这样一直等着,等着他回答。

    “四哥,在这件事上,不只是弟弟,***人亦看得清清楚楚,你明知道不会有转机,却一直耐着性子等。可四哥,你有没有想过这会让你错过什么?将来又会给你造成什么样的阻碍和威胁?”胤说着说着,这语气就不自觉地重了起来。

    胤也不是那不知好歹的人,相反他很是看重胤他们的这份兄弟之情。眼瞧着胤气得够呛的胤,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九弟,四哥明白你的意思,德母妃心里只有老十四,就算将来爷登上那个位置,只要她还是爷的母妃,只要她想护着老十四,那爷就必须妥协,否则就是不孝,对吗?”

    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放在桌面上的手不自觉地攥成拳头,因着用力过度,手背上的青筋毕露,看得出来这个事实他心里明白,只是下意识地不想面对。

    “四哥既然清楚就应该早就打算。皇阿玛的病虽说不是太重,可是谁能保证后面会如何?德嫔娘娘若真是一朝翻身,那咱们之前的努力不说全部白费,却也散了大半。”胤见他肯面对,原本面无表情的脸慢慢地缓和了些,他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疲惫的神态丝毫不掩饰。

    为了不让胤心里留有不必要的疙瘩,他也算是费尽心思。他不能怪胤重情意,他只怪德嫔太能作死。

    “九弟,话都说到这份上,四哥若还犹豫也对不起你的一片心意。这一局咱们赌了。四哥知道你肯定另有安排,只是顾虑着四哥一直没有动手,这一直以来都是四哥的不是。所以接下来这一局,咱们赌,而九弟也不用再犹豫,有些事是时候该结束了。”胤看着他疲惫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思及德嫔的种种苛待,最终他还是选择了站在他这边的兄弟,而不是一个将他利用到了极至却还恨不得他死的母妃。

    这一刻,两人谁也没有再说话。只是当晚,胤回府时喝得烂醉如泥,让婉兮看得连连摇头。

    清漪院里,烛光依旧,屋里的蜡烛都点上了,光线瞧着并不暗淡,也许是因为婉兮讨厌屋子里暗淡的关系,一到晚上,清漪院里必然是一片明亮。婉兮坐在床前,拿着湿帕轻轻地帮胤擦拭手脚●兮曾问过胤喜欢她什么?胤的回答很简洁,说是见到她的第一眼就知道她是属于他的。

    这话一听就知道是骗人的,但是婉兮当时心里却甜甜的,比任何时候都来得高兴。

    “骗子,说不会再喝醉的,又喝醉了。”婉兮嗔怪地说了一句,起身的瞬间,将一旁的水盆端到了一旁,又吩咐小厨房送来醒酒汤,她小心翼翼地喂他喝完,见他睡得安稳,没再叫难受,这才宽衣在他身旁睡下。

    等到婉兮的呼吸声渐渐变得平缓起来,原本以为早就醉倒的胤却慢慢地睁开了双眼,看他清明的眼神,再看他小心翼翼地将人揽到怀里的举动,怎么看都不像是喝醉了。他的嘴唇动了几下,似说了一句话,又好似什么都没有说。好一会儿之后,他闭上双眼,两人依偎在一起,渐入梦乡。

    次日,婉兮从睡梦中醒来时看到倚在床头看书的胤,脸上不自觉地扬起一抹笑意来,随后整个人趴在他身上,耍赖地不肯起来。

    “这是作甚?”胤看着巴在他身上的婉兮,语带笑意地问。

    “难得爷陪着妾身一起醒来,妾身自然要把握机会多亲近一下爷。”婉兮故作刁蛮地将另一条腿也压在胤身上,小脸上尽是得意。

    胤看着她孩子气的模样,这才想起他似乎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陪过她了。越是往后,局势越紧张,他帮着四哥挑大梁,手头上的事情自然不少,再加上他自己的商铺,忙起来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来,又怎么可能日日睡到日上三竿,别说他还得上朝。

    昨日从雍亲王府回来,虽然喝得多,头也确实有些晕,但是他的思绪是清醒的,她说得话做得事他亦是清清楚楚的。正因如此,他今日才想着多陪陪她,却没有想到他这个举动会让她这般开心。

    大掌拍着她的后背,看着她耍赖式地巴着自己不放,胤也不推她,任她巴在自己身上不说,一只手臂还揽着她的腰,任她孩子气地耍***。

    两人躺在床上许久,直到婉兮自己耐不住饿要起来,胤才跟着她一块起身,等到他们梳洗完毕,差不多已经中午了,两人直接从早膳变成午膳了。

    “爷昨日去了四哥府上,说了德嫔的事,四哥答应了。”胤一边给婉兮夹菜一边告诉她昨天他喝酒的原因。

    “不管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妾身只希望爷日后喝酒的时候不要一次喝太多。毕竟这酒喝多了也伤身。”婉兮从胤的话里听出一丝喜气,料想定是胤同意了他们的计划,不过就算如此,该嘱咐的她还是要嘱咐。

    别以为说个好消息就能转移她的注意力,凡事涉及身体健康这方面的事情,她是坚决不退让的。

    胤瞧着她这副坚持到底的模样,也不反驳,只是了然地点点头。这种事情他尽量,毕竟有的时候不是他不想喝就能不喝的,高兴与不高兴,有的时候都存在一定的必然性和偶然性,不过思及她昨夜说得那句埋怨,胤倒是觉得自己应该注意一些,毕竟依着婉兮的性子,他若有什么,定然是她侍候在侧,而他不愿意累着她。

    “娇娇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这宫里的事情,爷却是真要多花些心思,毕竟小打小闹这么久,是时候该结束了。”胤眯着眼眸,遮去眼底的那一丝寒意,淡淡地道。

    婉兮没有说话,只是给胤夹他喜欢的菜。对付德嫔这种事,说实话,不只胤这样认为,就是她也觉得德嫔此人的存在真的太过碍眼,若他们同胤不是一条船上的人,也许不会在意她怎么折腾,可惜这一世他们改变了路线,那就由不得她来添堵了。

    两人用过午膳,婉兮见胤不急着离开,便拖着他的手在院子里散步,转了两圈,林初九过来禀明有事,婉兮这才放人。

    待胤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的时候,一旁的听雨立马凑了过来,将刚沏好的茶水放到婉兮手边,见婉兮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由轻声说道:“福晋若是想知道,奴婢可以现在就去打听。”

    “不必。爷既然没说,那定是不想让本福晋太过担心。而且就爷先前说得那些话,想必多少跟宫里有关。”婉兮抬抬手,阻止听雨的动作,轻声说道。

    听雨闻言,觉得婉兮的话颇有道理。真论起来,主子爷的确没瞒过福晋什么事,两人互相信任对方已经到了另人发指的地步。真要有人能离间他们,听雨都想称对方一句祖师爷,因为这成就那真可谓是开山立派了。

    “福晋,府里的事情现在多数转由平嬷嬷接手了,几位格格那边主要由豆嬷嬷接手,奴婢瞧着,两位嬷嬷都已经上手了。”听雨见婉兮不想说这些事,便将话题转到平嬷嬷她们身上,算是间接地向婉兮汇报情况。

    “那就好。”婉兮点点头,随后又叮嘱道:“两位嬷嬷都是有真本事的人,你们也多学着点,至于那些有小心思的,好好敲打敲打,别让她们惹出什么事来。”

    平嬷嬷和豆嬷嬷给婉兮的印象好得很,再加上太后的关系,婉兮对两人没有什么防备,一上来就委以重任,而平嬷嬷她们显然是感觉到婉兮对她们信任和重视,所以做起事很是认真,只是相较豆嬷嬷的全身心投入,平嬷嬷看似平静的面容下却藏着一份对婉兮的审视。

    当然,婉兮并不知道这些,她做事一向选择顺其自然,即便心里恨意难平,也没有急着报复,从这里不难看出她做人做事都是非常有耐心的,所以即便她有发现平嬷嬷的不对,她也不会对平嬷嬷做什么,最多也就是想法弄清楚她的用意,而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地将人给调离身边。

    “奴婢明白。”感受到婉兮对两位嬷嬷的重视,听雨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暗叹自己没在两位嬷嬷面前拿乔,否则真得罪了两位,她就算在福晋面前再得脸,肯定也少不了一番排头吃。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