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四百一十章 康熙的心思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一十章 康熙的心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胤的东西十分快,而且现在的他可以说得益于太后的无心安排,像是此刻他在胖嬷嬷那里得到了最详细的名单,而他一直未能安排好的永和宫和景仁宫里均有人在,这使得他的计划在一定程度上变得简单且顺利不少。

    在冷宫呆了半个时辰,为了不引起旁人的注意,胤一出冷宫就直接去了翊坤宫。

    宜妃见胤过来,心里也高兴,她虽然小心思颇多,对儿媳妇也颇为挑剔,但是对于儿子那是真真放在心上的,可以说只要她能做到的,儿子又开了口的,她就没有不尽力的。

    “本宫听说你早早就过来了,等了又等,可是遇上什么事了?”宜妃伸手为他倒了杯茶,将茶盏往前推时,不由得问了一句。

    胤没想提冷宫里的事,毕竟依他的打算,等此事过后,他还是准备将玉佩交还给婉兮。他心里清楚,成事之后,他手中的那些势力最终还是要交给胤的,这是为了减少麻烦,也是为了避免相互之间的猜忌。而这份势力在婉兮手上,对他们来说却是一个无形的保障。

    “出乾清宫时,老十四拦着四哥,指责四哥不孝,儿子跟他吵了几句,心情略有些不好,便在宫里打了个转。”胤貌似不经意地回了一句。

    宜妃也没太在意,这宫里敢对公然对阿哥出手的人还没有,即便是再三针对胤的德嫔,那也只是口头花花,再不济也就是罚跪什么的,要不了性命。只是有些事情即便没有影响到自己,可却实实在在地恶了自己。

    说到胤祯,难免会想到德嫔,斗了近半辈子的人,就算对方如今不比从前风光了,但是这并不表示对方就没有威胁性了。事实上宜妃现在可比过去更关注永和宫的动向,不只是因为胤的要求,她自己也不想让好不容易被打压下去的德嫔再次爬上来。

    “指责老四不孝?真是好笑,本宫瞧着德嫔日后怕是享不了老十四的福,真论起不孝,老十四好不到哪里去。有事天天往永和宫里跑,无事十天半个月不见个人影。若是没有进宫也就罢,可明明进了宫却不往永和宫去,这说明什么,说明德嫔本人对于老十四来说,重要不到哪里去。倒是老四,可惜了。”宜妃这话并不偏颇,说得入情入理,基本上宫里的***多都是这样的想法,由此可见德嫔在苛待胤这件事上那真真是一点余地都没留,甚至不怕别人看笑话。

    胤捧着茶盏轻呷一口,对于宜妃的评价不可置否,其实这种事大家心里都清楚,只是事不关己,便放到了一边。若胤不同胤交好,也许他现在也同别人一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惜他已经入局,并且站到了胤这边,那他就容不得别人再打他的主意了。

    宜妃也没想胤跟自己说些什么,径直抱怨几句,便将话题转到了***事情上。说着宫里的动静,一样一样的,不遗巨细。

    胤越听眉头皱得越紧,宜妃开始说得那些他都知道,并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反而是德嫔那边,动作不少,其中却牵扯到了慧妃,这让他有些意外。提及慧妃,那就不能不提大阿哥,目前双方还处于合作状态,依理是不可能有问题的,但是现在偏偏就扯到了一起。

    “母妃,慧妃是何用意?她这是想两头讨好还是另有所图?”胤皱拧着眉,语气有些不耐地问道。

    宜妃见他这副模样,便知他是误会了,便出声解释道:“不是慧妃另有所图,也不是她想两头讨好,而是老八有什么打算。以慧妃如今的处境,对老八,最多也只能是虚与委蛇,撇不开的。”

    胤闻言,有些不耐地‘啧’了一声,随后说道:“不管是虚与委蛇,还是别有用心,儿子只关心她是否还想让大哥好过,有些事情走错一步就没了机会。母妃,儿子接下来可是要唱好大一出戏,趁着这个机会,验一验这些人的真心也不错。”

    宜妃看着运筹帷幄的胤,轻叹了一口气,嘴上不说,她心里还是有些感叹的。骄傲于儿子的担当,也感叹于自己老去,心情虽然有些矛盾,不过她心里还是清楚自己要做些什么的。

    林初九候在一旁,因为离得近,宜妃和胤说得话他都听得一清二楚。这些话听着没什么,可是他莫名地就是听出了一阵腥风血雨,显然是先前胤在冷宫里的举动让他受了影响。

    只要想到接下来胤会有大举动,林初九就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别看他表面上不受影响,心里却清楚这次不同于从前的小打小闹。虽然林初九很好奇那块玉佩代表的用意,不过他心里清楚有些事主子不说,奴才就不能问,否则轻则训斥,重则丢命。

    胤没注意到林初九的表情,他看着宜妃一脸深思的模样,握了握拳,提醒道:“母妃只要同平时一样便可,至于***人,若是真的忠心,儿子定然不会亏待他们,可若是别有用心,那也怪不得儿子心狠手辣。”

    “也罢!能测一下忠心也是好事,毕竟这人心难测,谁也不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些什么!”宜妃面色浅淡,显然对于胤的谨慎还是赞同的。

    这宫里瞬息万变的,谁能保证自己身边的人永远都站在自己这边。这人呐,谁都有个软肋,只看有没有被抓到,是矣,有些事情不要看得太实在,偶尔测试一番,这心里总归是更放心一些的。

    林初九看着表情坚决且略有同步的***俩,心里一阵暗叹,不愧是***,这思想,这觉悟,谁都赶不上,这也难怪人家是主他是仆。

    胤他们***并没有说太久的话,胤心里算计着自己在宫里呆得时间,因着之前去过冷 宫,所以他并未在翊坤宫呆太久,同样只呆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就起身带着林初九出了宫。

    乾清宫这边,康熙一言不发地坐在龙椅上,周身缭绕的满满都是生人勿近的低气压。李德全等人垂首敛目的,老老实实地候在一旁,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个不对惹得康熙发怒。

    “李德全,你说朕是不是太过心软,才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把朕的话当成耳旁风!”康熙突地出声,吓得候在殿内的包括被点名的李德全在内的宫人都不自觉地抖了抖身子。

    李德全站在一旁,身子微微躬着,却没有出声,因为他心里明白康熙要得并不是他的回答。

    康熙的确没想要李德全的回答,他此时的心情非常复杂,舍与不舍,都是在割他的肉。这都是他的儿子,舍掉谁对于他而言都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但是他也不是没给过他们机会,就拿老四他们来说,他也不是一开始就选了老四,而是经过不断地观察和试探之后才决定的,不算偏颇,而老十四,他也不是没有花过心思,只是这个儿子不走正道,一心只想走捷径,再加上心性偏激又做事冲动,如此,怎能当得起这份大任。

    想到这里,康熙一时不由得感慨万分,但是与其说他是在责怪儿子心性不佳,不如说他恼恨德嫔教养不利。苛待大儿,教坏小儿,这样的结果如何让康熙不另起心思。

    “李德全……算了,这事还得再准备准备,冒然行事怕是会引起诸多猜测。”康熙叫了一声,随后又自行打断了。

    作为皇帝,他要顾虑的东西太多了,轻易不能出手,否则一旦做错,即便是他也会受到影响。而后宫说是与前朝无关,事实上却是息息相关,紧密相连。他要处置德嫔,就算德嫔已无娘家可以依靠,可她还有儿子,儿子身后还有支持的大臣,到时要想将事情摆平,怕是不那么容易,一个可以解决德嫔同老四之间问题的机会……

    李德全站在一旁,默默地听着康熙说话,即便心中略有想法,但是主子不问,他亦不说,反正这种事情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康熙虽然急着摆平这一切,但是却也不会鲁莽行事。现在重要的是西北战事,这一战已经拖了很久了,再拖下去,会让那些原本蠢蠢欲动的人伸出爪子,若是平时,他亦不惧,但是现在并不是好时机,所以他得先稳住局势。只是这人选,一开始他是中意老十四的,但是现在看来,老十和老十三更为合适。

    他的这些儿子里,骑射最佳,最为英勇者当属老大,其次便是老九,各方面都不错,就是不当事,不,应该说除了赚银子,***事情他都不上心,再说老十,英勇是英勇,就是脑子笨了点,不会转弯,怕压不住阵,而老十三,谋略不错,骑射也不错,就是太过仁义,不算果断,最后说老十四,方方面面都还算可以,唯独这性子不行。说来说去,此次被派遣的人身份上一定得贵重,他老了,同辈的不是不在了,就是身体不行了,而他的儿子虽多,得用的明显越来越少了。

    也罢,既然单独派一个不放心,那便派两个综合一下,相辅相成也能成大事,他看中的人选里,老十和老十三的关系明显更融洽一些,而且就老十和老十三的性子,不至于闹出什么夭蛾子。

    “李德全,将剩下的折子都搬过来。”伸手按了按眉心,康熙伸手点了点御案,扬声吩咐道。

    他这个皇帝坐得高,那就一定要看得远。有些事他虽然也是身不由己,但该做的不该做的他心里门清儿,即便有时做错了,但他一定不能反悔,否则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毕竟他这个皇帝的威信是不能受损的,不然往后还有谁能服他。

    李德全听了康熙的吩咐,立马动了起来。不管康熙想什么,又决定了什么,他只知道自己要按照主的意思做,至于对或不对,那就不是他应该考虑的了。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