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一十三章 余嬷嬷(求支持,求包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永和宫的人刚有了动静,胤这边就收到了消息,只是为了不打惊蛇,胤并没有采取措施,而是由着他们折腾。毕竟要找出对方的错处,甚至要在适当的时机落井下石,那就得让对方动手,不然人家什么都不做,他又拿什么理由说人家犯了错。

    果然,从来都不懂得什么叫满足的德嫔最终还是走了老路,这一点对于胤可谓是喜大普奔。他要得就是德嫔这种看不清形势的模样,否则他也没机会下手。

    婉兮一直陪在婉兮身边,不是因为她缠着胤,而是那天她说让胤多陪陪她时,胤就直接将书房搬到她这边来了,每每他处理政务,她便在一旁摆弄棋子或者看看话本子。两人互不干涉,却能在抬头的瞬间感受到对方的存在,仅仅只是这样也能让他们觉得安心。而有关德嫔的消息,只要婉兮的耳朵不聋,自然是能听到的。

    因着太后给得那些势力,胤显得更为从容一些,消息相比从前也来得更为清楚明确很多。是矣,现在的胤更像一个隐在暗处的猎人,耐心十足,举止从容地等着猎物主动上钩。

    婉兮对上不发表任何意见,在她看来,德嫔是被这风光的日子给养浮了,忘了什么叫风水轮流转,也忘了康熙对她的态度早已不如从前。可她却一直沉浸在过去,认为前半生顺坦,后半生就一定会跟着舒坦。但是有些事情并非想得好就一定做得好,就拿德嫔来说,以往的无往不利让她不敢正视自己的失败,进而以逃避的方式蒙着眼一路往前。不过这对他们而言却是好事,毕竟只有这样他们才有下手的机会。

    胤吩咐完林初九,看着手中的信纸,嗤笑一声,随便点火烧了。

    抬头的瞬间看着拿着棋谱发呆的婉兮,胤不由地扯了扯嘴角,他倒是忘了论起对德嫔的不满,婉兮也算是一个,毕竟德嫔此人可不只算计了婉兮一次,若不是婉兮警醒,胤又信任于她,他们现在怕是难以维持现在的这番局面。

    起身走到她面前,见她久久未曾回神,不由地伸手捏了捏她比以前多了一丝肉的脸颊,软软的触感让他眼里不自觉地多了一丝笑意,“在想什么?连爷过来都未曾发现?”

    婉兮被胤的声音惊得回神,抬头的瞬间,一双大眼懵懵懂懂地望着他,等到回神,才娇声道:“爷只会取笑妾身,明知妾身为何出神,却还要这般。”

    胤到底还是心疼佳人的,唯恐婉兮生气,他倒也不继续闹她,而是故作赔笑地道:“好好好,是爷的错,那现在爷的娇娇可能告诉爷,娇娇刚才到底在想些什么?”

    婉兮看着胤那张近在眼前的俊脸,故作生气地瞪了他一眼,放下手中的棋谱,扭着身子撒娇道:“妾身还能想什么?不就是再想爷到底准备用什么方法对付德嫔吗?”

    她原本是想等着看结果的,可是胤问起,她顿时便有些忍不住了,纤细的身子微微前倾,一脸不依地看着他的衣袖。

    胤原本是想摆摆架子的,可是被婉兮这么一撒娇,他反而忘了之前的打算了,“看着便是。”

    “爷每次卖关子的样子都让妾身想咬人。”婉兮说这句话时,一双如白玉般的小手已经将胤的手拉到唇,下嘴咬了一口。

    手上传来的痛楚让胤被咬得皱了皱眉,低头看着拿牙齿磨他手指的婉兮,胤不知怎地突然就笑了起来,“生气了?”

    婉兮甩开他的手,扭头看着棋盘,一脸‘我就是生气了’的表情,看得胤好笑不已。若是换个女人,他肯定甩都不甩,可是换了婉兮,不管她是真生气还是假装生气,他都舍不得转身就走。

    终于把人给哄好了,胤坐回书桌后,桌面上摆着的折子都是今天刚送来的,有政务亦有生意,分成两边,看似毫无交际,实际上两边相辅相成。近年来,他虽然在胤这边也花了不少的银子,可是相比过去对胤的全心付出,现在的他因着胤的关系,大部分都是由他自己掌控的。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说穿了就是相互的,胤愿意为胤着想,胤自然也愿意为他付出,而当初的胤一心只想着自己的大业,却从未想过胤到底花费了多少心思多少财力,是否会有压力。他不把胤的付出当回事,时间长了,胤自然也会觉得失望,毕竟没有谁天生就是欠谁的。

    这厢胤稳坐钓鱼台,那厢永和宫里,安嬷嬷从外面回来,看着坐在炕上的德嫔,凑上去细语几句,表示事情已经全部办妥,只要抓住时机便好。

    德嫔一脸了然地点头,随后示意玉娆将她早就***得一件浅青色旗装找了出来,等她换上,却不再是往日那如兰花般清雅的风华,反而显得老态更重,只是这些话安嬷嬷她们都不能说,只能尽力从妆容和发型上修饰这一缺点。好在德嫔虽然年华不在,底子却还在,折腾一番,虽然不至于像从前那般惹人怜惜,却也自有一番韵味。

    安嬷嬷看着打扮完毕的德嫔,心里暗自宽慰自己,皇上是念旧情的,而且再加上对佟皇后的愧疚,即便娘娘所求不成,想必至多也是训斥几句而已,应该不会再有降位这种事发生才是。微微皱了皱眉,她想归想,但是心里却没底,毕竟圣上心意谁能猜得准,以往号称最为了解皇上的娘娘,现在还不是一样被皇上降位禁足,样样不落吗?

    德嫔没有注意到这些,梳妆完毕后,直到天色微微暗淡,她这才带着玉娆往景仁宫的方向走去。她一心想着如何博得康熙好感,却没有注意到相比往日,今天这一路却是相当地顺坦,甚至是顺坦的过分。

    “娘娘,奴婢瞧着这一路是不是安静的有些过分?”玉娆还是警醒的,往日里这一路她们得避开多少人,而今日这一路却一个人都没有遇上。

    “闭嘴!皇上要去景仁宫,自然得让人开路,若没有***心思,谁会堵在这路上。”德嫔有些心不在焉地斥了玉娆一句,脚下的步子迈得更快了。

    玉娆见德嫔如此说,也不好再反驳,毕竟皇上出行,的确有人开路,只是无人看守说起来就让人觉得有些疑惑了。但是看着德嫔如此急切的模样,也只能闭嘴,即便她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主子不听,她这个宫女也不能强迫主子接纳她的意见。

    景仁宫里,一位老嬷嬷听了小太监的禀报,眼里闪过一丝决绝,随后挥手示意小太监离开,至于她自己则慢慢地朝着主殿的方向走去。

    德嫔进景仁宫时,见到她安插在景仁宫的宫女躲在暗处冲着她***势,了然地点了点头,随后让玉娆也藏了起来,至于她自己,则举步往景仁宫正殿的方向走去。

    她得在康熙过来之前做好准备,不只是她的委屈,还是有她对佟氏的诚心。不管在外她表现如何,在别人的嘴里她又是什么样的,但是在康熙面前她得表现出对佟氏的忠心,另外就是拒绝老四不是因为她内心的不甘,而是她对佟氏的承诺。

    到了正殿,伸手正欲推开门的德嫔突地听到殿内传来一阵说话声,手不由地停在半空中,整个人微微向前,贴着门边,双眼朝里,想看清里面说话的人是谁,却没想到门并没有关上,而她因贴得太紧,使得门一下子就被推开了。

    殿内的一切一下子就入了德嫔的眼,包括她想探听的那个人也正跪在大殿的中间,正用一脸愤恨的表情盯着她。

    “余嬷嬷!”德嫔反应过来,看着跪在殿中的人,一脸的错愕,显然是没有想到一个消失这么多年的人,突然之间又冒出来了。

    “德妃,不,是德嫔娘娘,真难为娘娘还记得老奴。”余嬷嬷一脸冷笑地看着德嫔,表情阴冷,语气愤恨,一副恨不得把她剥皮抽筋的模样使得强硬如德嫔,也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等到德嫔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后,心里一阵懊恼,面上却迅速恢复往日的高高在上,语气尖锐地道:“余嬷嬷想来这是在阴沟里呆太久,都忘了宫里的规矩了,本宫即便不是妃,那也担得起你这个奴才的礼。”

    余嬷嬷闻言,嗤笑一声,身子却维持着先前的姿势,一脸不屑地道:“既然如此,德嫔娘娘为何不对老奴的主子下跪,作为皇后,作为德嫔娘娘的旧主,是否也担得起你这一跪。”

    “你”德嫔没有想到余嬷嬷会在这个时候扯上佟氏,虽然她过来的确是跪佟氏,可是她自愿和被人逼着跪下又是两回事。

    “德嫔娘娘为何不跪,是因为老奴的主子再也让你利用不上了,还是你从头到尾都未曾将老奴的主子放在心上!”步步紧逼,余嬷嬷说这些话的时候,耳朵不自觉地竖起,看样子是时刻都在关注殿外的动静。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