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一十六章 何其残忍(求包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空突然打起一阵阵闷雷,巨大的雷声轰隆隆的扰人清梦,惊醒了不少睡梦中的人,婉兮也是其中一个。此时的她整个人像只无尾熊一样,手脚关用地缠在胤身上,明明两人之间毫无缝隙,她还得往他怀里蹭上几下。

    胤搂着婉兮,下巴在她的头顶轻蹭两下回应她的依赖,大掌轻拍她的后背,以此来宽慰她的心。

    昨夜得到确切的消息之后,他就预料到会有一场暴风雨要来临,却不想今天天不亮,外面就雷电交加,倾盆大雨瞬间将整个紫禁城都笼罩在了雨幕中,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发将处于暴雨中飘摇。但是面对这样天气,胤的心情却没由来得轻松几分。

    面对天地之威,他们可能过于渺小,不能反抗,但是对于那些别有用心,时时想要算计他们的人,那就不必太过客气,反而要像这天地之威一样,用尽全部的力气将他们碾压成灰。

    宫里,康熙并没有立即宣布过继胤的事,而是按部就班地继续每天的生活,反而是德嫔惶惶可不终日,直到胤祯下朝过来她这边时,她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怎么也不肯放手。

    “十四,十四,你帮本宫求求皇上,让他不要把老四过继给佟氏,老四是本宫的儿子,本宫的啊!”德嫔紧紧抓着胤祯的手,仿佛这一刻她看明白胤之于她有多重要一般,歇斯底里地叫着嚷着,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渲泄她内心的惶恐和不安。

    胤祯被德嫔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大跳,可等他听完德嫔的话,一张俊脸黑得快滴出墨来,哪里还顾得上安抚德嫔的情绪,“母妃,你刚才说什么?皇阿玛要过继四哥,过继给谁?佟皇后吗? ”

    胤祯一直不懂,胤到底好在哪里,为何皇阿玛也好,九哥他们也罢,都得为他尽心尽力。现在他好不容易有了一拼之力,可是皇阿玛却想将他过继给佟皇后,那到时他就是嫡子。

    嫡子啊!

    不,这事绝不能成,若是成了,胤继位就成了名正言顺的事,毕竟太子已废,再无出来的可能,那么到时在他们这一众阿哥里,即便他们再有实力,到头来也比不过一个名正言顺。这样的结果他如何愿意,可是他真的不明白,皇阿玛为何如此突然地做出这的决定?

    胤祯的目光不自觉地看向德嫔,眼里带着些许疑惑,“母妃,皇阿玛怎么会突然想起要过继四哥给佟皇后,这事皇阿玛不是早就放弃了吗?”

    “是,皇上说要过继给佟皇后,那个压了本宫一生的佟氏。明明都已经死了,死了,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却再次冒出来跟本宫作对!至于皇上为什么会再动这个念头,那是因为本宫被人给算计了,被佟皇后身边的人给算计了,那个狗奴才,蛰伏多年,为得就是让胤能成为佟氏名正言顺的儿子,本宫如何愿意!”德嫔整个人都有些疯癫了,得到胤祯的回答,她只能自问自答,径直发泄自己的不甘。

    可要说德嫔真的疯了,那也不可能,她这样无非就像是一头困兽,一时接受不到这个事实,自己堵住了自己的出路。

    一旁的安嬷嬷瞧着犹如垂死挣扎一般的德嫔,心里也是感慨颇多。谁能想到她们忙了一处,最终却成全了别人。偏头的瞬间见一个神情急切的小宫女在门边徘徊,看样子似乎有什么要禀报,但是碍于德嫔和胤祯那吓人的表情,终是不敢出声,眉头皱了皱,最终还是迎了上去。

    “什么事?”来到门边,安嬷嬷压低嗓音,轻声问道。

    “嬷嬷,雍亲王正往这边来,您说瞧见雍亲王就来报,所以……”咬着唇,小宫女有些委屈地道。

    安嬷嬷闻言,也顾不上安抚小宫女,转身便走到德嫔跟前,低声禀报道:“娘娘,四阿哥过来请安了。”言下之意是想要阻止这件事的话,与其像无头苍蝇一般求救无门,还不如把希望寄予当事人身上。其实安嬷嬷这话也没错,若胤本人不愿意,康熙还能强迫他不成。

    德嫔被安嬷嬷的话说得一愣,等回过神,似顾不得再摆什么架子,径直往门口走去,那行色匆匆的样子倒是忘了她身旁还有一个胤祯,而胤祯头一次被德嫔抛之脑后,虽然有那么一瞬间的怔愣,不过因着心里跟德嫔一样更着急于胤被过继的事,一瞬间之后他就将这种感觉给抛之脑后,脚步生风地跟在德嫔身后出去了。

    永和宫外,胤带着苏培盛来到永和宫门口,虽然他已经得知了康熙要将他过继给佟皇后的事。他心里激动、高兴,甚至感慨,但是在一切没有尘埃落定之前,他不会给别人攻击他的理由,所以他一如往常一般下了朝便往永和宫这边过来了。

    原本他是想同之前一样在宫外行过礼便离开的,谁知他刚到门口,还来不及行礼,便见永和宫的宫门开了,随后一个身影快速地冲了出来,若不是他眼神够好,怕早就一掌劈下去了。毕竟这宫里宫外的,想要他死的人可不少,而且这永和宫对他一直抱有成见,所以胤心里一直藏有防备,会有这样的反应也再所难免。

    “老四,老四,你……”德嫔扯着胤的手,声音急切,但是却让身后跟着的胤祯给打断了。

    “四哥,母妃身体不适,心里又念着你,有什么话,咱们还是进去说吧!”胤祯一出宫门,瞧着那四处窥探的目光,下意识地打断德嫔的话,甚至出手拉着胤的手臂往永和宫内走。

    胤看着德嫔那急切的目光和胤祯殷切的态度,心里并没有觉得高兴,相反地颇有一种很是悲哀的感觉。涉及利益才想着与他亲近,才想着挽留于他,真是到了最后都不给他留一丝好感,这样的家人也是够了。深吸一口气,即便胤心有不甘,可到底还是顾及德嫔最后的体面。

    德嫔见胤往永和宫里走,脸上也不由得扬起一抹笑意来,心里甚至升起一种到底是她儿子的念头。

    “安嬷嬷,玉娆,快,上茶上点心。”德嫔轻声吩咐着,脸上也带着一丝如释重负的笑意。

    安嬷嬷她们闻言,立马转头往茶水房和小厨房走去,两人脸上也带着一丝庆幸,脚步也快几分,想来她们早就等着她的吩咐了。

    胤祯站在德嫔身旁,相较于平日里的针锋相对,此时的他态度好得过分,若不是他紧握在侧的拳头,胤都要以为他这个弟弟换了个人,现在看来依旧如此,能这样也不过是为了利益在隐忍罢了。

    “老四,来,坐母妃身边。”德嫔扶了扶有些凌乱的鬓发,面色慈祥,举止间透着一股子亲近,那样子就好似一个平常的母亲对自己的儿子一样,关怀备至。

    胤看着这样的德嫔,心里却是感慨万千。明明这都是他曾经渴望拥有的,但是此刻却毫无感觉,甚至有些腻味。

    果然,装出来的就是装出来的,表现得再真那也是假的。

    “母妃可有事在吩咐?”胤没有去德嫔身边,而是拱手冲着德嫔行了一礼,语气恭敬且带着一丝疏离,一如从前,并没有因此而忘了从前,更没有因此就放下一切。

    “老四,你……”德嫔没有想到自己都已经放下架子了,胤还敢给她没脸,瞧着这距离,瞧着这神情,似乎根本没有把她的谦让和委屈放在眼里,那模样就像是在对待一个陌生人。

    胤祯也没有想到德嫔以往无往不利的举动如今摆出来,不仅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瞧着似乎还引起了他四哥的警惕心,难道以往的他们做得那般明显,明显到再也不能让他靠近?

    不过,即便如此,胤祯心里却明白,只要这过继的旨意一天不下,胤就一天不能踩着德嫔往前走,所以若真的挽回不了他的心,他也要毁了他的名声。就算这并不能阻止一切,他也得给他添添堵。

    “四哥,你这样就不对了,母妃关心于你,你却伤她的心,你于心何忍啊!”胤祯说这话时,眼含指责,脸上满是痛心的表情,就好似胤不是拒绝德嫔而是捅了德嫔一刀似的。

    胤目光淡漠地看了胤祯一眼,并没有就此跟他争执,而是再次看向德嫔,开口说道:“母妃若是没有吩咐,儿臣还有事,就先行告退了。”

    德嫔见他毫不犹豫转身的模样,胸前一起起伏,随后一声怒喝,“你给本宫跪下!”

    胤见状,薄唇紧抿,虽不想理会却心知德嫔同胤祯这是在逼他,若他忍不住做了什么不合时宜的事情,那么他的名声,过继之事说不定就一起玩完了。

    是何居心?又何其残忍。

    最终胤还是跪下了,身子挺得直直的,浑身上下都缭绕着一丝冷气。这让德嫔和胤祯看得痛快,却让安嬷嬷看得心焦。而宫外,一个身影一闪而过,随后朝着永和宫外走去,永和宫里的人却是谁都没有发现。

    “娘娘,还是先让雍亲王起来吧!***之情,哪里还有隔夜仇。”安嬷嬷这是真的担心,担心他们***连最后一丝情分都剩不下。

    可惜德嫔并没有理会安嬷嬷的好意,语气尖锐地道:“什么***之情!本宫瞧着他这是恨不得本宫去死。”

    “儿子不敢。”胤语气淡定,完全不受其影响,那种干巴巴的话语,任谁都听得出来是敷衍。

    “你怎么不躲?”德嫔有些讪讪地看着他道。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