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四百一十九章 自食恶果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一十九章 自食恶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次日,婉兮依旧像平静一样睡到日上三竿才起身,屋外的听雨她们早就习惯了,甚至还能趁着婉兮睡觉的这段时间将那些别有用心的侍妾们打发走。

    之前婉兮就曾说过她待这些人太过和善,以至于快让她们忘了谁才是这个后院真正的女主人,最后胤随口说了一句,若是不老实就天天晾着她们,至此,婉兮恢复了每日晨昏定审的规矩,但是却并不见她们,每天就让她们在这清漪院的院外站上一个时辰,再让她们回去。

    整个后院怨声载道,可那又怎样?这些人该来还不一样老老实实每天都来。因为她们心里都清楚婉兮此举在于立威,但凡有那出头鸟,下场一定好不到哪里去。

    用过早膳,婉兮看着她让人送来的花枝,手里拿着剪刀,却并没有急着去修剪花枝,而是扭头看向听雨,漫不经心地问道:“佟氏和刘氏那边有什么动静?或者说两人又在密谋些什么?”

    听雨一听婉兮的问话,立刻放下手中的花枝,往婉兮身边凑了凑,脸上带着几分严谨的神色,将这段时间收集到的消息一一禀告给她。

    “照你的意思,佟氏是想拿刘氏当***,将本福晋给烧死?”婉兮挑了挑眉,脸上带着几分讶意,显然是没有想最先想要她命的人不是刘氏,而是看似老实的佟氏。

    “回福晋,事情的确是这样,而且那些暗卫还发现佟姑娘暗地里在给刘姑娘下

    药,至于是什么药,未曾可知,不过看样子似乎是混乱人心志的药,听说近来刘姑娘对福晋的敌意越来越深,从一开始的咒骂到现在想法设法地想害死福晋,过程显得有些诡异。”听雨想着佟氏每天晨昏定审时那老老实实的模样,直觉得不管是宫里的女人还是这后院的女人,不撕开脸上的那层皮,永远都不知道她们的真面目是什么!

    反而是婉兮,不只是听雨,***人也觉得婉兮是个另类。别看她颇有手段的样子,实际上所行之事讲究的却是一个你来我往,至于她对某些人的恨意,虽然让人弄不懂,但是每次出手必然有因,所以像她这种守着原则去算计别人的女人,才真正叫人难懂。

    当然,这种事也并非有什么不好。若她身后没有胤支持,指不定这日子就难过了,但是她运气好福气大,从入府就有胤站在身后支持,是矣,这一路走来,虽然吃了不少亏,可是地位却一直稳固,自然身边的人也更上一层。

    “诡异么?那这件事先不查,查查佟氏的药从何处得来,是否和府外有关。”婉兮拿起炕桌上的一枝花,拿着剪刀毫不犹豫地剪掉了上面多余的枝叶。

    “这事奴婢当初觉得奇怪,已让人着手去查了,虽然没有查出来源,不过佟姑娘确实和府外有联系,而且联系的人还是……”听雨说到这里,不由得吞了吞口水,想来这人的身份在府里肯定是有所忌讳的。

    说到这事,听雨是真服佟氏的胆子。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自家主子爷是站在雍亲王这边的,同十四阿哥那就是死敌,往日里别看没什么来往,但是一旦涉及,肯定不是政见不合这点小事,中间肯定掺杂了许多不能放在明面上的事情。可是这位新入府的佟姑娘倒好,吃里扒外不说,还尽挑主子爷讨厌的人合作,就这胆子,她敢说死得再惨那都不冤。

    “看你这样子,她怕是作死地跟十四阿哥搭上了吧!这胆量,还真叫人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好。若是平常,本福晋倒是不介意让她们折腾一番再去死,但是现在,局势决定一切,爷那边的事情已经够多了,本福晋手头上也有不少事,不可能浪费那么多的精力盯着她们,所以就这几天,本福晋要看到结果,将佟氏和刘氏都给处理了!”婉兮想着胤每天回来时疲惫的样子,再思及佟氏和刘氏的愚蠢,脸上不由得露出几分坚定和阴狠来。

    听雨见状,对着不远处换茶水的听琴招了招手,两人迅速凑到婉兮跟前,神色严谨,一副只等婉兮开口吩咐的样子。

    婉兮已经不是那个凡事都选择隐忍的小可怜了,经过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她的心也慢慢地硬起来了,可以说不是她认可的亲人,是死是活都很难再打动她的心,何况佟氏也好,刘氏也罢,对她而言都是敌人。

    主仆三人凑在一起,婉兮看似在插花,实际上却是听雨和听琴出得那些主意里挑出最适合的方案,再结合自己的想法进行更改。听雨和听琴两人听得神色激动,觉得自家福晋真是越来越阴……不,是越来越睿智了。

    “这是本福晋的对牌,只要是府里的人都可调动,不过此事除了被调动的人,其余的一概保密,本福晋可不想收拾两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还得再费心思去扫尾。”定下计划,婉兮放下手中的剪刀,从袖子里摸出一块令牌交给听雨,示意她看着办。

    在她成为九福晋的那一刻起,胤就赋予了她掌管整个郡王府的权利,府里府外,明里暗里,只有她不动的,没有她不知道的。而正是因为胤的全然信任,婉兮才会处处都为他着想,所有一切都为他打算。至于佟氏和刘氏,她想要两人死,其实很简单,只是没有一个让人信服的理由,她这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好名声怕是就毁了,为了这两个人,不值得,所以婉兮只得用迂回的办法,让她们自食恶果。

    至于十四阿哥那边,她是动不了他的,不过等到一切尘埃落定时,不用她开口,他的下场怕是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那些被皇上圈禁的人还有出来的可能,而被雍亲王圈禁的人,怕是只有等到下下任的新帝上位,才有出来的可能吧!

    听雨和听琴不知婉兮心中的想法,两人此时只顾着看手中的令牌。原本她们还愁没有人手办事,现在有了这个令牌,简直就是如虎添翼,走路都能横着走了。

    等她们出了内室,依照婉兮的计划,立马行动起来,这后院里谁不是人精。但凡是被听雨她们选中的人,心里都清楚,这是福晋想收拾那不老实的妾氏。这郡王府谁不知道福晋最为受宠,所以听雨和听琴即便不拿令牌,他们亦不敢阳奉阴违,何况她们手里还有令牌。

    佟氏和刘氏还不知道自己即将大祸临头,前者暗地里准备着,而后者心思凌乱,不说完全依着佟氏的指挥做事,却也相差不离了。

    用过晚膳,佟氏趁着月色出了院子,等找到接头的人,从他手里拿了足够的桐油,然后偷偷摸摸地往回走。却不知道在她转身离开后不久,那个跟她接头的人就被听雨她们安排的人给让抓了。她带着桐油东躲***的并没有回自己的院子,而是去了刘氏的院子。因着她们关系亲近,她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最多就是将桐油带进刘氏房间时费了些功夫。

    等回到自己的院子,看着窗外的月色,佟氏不由地握紧拳头低声道:“这都是你逼我的,若你不是这般擅妒,若你还懂得给我留一丝活路,我也不会用这种手段对付你。”

    躲在暗处的听雨虽然不知道佟氏嘴里嘀咕着什么,不过她想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话,所以转头的瞬间对着身后的暗卫道:“盯着她们的动向,一旦她们动手,立马行动。”

    “是。”暗处几个暗卫闻言,冲着听雨行了一礼,随后四处散开了。

    第二天晚上,从清漪院里出来的佟氏看着清漪院里那处处精致的景色,银牙暗咬,心里暗自下定了决心,晚膳时甚至没有回自己的院子,而是同佟氏一处。

    “来,先喝口茶,每天这一趟趟的真要命。”佟氏嘴里抱怨着,眼睛却一直盯着刘氏,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她将带来的药粉统统倒入了杯子里,然后将杯子往刘氏面前一递。

    她的神色有些紧张,似怕刘氏发现,又似担心药效不当,毕竟计划到了这里,她退无可退,那就只能前行。而眼前的刘氏就是她计划最重要的一颗棋子,她避不开,就只能亲手送上去。

    “说得是,福晋这些日子真是越来越过分了,若是爷知道咱们受得这些委屈,定然会为咱们出头,只可惜爷这段时日忙碌的很,福晋又百般防着咱们,真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刘氏对佟氏少有防备,她将茶水往她面前一递,她便直接喝了下去。

    佟氏盯着刘氏的脸,她心知这药会让人意识模样,但情绪激动,所以她在等,等到药效发作,她便鼓动刘氏动手,不说一定要了福晋的命,至少要让她威信扫地。

    屋檐上,暗卫看着佟氏的举动,立马前去禀报,听雨和听琴接到消息,立马将之前调动的人手***到一块,按计划进行。

    等到佟氏鼓动刘氏提着桐油前往清漪院时,她本想躲回自己的院子,但是她刚走没几步,后颈就猛地被打了一下发,直接晕了过去,出手的暗卫也不迟疑,直接将人扛回了她的院子。另一边提着桐油的刘氏也以同样的方式被带到了佟氏院子的附近。

    佟氏鼓动刘氏用桐油放火烧死婉兮,而婉兮在得知这一切的时候就没打算让佟氏和刘氏再继续活下去,所谓以彼之道还之彼身,她们既然想要烧死她,那她定然要让她们自食恶果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被听雨她们选中的暗卫都是身经百战的好手,两组暗卫行事十分利落干净,等将佟氏放进院内,涂上桐油之后,又将刘氏往门边一推,等到一切就续,便直接将火种扔到屋里。

    火碰上桐油,瞬间燃起,整个屋子都变成了一片火海。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